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将战

第八百六十一章 将战

一次大震竟然将大地撕裂出七八百里长、直接贯通天罗谷的大裂谷来,陈海即便踏入燕州、星衡域这些年来,也见识过不少大场面,但也远远难以想象场面能搞得这么大。

他心里想即便是天位九境的强者出手,一击绝不可能会有如此的威势,心里暗想,这差不多得相当于多少枚氢|弹加到一起的核爆,才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此时北面的夜空之上,到处都是空间风暴冲撞天地法则所形成的磁光,仿佛龙蛇一般搅乱数千里方圆的天地元气,看到这一幕,陈海也多少能猜到一定是有魔族强者,巧妙的利用天域通道的一次巨变,引发了这场大震。

不过,魔族能如此精准的利用天域通道的巨变,开辟出从天罗谷直接贯通到雁行塞新城阵前的大裂谷出来,这种能力也令人叹为观止!

陈海与符少群他们,这一刻也能猜到,天罗谷里必然有修为、地位比束越、泰官高得多的魔族强者坐镇,才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们这里距离大震中心有四百多里,但南面一座石山齐腰崩断,之前修筑的新城,城墙在封禁级防护大阵的缓冲下,被震塌的城墙还是有好几十处,城中简陋的房舍、工棚,更是毁灭性的倒塌,草草看过去,精壮民夫至少有两三千人死伤,场面也是极为惨烈。

这时候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魔族接下来对雁行塞新城的进攻,规模绝对不会小。

魔獐岭防线巩固的十几年来,罗刹魔族除了掩护血练场的动作,做了一次较大规模的佯攻之外,之前的多次袭扰,最多也是三五万魔兵规模,但这一次规模到底会有多大,实在是难说了……

天呈山那边大规模集结的魔兵,是还没有动静,要跋涉数万里纵深的荒原,也不是三五天能成的事情,但大家心里都知道在天罗谷的另一侧,血云荒地里的魔族实力并不弱小,甚至紧要时,能抽调近百万的精锐魔兵,通过天域通道进入天罗谷,将人族在魔獐岭所建立的防线撕碎掉。

一时间谁都无法判断魔族的这次进攻规模到底有多大,脸都绷得紧紧的,都知道当前事实严峻到远超乎他们之前的想象。

在场中人虽然以云师修为最高,但说到底主将还是符少群,他大手一挥,一团数丈方圆的流云照影镜就这么当空悬浮着,将天罗谷南翼的动静完整地展现在陈海、符少群等人的面前。

流云照影镜中光怪陆离,就见一队队魔兵前阵兵马,似黑潮般涌出天罗谷,爬出天罗谷也不见停顿,马不停蹄的往南挺进,而天罗谷内的情形,被无尽的魔雾毒瘴所掩盖,云师身在千里之外,也无法探知天罗谷内的情形。

而在魔族的前锋兵马里,已经有上百头十几二十米高的异型巨魔。

这些巨魔皆蛟首蛇身,肋生四臂,大瞪着血红sè的魔瞳,巨大的口器不停地向下滴着绿sè的涎水。它们的魔躯虽然异常沉重,但是光华的腹部在地上迅速的滑行着,带着烟尘和刺耳的声音,甚至比精锐魔骑的速度还要快。

符少群此时的颜sè已经变了,他面sè严肃地道:“罗睺,我们之前的情报,并没有发现天罗谷中有大群罗睺的存在啊?”

陈海蹙着眉头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想来是罗刹魔不知什么时候秘密带进来的。”

黑风军的斥候虽然已经尽可能地将侦查范围向天罗谷以北延伸,但是那莽莽数万里的荒原,又怎么是黑风军所可以监控到的?

更何况,天罗谷与血云荒地的天域通道,这时候魔将级的魔物进出,应该已经没有任何阻碍了!

罗睺此等魔物,个体战力惊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喷吐酸雾,所喷吐的酸雾,比此时笼罩天罗谷的毒瘴魔雾,更是不知道强出多少。

时间根本容不得这么消耗下去,最多一天的时间,罗刹魔的前锋就会赶到雁行塞新城,是守是撤,现在必须要做决定!

而守,凭他们这点人马,是根本守不到最后的,要立时从北陵塞、牯牛岭及雁行塞旧城调兵马过来;最关键他们此时也不知道,最后从血云荒地会有多少魔兵涌出来,只是照当前的势态,魔族所发动的这次攻势,规模绝对不会少,甚至有可能提前引发一次百万人魔规模的大会战!

这些年看上去都是人族在魔獐岭积极备战,魔族龟缩在天罗谷内没有动静,但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血云荒地与天罗谷两处魔兵联手,暗中到底筹备了什么!

刚才将大地撕裂上千里的大震,就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眼下驻守新城的两万精锐,不仅是符少群的嫡系,也是代表雍京直插天罗谷的尖刀跟先锋,此外还装备六百具重膛弩六百具、三十具超级重膛弩,诛魔战车六组二百辆,要是跟三五万精锐魔兵野战,绝对没有问题,但问题谁知道最后有多少魔兵会从天罗谷里杀出来?

一旦最后从天罗谷涌出的魔兵超乎想象,而魔獐岭三镇此时又没有与魔族展开大会战的决心,他们被魔族前锋精锐战力缠住,无法撤退,那就是十死无生的惨淡结局!

符少君看向云师、陈海、卢少商,陈海、卢少商、云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他们现在也是一摸黑,只是知道真要打,此战必然极其惨烈。

要是卢少群选择放弃新筑的雁行塞新城撤退,也没有人能说他什么。

“传讯给镇守将军,请镇守将军定度吧。”符少群说道。

他们现在就放弃花费半年时间修筑的雁行塞新城,让魔族凭白夺过去,成为遏制边军北进的壁垒,符少群多少也于心不甘。

云师祭起一道金剑符诏,将当前天罗谷及雁行塞新城的情形都拓印进云,直接往燕台关方向御去,等着吴之洞做决定。

金剑符诏作为星衡域最传统的传递讯息方式,一千里的距离盏茶时分就可以传递过去,魔獐岭还没有成立真正的大都护将军府,与柱国将军府的沟通太慢,目前只能由吴之洞做最终的决定。

陈海他们焦虑的等了半个时辰,一道金剑符诏便从燕台关方向传来,带来的不仅仅是吴之洞的决定,而是魔獐岭加厉牙山四镇镇守将军的共同决定。

烈王秦冉执掌柱国将军府以来,三宗就约定好,原西北边军主要职责是防守魔獐岭、屏马山等防线,由雍京从其他地方调集精锐战力,负责与魔族主力在魔獐岭以北的荒原进行野战。

因此,这几年来,除了吴澄思率厉牙山军镇三十万精锐直接插到北陵塞东北翼之外,也就吴之洞执掌下的燕台关,对天罗谷的攻势最为坚决,其他两镇都缩在后面。

雁行塞新城北边发生这样的大震,三四千里之外的魔獐岭也是地动山摇,在得到更精准的情报之后,吴之洞与吴澄思及其他两镇的镇守将军紧急沟通,另两镇是希望放弃雁行塞新城,避免如此仓促与魔族搞大会战。

这几年魔族主力都龟缩在天罗谷内,吴澄思苦于没有跟魔族主力决战的机会,这次是主张符少群率部盯住在雁行塞新城,避免过早让雁行塞新城被魔族主力的前锋战力夺走。

此时厉牙山加上燕台关在北陵塞、雁行塞以及牯牛岭的兵力,已经接近五十万,而即便另两镇按兵不动,吴之洞在燕台关还有二十万精锐能赶过来增援。

吴之洞此时已经动员兵马,随时准备北上,但魔獐岭距离雁行塞新城足有三千里,道路在大震必然会有损毁,道路变得难行,那马步兵主力即便还能保证日行千里,最快也要在三天之后才能增援过来。

考虑到这边事态不明,即便这时候下令给姜涵,姜涵也极可能会故意拖延对这边的增缓,因为吴之洞所传达过来的军令,也是令符少群根据前阵的情势变化,随机应变。

要是没有太大把握坚守的援兵赶到,吴之洞也是希望符少群撤回到雁行塞,等他率援兵进入北陵塞,再做决定;那样的话,即便要在北陵塞以北的荒原组织会战,他们准备的时间也能更充分一些。

雁行塞新城这边,是战是守的决定权,又落回到符少群的手里。

大帐之内,符少群看向陈海。

陈海说道:“符大人要是决定守,北陵塞四艘风焰飞艇以及玄雷舰,可以赶在魔兵前锋杀到前,将两百万支重锋箭运过来,我也会留下来率麾下一千精锐听符大人调遣!同时黑风军也会全师出动,与雁行塞驻兵,第一时间北进!”

吴之洞已经派出精锐骑兵先行北上,一天之后就能抵达北陵塞,黑风军可以挥师北上,将北陵塞及匠工司交给吴之洞派来的援兵防守。

接下来一战虽然会极为惨烈,但魔族最快时间能调用的精锐前锋兵马,也不可能太多,又由于魔兵的纪律性不比人族,规模越大的魔兵,集结时间越长,陈海相信只要他们能挡住魔族的第一波攻势,还是能够给厉牙山、牯牛岭以及燕台关后续的增援争取到足够时间的。

“好!守城!”见陈海敢于倾巢相助,符少群也是坚定不移的决定道。

事情议定了之后,卢少商就将所有的匠工都催动起来,协助符少群的两万精锐开始构筑阵地,修补震塌的城墙,兵临城下的血腥杀戮气氛,骤然间在新城蔓延了起来。

天光大亮之后,符少群所部两万精锐全部进入预设阵地,崭新的城墙之上数百具重膛弩闪着幽幽的冷光,虎视眈眈地盯着前方。

玄雷战舰已经往返了两次,加上四艘风焰飞艇也在天明之时赶前,三四百万斤的物资,没有时间慢腾腾的装御,直接往新城空地上倾倒——燕台关唯一的那艘浮空巨舟,在秦谦的带领下,也是送来两千精锐援兵及大量的战械物资。

即便符少群决意要守,那会战的地点,第一选择还是雁行塞新城,除非符少群所部连一天都没能守住,就被打崩溃掉,吴之洞那边也就只能重新调整部署。

四艘风焰飞艇没有什么防御攻击能力,倾倒完物资之后,就飞速往北陵塞方向撤去,这时候一股两万规模的魔族精锐骑兵,在束越魔君的统领下,已经出现在陈海等人的神识范围之中……

然而这些魔骑根本就没有在新城下耽搁哪怕一秒,就绕开向南而去。

“看来魔族的决心很大啊!”站在城头上,符少群忧心忡忡地道。

他们自然能明白,这两万魔族精锐骑兵绕过去,是拖延北陵塞、雁行塞旧城八万精锐对这边的增援速度的,而魔兵八万前锋精锐,距离这边已经不足百里。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一章 将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