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天劫丹

第八百七十二章 天劫丹

陈海打量着手中的青玉瓶,心中暗自叹息,心想当初为得了余苍真君手里一枚天劫丹,像姜赫、恒温等宗阀嫡支子弟,都冒着九死一生的凶险进入血练场中,而最终还没能如愿。

数年前,又何曾想到今日,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三枚天劫丹在他的手里。

天劫丹乃天位境真君将渡大道雷劫时那瞬刹那对大道天机的参悟以及将大道雷劫消弥时最精纯的那一缕纯阳生机、天地精元合药炼入丹中,可以说是最最顶级的蕴道天丹,称之为准道阶宝丹,也是一点都不为过。

而在那些老祖寿元大限将至而后继无人的宗阀,甚至愿意倾其所有,去换一枚天劫丹,确保族中资质最优的子弟能顺顺利利的修成道胎。

对,三枚天劫丹能保证三名资质不差又能勤勉苦修的子弟,最大机率的修成道胎,就是其最大价值所在。

陈海一直担心姜雨薇的修为进展太慢,难以在东都姜氏成势——事实上姜雨薇修成道丹都不到十年,都尝试着修炼本命神通、向道丹境后期冲击,修为进展一点都不慢,只是陈海所面临的形势太紧迫,而他能够信任的人又太少、太少,恨不得姜雨薇能立时踏入道胎境,正式成为东都姜氏能与姜震并肩、甚至地位还要超越姜震的人物,他就没有必要为东都山那边太多的事情操心了。

现在手里有三枚天劫丹,只要其中一枚,即便没有办法令姜雨薇踏入道胎境,也将极大缩短这个过程……

看着陈海对三枚天劫丹颇为满意,符少群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要不然总觉得欠陈海的人情太多、太多。

接下来的数日,符少群邀请陈海留在新雁城谈论些兵事。

符少群虽说也是精擅治军、用兵,要不然也不会被雍京选为先锋将派遣到西北域来,但他的用兵治军,更多是恪守于传统,是基于宗阀子弟凌架于普通将卒之上、更依赖于精英弟子祭御法宝、利用大规模防御法阵御敌的古典战法。

在古典战法中,普通将卒的作用,更类似于庇护宗阀精英弟子的血肉护盾,而到魔獐岭之中,虽然精英弟子以及大规模的法宝以及法阵,依旧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普通将卒依赖天机战械,则也发挥出不容忽视的作用。

新的战法,却是符少群所不熟悉的。

符少群有得闲也是喜欢将云师及麾下的将领拉过来推演新的战法,但说起来天机残卷是姜雨薇意外所得,也是姜雨薇及姜泽、周桐这样东都姜氏的子弟在万仙山、在军中最先推广使用天机战械,包括早初建造北陵塞立足、抵御马贼以及最初抵挡孽境殿少君泰官所部的袭扰,姜雨薇利用天机战械,打得相当漂亮,但说到批量使用天机战械的三次较大规模经典战役,在符少群看来,都是陈海手里完成的。

一是曲岩谷歼灭吴族两万精锐私兵,一是在天罗谷北侧歼灭精锐魔兵两万有余,而新雁城御魔一战,符少群凭心而论,自然也知道陈立所发挥的作用在他之上。

不管别人怎么看陈海,符少群认定陈海在兵术之上,是有极高造诣的,难得有机会将陈海拉到新雁城来,符少群自然要拉着陈立拟定出一套将天机战械融合进云、将普通将卒战力更充分发挥出来、针对魔族又能行之有效的战法来。

陈立在新雁城小住下来,一边督促新雁城的后续扩建,一边与符少群、云师以及其他出身符氏或玄元上殿的将领推演新的战法,两个月将总结的战法集结成册《诛魔演兵录》,上呈吴之洞、嵇元烹处,在符少群的坚持下,将陈海的名字列为《诛魔演兵录》的著作者之首。

虽然陈海跟宁婵儿约定好暗号沟通的地点跟方式,但为了逼真,陈海弄垮山岭给宁蝉儿造成的伤势相当不轻,陈海在新雁城住了两个月,都没有在约定的地点看到宁婵儿有留暗号,他也就没有办法将一枚天劫丹送到宁婵儿手里。

在此期间,厉马山前阵兵马所进驻的营城位置也已经确定了下来,就在新雁城偏西北两百里处的金蛟岭,而新的营城地址一经确定下来,吴澄思就从魔獐岭以前,征调大量的民夫北上,进入金蛟岭修筑城池。

尽管有新雁城在侧,又有厉马山数万精锐保护,但魔兵丝毫没有放松对金蛟岭的袭扰。

大量民夫暴露在旷野之中,又没有自保能力,几乎每有精锐翼魔或最精锐的青鳞魔卫骑乘魔狡突袭过来,或者地煞魔、吞岩魔裂地而出,都会造成成百上千人的伤亡。

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金蛟岭死伤民夫二万余人。这些人虽然仅占吴澄思所征民夫的七八分之一,但造成民夫大规模的哗变,即便是吴澄思部的看管将卒严厉镇压,也遏制不住每天都有大量的民夫逃入荒原深处。

毕竟对这些民夫而言,留下来也是迟早会死,还不如逃入荒原深处搏一条命回乡。

虽然西北域人烟稀少,但诸郡凡民有十数亿之多。

三宗不会将三十六镇精锐兵权交出去,但烈王想在西北域征用三五百万精壮民夫,却也不会不支持。

只是对普通民众而言,魔獐岭以北就是魔域,受征召派入魔域应役,本就是大恐怖之事。

近年来为了在魔獐岭以北筑城铺路,总计征用上百万民夫,以及诸郡每年都要动用大量的民壮将补给物资运入魔獐岭,他们在路途中即便遭受到普通的魔物,都难免会有伤亡,实际上这些年来,普通民众的伤亡,要远在将卒之上。

包括之前新雁城一战,当时修筑新雁城的民夫,看似都躲在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攻破过的城里,但在如此惨烈、天地元气混乱,又劲力元煞四溢的环境下,缺乏有效防护的平民,当时就被震死近两万人。

种种因素叠加,使得魔獐岭以南的诸郡,民间对劳役之事怨声载道,也频频有哗乱发生。

在燕州流民哗变,或许还能有些声势,在星衡域,平民哗闹纯粹是被无情剿杀的对象,然而这事发生次数多了,三宗那边也觉得继续弹压下去,有伤西北域的根基,对征用民夫一事,就不再积极,而是变得推搪起来。

吴氏一族退守蒙城山之后,两千余里长的蒙城山,山野间虽然有五六百万子民栖息繁衍,但这些平民是吴氏一族最后的根基,吴澄思更不想随便消耗,他又没有烈王的颜面,能强行摊派到诸郡。

在金蛟岭筑城的民夫或死或逃超过四成之后,他也只能找嵇元烹求援,希望能从陈海所统辖的营城兵大营借调一些劳力过去。

嵇元烹这时候提前率领从雍京而来的十万精锐进驻北陵城,见吴澄思有这样的请求,便将陈海从新雁城召回到北陵城来商议此事。

“除了北陵城作为大都护将军您的驻藩,此外燕台镇军要北移到雁行塞,需要扩建出一座镇城,此外还要在北陵城的北面,为将要新设的虎牙镇军、青锋镇军新筑大城,而这四座城池以及四城与厉牙山之间的驰道都要营城兵大营承担修建。虽然说营城兵大营有二十万民夫,却也严重不够用,卑职还正想着上书大都护,从东都山再征用些民壮过来,吴大人所请,卑职实在无能为力。”陈海说道。

陈海虽然将吴澄思的请求拒绝掉了,但他有意再从东都山征调一部民夫过来,补充筑城劳力的不足,不仅令坐在堂下的姜明传、姜涵满是鄙夷的瞥眼看过来,嵇元烹也相当意外。

陈海如此“尽心尽力”的做事,嵇元烹是相当的高兴,但他担心陈海压榨东都姜氏太厉害,引起东都姜氏强烈的反弹,到时候惊动姜寅、姜晋这两个人物,事情反倒是不妙了,关切的问陈海:“东都姜氏近年开垦北麓荒野,也缺人丁,营城兵大营缺少精壮劳动,或从其他征调民勇,更合适一些。”

陈海手按案几上,说道:“当年卑职流落扶桑海,机缘巧合之下,为九郡国平叛出了不少力,因此,前些年卑职为在东都山北麓治办私产,也得从九郡国购入十数万战俘。此时北陵城这边有需,卑职怎么不尽心,这便回天营城,调五六万人过来,弥补所缺,也不会对东都姜氏有什么惊扰。而倘若人数还有欠缺,卑职倒觉得可以继续从九郡国购入战俘。这些战俘都有通玄境的修为底子,驱使来筑城铺路,却是要比普通民壮更好用。除此之外,雍京以及西北域诸郡的江洋大盗、不法之徒,要是都能流放过来,也能弥补人力的不足。”

“好!这事你速派人去交办。”嵇元烹心想陈海真是贴心的小棉袄,轻易就将他这段时间焦头烂额的事情解决掉一半,要不是陈海资历尚浅,执掌营城兵大营及匠工司,就已经是超常拔擢了,他都想举荐陈海担任大都护将军府长史了。

得到嵇元烹的首肯,陈海在北陵城住了两天,将积攒下来的事务集中处理掉,就在墨翟、黄沾等扈卫下,乘玄雷战舰赶往天营城,办理征用精壮之事。

到了天营城后,赶巧姜雨薇被姜震唤去东都城了,陈海便将黄沾单独召到姜雨薇为他在天营城所造的府邸,将一枚天劫丹拿出来,递给他。

看到天劫丹,黄沾都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更难以相信陈海想将这么珍贵的准道阶宝丹赐给他服用。

黄沾都激烈得都微微颤抖起来,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没有可能修成道胎,再有三四十年他就该寿元正寝了,没想到陈海能将冲击道胎的机缘送到他的面前。

“主公!”黄沾双膝跪地,朝陈海行叩大礼。

黄沾跟杨隐、沙天河一样,都曾是杀人不眨眼的大寇,但是陈海他剑走偏锋、甚至都得不到姜璇、姜泽、周桐等人理解之时,名利重、跟崇国宗阀没有什么牵涉、也不可能受崇国宗阀重视收买的黄沾跟杨隐、沙天河三人,最有可能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七十二章 天劫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