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五章 间息

第八百六十五章 间息

第八百六十五章

魔族想着一举攻下新雁城,第一波攻势就格外的猛烈、凶残,加上翼魔,差不多出动近三万精锐,符少群、秦谦都没有想到过,他们能这么轻松就将魔族的第一波攻势击退。

最外侧两重城墙差不多已经彻底垮塌,横七竖八的魔兵尸骸到处都是,差不多将残垣断墙间的空隙都填满;而守军的伤亡也堪称惨烈,五千人战死,受创短时间内无法再上战场的将卒也在五千左右,相当于抵挡住魔兵的第一波攻势,就付出超过三分之一的减员比例。

换作别的兵马,士气在这一刻即便不直接崩溃掉,也会低迷到极点。

不过,符少群这些年率部南征北战,麾下将卒皆是百战精锐;而陈海除了身边的扈卫营以及在战前从北陵塞紧急调来的一小部精锐,以及随秦谦从燕台关赶过来增援的兵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意志都非常的坚定。

而且大家都清楚,魔族有成千上万的精锐魔翼遮蔽天空,除了坚守到最后一刻,此时仓惶逃亡,绝大多数人都绝对无法逃出升天,最终免不了将沦为魔兵腹中的血食。

符少群作战意志坚定、熟悉战阵战法,又能与普通将卒同进退,即便符少群是玄元上殿的弟子,最终可能免不了会翻脸成仇,但陈海还是得不承认,符少群身上有着不同于大多数宗阀将领的特质。

这也是陈海他决定留下来,与符少群共守新雁城的关键。

这一战注定将异常的惨烈,刚才的这一幕已经充分证实了这点,但只要主将的意志足够坚定,麾下将卒的战力又不弱,陈海相信还是有把握在援兵赶到之前,守住新雁城的。

符少群此时不顾他频频施法,精神念力近乎耗尽,拖着疲惫之极的身躯,带着人亲自将那些一息尚存的将卒,从尸骸堆里的拖出来救治,也不管他一身雪花的锦袍,被血污沾染。

秦谦抱着木神枪歪坐在一旁,看到符少群如此,他只是撇撇嘴而笑,虽说刚才并肩而战,他还是觉得符少群太会收买人心。

二十多辆重型天机战车,都被打得不像样子,绝大多数都被打散架,最后就剩八辆重型天机战车还能启动,从城墙中间的豁口退到城里来,进行紧急的休整。

在如此惨烈的战事里,这八辆重型天机战车都被打得千疮百孔,五对负重轮都被打飞掉一半,竟然还能动起来,秦谦眼睛都瞪得溜圆。

“怎么,秦大人之前对我们北陵塞及匠工司所造的天机战械,信心似乎不是很足啊?”陈海跟一头熊魔硬拼了几势,五脏六腑都被震移位,而且他从头到尾都在血战,没有秦谦手里这杆能弥补气血精华的木神枪,消耗还是要比秦谦大许多,这会儿也是筋疲骨软,顾不上什么形象,直接挨着秦谦一屁股坐城墙上。

四十里外还有五六万魔兵精锐集结,他们还不能轻松走下城墙调息,也只能找处没那么硌屁股的地方坐下来服丹炼化歇口气。

这些重型天机战车竟然如此皮实,秦谦是很意外。

陈海咧嘴笑了笑,重型天机战车,装甲都是用玄阳精铁铸造,但车体框架以及易断裂的转动轴等部件,他是用渗炼之法往里加入精玄金等稀微金铁,这也是装甲被魔侯魔将打得稀巴烂,但大多数重型天机战车却还能坚持到最后才趴窝的关键。

当然,这一切都亏了渚碧真君将群仙门最后那点遗存,都用在碧海神舟上了,要不是陈海此时每年能从左耳里拿上万斤精玄金回来,也做不了这些事。

万仙山目前每年也就能收储三五千斤精玄金,这又是目前万仙山炼制、修复道器、准道器法宝的主材料,诸多真君眼睛都盯着,就算陈海立下天下的战功,也不可能从那些护法长老、太上长老的嘴里,抢出精玄金此等稀微金铁,用去造天机战械。

“对了,秦大人刚才斩杀多少魔兵?”陈海又问道。

“……”秦谦想到陈海在战前跟他提的打赌,神sè一振,说道,“我斩杀三百六十头魔兵,应该要比你多出二三十头……”

陈海一笑,他在战前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到秦谦这小心眼,在血战中竟然还有心思关注他斩杀了多少魔兵,笑道:“秦大人莫非以为那些魔蛛,比普通魔兵要好对付?”

“……”秦谦脸sè一变,没想到陈海如此无赖,竟然那些魔蛛都要算上,那此里城外的魔兵留出一半给他斩杀,这次比试也是他输得连内裤都不剩啊。

“城外所杀的魔蛛怎么能算,这都要算,陈大人您这不是欺负秦大人吗?不能算,不能算,”符少群飞上城头,看到魔族在四十里外按兵不动,就着一块城墙砖坐在陈海跟秦谦之前,笑着拱手说道,“此战幸赖陈大人、秦大人在此坐镇,令魔兵闻风丧胆——待将魔兵击退之后,少群再谢陈大人、秦大人的援兵之恩!”

“能与符都尉并肩作战,也是一桩幸事啊!”陈海哈哈一笑。

秦谦也是心有所感,四十里外的魔兵按兵不动,不意味着就风平浪静了,这实际仅仅代表魔兵正酝酿下一波更猛烈的攻势,到时候他们三人还能不能完整的坐在这里说笑,就难说了。

不过,秦谦对主动请战增援新雁城,到这一刻还没有后悔。

刚才的血战,他确实也是酣畅淋漓到极致,而在他将生死抛诸脑后之时,隐然间似有一点明悟等着他去捅开最后的窗户纸。

“云师怎么样了?”秦谦关切的问道。

在魔蛛像潮水般涌过来时,是云师与玄元上殿八十一名玄修弟子联手,将甘昌魔君与诸魔的攻势强接下来,又将翼魔驱赶出去,给陈海、符少群他们争取到出手的空间,将绝大多数魔蛛在冲入新雁城之前就消灭掉,要不然后果极难想象。

虽然持续的时间极短,但对云师来说,也是超乎极限。

秦谦不知道天罗谷里还有没有魔君级的存在,四十里外就在一位天魔四境、一位天魔二境,他们就指望云师联手八十一名玄修能抵挡住这两魔头,要是云师消耗过剧,不能参加接下来的战事,情形就有些严峻了。

陈海从怀里取出一只丹匣,递给符少群,说道:“这枚天枢地元丹,云真君或许此时能用得上。”

“天枢地元丹?”符少群、秦谦皆是一惊,心想这样的宝丹必是陈海为自己渡劫、冲击天位境所准备,而且还是可遇不可求的道阶宝丹,没想到陈海竟然舍得拿出来给云师疗伤。

在陈海看来,不能立时用得上的东西,哪怕再珍稀,价值都要大打折扣的,站起来笑道:“符都尉说那些魔蛛不算,那我这次比试,可能就赢不了秦大人了。”

“怎么,陈大人接下来不打算阵前斩魔了?”秦谦意外的问道。

“不错,我与符大人要是都守在新雁城,我们怕是赢不了这一仗!”陈海说道。

“你想走?”秦谦瞪大眼睛,没想到陈海刚才浴血而战有如不败战神,英勇无比令人心折,这会儿竟然要临阵脱逃?

“怎么说,陈大人有什么计划?”符少群神sè沉毅的问道,他要比秦谦沉着,陈海是知兵知势之前,战前就知道这一切会极其的惨烈,那时就毫不丝毫的坚决参战,现在形势没有变得更坏,当然不会将天枢地元丹这么珍贵的道阶宝丹拿出来,就临阵脱逃。

“魔兵按兵不动,是知道就算拼光它们现有的兵力,想啃下新雁城,也只有五成的机会。它们这是要等后续的援兵,从天罗谷赶过来汇合,然后在下一次更猛的进攻中,将新雁城一举踏平。”陈海说道。

“不错,陈大人说得对,”这时候云师脸sè惨白说道,“魔兵并没有预料到新雁城这么难啃,所以它们在第二批出天罗谷的兵马里,以数十万杂魔为主——然而这些被魔族充当口粮的杂魔,前行的速度很慢,可能需要三五天才能驱赶过来——它们意识到新雁城难啃,这时候正将数十万杂魔撇到一边,从天罗谷内重新集结精锐魔兵,想着快速推进过来。我预计明天此时,就会有新一波的精锐魔兵过来。”

外围已经被大群的翼魔所控制,目前也只有云师能感知到七八百里外的粗略情况。

“明天此时?”符少群神sè凝重起来。

虽然雁行塞驻军跟黑风军汇合到一起,有八万精锐第一时间北上增援,但就算从新雁城往南的地形没有被严重破坏,在束越魔君所率的两万魔骑之前,八万精锐也肯定就不可能在明天此时之前赶过来增援。

“我此时离开新雁城,是去与援兵汇合。符大人要是信任我,请将雁行塞六万将卒的生杀大权暂时交到我手里,我一定会在明天此时之前,将援兵带入新雁城。此外,还要请符大人、秦大人、云真君,在明天此时之前守住新雁城。”陈海说道。

“六七千翼魔在外,陈大人你们要怎么突围?”符少群问道,他相信陈海跟援兵汇合后,能加快援兵推进的速度,但陈海怎么突围出去?

不要说甘昌老魔了,六七千头翼魔也能将殛天玄雷舰撕成碎片。

“我一人突围要容易些!”陈海说道。

除非甘昌老魔与另两头魔君有一魔杀出来的围堵,要不然陈海一人突围,确实要比乘殛天玄雷舰容易得多。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五章 间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