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七十章 秉公

第八百七十章 秉公

嵇元烹雷厉风行,又带着烈王秦冉的威势而来,初任北镇大都护将军,除了吴之洞、吴澄思等极少数人外,决断诸事都没有要征询其他人意见的意思,也多少有些寡断独决的意味,这使得其他两镇主将脸上有些许不快,但也都无可奈何。

然而他们心里也清楚,他们想要在这方面跟嵇元烹斤斤计较什么,就意味着必须要覆行一定的职责。

雍京所主导的这次人魔之战,并非要攻陷天呈山,为星衡域人族赢取更广阔的生存空间,甚至都没有进攻天呈山魔域的念头,而是要在天域通道完全开启之前,彻底控制住天罗谷,以便进入血云荒地找回流阳宫的上古遗宝或者说巢灭流阳宫的余孽。

参与此战,对西北域三宗,除了多一些赏赐之外,也不可能有其他更多的好处,是以姬江野、秦虎山等人,并无意让三宗太深的掺和进去,但三宗内部的意见也并非完全统一。

有人以为,雍京主导的此战,始终是对魔族的凌厉打击,而西北域及三宗数千年来又奉雍京为正朔,雍京出兵伐魔,三宗也理应支持;三宗也有相当一部分寒门出身的子弟,更希望能够参战攫取战功,获得一个好出身。

也恰恰是三宗奉雍京为正朔,当三宗有子弟愿意参战,却也不能阻止,也决定将这一部分的子弟尽可能都集中到燕台关镇守吴之洞麾下统一指挥调度;当然也由于事前谈妥条件,烈王秦冉所主导的柱国将军府也不能逼迫原三十六镇体系的将卒参战。

当然,嵇元烹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到北镇大都护将军府,第一步先合并四镇的匠工司,也是题中之义。

诸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其他两镇主将先行告退,他们往后也只是受北镇大都护府节制,而非统制;嵇元烹单独吴之洞、符思远、符少群、云师、吴澄思、秦谦及陈海、姜明传、姜涵等人留了下来,让其他都尉、主事一级的将官都先行散去。

嵇元烹让陈海和符少群他们都坐下来,却是先行开口对陈海、吴澄思两人说道:“你二人之前的宿怨,我这次过来也有听说。孰过孰非已是过眼云烟,但在眼前的这个节骨眼上,我不希望你们耽误了烈王殿下的大事。”

吴澄思听嵇元烹这么一说,多少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嵇元烹会直接揭开吴氏一族的创痕。

吴氏一族本为万仙山七族之一,而陈海不仅杀灭吴氏一族最精锐的两万私兵,还揭开盗胎案,令吴氏一脉不得不放弃在西北域经营数千年的利益,将子弟都召回蒙城山自保,在西北域的地位一滑千丈。

吴氏一族此次主动请战,可能说倾尽全族精锐及资源,留在蒙城山的私兵都不到五人,他们如此尽心尽力,也无非是想搏一个另立宗门的机会。

吴澄思想着他与云湖在烈王面前的地位,怎么都不可能是陈海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竖子能及,却不想嵇元烹新官上任,不仅重用陈海,居然这时候就想将吴氏一族与这竖子的仇怨强压下来。

大殿之中一时间静了下来。

陈海皱了皱眉,起身道:“陈海秉公而行,对吴大人绝无私怨,请大人放心。”

吴澄思瞥了陈海一眼,敛住眼瞳里的一缕雷芒,也强自笑道:“大都护多虑了,澄思万万不敢耽误烈王殿下的大事。”

嵇元烹将这些都冷眼看着,知道吴澄思乃是违心之语,但只要他不公开找事也就够了。

吴氏一族三十万精锐,可以说是北镇绝不容忽视的一支战力,然而吴氏一族对烈王殿下明明有所求,新雁城一战,吴澄思所率援兵却缓缓而行;新雁城御魔一战,牯牛岭以及魔獐岭其他二镇的表现则更不值得一提了。

相比较之下,陈海虽然位卑权轻,却能征敢战,不惜嫡系精锐损失逾半,不惜将数年积累下的家底都拼耗一尽,也最终确保守住新雁城,击溃魔兵,就太难能可贵了。

虽然嵇元烹不会相信有真正秉公无私之人,在他看来,陈海此人能如此牺牲,必是野心勃勃、狠辣果决之辈,但陈海凭借新雁战御魔一战,此时已经进入烈王的视野不说,他也希望能过重用陈海,千金买马骨,以鼓励更多的三宗出身的西北域将领参战,以减轻从雍京及其他各镇征调兵马的压力。

接到吴之洞传来的战报,烈王就多次提及陈海,嵇元烹自然也不希望看到吴澄思跟陈海闹出什么矛盾,令他在烈王面前难堪。

适当的点醒已经足够,嵇元烹不会再做其他的画蛇添足之举。他话题一转,引到了天罗谷的局势之中:“前些日子天罗谷巨变,罗刹魔兵蜂拥而出,其兵力远远超出了之前斥候的侦查,我和烈王殿下都有猜测,是否血云荒地所滋息繁衍的魔族,已经分兵进入天罗谷了。而眼下天呈山方向,也开始有大量的魔兵聚集,随时有可能北上,我们的动作也一定要快起来。”

嵇元烹又继续说道:“……雍京那边现在已经集结的差不多了,同时还将从东北域诸郡征调出精锐兵马西进,但在后续兵马赶来的当儿,对天罗谷的攻势和袭扰则不能暂缓,不能令魔族有机会在天罗谷建立坚固的防塞体系。吴将军,厉牙山前次没能参与到新雁城一战,烈王殿下就已经有些不满,希望这次能看到厉牙山能有所表现……”

吴澄思此次过来早有定计,说道:“我此次回去,就会安排人手在在新雁城左近,新筑一塞,驻以十万精锐,与符都尉成犄角之势,共击黑岩魔城。”

“……”对吴澄思的表态,嵇成思还是满意的,到时候吴之洞、吴澄思所部,都将有一把尖刀插出去,不断消耗魔族在天罗谷的实力。

“卑职有一事请大人作主。”吴澄思说道。

“吴将军请说。”符元烹说道。

“新雁城一战,天机战械发挥作用不少,极大弥补普通将卒与精锐魔兵在个体上的差异。然而,之前天机战械仅有燕台关有能力大规模铸造,而厉牙山和燕台关互不统属,虽然厉牙山也私下求|购天机战械,但总终比燕台关差了许多,卑职希望陈大人执掌匠工司后,所造战械,能优先供应厉牙山。”吴澄思瞥了陈海一眼说道。

陈海并不看吴澄思,朝嵇元烹揖礼说道:“匠工司乃北镇大都护将军府之匠工司,战械兵甲之调用,全凭大人一言而决之,陈海仅负责为大人铸造战械兵甲,其他事皆不关心。另外,北陵塞尚存重膛弩两百六十一具,超级重膛弩四十一具,玄阳重锋箭二百四十二万余支,暴炎重锋箭皆消耗于新雁城一战,此时卑职正全力督造,暂时没有积余,此时四镇匠司合并一处,这些战械军资,还请大人派有司点检移仓……”

匠工司只负责修造,存储及分配都不归匠工司管辖,陈海不仅以后不可能钳制厉牙山,此时甚至愿意将之前北陵塞的库存也都交出来,交给嵇元烹直接调拔给厉牙山装备。

陈海如此慷慨大方,吴澄思也是一愣,眼瞳里藏着狐疑的精芒,实在不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么心思。

陈海又说道:“卑职在东都山北麓天营城也有小小的基业,能造重膛弩、天机战车以及风焰飞艇等天机战械,此时也小有储备。倘若是军前有需,天营城皆要在前价基础上再削减两成,以成本价售于军中,以助大人早日荡平魔族。”

“好好!”嵇元烹高兴得大声叫好。

陈海的底细,嵇元烹到西北域后就调查过,知道天营城中低级战械兵甲的铸造能力,不在原燕台关匠工司之下——而高级防御法阵、地阶以上的法宝、玄兵,炼制极耗时日,此时只能从各地调拔,短时间内都难以炼制出来。

当然了,天营城的一切是陈海个人名下的私产,嵇元烹即便有求,也要找陈海商议,现在听陈海主动提出,而且愿意以成本价出售、批量装备将卒,他自然是大喜过望。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瞥了一脸yīn沉的吴澄思一眼道:“那就好,只是天营城现如今有多少储备?”

六膛重装弩已经试制成功,即便陈海暂时还不想让六膛重装弩问世,也不妨碍天营城那边缩减掉重膛弩的一部分储备,听到嵇元烹如此问,陈海回道:“天营城此时有三百具重膛弩、三十辆重型天机战车可运入军中。而往后只要军中有需,天营城每年能造两千具重膛弩、二百辆重型天机战车……”

“吴将军,这些天机战械,皆先调给你用,如何?”嵇元烹看向吴澄思说道。

陈海如此慷慨,令吴澄思又惊又疑,但陈海打着一心秉公的幌子,也令他无法公开质疑;而姜明传、姜涵坐在下面,也是神sè复杂的对望一眼,在他们看来,陈海为攀附符氏、嵇元烹及烈王,真是恨不得将自己都卖出去,更不要说新雁城一战,死得更多是东都姜氏的子弟了……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七十章 秉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