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六章 相逢

第八百六十六章 相逢

一场大战直持续了一天的时间,夜sè浮了上来,今日天气虽然清朗,但是因为没有月sè,所以显得有些昏暗。

陈海和云师、符少群等人计议定了之后,就收敛了自己周身所有的气息,拿上符少群的印符、签押令函,悄悄地趁着夜sè的掩护,往城外而去。

待他奔行出了五六十里的时候,忽而一道邪恶的声音跨越数十里而来:“我等费了这么大的心力,真以为就会这么给你轻松逃脱出去?”

虽然明明知道陈海不可能瞒过甘昌魔君,但是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还是让所有人都略微有些意外。只是甘昌魔君在陈海出城之后才发声,显然就是为了让陈海没有时间再撤退回到城里,其心机歹毒yīn沉,可见一斑。

新雁城中,云师面目一沉,在他的神识中,新雁城之南,有数百个魔息突然动了起来,向陈海阻截而去。

当是时,新雁城北面四十里外的罗刹魔大营之中也有了动作,两团恐怖至极的魔息也动了起来,看样子他们打算绕过新雁城,向陈海进行追击。

符少群担忧的看向云师,问道:“陈大人对上一樽魔侯或许会有胜算,但两樽魔候缠过去,想脱身怕是困难了……”

天罗谷此时又有大批精锐魔兵涌动,明天黄昏之前就有可能杀过来,他现在需要陈海及时赶去与援兵会合,然而以最快速度将第一批援兵带到新雁城,他们才有可能守住下一波的进攻,他担心陈海一旦被两樽魔侯缠住,围杀过去的魔将、魔兵会越来越多,而他们又无法出城相助,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海身殒道消,而新雁城最终也极可能难逃全军覆灭的惨烈下场。

云师沉sè道:“不妨,陈大人的实力或许比少公子所想象的还要略强一些,那几头魔将应该不大可能拖缓他的速度,那两头魔侯失去先机,不见得能追上陈大人……”

话音未落,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摄魂夺魄的呼啸声,在众人眼前,两道灰sè厉芒正带着令人胆颤的气息,越过新雁城的上空,直接陈海身后而去。

看到这一幕,云师也是大骇,虽然隔了上百里,但陈海未必就能接得下甘昌老魔的这一击,毕竟天魔四重和准天位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想到这里,云师脸sè一肃,抓起陈海先前交给他的天枢地元丹一口吞了下去,与此同时,祭出五行扇,就往当空那两道厉芒罩过去。

这天枢地元丹乃是道阶二品的宝丹,云师仓促服下,根本不可能充分炼化其药力,浪费极大,甚至将难以突破天位二境的机会都浪费掉,但陈海为了新雁城两三万人马的安危,为了能将魔族抵挡在新雁城以北,只身犯险不说,还将当初曾令吴氏之族为之疯狂的道阶二品宝丹送出,仓促间又无法立时集结九元归神阵,云师又怎么能吝惜浪费一些药力,就不出手阻挡住甘昌老魔对陈海痛下杀手?

“哦!”甘昌老魔看到云师竟然跟他单打独斗,便抛开陈海不理会,当即摧动那两道煞芒,往五行扇猛攻过去。

云师不再去慢慢炼化天枢地元的药力,而将灼热似火的药力化入诸天灵窍,像岩浆一般化为灵元往五行扇度去,使得五行扇五sè光华大作,竟然短时间内,竟然将甘昌老魔的攻势压制住。

趁着这当儿,九九八十一名玄元上殿玄修弟子,结成九元归神阵,与云师一起,将那两道煞芒击散,却是两枚黑sè的邪刃,被甘昌老魔收了回去。

云师这时候一不作二不休,摧动五行扇往新雁城左右横扫而去,顿时将魔族散布两翼山岭之间、正集结追击陈海的精锐斥侯杀得溃不成军,待甘昌老魔与屠乌联手攻过来,云师才将五行扇收回来。

甘昌老魔并不知道云师阖过药后实力大增,一时又惊又疑,暂时却也没有心思去陈海,魔识死死将云师锁住。

符少群这时候让三座封禁级防御法阵都发动起来,又令八十一玄修随时结成九元归神阵,不令甘昌老魔有机会出手攻来,让云师有机会静心炼化天枢地元丹的药力。

要是天枢地元丹的药力都浪费掉,真是会让人心痛得直发抖。

卢少商之前不明白陈海为何如此大方,但刚到看到一幕,暗感云师不借助天枢地元丹,怕是不能出手将甘昌老魔的攻势挡下来,那陈海实在没有多少冲出重围去与援兵会合的可能。

这么一耽搁,陈海与新雁城的距离拉开得更大,也暂时将那两樽魔侯甩在身后。

陈海不想无谓的消耗,要避开那些在夜空展开鳞翼的凶残翼魔,他没有御剑飞行,而是就这么在起伏不定的丘山谷壑间飞奔,尽可能避开魔兵斥侯,往四百里外的援兵狂奔过去。

陈海知道他的行踪、气息,瞒不过魔侯级存在的锁定,但只要他的速度够快,能不被缠住,即便气息被魔侯甚至魔君级的存在锁住,又能如何?

至于云师出手,会令甘昌老魔、屠乌蛛魔不敢轻易妄动,也是在他的算计之中。

陈海脚生雷光,在山谷险壑间转折奔行两炷香,与新雁城又拉开百余里的距离,他的神识延伸出云,都能感知到北陵塞、雁行塞会合到一起的八万援军,簇拥着三百多辆轻重型天机战车在通过南面二百五六十里处的一座宽谷。

束越魔头率两万精锐魔骑,就在援军外围的山岭间反复穿插,倘若人族的阵型稍有纰漏,就会有一队队魔兵毫不犹豫的杀进去。

这使得援兵始终不敢甩开脚步,全速往新雁城推进,为保证侧翼、侧后不受魔骑的威胁,只能以更紧密的防御阵型往前推进。

而八万多人结成紧密防御阵型,往前推进的速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陈海估计援兵以这么快的速度北上,大概能赶上给符少群他们收尸。

虽然新雁城那边除了两头四臂紫鳞巨魔紧追不舍外,就没有更多的魔族强者追杀过来,但束越老魔堵在前路上随时都有可能出手,陈海犹不敢稍有大意。

虽然将武道秘形凑足五百之数,虽然将七十二道火鸦精魄都修炼到元神巅峰,但陈海这段时间还没能跟魔君级的存在搏杀过,实在不清楚他被一位魔君级的存在、两樽魔侯缠住,能有多少胜算。

两樽魔侯,皆是刚修成魔胎的黑猿魔,像铁塔一般的魔躯蕴藏着难以想象的雄浑,它们没有御风飞行,而是跟陈海一样,在山谷间狂奔,它们的双足像是装着巨大的弹簧,每一越都要有上百丈远,速度之快,不比陈海稍慢。

而这两头黑猿魔的眉心里,还有一道像眼瞳似的魔纹,隐然似有一道魔瞳将要睁开,射出灭世莲焰。

三眼猿魔,开启第三只魔瞳,则是它们修入天魔境的标志,而天呈山除了甘昌魔君外,另一樽修入天魔中三境、甚至比甘昌魔君还要高出一个境界,此时是天呈山大魔君的存在,就是修成第三只焰瞳魔眼的三眼猿魔。

黑猿魔在跟陈海的距离拉近到三十里之内,并没有急于出手,它们都知道陈海的修为要比他们略强一筹,还勉强能祭用道器,这么远的距离出手,不可能对陈海有什么作用,它们便分开来,分别从两翼的侧后方,包抄陈海。

而更远处,则是魔族散布在山岭的精锐斥侯,这时候自然也是漫山遍野的狂奔,加入围杀陈海的队伍之中。

只是天地宽广,山岭岐险,在两头黑猿魔将陈海缠住之前,其他魔族斥侯是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的。

陈海看两头黑猿魔夹击他的方向,摆明了是将他往一座山谷里赶。

陈海心里困惑了,束越魔君要是亲自赶来拦截,没有必要与两头黑猿魔设伏,那魔族在山谷里藏了什么手脚?

陈海正好也想找到束越、甘昌、屠乌三个魔头魔识察觉不到的暗处,先将两头黑猿魔解决掉再说,也假装不知是计,就引着两头黑猿魔往那山谷深处扎去。

山谷深处,一道十数丈宽的深涧横过。

陈海飞跨而过,这一刻两头黑猿魔在十里之外悍然出手,两道黑煞戟芒破空朝陈海的后背斩来,而在这一刻,一根漆黑的骨鞭犹如有生命一般,在他身下从山涧水中暴起,就如同游蛇一般,向陈海双足缠过去。

陈海身子侧横过来,逆雷戟已经在手,斩出两道戟芒,与两道黑煞戟芒撞到一起;又左足往鞭梢踏去,踏出一片雷光就封住夺魂骨鞭的攻势。

这时候陈海已经辨清潜伏水底的魔影,便是前些年颇令诸塞头痛的魅魔刺客夏寒,没想到她竟然与那两头黑猿魔合谋,埋伏在山涧里,想着将他拖住。

这个叫夏寒的魅魔刺客,也就魔丹巅峰修为,在五年前,陈海或许还拿它没有办法,但此时杀它却是易如反掌。

陈海战戟一撇,便以崩山势朝魅魔刺客头颅压去,然而水中这魅魔似乎完全无惧陈海这一战戟能将她半片魔躯打成粉碎,而是以鞭作戟,以燕斜飞秘形裹住一抹乌黑的煞芒斜挑过来,要将陈海的战戟磕开。

燕斜飞秘形是化解崩山势的正解,但由于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以致陈海能完全无惧燕斜飞秘形斜带出来的冲势,将眼前这魅魔的头颅打塌掉半片,但他的手微微一颤,硬生生的将战戟横移出一尺,将魅魔刺客左右的石崖打崩数丈。

这时候两头黑猿魔斩出的戟芒再度横空斩至,陈海埋头就往山谷深处逃去,看到山谷最深处有一口洞穴,洞口有七八丈高,他也不管深浅,就一头钻进去。

魅魔刺客夏寒与两头黑猿魔从后面追进来,陈海手里的逆雷戟左右分斩,纯粹以逆天战戟诀范围内的武道秘形,朝夏寒斩去。

陈海是收着力的,夏寒也完全看出这一点,她的魔瞳里也是异常发亮,她当然不能当着两头黑猿魔的面,将逆天战戟诀完整的施展出来,但与两头黑猿魔在内部极为宽敞的山洞里,围堵陈海时,十招里倒是会藏一两式逆天战戟诀。

山洞内部虽然开阔异常,但在三四头樽魔侯级的强者激烈打斗下,不要说直接打到了,带动的劲风就令四周的石壁纷纷剥落轰砸下来,而在陈海的有意促使下,洞口方位的石壁坍塌得特别厉害。

而待洞口完全被石土埋住,陈海再出手里,手里的逆雷战戟不再是雷光四溢,而每斩出一戟,战戟便能凝聚一小只婴儿拳头大小的烈焰火鸦,七十二戟斩过,陈海将战戟指向一头黑猿魔,说道:“死去吧!”七十二道烈焰火鸦一齐往那头黑猿魔聚集过去,极瞬间一道炽芒照彻乌黑的山洞,那头黑猿魔沾染耀白烈焰,强悍无比的魔躯,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熔下去。

也许是另一头黑猿魔没想到陈海会强到这等地步,可以说是完全引诱它们进山洞,错愕之间,就被夏寒一朝刺穿胸膛,待它的魔胎想穿石而走,陈海一掌就已经拍过来,将那头黑猿魔的魔胎瞬时打灭掉。

“敢问前辈到底何人,为何要冒充天机侯陈海之名?”魅魔刺客夏寒收回战戟,但也警惕盯着陈海。

“宁婵儿……”陈海这时候猜到眼前这魅魔刺客到底是谁,激动都想将她抱起来!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六章 相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