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七章 血战

第八百六十七章 血战

星光稀疏,照射着莽莽荒原。此时只要是有能力的,都将神识投注在那座洞口被打塌的石岭之上,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出现。

眼见着陈海和夏寒、两樽魔侯进入洞窟之中,这时候三四十里方圆内还有十二头魔将带着上千精锐魔兵斥侯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指望着那两头黑猿魔侯与夏寒将陈海拖延住,它们能赶过来参加围杀。

符少群、卢少商等人也随时关注那边的动向,看到陈海被逼入山谷之中,一颗心早已经跌落到谷底,虽然陈海的修为境界更高,也有青煞剑、殛天塔这样的玄兵道宝,但人族与魔族在近身搏杀方面,还是难占优势,特别是十二头魔将带着上千混编魔骑、精锐翼魔的魔族斥侯即将一拥而上,到时候将陈海彻底缠住,后续会有越来越多的魔将魔侯赶过去,他们实在怀疑,陈海最终能支撑住多久?

虽然他们感知不到山腹中的情形,但看那座二三百米高的石岭不断的震颤着、坍塌,也不难想象之中的战斗有多激烈。而就在上千最精锐的魔兵魔将围及之时,就见那座石岭更猛烈震荡起来,下一刻就整个的往下坍塌下去,整座山头彻底崩裂后,往下塌陷了足足有上百米,可见山腹内的洞穴规模实在不小,难怪能让一人三座在里面激战那么久。

很快,碎石激飞,一道身影萦绕着紫sè的雷光、状若天神一般冲天飞起。

陈海竟然杀了出来,还一脚将一头被斩杀得不成样子的黑猿魔尸骸,朝左翼震惊住的魔兵踢过去!!

陈海没有工夫去收拾这些残兵剩将,看到远处又有两樽魔侯级的魔族强者急速掠来,他丝毫不作停顿,在夜空中拉出一道灿烂的光带,向援军飞了过去。

变故在陡然间生起,那些魔兵魔将即便有敢围拢过来,也没有谁能在这时候将陈海截住。

反倒是秦谦、符少群二人在看着陈海突围之后,激动得捏紧拳头,他们这时候也感知还有另一头黑猿魔的尸骸,被烈焰烧成残尸,被压在巨石之下,眼见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没想到陈海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以生命力及肉身强悍著称的两樽魔侯级存在杀死。

虽然他们感知不到那个魔族刺客的存在,但不关心这个,想必是只剩尸骸被压在倒塌的石岭之下了。

符少群、秦谦是跟陈海交过手的,放在他们身上,面对两樽魔侯级存在与一头擅长匿踪潜行的魔将,他们或许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但远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之解决掉,陈海近身搏杀的实力,已经是比肩魔君级的存在了吗?

束越魔君身在大队魔骑之中,一双血sè瞳孔死死的盯住正高速前来的陈海,这人他是认识的,就在五年前,此人还需要借助外力才能承受他一击,没想到五年过去,此人战力竟然有这么大的提升。

若非他统兵有责,他真想现在冲上去,将这人族将领截住,看他到底有没有跟魔君级存在正面较量的资格。

看到束越老魔竟然能按兵不动,陈海撇嘴一笑,若非必要,他也不想将他的实力全部暴露出来,而他内心此刻也是波澜狂涌,任他怎么想,都猜不到宁婵儿竟然会舍弃掉肉身,神魂借着蛇镯冒险潜入血云荒地,夺舍一头魅魔的肉体,进入星衡域来找寻自己。

宁婵儿夺舍之后,先潜修在血云荒地里潜修了两年,在没有破绽之后,才接近般度、丹图等魔头获取信任,得知陈海曾进入血云荒地与星衡域之间的天域通道,便主动与赤源他们一起作为先遗魔兵进入星衡域。

宁婵儿自然认得赤源,但那时候陈海生死不知,她也不知道赤源是不是已经挣脱陈海的神魂控制,自然不可能在赤源面前露出半点破绽。

而到星衡域之后,宁婵儿为了找寻陈海的行踪,主动去天呈山请援,之后就跟孽境殿少君泰官在一起,以致错失最早跟陈海相认的机会。

而之后陈海又毫无破绽变换肉身,很短时间内又逃去扶桑海,待他从扶桑海回来,人族的相貌,跟在燕州里的姚兴变得完全不一样……

这时候宁婵儿已经被束越魔君收为弟子,除了天罗谷北翼一战,她压根就没有跟陈海单独接触的机会。

之后五年陈海他整个人就龟缩在北陵塞潜修,都不再率黑风军大规模出北陵塞北上,宁婵儿即便猜到此时的陈海跟“陈海”必然有着莫大的关联,但也没有机会相认,直到这次陈海孤身一人杀出新雁城,她才有机会跟束越魔君请战,参与对陈海的“围截”。

外面的情况瞬息万变,陈海根本没有时间和宁婵儿互诉衷肠,而宁婵儿以夏寒的身份留在魔族还有大用,匆忙间他将九元归神真解、五百秘形、火鸦阵法等法诀直接打入宁婵儿识海,又让宁婵儿将一枚龙涎真息丹服下,就狠费了一番工夫,将整座石岭打塌掉,将宁婵儿压在乱石之中,他才飞身而出。

陈海有惊无险地抵达了援军之中,沙天河和朱明巍、姜泽、周桐等人迎了上来,见到陈海安然无恙,众人一脸愧sè道:“我等无能,竟然要大人冒险前来。”

陈海一挥手道:“眼下没有时间说这些有的没的,有些事情你们是不好处理的我知道,现在马上与我去见雁行塞诸将。”

看到雁行塞诸将后,陈海拿出符少群的印符和签押令函,勒令他们听从他的指挥。

这些人对符少群、云师忠心耿耿,而陈海是目前为此北镇诸将里,唯一在野战中以少胜多,杀溃数倍精锐魔兵的大将,同时又是燕台关镇守将军府军司马,将职权位都在他们之上,他们对服从陈海的指挥,没有什么异议。

八万人族精锐之所以被两万魔骑牵制住,一方面是因为束越魔君亲领的两万魔骑实在强悍,而雁行塞驻军跟黑风军又分成两部,各不统属,仓促间难以协同作战。

陈海要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新雁城陷落。

陈海将新雁城当前面临的情况跟大家说了一遍,最为焦急的还是符少群的属下。他们乃是符少群的家臣或者是云师的弟子,倘若是符少群殒落在新雁城,他们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陈海稍稍安抚了一下他们的情绪,蹙着眉头道:“最多还有十二个时辰,若是十二个时辰之内我们赶不到新雁城增援,到时候不要说符大人他们难逃一劫,就连我们这八万人马也是插翅难飞——这个时候,大家还是要做好承担一些损失的准备。”

他语气起伏不大,但是任谁都知道这其中所蕴含的鲜血和生命是不可估量的。

在陈海与人族援兵会合之后,束越魔君这边也调整部署,提高警惕,紧紧地盯着人族援军的一举一动。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他注意到人族侧翼开始调整阵型阵,先前密集防御阵型往前疏散开,很快变成行军阵列,之前严密结成四柱诛魔阵的六组诛魔战车,这时候不再结阵,而是与铁甲精骑混编,分布到两翼来,以掩护主力兵马的快速挺进。

看到这一幕,束越魔君也是暗暗心惊,没想到人族援兵竟然敢以这样的阵列快速挺进,难道就不怕他率两万魔骑拦腰直插进去?

束越尝过重膛弩的厉害,也知道人族援兵摆开这样的行军队列,将速度拉起来,他派小股魔兵逼近扰袭是没有意义的,必然将大部精锐魔骑压上去,在两千步距离左右来往穿插,将重型天机战车的间隙撕得更大一些,又或者不去管三五千精锐魔骑的伤亡,像尖刀刺进去,将里侧的人族马步兵冲乱、冲溃,就能获得大胜。

只是,这一切会不会是陈海的诡计,目的只是诱使他们一举压上去后,就在这里进行决战?

束越吃过陈海的苦头,而且非常的痛,这一刻不容他不多想些可能性的存在。

只是时间不容许他再拖延下去,甘昌魔君很快传念过来,就算是将这两万精锐魔骑全部消耗掉,勒令他也必须将人族援兵拖住,绝不能让他们在明天黄昏之前,进入新雁城。

束越魔君血红sè的瞳孔闪烁个不停,迟疑许久,才最终决定两万魔骑分为两队,从左右夹击人族援兵。

人族此时的援军大队足足逶迤十多里长,若在之前,只要是他做出进攻姿态,那人族的步伐就会立即停顿下来,在空旷地形上重新列成密集的防御阵型。

这一次人族并没有再次妥协,主力兵马一如既往的往前推进,只有铁甲精骑混编轻重型天机战车以及不多的马步兵持破锋矛跟着天机战车,在两翼寻找更适合拦截魔骑进攻的预设阵地。

当然,陈海也令合部合到一起的千人规模的剑修营,随时关注两翼的战况。

两万魔骑最终是各占据一座山岭,借着山势俯冲过来,那些借助着冲锋之力掷出的战矛、骨矛,比辟灵境剑修弟子所御的灵剑,威力更大,与灵剑、法宝、符篆所凝聚的种种防御盾甲撞在一起,而那些魔将、魔校掷出的重矛,甚至能直接洞穿重型天机战车的装甲。

轻重型天机战车,都装载重膛弩,这时候疯狂的咆哮起来,箭雨像金属风暴在战场中肆虐咆哮,但是天机战车并非单独的守住两翼就算了。

不能单纯的守,毕竟天机战车与七八千铁骑精甲所混编的防线,要守住主力的两翼,防线拉开七八里长,实在是太单薄了,而且魔骑冲击的速度太快,这么短时间内肯定不可能杀伤多少魔骑,而让魔骑冲上来双方的将卒混战到一战,重膛弩的作用就会被削弱到极致。

冲锋、冲锋!

两百多辆重型天机战车与一百多辆轻型诛魔战车,在魔骑冲至阵前不可能再脱离战场之时,就悍然发动反冲锋,而且一边冲锋,一边收缩阵形,之前下过大雨,覆带或车轮带起来的泥浆飞溅,以钢铁之躯跟那一头头重逾万斤的魔骑撞在一起。

七八千铁甲精骑在嘶吼着,从战车的空隙间往前猛冲,将战戟刺向比他们高大得多的魔骑,又看着自己及同僚的身躯,连人带马被砸成肉渣,但他们付出惨烈牺牲的同时,也要尽可能确保战车不被魔兵缠住。

重型天机战车的威力在于“动”,一旦被数以十计、上百的精锐魔骑缠住,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打散架。

而且天机战车,跟精锐魔骑混战到一起,车顶部的重膛弩扫射不了几下,就会被魔兵打散架,也再难发挥什么作用……

这个人疯了吗,就这样的展开决战?

束越魔君看向神sè冷咧,像一座山站在一座天机战车之上的陈海,也是震惊不已,他这时候看到人族行军阵列的马步兵主力,也根本不下马结阵,而且是手持盾戟,听着擂动着叫血液燃烧沸腾的战鼓声,直接打马往两翼猛冲猛打。

马步兵不能称之为骑兵,因为所骑乘的都是劣马,跟青狡马、黑狡马以及更强悍的灵骑不同,这些骑兽进入血腥厮杀的战场,就会腿软脚酥,通常只是用来代步,加快行军的速度、节省将卒的体力消耗,但真正到战场上,马步兵是要下马结阵参加战斗的。

对人族的马步兵而言,体形、装备都弱,在混战中十人都未能敌得过一头魔骑,但这一刻陈海完全打破所有的常规,让所有的马步兵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战场,直接参与混乱到极点的血战。

束越这时候已经能肯定到陈海的目的,就是要诱使他提前将两万魔骑都投入战场,双方进行快速而血腥的决战,但这一刻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要么赢了通吃,要么就只能惨烈的被杀出战场!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七章 血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