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章 异变

第八百六十章 异变

陈海也曾经想过在星衡域中建立在类似天机学宫的机构,可惜的是这片疆域远比燕州情况复杂的多。

一方面是他此时的影响力、实力还太弱小,弱小到根本就没有资格在崇国顶类势力之间玩平衡,一方面在星衡域,天地间灵气充盈,法宝法阵的使用更为普遍,陈海之前能接连斩获大捷,主要还是他之前所遭遇的敌人,还不适应规模化使用重膛弩的战事,猝然之间才吃了大亏。

在天罗谷魔族足够重视之后,雁行塞、犄牛岭批量准备重膛弩所斩获的战绩,就远没有黑风军在曲岩谷以及天罗谷北翼两次大捷那么耀眼了。

不过重膛弩等天机战械,与法阵法宝配合,在加强边军将卒野战实力方面,确实也有相当明显的提升。

姜寅治军,也素来注重加强普通将卒的武备、培养寒门弟子,因此更重视天机战械在军中的推广,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事实上,星衡域要比燕州的层次更高,机关傀儡术即便没有达到造玄金傀儡的程序,但也要比燕州完善、先进得多;仙山不以机关傀儡擅长,但繁如星海的道藏里,犹有很多关于机关傀儡的典藏。

只是跟燕州早初的弊端一样,星衡域的机关傀儡宗门或者说机关傀儡师们,几乎所有精力都在为自己、为子孙后代打造一两具能传世的机关傀儡兽,哪里有想法为那些修为低微弟子甚至没有修为的平民,大规模的打造天机战械?

当然,一旦天机战械的作用在大规模的战事突现出来,星衡域的炼器宗门、机关傀儡宗门,想要弥补这一环却非难事,毕竟星衡域的层次,比燕州高太多了。

其他不说,燕州天榜道胎境的强者,也就三五十人,而在星衡域,不要说崇国、越国这样的帝国了,就是万仙山,道胎境的炼器师就不至三五十人。

所以,姜寅在信里希望陈海能少些保留,陈海也觉得没有必要有什么保留,只要卢少商是姜寅所认可、信任的人,便将他此时所掌握、参悟出来的天机傀儡术倾囊相授。

也就是说,卢少商到北陵塞,从陈海这里所得到的,是目前为止最完本整的天机卷,其中不仅有膛线的切削造法,还抄有膛线缠距的计算公式……

寻常人刚接触到重膛弩,会将箭阵匣视为核心,但膛管才是重膛弩真正的灵魂。重膛弩的发展经历开式槽膛到闭式槽膛的两个阶段,更清楚膛管,特别是膛线使得重锋箭高速旋转起来的重要性。

就是膛管内缠绕如丝的膛线,使得重锋箭高速旋转起来,从而大幅提高重箭高的射程、稳定性、精准度以及钻透性,一定要有一个准确的数字进行衡量,就是重膛弩从开式槽膛到闭式槽膛的跨越,威力提升七八倍。

闭式槽膛最大的缺点,就是磨损太厉害,所以在魔獐岭御魔战事频繁的这五年,重膛弩损毁才八九百具,但更换的膛管差不多有七八万根了。

北陵塞、天营城对外出售膛管很便宜,相当于万仙山三点宗门功绩,就可以换一根,然而卢少商真正了解到膛线造法,核算匠工、材料,才知道北陵塞、天营城在背后少说有四五倍的暴利。

有了造法,不仅能更廉价、快速造出膛管,但掌握膛线缠距的计算公式,则能造出不同尺寸、口径的重膛弩来。

箭阵匣的发射速度不是无法提高到更快,但最终稳定在每息十二箭的速度,主要是受重膛箭填装速度限制,卢少商在最新版的天机卷中看到每息六箭到六十箭可调节射速的六膛重装弩。

六膛重装弩相比较普通重膛弩,并非简单的叠加,除了更强大的天机箭阵禁制外,箭弹填装系统、膛管转轴系统都是翻天覆地的革新,此外膛管还采用燕州所独的渗炼法,将微量精玄金炼入膛管,使得六膛重装弩仅比当前的重膛弩沉重一倍而已,依旧可以由三到四名精锐战卒扛着进出战场,更能装备到重型天机战车之上。

考虑到天罗谷的形势越来越严峻,陈海也考虑在天营城及北陵塞先小批理试制三五十具六膛重装弩出来。

匠工司的积蔽甚重,仅靠卢少商难以短时间将匠工司的事务理顺过来,陈海接下来也是重点整顿匠工司,经过半年的整治,淘汰掉逾一半的冗员、从万仙山引进一批寒门弟子出身的炼器师、匠师,吸纳被万仙山所淘汰的寒门弟子充当匠工,最终匠工司的人员规模控制在一万以下,但半年之后就焕然一新,每月天机战械以及玄兵战甲的修造规模都提高三倍以上;而玄阳重锋箭的铸造,更是有多少玄阳精铁运过来,就能造出多少玄阳重锋箭来,每个月的稳定供应量也有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支之间……

即便匠工司这边能差不多满足燕台关的消耗,但随着雍京从各地征调来的兵马,陆续进入西北域,天机战械及其他兵甲战械的需求实际是越来越旺盛,天营城那边也是供不应求。

盛夏的魔獐岭酷暑难耐,但却成了杂魔的乐园,无尽的原野上,山脉上,各式各样的魔物群落在游荡不休,彼此若是有了接触,就是一场惨烈的厮杀。

没有组织的魔物在武装到牙齿的人族面前,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但是对于人族而言,这些杂魔诛之不尽,又不算功绩,杀之也没有什么作用。

随着后续战事的日渐频繁,陈海身为军司马也没有那么悠闲,建兴二十三年八月,陈海还特意在扈卫营的簇拥下,拉着黑翟、卢少商一起赶到雁行塞,指导新塞的修缮。

谁叫他是匠工司的总头目呢,姜涵那边不怎么理会他,但北陵塞放弃高大城墙的棱堡体系,还是令符少群颇为欣赏。

星衡域以往所造的城池,以城墙高大雄伟为特点,但在以往的攻防战事里,一旦防御法阵被攻破,特别高大的城墙,即便是熔城浇石所筑,在魔胎境的魔族强者斩击下,也很容易被震塌,而这时候反而会造成己方普通将卒的重大伤亡,其实也挡不住魔族冲进来。

在以往,宗阀出身的将领,很少考虑普通将卒的伤亡,而城池防御也更注重防御法阵,但陈海在北陵塞新后期陆续所扩建的城垒,则放弃高耸城墙,使城墙减得又矮又厚,而且是大量使用抗冲击、吸收冲击的特殊粘土,造得更迅速。

这样魔族强者即便能一拳将城墙打裂、打爆,但彻底打塌则非易事了。

而北陵塞采用不规则、多重城墙防御体系,将城墙攻防战放到地面,放到城墙与城墙之间,从而将对防御法阵的依赖降到最低。

吴之洞看过北陵塞这五年的城垒建设,在雁行塞在年前启动新城建设,就要陈海拿出一套比北陵塞当前更完整的方案出来。

早期雁行塞是跟北陵塞平行而建,但符少群作为烈王秦冉所派出的雍京先锋战力,在吴澄思、姜涵所部往北面突击之际,他的位置就有些落后了。

雁行塞的新城,从雁行塞旧城、北陵塞,又往北延伸了八九百里,距离天罗谷最近直线距离,都不足一千里,一旦建成将成为人族兵马进攻天罗谷新的桥头堡。

陈海是雁行塞新城名义上的督造官,现在经过半年的建设,新城即将落成,他总是要赶过去露个脸。

为造雁行塞新城,动用匠工、匠师千人,又征用粗壮民夫四万余人,建成后将最大能容纳十万精锐兵马进驻。而柱国将军府对魔獐岭这边的要求,是在天罗谷以南,筑造五到六十座这样的营城坚堡。

魔族绝不可能轻易放弃血云荒地,围绕天罗谷的争夺,最终的战事不大可能会比之前姜寅第一次收复天罗谷一战稍弱,而第一次收复天罗谷一战,西北边军总计动员了三百万精锐!

也就是说,雍京最终将从各地征调过来、填补到魔獐岭北面战场的精锐战力,不会比三百万更低,甚至将达到六百万以上。

他们现在这一切,都只是前奏而已。

现在天呈山那边魔兵也在大规模的聚集,对天罗谷的增援也日益增多,有一决死战的气势,而此时进入天罗谷的魔君,应该也不止束越独魔了,但陈立里同时也奇怪,魔族应该知道龙鼎早就不在血云荒地了,而般度在血云荒地也早就知道玉虚神殿也逃出血云荒地了,血云荒地的魔兵,攻伐燕州失利,应该早就知道燕州没有那么好收割的,为什么在雍京兵马一步步往西北域倾斜,魔族没有将天罗谷、血云荒地暂时让出去的迹象,反而拉开架势,要与人族在天罗谷附近决一死战?

赶到雁行塞新城,符少群亲率两万精锐在此保护新城的建设,他麾下还有六万精锐驻扎在八百里的雁行塞旧城。

新城差不多已经建成,下一步就是部署法阵,驻入大军,就会成为惊天魔潮都扑不碎的磐石。

虽然陈海与黑风军这几年不怎么积累争夺战功,但陈海在战械及城塞的督造上,确实有过人的造诣。

虽然雁行塞新城是吴之洞亲自确定的,但符少群也是南征北战多年的老将,新城造出来,他就能明确,新城多重不规则城墙结构,实际能让他麾下的虎狼之卒,在守城战里能将威力更充分的发挥了来。

陈海在新城筑城就露出一次脸,但新城造法是陈海所创,符少群还是要承这个情的,看到玄雷舰排空飞来,拉着云师一起迎过去。

陈海与卢少商飞出玄雷战舰,与符少群、云师揖礼,他们找了一处位于新城南面的高崖,眺望诺大的工地。

陈海将神识延伸出去,眉头微微蹙紧起来。

看到这一幕,符少郡担心城垒修造存在什么问题,疑惑地问道:“陈大人,可是有什么不妥?”

陈海蹙着眉头说道:“天地气机有些乱,云真君可有察觉?”

云师踏入天位境已经有几百年,修为自然在陈海之上,但他神识往七八百里外延伸,并没有觉察到天地气机有什么乱了。

千里方圆之内,甚至深入地底岩层千丈,地虫走兽杂魔,是多不胜数,气息混乱,但云师察觉不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见云师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陈海怀疑是自己这段时间疑神疑鬼太多了,刚才有所错觉。他拉着卢少商与符少群、云师讨论新城目前尚要弥补的缺点,用过晚宴,陈海就与卢少商回到扈卫营驻扎在新城东侧的营地里,这时候他又心生惊悸,觉得天地气机有些不对劲。

陈海心神不宁,想要拉卢少商再去找符少群,请他多派出些斥侯,将搜索网拉得更远、更密一些,他嘴里还跟卢少商笑道:“或许只是错觉,我这段时间老是心神不宁,潜心修炼都不成,让师兄见笑了,”但转念间他突然想到为何他能察觉到天地气机有异动而修为境界比他更高的云师察觉不到,这不是错觉,实是他参悟天地山河剑意,对天地气机的感应,本就不在天位一二境的强者之下,“走,我们去找符少群……”他不会将参悟天地山河剑意一事说出去,但他作为军司马,可以督造符少群往北面多派斥侯。

然而在他与卢少商赶到符少群的营帐前,天地大震起来,这时候任谁都感知到天地气机彻底混乱起来。

天地大震,虽然震心不在新城附近,距离新城差不多有四百里的样子,但新城附近也是地动山摇,好在符少群在新城内已经部署了一座封禁级法阵,及时启动,减缓了大震对新城的冲击,但陈海他们还是能看到附近的山峰被震得山崩石裂,难以想象震中心有多恐怖。

众人站在符少群的大帐前,面面相觑,他们已感知到这场大震,令新城以北三百里外的大地都裂了开来,而地裂还不断往北延伸……

陈海也只能感知到四百里外的气机变化,更多也就模糊了,都往云师看去,云师蹙着眉头叫道:“地裂一直往北延伸到天罗谷,也不知道地裂有多深,有血sè毒瘴魔雾有地底深度涌来!”

“天域通道崩变,天罗谷往南延伸了!”卢少商也是对自己第一闪念得出来的结论震惊不已。

“魔兵出天罗谷,正往南翼集结,速度非常快!”云师闭目说道。

“刚才天域通道崩变,引发的大震是魔族在幕后干预的?”卢少商听云师这么说,再度震惊的自言自语起来。

很显然魔族要不是预见到这场大震,动作不可能这么快,毕竟天罗谷也会受大震的波动,不知道落石滚落谷底,不知道多少地方会坍塌,没有准备,一定会比他们在地表更手忙脚乱。

干扰天域通道,对天呈山这样的魔族势力,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诱发大震,一次就在荒原大地上拉开一道近千里长的口子,这个哪怕是主要借助空间风暴的入侵所致,但也非同小可了。

魔兵此时集结,自然是奔雁行塞新城而来,大家都看向符少群。

他们的援兵也在八九百里之外,但是魔兵在荒原行进的速度,要快过人族精锐战卒,更关键的是魔兵已经集结,而现在符少群调动在旧城的六万精锐战力,仅集结就要一个时辰,最理想的状况,也要比魔兵慢两个时辰抵达新城。

就算到时候新城还没有失陷,加上旧城的援兵,他们在兵力上也绝没有一丁点的优势,黑风军兵力削弱了,能调用的兵力仅有一万左右,而姜涵所部距离新城也只有一千里左右,但姜涵即便愿意派出援兵,也必然会等到势态稍明朗,也就是意味很可能拖延到明天天明确认新城这边的状况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增援……

这几年魔族极少大规模出天罗谷南下,主要原因还是边军大规模装备重膛弩,在兵甲战械上还是有一定的优势。

魔族一旦过深的渗透进来,小股精锐灵活机动还好,但大量兵马被人族精锐兵马拖住,防备再严密,让大量的重膛弩围追堵截,想撤回到天罗谷,少说被剥一层皮下来。

现在贯穿近千里的超级大地裂,与天罗谷直接贯通,竟然还将天罗谷内的魔雾毒瘴引进来,令魔族主力兵马的活动范围,实际直接往南推到雁行塞新城两百里外。

放弃行动迟疑的四万精壮民夫跟历经半年多新建的新城,他们直接南撤?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章 异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