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邀战

第八百七十九章 邀战

繁星满天,议事殿的厚重铜门关闭起来,在夜sè下仿佛一头苦苦呻吟的巨兽,等待着屠刀的斩落。

陈海和符少群、秦谦、姜明传、姜沛等人站在议事殿前的广场上一直在等候着,等候着最终的结果。

符少群时不时忧心忡忡地向议事殿那边看过去,仿佛从那厚重铜门以及灵波流转的防御灵罩荡澜中,挖掘什么端倪,但很可惜的是,议事殿里没有半点气息泄漏出来,谁能猜到烈王与诸多真君,此时正经历怎样的天人交战。

此时在数百里外,吴之洞一部依旧在奋力挣扎着撤退,可惜罗刹魔兵显然有更多的想法,他们已经将这二十多万人族精锐逼入在一座山谷之中,越来越多的魔兵从后面围过来,像一头耐心的老饕一般,饶有举致看着手里的猎物挣扎、流露出绝望的眼神,然后再准备慢慢享用美味。

一道道求救讯息跨越长空,向议事殿飞了过来。

回救并非是特别难的事情,但若是罗刹魔族有其他的打算,前去接应的兵马再次被困住,又该怎么办?

已经势微的蒙城山在此刻显然远没有雍京在烈王秦冉心中的地位更高;而对于卷入盗胎案后难以在万仙山立足,想要攀附烈王秦冉、妄图在西北域自立门户的吴氏一族,姬江野、姜寅和秦虎山等人也谈不上对他们有什么好感。

到了后来,那求救的符诏甚至都不能在飞入议事殿中。

符少群一连奋战了数日,身心早已经疲惫到了极限,回到新雁城之初,加上烦心事的牵扯,除了忧心雍京局势之外,不发一言。

现在几个时辰过去,精神恢复少许的他,语气沉重的问陈海:“前方具体什么情况,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古兰山防线被撕开,控制天罗谷、征伐血云荒地的计划必然要暂时放弃掉,西北域的防线多半要收缩到魔獐岭……陈兄或许可以早做准备……”

短时间内玄元上殿不再成为燕州的威胁,但如此的严峻势态,西北域以及崇国都处于随时会覆灭的危机之中,不是符少群所希望看到的,也绝不是陈海所愿意看到的……

陈海知道符少群说的意思。

形势如此危急,烈王秦冉与诸真君此时商议撤兵,不可能 会顾及到集结在新雁城多达百万规模的营城兵,也不可能会顾及到这几年在北陵城到魔獐岭之间安置的数百万流囚。

虽说征魔大军的南撤也无法一蹴而就,但主要驰道就那么几条,肯定要优先保持主力兵马撤退,而且主力兵马即便不是骑兵,也多编有节约脚力的驼马,自身又到少有通玄境中后期的修为底子,撤退的速度必然要比营城兵快得多,更非魔獐岭以前安置的数百万流囚能及。

符少群也顾及不到北陵城周围以及到魔獐岭的数百万流囚,他知道陈海这几年在营城兵大营花了很多心血,让陈海早做准备,就是让陈海先悄悄将营城兵里的嫡系集中起来,最先跟着主力兵马撤退,省得被从天罗谷杀出的魔兵缠住,令数年的心血都毁于一旦。

很多都尉级的将领,忧sè忡忡而来,又忧sè忡忡而走,陈海也知道消息这时候已经蔓延出去了,新雁城及附近的城塞,很多军营内都在做起营开拔的准备,人心惶惶。

陈海紧皱着眉头,跟符少群说道:“且看殿下做何决定,陈海一切都听从殿下的吩咐。”

姜沛、姜明传转过头看了陈海,虽然他们不耻陈海此时竟然还不忘向烈王献媚,但当前的严峻形势,他们也没有心思对陈海冷嘲热讽。

天sè渐渐泛青,天空中忽而轻轻的一震,笼罩了议事殿整夜的隔音法阵终于散去,这时候议事殿的厚重铜门再度打门,迎着都尉、主事一级的将官进去议事,实际上是直接宣布决定。

天下六百余郡,皆奉雍京及秦氏为正朔,换作他时,这个正朔可以遥尊一下,出不出兵,三宗的大佬可以坐下来慢慢讨论,但烈王统领征魔大军在此,三宗要是还敷衍了事,烈王秦冉即便不斥责什么,在撤军过程中稍稍放纵军纪,也能令三宗损失惨重。

而三宗又怎么肯定雍京一定守不住?又怎么肯定烈王不会再率大军从西北域借道杀入血云荒地,夺回流阳宫遗落在外的上古遗宝?

所以烈王与诸真君闭门做的议决,三宗会将目前手里现有的十六艘浮空战舰都聚集起来,从三宗抽聚两万剑修、符修弟子,与征魔大军最精锐的四万剑修营、符修营编为第一拔援兵,由嵇元烹、符思远两人统领,第一时间往援雍京,尽可能与留守雍京的天骑营精锐一起,压制魔骑在中州大平原的活动,给其他柱国将军府驰援雍京减少阻力。

而南镇、北镇四百万精锐,连夜开拔,在烈王的亲领南下驰援——不管归征魔大军,还是归天营城的风焰飞艇,烈王这次要全部征用,以便尽可能保证兵马推进的速度,不被太过巨量的物资所拖慢。

这一点陈海也是毫无异议的,即便他心里有异议也不会表露出来,烈王秦冉能当面问一声,就已经是将他当一号人物了,要不然直接征用,他也没有什么话可说。

考虑到魔族谋划这事绝非三五年的仓促之计,而古兰山防线也不是一二百万精锐魔兵能在猝然间突破,烈王与诸真君对这些魔族入侵的精锐魔兵规模初步估算是在五六百万左右;而随着古兰山防线的撕开、东北域防线的全面崩溃,难以想象数量的大批杂魔能够进入东北域腹地吞噬生灵血食,而得到迅速的成长,加上后续魔兵的持续涌进,大家也很难估算出入侵魔族的最终规模。

——考虑到其他几座柱国将军的援兵有可能会找种种借口拖延,所以烈王不管威逼也好、利诱也好,不管三宗同不同意,都要求西北域立即同步组织援兵南下。

而烈王还指定这个任务则由姜寅、姬江野、秦虎山三人承担,收拾好就率弟子南下,到万涛河附近集结西北域南部诸镇的兵马,准备随时率西北域南部的诸镇兵马,渡过万涛河,进入中州大平原增援。

当然,西北域的北部边境防线还是要守。

一旦中州大平原被魔族大举侵入,沦为人魔两族的战场,那雍京以往依赖中州大平原的补给体系就彻底被摧毁了,这时候列王秦冉继续率援兵进入中州大平原的作战,后勤补给更多还要依赖于西北域的供给,自然绝不能让西北域腹地被不计其数的魔兵、杂魔渗透进来。

那样的话,情况就彻底糟糕了。

就目前形势来看,一旦烈王率征魔大军主力南下,姜寅还要从南面抽调精锐组织一部分兵力,以便随时渡过万涛河增援雍京,那西北域腹地的防务就空虚起来,退到魔獐岭、巩固魔獐岭防线,对西北域而言,是最务实的选择。

没有足够兵马兼顾北陵城、新雁城的,魔獐岭以北所有经营十数年的城塞都需要放弃掉,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人跟物资都撤到魔獐岭去。

而玄皇殿宗主元周与万仙山玉皇峰宗主姜晋将留下来,负责主持魔獐岭的防务。

这是烈王秦冉与诸真君商议好的决定,陈海他们只有照着执行,没有质疑的资格。

烈王高坐玉案之后,冰冷无情的发布一条条军令,也如符少群所料,魔獐岭以北所有人马的撤出,都要优先保障南镇、北镇的主力以最快速度南下,在新雁城集结的近百万营城兵,安排在最后的撤退序列里。

颁布所有的军令之后,烈王秦冉悍然而起,与姬江野、姜寅、符思远、嵇元烹等人物说道:“在撤军之前,还请诸尊陪我走一趟。”

在陈海、符少群他们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就见烈王秦冉已身化一道长虹,往北面贯去;紧接着姬江野、秦虎山、符思远、嵇元烹等真君级人物,纷纷御剑或御器而起,往北方飞去。

陈海这时候明白过来,烈王带着诸真君,是过去帮被魔兵困住的吴澄思那部孤军解围去了。

南镇、北镇兵马南撤后,魔獐岭就剩四十万精锐,就算姜晋能从屏马山防线以最快的速度再调一百万兵马过来,相对天罗谷内外聚集的二三百万魔兵,还是太单薄了一些。

吴澄思的这支孤军,能解围救出,还是要救的……

“殿下,请许陈海率营城兵守新雁城,为征魔大军殿后!”陈海咬了咬牙,朝正往远处飞掠的四十多道流芒疾呼道。

“……”秦冉这时候在半空中收住身形,颇带疑惑的朝陈海看过来,俄而又点头说道,“好,我着你即刻领授北陵镇守将军之职,到时候与厉牙镇军一起负责殿后!”

秦冉此时去救吴澄思,是想着要吴澄思率部殿后的,但考虑到吴澄思所部已经被打残,殿后的兵力有所不足,还不如将一百万营城兵一起留下来,吓住魔族!

姜沛、姜明传、姜涵、姜泽,甚至姜雨薇这时候都不解的朝陈海看过来,不明白他为何这时候会主动站出来求死。

姜寅却是赞赏的朝陈海点点头,接着又跟烈王秦冉他们往北方掠去,去将被困的吴澄思所部解救出来。

符少群这时候倒是想明白过来了,上百万营城兵都聚集在新雁城,为进攻天罗谷及血云荒地作准备,现在形势逆转,大军南撤,上百万营城兵被安排在最后的撤退序列里。

说得好听,大家对上百万营城兵也有一个撤退计划,但将上百万手无寸铁的营城兵安排在最后,跟直接抛弃掉给魔族吞噬有什么区别?

陈海最终能带多少人逃到魔獐岭去,几百、几千,还是几万?

陈海主动站出来请求殿后,自然可以将新雁城为大战所储备的一批兵甲、战骑装备营城兵,虽然最终还是免不了会溃退,但应该能多带几万人逃到魔獐岭。

然而姜雨薇对陈海更加了解,要是仅仅为多救几万人,陈海不会多此一举,而且陈海此时将殿后的任务接了下来,怎么也要率百万营城兵守一守新雁城,到时候一旦被魔族大军合围,就连陈海他个人都插翅难飞。

“为什么?”姜雨薇透过神念,不解的问道,“征魔大军一旦南撤,上百万甚至数百万魔兵从四周八方围来,你怎么突围?”

“魔族总要防备烈王杀一个回马枪,在征魔大军彻底退到魔獐岭以南,它们围攻新雁城不会太急迫,营城兵应该还有突围南撤的机会。”陈海传念说道。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七十九章 邀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