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一章抢人

第四十一章抢人

  没人听到井九与顾清后来的那番对话,大多数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很厉害,居然能够越境战胜自己的对手,而九峰里的师长在剑道浸淫多年,从这场剑斗里品出了些颇不一般的意味。

  未入无彰,井九能捕捉到飞剑的痕迹靠的只能是一双肉眼,那是何等惊人的目力,称之为剑目也毫不为过,而且他的剑元非常丰沛,能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挥动剑身,如此才能准确地击中顾清的飞剑。

  能够击中对方的剑不代表就能击落对方的剑。

  九峰师长们看得很清楚,每次井九落剑的时候,都会微微转动手腕,用自己剑的最厚实处与顾清的飞剑最薄弱处接触,问题在于他又如何知道顾清的飞剑何处最薄弱?这没有任何解释,只能说井九天生对剑拥有极强的敏锐度。

  这种剑技非常复杂,但在井九的手里施展出来却非常简单,因为他的出剑太过顺畅,以至于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令得以剑法精妙著称的云行峰众人都心生赞美。

  最令人动容的却是另外一个事实。

  一年前,井九说自己要用适越峰莫师叔留下的那把剑,有人以为他是取巧,有人以为他是善良,直到此时此刻,人们才知道原来他是看中了这把剑宽厚结实,能够充分发挥他剑元丰沛、剑目如神的特点。

  剑心如此冷静,剑感如此敏锐,再加上天生对剑如此了解,这说明什么?

  说明井九在剑道上的天赋无比惊人。

  如果说卓如岁、赵腊月、柳十岁是最适合修道的天生道种,那他就是天生应该用剑的人!

  青山宗乃是天下第一剑宗,对他们来说像这样的弟子怎能错过?

  ……

  ……

  安静了很长时间的云雾里,走出了一位老者。

  那位老者容貌有些丑陋,肤sè极黑,正是天光峰的墨长老。

  墨长老走到崖畔,看着溪边的井九,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说道:“井九,你可愿意随我学剑?”

  崖间本来很安静,随着这句话,轰的一声闹了起来。

  “井九,你可愿来我碧湖峰承剑?”

  “我以昔来峰峰主的身份承诺你,只要你肯来吾峰,吾峰上下必将全力……”

  “云行峰苍鸟剑法,才与这少年最为相合,你们争什么争……”

  听着这些争吵声,昨夜受了些轻伤的迟宴,脸sè变得更加苍白。

  他叹了口气,无奈想着事先没有提前做好准备,上德峰又怎么抢得过别家?

  墨长老只说了一句话便被打断,生气的满脸通红,只是也看不大出来。

  “都闭嘴!”

  墨长老的脾气向来很好,但好脾气的人偶尔动怒,却是更为吓人。

  石壁上流淌的清水被剑意激的到处散开,变成满天暴雨。

  崖间的争吵声渐渐平息。

  “你们以前不都觉得这个小家伙是废物吗?怎么现在都变了?”

  墨长老看着诸峰众人不耻说道:“你们也好意思和我抢。”

  这话很直接,碧湖峰、云行峰、昔来峰的人们无法应对,只能沉默。

  墨长老望向井九,丑脸上堆出尽可能温和的笑容,说道:“你知道我和这些家伙不一样,我可是一直都很看好你,哪怕这半年里你没有去过一次剑峰,我也坚信你今天会出现在我面前。”

  这时梅里走到崖畔,冷笑说道:“我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我看中这孩子的时候,墨师兄你还不知道他是谁。”

  墨长老闻言语塞。

  梅里看了远处的林无知一眼,说道:“我早就发过话,井九只能是我们清容峰的,你们谁要和我抢,休怪我不客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浑厚而温暖的声音响了起来。

  “梅师妹此言差矣,如果说谁最先看好他,便有资格收他入峰,那么我适越峰只怕要排在最前面了。”

  说话的是适越峰峰主广元真人。

  梅里神情微凛,躬身行礼,却不肯退让,说道:“我倒不知,真人何时居然关注过井九。”

  广元真人感慨说道:“那还是两年前的事了,当时听闻南松亭外门出了位智识过人、学识渊博的弟子,当时我便令人传话吕师侄,问那名弟子愿不愿来我适越峰,井九,你可还记得此事?”

  井九点了点头。

  梅里才知道居然有这样一段旧事,无奈说道:“真人你那时候是要他去你峰下做个执事,哪里是看出他剑道上的天赋?”

  ……

  ……

  今天承剑大会最热闹的便是现在。

  各峰都想要井九承剑,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渊源,各不相让。

  柳十岁的时候都没有争抢的如此厉害,因为事先诸峰便知道,他应该是掌门落下的棋子。

  井九没有任何背景,诸峰又怎会放过他。

  看着师长们争执不休,甚至就连适越峰峰主都亲自出面,溪畔弟子们很是吃惊。

  近年来陆续进入南松亭的十来名弟子兴奋不已,深觉与有荣焉,玉山师妹看着站在青石上的井九,更是激动的小脸微红,用小拳头捶了身边的乐浪郡元姓少年几下,元姓少年吃痛,却不敢叫出声音,很是无辜。

  争执终究不可能就这样持续下去,现在选择的权力在井九自己手里。

  “井九,你选哪座峰?”

  主持承剑大会的适越峰长老看着他严肃问道,然后他微微低头,用低若蚊蝇、只有自己与井九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不玩虚的,我适越峰别的没有,丹药灵果可以说是取之不竭,峰主那里还有些好东西掌门都拿不到,这些都可以是你的。”

  井九笑了笑。

  当初在村子里推演计算的时候,他做的安排是进入碧湖峰,但现在雷破云已死,他再去碧湖峰意义已经不大。

  梅里对他颇为照顾,而且很久以前便表明了让他承剑的意愿,但因为某些原因,清容峰他是打死都不会去的。

  昔来峰的修行就是与人打交道,但他不喜欢与人打交道。

  云行峰里的修行就是与剑打交道,对他来说完全没必要。

  适越峰的修行压力相对较小,日子清闲,不过峰间弟子除了整理典籍,还要侍候那些娇贵的药草果园,很是麻烦,最关键的是,适越峰上的猴子最多,从早到晚聒噪个不停,实在令他不喜。

  如此看来天光峰倒是最好的选择,林无知为人不差,墨池虽然还是像当年一样口吃,但性情也和当年一样笃诚老实,而且承剑天光峰的话,便能和柳十岁重新变成同枝弟子,想着那张小黑脸会出现什么表情,井九觉得很有意思。

  就在他准备做出决定的时候,忽然看到青石上的少女,忽然生出一个新想法。

  “我要再想想。”

  井九对那位适越峰长老说道。

  适越峰长老有些失望,还是按照规矩说道:“可以,但在承剑大会结束之前,你必须做出决定。”

  他的失望在于井九没有立刻做出决定,加入适越峰,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还有清容峰的梅里、天光峰的墨长老。

  有些人失望在于觉得井九表现的太过骄傲,长辈们对你青眼有加,你居然还在挑三拣四,以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吗?

  井九走回青石。

  赵腊月看着他说道:“了不起。”

  井九说道:“一般。”

  赵腊月说道:“你的剑道天赋能排进我所见过的人里前三。”

  井九认真说道:“我觉得自己的剑道天赋冠绝青山。”

  赵腊月不知道该说什么,越过他向溪间走去。

  无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在众人心里,井九带来的震撼暂时被压了下去。

  赵腊月究竟会承剑何峰?她又究竟是哪座山峰提前落下的棋子?

  这个困扰了青山宗、甚至大半个修行世界数年时间的问题,今天终于会得出答案。

  ……

  ……

  (家里有事情要忙,存稿告急,今天和明天都只有一章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抢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