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新法筑城

第八百六十三章 新法筑城

一阵阵连天的嘶吼声,那倒持着骨矛战戟的魔兵,终于踏上了云师联手八十一名玄元上殿玄修弟子所造就的玄煞冰层。在巨盾层层交叠的掩护下,这些像铁塔似的精锐魔兵,手持骨矛战戟巨锤,狠狠的攻向坚硬如铁的冰层。

寒煞玄冰虽然坚如金铁,但还被轰得冰屑四溅,到处崩裂、凹凸不平起来。

在那森严魔意的震慑下,上万嗜血凶残的魔兵竟然比人族纪律最严明的虎狼之师都要听话,结成极度坚密的阵型,在巨盾、战车的掩护下,一边破坏冰层一边往前推进。

魔兵推进速度虽然缓慢,却也是坚定不移的往新雁城推进过来。

符少群、秦谦、云师他们神sè皆凝重,魔兵不急于攻城,是料定他们援兵会被两万魔骑拖延在半道上,使它们有宽裕的时间,从容不迫的攻下新雁城。

而更令众人心惊的,还是眼前这上万魔兵阵型的整饬。

要说魔兵受那森严魔意震慑,不再狂暴冲动,但能如此整饬、坚密的魔兵阵型,在人魔两族僵持数十万年的战场之前,却是极其罕见。

而且这些魔兵所持战盾,铸造非免太精良了一些。

魔族并没有铸造兵甲跟炼制法宝的能力,但由于魔兵都凶残嗜杀、暴躁难安,使得魔族培养不出足够规模的匠师、匠工,去大批量铸造兵甲。天呈山三眼魔族、魅魔等一些性情相对温顺的魔族,或者魔校、魔将级魔族强者他们即便也造兵甲,却远远不能满足数以百万计的精锐魔兵的需求。

进逼新雁城的这些魔兵,所持矛戟锤斧都较为简陋,然而唯独战盾极其坚厚,与阵中那一辆辆七八米高、十数米宽仿佛铁墙一样移动、下面还铸造出尖锐铁刺的巨型盾车,将极大限制住重膛弩扫射的威力。

陈海默不作声,不仅进逼新雁城的这上万魔兵是从血云荒地调过来的,在三四十里外结阵待发的七万多魔兵,也必然是跟燕州人族较量过十多年,在层出不穷的天机战械之下吃过无数苦头之后的魔族精锐。

这是他与符少群他们最担忧的事情,血云荒地里的魔兵,已经大规模进入天罗谷,眼前八万魔兵应该还仅仅是第一波,后续还不知道有多少魔兵将从天罗谷涌过来。

魔兵阵列既然这么严谨,就不能指望等魔兵接近两千步以内,利用重膛弩进行覆盖性扫射,陈海让黄沾将玄雷战舰升空,差不多贴在城墙之上,利用装载在玄雷战舰腹部的超级重膛弩,低俯角直射魔兵阵型。

与传统的浮空战船主要依赖法阵与玄修、剑修弟子作为作战主力有区别的地方,玄雷战舰也有阵法师控御的防御法阵,也有两百整编制的剑修营,但平时更依重六具超级重膛弩、三十六具重膛弩进行火力输出。

新雁城内所架设的超级重膛弩,是仰角发射,射出的暴炎重锋箭容易被魔族强者拦截,半空就化为火雨洒下来,对防守如此严谨的魔族伤害甚微,但玄雷战舰上的重膛弩,是俯角射击,几乎贴着玄煞冰层像猛蛇窜出,猝然间令阵后的魔族强者难以防范,直接往那一辆辆巨型盾车或者层层交叠的盾墙扫去。

不提暴炎烈焰释放时极瞬间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每一支暴炎重锋箭长三米,重逾百斤,在七八里方圆内,以暴炎重锋箭自身冲势加上暴烈烈争瞬间所生产的冲击力,差不多能将十多米高的巨石轰成齑粉,那些盾车即便坚不可摧、即便比重型天机战车还要沉重,只要没能闪躲开,不被轰碎,也会被轰翻过来。

不过魔兵吃过一次亏,被轰翻、轰碎十数辆盾车、三四百魔兵丧生火雨之中,随后就驱赶数百杂魔,在阵前十数二十米外形成肉墙,防止暴炎重锋箭的低俯角扫射,看得出这次魔兵在燕州积累了应对天机战械的丰富经验。

魔兵虽然将杂魔驱散到阵前,但只要这边超级重膛弩交错射击,或者剑修营跟上,先用一部分暴炎重锋剑或灵剑将杂魔打溃、驱散,还是能让一枚枚暴炎重锋箭发挥一些作用。

而在魔兵前阵推进到新雁城两千步左右,严阵以待的重膛弩也开始轰然发射起来,将道道金属洪流与暴炎重锋箭一起,给魔兵带去更惨重的伤亡。

魔血也是殷红,腐蚀得玄煞寒冰滋滋作响,猩红而狰狞。

就在这个时刻,已掩袭至五六里远处的两三千翼魔,骤然加速,突击到阵前,两三千支骨矛往北城墙守军怒掷过来,一时间铺天盖地如乌云一般。

每一头翼魔都可以说是魔族中的精英,相距两千步,掷出的骨矛势大力沉,近三千支骨矛的集射,威力绝对远在两三千支玄阳重锋箭的扫射之上,十二柱诛魔大阵所凝聚的两面护盾,瞬时就被撕裂,还有不少掷矛余威不消,与剑修营所御的灵剑群撞到一起。

只是翼魔集群在半空中进退极速,又差不多贴着前阵魔兵的边缘出动,一波波将骨矛掷出,只要守军这边稍有疏忽或错漏,就不断有守军将卒的性命被收割,伤亡也渐渐惨重起来,也不断有重膛弩被摧毁……

虽然艰难,伤亡也在不断的累积,但是在备战时,陈海将北陵塞匠工司这几个月来额外储备下来、还没有分发军中的二百具重膛弩以及上千枚暴炎重锋箭都运入新雁城,加上雁行塞紧密运进来的储备,倒也能消耗一阵子,也是与剑修营以及符少君麾下大量的玄修弟子,一起出手,将后续累积达到两万多的前阵魔兵都压制在两千步外,令它们不敢轻易蚁附攻城。

甘昌魔躯枯瘦,相比较青蛛老魔,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但透漏而出的森严魔间,却令他像一座巨山压得泰官以及从血云荒域进入天罗谷的魔侯丹图,气都喘不过来。

魔兵阵中一阵骚动,这时候又一两万杂魔从后面驱赶过来。

甘昌颤巍巍地向那群杂魔正中走去。

说话间,甘昌魔君已经走到了那群杂魔的正中,他大手一翻,一个弥漫着黑sè气息的巨大骨杖就已经出现在手中。

甘昌魔君随意地四下挥洒,那黑sè的气息迅速弥漫了起来,一万多躁动的杂魔被那气息一经笼罩住,就瞬间变的痴痴呆呆了起来,浑身上下都开始被黑气所沾染。

这时候十几头罗睺魔也被当作祭品驱赶过去,它们畏惧生死,然而面对甘昌的滔天魔息,却不敢有什么反抗。

甘昌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说道:“你们的血肉将会有几万人族和一座宏伟的城池做陪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甘昌魔爪虚抓,那些罗睺看似坚不可摧的魔躯,这一刻都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一般,血浆像鲜红的匹炼一般往甘昌头顶汇聚过去,而这时候那些杂魔,眉头也有一缕缕血线被抽出,最终凝聚成了一团魔血旋涡。

陈海这时候已经注意到丹图的存在,看到他距离天魔境也就差上一线,心想燕州不知道多少生灵被魔族屠杀、炼成血丹,才令丹图的修为如此突飞猛进,也不知道血云荒地里有多少魔侯级的存在崛起,但他此时的注意力还是那枯瘦老魔吸引过去。

一魔就能掌控、施展血炼魔阵,这样的修为确实是此前的束越魔君望尘莫及。

“甘昌老魔,要狂化前阵魔兵!”云师、符少群、秦谦都微微sè变。

人魔两族厮杀了数十万年,西北域以北天呈山有多少魔君级的魔族强者,各有什么绝活,云师、符少群、秦谦他们怎么可能不做功课?

他们看到甘昌老魔将罗睺魔血混入血炼魔阵之中,就知道他是要狂化前阵的两万魔兵。

符少群知道狂化后的精锐魔兵有多恐怖,此时只能下令先将所有战械与剑修营、玄修弟子都撤到第二道城墙、第三道城墙上,同时也让精锐武卒撤到第一道、第二道城墙之间的百米多宽的甬道里,做好与魔族精锐正面肉搏绞杀的准备。

现在他只能更寄望陈海所设计的新雁城,能给他一些惊喜。

陈海所设计的新雁城,没有什么机关,跟传统的城池极其不同,除了城墙又矮又平外,北面临敌建有四重不规则城墙,而进出城也没有城门,每堵城墙都留下八到十道三四十米不等的豁口。

在四重城墙之间建有一堵堵设有瓮门的横墙,上下都能令将卒从容通过。

之前的大震,虽然新雁城被震塌好几十处,但连夜抢修过来,也初步证明了新雁城的优越性。

要不然换作普通城池,那些又高又陡、融铁砌石而就的城墙,在山峰都崩断的巨震中,是绝对会被毁灭性摧毁的——牯牛岭虽然在千里之外,但姜涵他们在那里营造的城垒,受损比新雁城还要严重。

陈海设计新雁城,自然也会将相应的攻防之法相授,要不然符少群绝不可能接受新雁城造成这鬼样,但此前毕竟没有得到过检验;就算北陵塞以此法筑成后,也没有再遭遇过大规划的敌袭。

陈海他们会在第一道城墙上守到最后再撤,这时候看到那枯瘦老魔,已经将魔血漩涡化为两道血线,仿佛血蛟,贴着地面往前阵魔兵这边掠来,随后化作漫天的血雾,将前阵两万精锐魔兵、两千多翼魔都笼罩在内。

那些魔校、魔将嘶吼着,张开血盆大口,以便让更多的血雾吞入体内,将血脉深处的凶残嗜杀狂暴彻彻底底的激活起来。

这一刻就见精锐魔兵身上的鳞甲上沾染上一层血芒,这将他们的鳞皮更为坚韧,而陈海也同时注意到魔兵在推动大型车盾前进时,气力更大、速度也很快。

人族放弃第一重城墙,也令前阵魔兵接近变得更容易,陈海从储物戒里取出逆雷戟,跟秦谦说道:“秦大人,我们之前那场比试,说谁输心里都不会服气,我们今日再比试一场如何,就比谁斩杀魔兵的多?”

“好!”秦谦掣出木神枪,这时候当然不会怯场。

“……”符少群朝陈海、秦谦揖手施礼,他身为主将,不能直接肉搏,云师又不擅肉搏,而将魔兵引入多重城墙之间,利用城墙对其进行分割,但他们这边需要有高手参战,才能将精锐魔兵更多的牵制在城墙之间,方便他们在城墙上组织天机战械、剑修营、玄修,进行多角度的绞杀,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局部战场上,抹平人族与魔族在形体上的巨大差距!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三章 新法筑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