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八章 惨烈

第八百六十八章 惨烈

新雁城的救援无法再拖延下去,而两万精锐魔骑又绝不是轻易能摆脱的,唯一的选择,就是诱使魔兵提前决战,但为了做到这一点,在战前八万援军的势态极其的难看。

陈海放弃十组诛魔战车结成四柱诛魔阵的可能,那样的话,即便束越老魔不率精锐魔骑不强攻过来,不同的诛魔战车要严格照着结阵的特殊方位在沟沟坑坑的崎岖地形上同步推进,速度就绝不可能快得了——转为快速行军列形,就是迫使魔兵杀过来,令魔兵不全力进攻不行,而这时候即便是两翼车骑混编的警惕防线,都极为松散,随时都有可能被魔骑拦腰截断。

决战一旦拉开序幕,前后拉开十余里的马步兵行军阵形,是没有时间去收缩阵形,更是丝毫不讲究阵型,直接加入混战。

以往赖为利器的重膛弩,架在天机战车之上,又是第一时间加入混战,自然是被魔兵以最快的速度重点打散、打毁,无法发挥作用。

当然,也不能说陈海完全放弃之前依仗天机战械、结集坚实阵型的战法,实际上最终他还是要所有参与混战的马兵步、铁甲精骑以及剑修弟子、玄修弟子,以重型天机战车为一块块区部战场的聚集点,在惨烈到极点的战场上,与魔兵进行最血腥、惨烈的拉锯。

只要有重型天机战车是能发动的,是还能魔骑之中横冲直撞的,就让己方的马兵叔、铁甲精骑、剑修、玄修弟子尽可能聚拢过去。

这一点极为重要,一方面重型天机战车目标足够大,能在混战中让己方将卒始终清晰的看到聚集的目标,其次重型天机战车也足够强,即便装甲被魔将、魔将一次次刺穿撕裂,依旧能在正面承受最强的攻击。

而魔族喜欢混战,又每每能在混战中关键,就是魔校、魔将、魔侯极为高大,即便在惨烈的混战中,也能有效的聚集手下的魔兵,形成一个个有效而攻击力强大的战团,反复碾压人族的兵马。

当人族利用重型天机战车掌握魔族能乱战取胜的特点,人族四五倍于魔兵的优势,在经历最初的混乱与惨烈伤亡之后,就渐渐体现出来。

束越魔君收回九yīn邪刃,抹开嘴角溢出的鲜血,他不甘心,但他不甘心又能如何,陈海祭御殛天塔与沙天河的血灵刀以及另一名符氏的道胎境强者,联手盯着他,令他九yīn邪刃再犀利,也没有办法切入战场,去收割人族鲜美的血肉,他只能看到一头头魔狼、魔狡、青鳞魔、一头头翼魔、猿魔,被人族的战戟撕裂……

束越魔君再不甘心,他也只能在与才赶过来支援两千精锐翼魔会合,往北撤去——这时候百余精锐魔族斥侯,费了一番大功夫,将身受重创的夏寒从倒塌的石岭下挖出来,带着束越魔君身边,一起北撤。

眼前人族士气旺盛到极点,那万千杀伐意志汇聚起来的杀伐兵气,虽然无形,但这一刻却已经令束越魔君感受到莫大的压力,特别是玄元上殿出身的武修将领,都要借用杀伐兵气的法门,使得他们在近身搏杀中,能力抵同境界的魔将、魔校,束越魔君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凭借所剩这点兵力去牵制人族援兵。

月sè洒在满是残肢的大地上,是一种说不出的写意和残酷。

半个时辰的激烈战斗,两万罗刹魔族几乎被剿灭干净,只有一小部分逃脱,但人族的伤亡同样惨重,在战场下足足扔有两万六千余凶勇战死的尸骸,剩下来的兵马,都没有机会跟战死的袍泽告别,甚至都没有时间整顿阵形,就直接被勒令往新雁城挺进,上万人的轻重伤员也都用灵骑驼着赶路。

战前三百多辆重型天机战车、轻型诛魔战车,差不多完全损毁,即便没有完全趴窝的,还勉强能动的,也不可能跟上行进速度,都只能暂时抛弃掉。

姜泽、周桐他们是欲哭无泪,黑风军伤亡极其惨烈,七千将卒战死,而两百辆重型天机战车是七八年的积累,一战就付之灰烬。

但必须这样,必须要这么惨烈的代烈,才能解决掉两万牵制、扰袭的魔兵,以最快的速度往新雁城挺进,才能赶到下一波魔族兵马从天罗谷杀来之前,进入新雁城,与符少群他们会合到一起,使得新雁城成为北镇坚不可摧的桥头堡。

陈海骑乘在一匹腹部被魔兵抓出十数道血痕、差不多开膛破肚的黑狡马背上,歪歪斜斜地前行,他偶尔回身看了一下,虽然大多数的将士都血染征袍,但是将校们还在行进途中整顿阵形,安抚伤创,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有了牵制,援军的速度很快提升到了极限,虽然魔族曾数度分兵来扰袭,但没有胆量从新雁城北部再一次性分出两万甚至更多的精锐魔兵过来殂击,最终并没能拖住援兵的前进步伐。

在次日午时之前,陈海在率援兵进入新雁城时,魔族下一波兵马,距离新雁城还有三百余里。

而此时吴之洞已经率部抵达北陵塞;吴之洞除了在北陵塞留下一万精锐,其余主力在他的亲自统率下,马不停蹄的继续往北推进。

而此时进援缓慢的厉牙山吴澄思所部以及牯牛岭姜涵所部,往新雁城推动的速度都加快起来,甘昌老魔再有不甘,也只能率部退到三百里外,依据新魔渊大裂谷南端,占据一座石岭集结……

在那里,凭借源源不断从天罗谷涌过来的魔雾毒瘴,则能将血炼魔阵的优势更充分的发挥出来;而新魔渊大裂谷的坍塌最终稳定下来后,才成为天罗谷魔兵南下的通道,而且能不受人族的袭扰、侦察,在那里建立魔寨,魔族将占据很大的优势。

********************

看到陈海、沙天河等人,一身灵甲皆是破碎,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染透,这都是拼了命与魔族近身搏杀所致,符少群看到这一幕,在城门前长揖而拜,恳声说道:

“少群在这里,拜谢陈大人!”

即便知道能击退魔族的进攻,陈海至关重要,但符少群身为主将,当众行此大礼,还是令很多人震惊。然而秦谦等人细想,又觉得陈海理应受此礼。

新雁城仍是照陈海的新法所筑,在抵挡魔族第一波强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在开战前,陈海不计得失的,将大量玄阳重锋箭、暴炎重锋箭等北陵塞的储备,毫无保留的运往新雁城,这也是符少群固守新雁城,等待援军赶到的关键。

在接下罗刹魔第一波凶猛攻击之后,陈海丝毫不作喘息,孤身突围到数百里,亲自指挥援军杀破魔兵的拦截,及时赶到新雁城,更是直接粉碎了罗刹魔族一举将新雁城拿下的企图。

这一战,黑风军战死近九千人,占到黑风军总兵力的近一半,伤亡之惨烈,甚至犹在符少群所部之上。雁行大营八万精锐,最终占死二万四千余人,战死比例犹要比黑风军低两成,更不要说黑风军这一战所消耗、损毁的天机战械,数量远在雁行大营之上。

陈海非但不是雁行大营的主将,跟雁行大营都不是一系的兵马,甚至可以说新雁城的得与失,陈海一点干系都没有,然而陈海能为新雁城的坚守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如何不让人折服?

这一刻,不仅符少群、秦谦都为以往的门户之见,都为以往为对陈海的戒防,而心感惭愧。

由于魔族前阵兵马撤到三百里外,这边数万匠工、民夫,不仅有机会修复损毁的城墙,玄雷战舰与另一艘浮空飞舟,也得以升空,快速往复北陵塞与新雁城之间运送伤创、援兵及物资。

黄昏时,吴之洞也亲随第一批援兵赶到新雁城,随吴之洞一起而来的,还有一名面容清矍、身穿蟒袍的老者,他与吴之洞踏入浮空飞舟,符少群激动的迎过去,喊道:“三祖,你什么时候到燕台关了?”

“我接到烈王殿下的令旨,前日才到云罗城柱国将军府参拜烈王,在云罗城都还没有能歇一口气,就听到魔兵大举南侵的消息,马不停蹄,也是午时赶到北陵塞跟吴镇守会合,才知道你们已经将魔兵击退,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陈大人、秦大人,这位是我符氏一族赫赫有名的三祖。”符少群介绍陈海、秦谦给蟒袍老者认识。

“陈海、秦谦,拜见符祖、镇守大人。”陈海、秦谦上前长揖而礼,参拜符氏一族的第一强者青莲剑仙、玄元上殿护法长老、曾任雍京太尉府左丞、跟姜寅一样踏入修行都不到四千年、但修为更为姜寅之上的符思远。

符思远不仅身为太上亲传弟子,更是被视为崇国最有希望追随太上之后、踏入上三境去寻求真正长生仙道的绝世强者之一。

“……”符思远在过来之前,已经了解到之前的血战细情,也是极为欣赏的打量了陈海好几眼,说道,“好,好,你们这一仗打得漂亮,烈王得知你们斩获大捷,刚刚传书过来,要给你们加功请爵。”

“加功请爵倒是另说,三祖过来,是不是殿下要您老亲自执掌魔獐岭四镇?”他们艰难的赢下这一仗,以孤军挡住数倍魔族精锐的强攻,确保防线不失,战功必然是少不了的,但符少群此时更关心三祖符思远过来,是不是受烈王过来整合、统领魔獐岭及厉牙山四镇兵马的。

事实上,要是在战前魔獐岭另外两镇,动用各自所拥有一艘浮空飞舟,为新雁城运入四五千精锐及大量的道符、丹药,他们的伤亡就绝不会那么惨烈,他这时候感到在魔獐岭、厉牙山之上,设立真正掌握实权的大都护将军府,甚至比烈王亲自执掌西北域柱国将军府更加重要!

“我这次过来,也只能给殿下参谋军机,不过设立北镇大都护将军府的决定也已经下来了,是烈王府左丞嵇元烹大人过来统率北镇四军!”符思远说道。

陈海对雍京的人事不甚熟悉,很多人是知道一些,但不知道性情、秉性,此时看到符少群、云师脸sè微微一沉,便知道嵇元烹不是符少群、云师所希望看到的统领北镇四军的理想人选。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八章 惨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