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七十一章 谣传

第八百七十一章 谣传

军前会议很快结束了。

吴之洞之前执掌燕台关之时,魔獐岭以北虽然战事频频,但规模都相对有限,而新雁城御魔一战,昭示着天罗谷内聚集的魔兵要远远超乎想象,嵇元烹的到来,直接将北镇的军事重心往北推进了两千余里,更将直接推动与魔族对峙的升级。

军前会议结束之后的次日,吴澄思回厉马山就派出数千精锐进入新雁城,要在新雁城周边寻找合适的筑城之地;而符元烹又另外派人前往天营城,负责接收天营城所储备的那部分天机战械,以便能尽早装备吴澄思所部,推进吴澄思所部能较大规模的北进。

除了隶属于三宗的两镇四十万兵马负责防守魔獐岭防线外,嵇元烹就任北镇大都护将军,还要以北陵城为核心,组建四个镇军,而每个镇军的规模将扩编到四十万到五十万人,作为最终与天呈山魔族进行决战、挺进血云荒地的前军主力。

为此,不仅吴澄思所部需要推进到最前沿建造新城、驻以重兵,新雁城、北陵城未来需要扩建的规模,都异常的庞大。

北陵城还没有开始扩建,嵇元烹暂时要在燕台关耽搁一段时间,陈海作为北陵城的督造官,而且四镇匠工司近期都要合并到北陵塞,他这边事了,自然是要第一时间赶回北陵塞处理事务。

虽说后续援兵源源不断开拔驻进新雁城,但黑风军暂时还留在新雁城。

新雁城一战,再度将数倍精锐魔兵击退,获得辉煌的胜利,但黑风军将卒的士气却不是很高。

这一仗,黑风军的伤亡太惨重了,在战场上就有九千精锐战死,战后又陆续有千余人伤重不冶而亡,虽然战功奖赏极重,但战亡者皆是袍泽,甚至有不少人都是亲兄弟,谁的心情又能轻松起来?

陈海回到北陵塞,沙天河与卢少商两人已经回到北陵塞等他归来,此时也是一脸忧sè的找过来,说道:“此时军中有一些不利于你的流言在传播?”

“哦,什么谣传?”陈立见沙天河、卢少商刻意将大帐内的扈卫都摒除出去说这番话,心想所谓的谣传影响应该很深。

“有些议论,说你不惜拿东都姜氏子弟的性命,换自己的前程,”沙天河说道,“我正安排人去查这些谣传,是从哪里滋生出来的。”

“算了,不要去查了。”陈海挥了挥手,他看了沙天河、卢少商一眼,心想他们两人心里或许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他即便追查到军中有人是姜涵、姜沛、姜明传他们的眼线在故意散布消息,又能如何?

而且他要赶在玄元上殿扫平血云荒地、进军燕州之前,在烈王秦冉那里、在北征讨魔大军里获得足够高的地位,有时候必然要采取一些激烈的手段,不要说姜涵、姜明传等人会以小人之心度他,姜泽、周桐等一大批黑风军的将领以及姜震甚至卢少商、沙天河等人都不理解,也是再正常不过。

新雁城一战,黑风军伤亡多惨重不云说了,而重型天机战车等战械几乎是消耗一空,陈海执掌匠工司,天营城又有能力大规模铸造天机战械,优先将黑风军所消耗的战械兵甲先补充回来则是理所当然、谁都不能说不是的事,然而陈海却优先供给吴澄思所部,以促进吴澄思所部能尽快北进,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陈海他对新任大都护将军嵇元烹的讨好、献媚。

而陈海也没有办法跟沙天河、卢少商解释他的真正用意,只是继续跟他们二人说道:“北陵塞扩建后将成为北镇大都护将军的治所,一应防务都不需要我等操心,而大都护将军虽然没有明言,但我负责北陵城的督造、又负责匠工司,不可能再兼任都尉、统管黑风军。黑风军何去何从,此时还没有定论,但多半会编入符少群所部或姜涵所部作战,到时候大都护将军与吴大人自有安排,他们要说什么,就由他们去说好了……”

听陈海这么说,卢少商只是微微一叹,坐在一旁,没有说什么。

沙天河原本名利心就强,看到陈海受嵇元烹重用,高兴还来不及,再说陈海此前已经将原黑风军中大批的精锐抽调回天营城,经营属于他们真正的嫡系战力,而留下来的黑风军将领,以东都姜氏子弟为主,而东都姜氏此时又受姜晋拉拢,就连姜泽也成为姜晋的亲传弟子,心思本来就有些不稳,如今痛下决心割舍掉这一块,他也没有什么心痛的。

沙天河心里所想,是希望在陈海正式解除黑风军都尉一职之前,将能拉拢过来的精锐武官,都编入到作陈海私兵存在的亲兵扈卫营中来。

卢少商思虑良久,最终开口说道:“你回来前,大师兄曾送来一封信函,大师兄信里有些话不能听,但也有些话颇有道理,不知道当不当说……”

“在我面前,师兄你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陈海笑问道。

“且不管三宗内部宗阀子弟与寒门子弟是否有多深的隔阂,但玄元上殿此时出兵,意在流阳宫遗落血云荒地的遗宝,甚至都没有对天呈山的用兵计划,因此这一战即便会削弱天呈山魔族力量,但终究也是有限。而玄元上殿夺回流阳宫上古遗宝之后,兵马竟然还要从西北域撤出去的……”卢少商说道。

沙天河看了卢少商一眼,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听得出卢少商也是觉得陈立为争功名,过度透支东都姜氏的实力了。

何况此次战死的上万将卒里,绝大多数还是寒庶出身的子弟。

卢少商绝非怯战之人,他也清楚知道自己跟姜涵、姜明传他们不会是一路人,但就算他觉得吴澄思、姜涵等人是自私自利之辈,也不觉得东都山就应该付出那么大的牺牲。

黑风军伤亡惨重那么大就算了,毕竟当时的形势使然,不容陈海有退缩的念头,但往后天营城完全以成本价,向军中大规模供应天机战械,这在卢少商看来,也是有些过了。

他也觉得姜泽、周桐等私下抱怨陈海涉嫌拿东都山的利益去讨好嵇无烹以及嵇元烹背后烈王的欢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而东都姜氏即便此时受姜晋拉拢比较厉害,但姜氏一族内部并没有本质的矛盾,东都姜氏将来也必然是师尊姜寅御魔能用得上的嫡脉势力之一,卢少商更希望陈海能平衡好东都姜氏的利益。

他们是要御魔,但也没有别人都往自家捞好处,东都山却拼命往外贴好处的道理?

更何况玄元上殿主导的此战,未必会重创天呈山魔族,将来还需要西北域三宗自己的子弟组成御魔的铁血长城。

陈海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卢少商解释,只是说道:“师兄你且放心,陈海心里自有权衡。”

“好吧,我这些年也只在炼器上稍有擅器,师弟心里有数就好。”卢少商虽然并没有被陈海说服,但他遵奉姜寅的意志过来协助陈海,倒也不会真跟陈海闹什么不快。

陈海在北陵城留了半个月,将新城扩建的方案确定下来,新方案通过嵇元烹、吴之洞等人的首肯之后,就着手营造之事,而这段时间征集过来受陈海统辖的筑城民夫很快也达到二十万以上。

陈海上书嵇元烹,请求以营城兵编管这些民夫专司筑城铺路之事,推荐姜赫、朱明巍出任营城兵大营的左右都尉;在吴之洞的要求,留在新雁城的黑风军最终还编入雁行大营,归符少群统辖,但陈海将黑风军中那些手足致残、不适宜再继续冲锋陷阵的将卒都要了过来,编入营城兵大营统当基层的督造官。

营城兵大营人数虽众,但都是没有什么修为的民夫,也不会有什么兵甲战械装备,但陈海还是要求姜赫、朱明峰以及下面的将官,传授一些最基础的搏战之术,并要求在筑城之城,抽出一段时间进行操练步战之法。

有匠工营铸造一些工程用的器械,但也不至于会耽误到筑城。

这时候其他三镇的匠工、匠师,也开始源源不断开始往北陵塞聚集,开始四镇匠工司合并的进程,而这时候符少群也邀请陈海到新雁城,希望陈海能为接下来的战事提提建议。

再次回到新雁城之时,新雁城早已经全然恢复如新,只有城墙根渗透进去的血液,在无声地叙述着立城之初的艰难与血腥。

陈海赶到新雁城之时,符少群和云师带着两万精锐骑兵正往城中而回。看着这人人带血的样子,陈海愣了愣神,迎了上去问道:“战事刚歇,将卒都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整,而厉马山的兵马都还没有赶到,你这边怎么就这么着急?”

符少群摇了摇头道:“几年的征战,这些罗刹魔兵想来也早知道天机战械的厉害,前些日子魔族不单单在北面大规模修筑城垒,还在黑岩城外围大肆开挖壕沟。真要让他们继续下去,不等这边兵力集结完毕,就会有一道道壕沟在荒原上纵横交错,将令天机战车、骑兵步兵的阵型也难以展开……”

听符少群这么说,陈海笑了笑道:“所谓兵来将卒,水来土掩,不管魔族此时怎么部署,总是有克制之法的,倒不用急于一时,而真要用兵之时,也讲究徐徐图之之道……”

未来前沿阵地将有一段较为长期而激烈的对峙跟拉锯,血云荒地里的魔族,从燕州学得一些守城之法,自然都有相应的攻城之法进行克制,最终比拼的还是双方在战场上的综合实力的强弱。

陈海跟着符少群进入大帐,说了一些他所能预见到的一些常用攻守之法,这些攻守之法有别于星衡域的传统,令符少群等人茅塞顿开,拍着陈海的肩膀大笑道:“还是你的主意多!”

符少群回后宅换下染血的征袍,再出来时,将一枚青玉瓶递交给陈海。

看陈海有些不解的眼神,符少群笑着道:“当日在新雁城一战,你那枚天枢地元丹白白被云师给浪费掉了。思远老祖有闻,知道一枚道阶二品丹药是何等的珍贵,应是你备下渡劫之物,我们暂时没有这么珍贵的宝丹还你,但思远老祖手里还有三枚天劫丹,希望能稍稍弥补你的损失……”

陈海哈哈一笑,撇了撇嘴说道:“一枚道阶二品才换回三枚准道阶天劫丹,这笔买卖,我应该亏很多啊!”

经历了连番血战,符少群和陈海的关系早已经不同一般,看着陈海惫懒的样子也不以为意……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七十一章 谣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