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陵城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陵城

经过惨烈而艰苦卓绝的血战,随着后续兵马及军需物资源源不断的涌入,新雁城最终聚集三十万人族精锐,令龟缩于北面的魔族不敢越雷池半步。

而魔族此时也开始在新雁城北面三百里外的荒岭修筑黑岩城。

魔族在黑岩城的驻兵,表面上看仅有十五万精锐,但由于黑岩城与天罗谷之间是充塞魔瘴毒雾的大裂谷,不知道有多少魔物藏在大裂谷的深处,所以吴之洞、陈海等人难以准确估算在新雁城的北面,到底聚集多少魔兵精锐,在诸多准备工作并没有完善之前,是不可能仓促进攻黑岩城的。

十天后,曾在烈王秦冉身边担任王府左丞的嵇元烹,就正式到燕台关赴任,安顿好防务之后,陈海、符少群、秦谦等人都随吴之洞、符思远赶往燕台关,参拜北镇大都护将军嵇元烹。

在燕台关有赵大成照顾他的起居出行,陈海乘玄雷战舰进入燕台关后,就令黄沾继续乘着玄雷战舰前往新雁行,以免魔族再次蠢动起来。

符少群、秦谦在燕台关都各有府邸,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加上血战之后,众人又忙于加强防务,实在是精疲力竭,到燕台关后就各自回府潜修,等着明日在参拜北镇大都护将军时再相见不迟。

陈海不清楚嵇元烹到底是个什么秉性,这时候也不熟悉雍京及玄元上殿内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但有一点很明确,符少群、云师并不希望看到都是师出玄元上殿的嵇元烹出任北镇大都护将军。

回到私邸,陈海也不想太多,吩咐过赵大成一声,就进入静室潜修。

一番苦战,十数日奔波,陈海也是疲惫到极点,但想到宁婵儿竟然追寻他到星衡域,他数日来一直都处于激动近乎亢奋的情绪之中。他理智上要求宁婵儿继续潜伏在魔族之中,但心里又十分牵挂,陈海又担心让宁婵儿继续潜伏下去,一旦被魔族察觉出破绽,就会万劫不复。

他现在是既激动又牵挂,回到燕台关冷冷清清的私邸,更是有很多的后悔,心想要是这时候能与宁婵儿坐在围炉前饮酒夜话,该是何等的蔚籍啊?

当然,从宁婵儿那里,陈海了解到燕州近年来很多的状况。

陈海在燕州十数年的筹谋,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魔劫的爆发比所有人料想的还要凶厉几分,但人族联军还是死死守住铁流岭、太微山等防线。

虽说宁婵儿也很早就神魂潜入血云荒地,但从进入燕州的魔兵受挫情况,能够判断出,人族联军的天机战械一直都有稳定的改良跟提升,近年来甚至已经有能力从防线后杀出来,进行小规模的反击。

此时天罗谷底部的天域通道,不仅魔将级以下的魔兵通行无碍,甚至魔侯级的存在,借助往生骨塔的力量,都能进入天罗谷中。

这些年虽然燕州联军守住铁流岭、太微山等防线,但是从黑山往南、往北、往西,还是有数以亿计的人族,难逃厄运的沦为魔族的血食,令魔族炼就大量的血丹,使得血云荒地过去十数年,涌现出近二十樽魔侯级的存在。

而之前的五大魔侯,般度跟丹图都进入天罗谷,般度此时正在天罗谷的深处闭关,打算借助血丹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踏入天魔境。

陈海眼下不需要操心燕州那边的安危,但得知董宁悲痛之余走火入魔,董良与苍遗不得不联手将她封印起来以存一线生机,陈海在乍见宁婵儿的欣喜里,也难忍内心的刺痛。

陈海都恨不得立时赶去碧海胜境,从左耳那里再拿一枚真龙涎息丹,然后假借青鳞魔身,潜回燕州去。

只是眼下时机未到,他只能将对董宁、宁婵儿和苏绫她们思念深深的压在心底,摒弃杂念,潜心修炼……

一夜无语,第二日一早,陈海戴上冠冕,带着赵大成等随扈,往嵇元烹临时坐镇的镇守将军府而去。

在大门口,正好碰到符少群也刚刚赶到,见对方脸sè好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消息。

二人互相打了个招呼,符少群还拍了拍陈海的肩膀,一副亲昵的模样,就并肩往议事殿而去。

此时大殿之中,就没有当初吴之洞赴任时那么多人,但是每个人都气息强横,最少也是道胎修为,都是四镇都尉、主事级别以上的将官,在大殿里挤挤挨挨七八十人,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有要务在身,没能赶过来,陈海也是这时候更能清晰的感受到星衡域道胎多出狗。

在陈海赶到后不久,姜明传、姜涵等人也走了进来,见到陈海和符少群站在一起,他们脸上都是一阵尴尬。

最终姜明传还是走了上来,朝符少群揖手行礼道:“符都尉果然不亏是玄元上殿真传,新雁城一战打得罗刹魔闻风丧胆。可惜的是,那罗刹魔族分外狡猾,在我牯牛岭一路上摧山毁石,导致援军没能及时赶到,于大人并肩一战,惜哉叹哉!”

牯牛岭距离新雁城的路程也只有一千里,比厉牙山更近,但一直等到新雁城击退魔兵,姜涵所率领的援兵才走出三百里开外,其背后隔岸观火的姿态就是瞎子都看得出来。

这也是衬托过陈海当时的举措,是何等的难得,当然姜涵借口道路受大震破坏严重,才致行军缓慢,符少群也难以公开指责姜涵什么,这时候也只是僵硬的一笑,敷衍了几句。

谈笑间,议事殿内忽然静了一静,陈海能感受到几团强大的气息正在往议事殿内而来,他与符少群、姜明传、姜涵等人飞快地以次第站好。不多时,就见云师、符思远、吴之洞等人,陪同一位身穿蟒龙袍服的中年人走进来。

那人修为气息虽然略微不及符思远,但是行动间龙行阔步,威势俨然,想来应该就是新任的北镇大都护将军嵇元烹了。

而在云师、吴之洞、符思远三人之外,在嵇元烹身边还有五位天位境真君,其中一人走进来时,若有若无地瞥了陈海一眼,眼瞳里暗藏怨毒之火。

都不需要符少群提醒,陈海也能猜到眼前这人就是吴氏族长、曾任柱国将军府长史的吴澄思,难怪看自己的眼神如此的怨毒,不过,无论吴氏一族和他有何等深仇大恨,眼下魔獐岭局势如此紧张,只要他不是直接到吴澄思手下任职,也不怕吴澄思会对他做些什么。

除了吴澄思之外,符少群也是暗中介绍另四名陈海不认识的天位真君,其中有两人分别是魔獐岭另两镇的镇守将军,还有两人是随符元烹到北镇大都护府任职的幕僚,都是雍京赫赫有名的人物。

看到这一幕,陈海暗感雍京后续将加速往西北域增派兵马的过程了吧?

议事殿中,有专门为云师、符思远和吴澄思等人准备的椅子,那嵇元烹将八人让下,他自己直接登台坐在虎踞之上。一双眼睛向下扫视了一番,带着威严的浅笑道:“本尊奉烈王殿下之命,进入山北开府建衙,从今往后,燕台关、潜山关、厉马山和飞云关尽皆纳入北镇大将军府下,希望诸将官能同力协必、诛除魔族,尽早迎回留丢的上古遗宝……”

今日跻跻一堂,看上去人数不少,却是都知道雍京这次为何要插手西北域的御魔战事,嵇元烹也是直接开门见山,将这些意图挑明开来。

说完这些,嵇元烹顿了顿,又才接着道,

“本尊在烈王殿下身旁做事多年,知道殿下向来行事都是功赏过罚,此前雁行大营都尉符少群、北陵大营都尉陈海以及燕台镇守府长史秦谦三人,以两万困守孤城,最后斩杀五万魔兵而退之,着实扬我人族之威,我已经派人亲自将请功函送到殿下的案头,你们三人等着封赏就是!”

陈海、符少群、秦谦走到大殿中央拜谢。

“吴大人说新雁城得以守住,除三将奋力杀魔外,新法筑城也是一功,”嵇元烹说道,“我已经跟殿下请令,将北镇大都护将军府治所设于北陵塞,北陵塞将更名北陵城,陈海,你可愿为北镇大都护将军府扩建北陵城?”

对这样的决定,不要说吴之洞、符少群等人了,陈海也相当惊讶。

从魔獐岭往北,越过天罗谷,到北面万里外的大禹山,一万四五千里间,都没有比魔獐岭更强大的灵脉以部署大型的天地防护法阵,雁行塞所处的雁回岭灵脉,仅能够部署封禁级防护法阵,即便是作为镇守将军府的治所都远谈不上合格,更不要说作为统领魔獐岭、厉牙山四镇的北镇大都护将军府的治所了。

不过,这一决定,也表明了雍京及烈王秦冉的立场,这时候就要将北镇的军事重心全面往北转移两千余里,逼近天罗谷,对天罗谷随时保持足够强的军事压力,令魔兵没有可能将天罗谷经营成坚不可摧的魔族堡垒。

“陈海定会竭力不负都护将军所托。”主持筑城是苦差事,意味着短时间内,他将没有时间抽出来潜修,但陈海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嵇元烹又说道:“吴大人举荐你,不仅说你有营造新城之法,还擅长铸造军械、兵甲,那往后北镇大都护将军府所辖的军械兵甲修造的担子,你可愿都承担下来……”

听到嵇元烹这两番话,各种艳羡、妒忌和yīn沉的眼光聚集在陈海脸上。

主持北陵城的建造,还同时掌握北镇的军械、兵甲修造,陈海身上的权柄之大,也许就比四镇主将、大都护将军府总管、长史等核心官员稍差一些而已了。

姜明传、姜涵等人看陈海的眼神更是复杂,没想到他们刚想着用釜底抽薪之计,要将黑风军的潜力挖空掉,去打压陈海,但没有想到嵇元烹刚刚上任,竟然给予陈海如此重用?

这往后,他们不要说继续压制陈海了,甚至还要指望在军械、兵甲供应等很多事情上,能不给牯牛岭穿小鞋。

陈海看着嵇元烹不怒而威的脸庞,正了正颜sè,拱手道:“愿为将军效力!!”

嵇元烹接下来,又安排从雁归城、北陵塞以及牯牛岭、厉牙山往新雁城方向的军事扩张任务,他计划五年时间内,在北陵城以北再继续三十座中大型城塞,同时宣布吴之洞兼任北陵城尉等新任命。

陈海以后实际还是在吴之洞的统领下,负责督造北陵新城以及将四镇的匠工司合并到北陵城归他统一管辖……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陵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