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三章谁才是猴子搬来的救兵

第五十三章谁才是猴子搬来的救兵

  井九摇了摇头。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怪?”

  井九说道:“你随意。”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望向四周的山崖,说道:“你知道吗?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景阳师叔祖。”

  井九说道:“崇拜他的人很多。”

  赵腊月说道:“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井九说道:“见过他的人很少。”

  赵腊月瞪了他一眼。

  井九举手示意她继续。

  赵腊月平静心情,继续说道:“我一直很遗憾,心想如果能够与师叔祖在同一时代一起修行,那该多好。”

  井九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像柳十岁,总想说话。

  比如这时候,他就很想道一声恭喜。

  赵腊月说道:“不过现在终于来到他的山峰,感觉就像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

  想着洞府里那些被藏起来的茶杯用具,看着她身上这件宽大的衣衫,井九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

  这位世人眼里高傲冷漠的天才少女,竟然是景阳的狂热追随者,简称:花痴。

  想着自己就站在她的身边,井九感觉有些怪怪的,问道:“你不是担心他飞升失败,然后死了吗?”

  赵腊月说道:“师叔祖对此事早有准备,既然如此,世间有谁能害得了他?”

  井九说道:“我觉得你想多了。”

  赵腊月说道:“弗思剑一直就在我的身边,那么很明显,我就是师叔祖提前准备的后手,当然还有你。”

  井九说道:“我们不一样。”

  赵腊月说道:“有啥不一样?”

  井九说道:“就是不一样。”

  赵腊月说道:“我有剑镯,你也有,我想来这里,你也想,而且现在我们就在这里。”

  井九看了眼自己的手镯,心想听着还确实有几分道理。

  但他知道实情并非如此,摇了摇头,躺到竹椅上闭着眼睛开始休息。

  也不知道竹椅是他什么时候从洗剑溪边搬过来的。

  闭着眼睛不意味着是在睡觉,也可能是在默默推算什么。

  休息也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可以趁着大脑放空静神自观。

  井九的心神浸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自观,但他还是有些不习惯,用了些时间才看到了那片海。

  那片浩瀚无垠、深不可测的银sè的大海。

  意念带起的微风,在银sè大海上掀起涟漪,看着就像是熔化的金属。

  大海较陆地更高,在海的边缘,有无数道河流,向着干涸的荒野深处流去。

  河流便是经脉。

  往高空去,河流渐细,变成树干里的通道,一棵参天大树出现在眼前。

  这便是道种结出的树。

  在道树深处悬着一颗果子。

  这颗果子颜sè很淡,看不出来熟了没有。

  在别的修行宗派里,这颗果子会变成金丹,或是本命铃。

  对青山弟子来说,这颗果子就叫剑果。

  如今他经脉里的真元也已经变成水银般的事物,意味着剑元已纯。

  随着时间的推移,剑果会在剑元的滋养下,直至完全透明,变成琉璃一般的剑丸。

  结成剑丸的那天,也就是他进入承意境界的那一天。

  不过他更期待的是进入无彰境的那一刻,因为到时候,他的飞剑便可以与剑丸相合,换句话说,他便能把飞剑收回身体里。

  他很想知道,自己那样做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于别的修道者来说,这没有任何问题。

  但青山宗乃至朝天大陆、甚至整个世界,都没有出现过他这样的情况。

  井九睁开眼睛,发现赵腊月盘膝坐在崖边,正在静思修行。

  红sè的弗思剑,静静地停在她的头顶。

  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在弗思剑与她的身体之间缓慢来回。

  在剑峰苦修数年,赵腊月已然承意境圆满,如今又有弗思剑帮助,想来两年之内便能入无彰境。

  井九什么时候能入承意境?依然还是那个字——等。

  昨夜闯峰,他没有受伤,但还是耗损了很多剑元,难得的有些疲惫,没有精神去玩沙子。

  此时崖上风清,余阳正暖,正是小盹的大好时光,他闭着眼睛准备真睡会儿。

  不料就在他刚要入睡的时候,下方崖间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猿猴的叫声。

  猿猴的叫声很大,明显很是欢快。

  赵腊月睁开眼睛,问道:“何事?”

  井九说道:“猴子搬家。”

  景阳飞升之前,神末峰里的飞禽走兽便被尽数赶走,散到群峰之间。

  数年时间过去,神末峰再次开禁,那些飞禽走兽还不知情,洗剑溪崖后的猿猴则是以最快的速度搬了回来。

  那些猿猴在这座峰里生活了无数个年头,早已厌倦了在外飘泊的日子。

  现在的神末峰没有敢和它们抢地盘的虎豹,林间结满了甜美的果子,猿猴们当然很高兴。

  唯一的遗憾就是,现在山间的虫子也比较少,想要打牙祭比较困难。

  “闭嘴。”井九对着下方的山崖说道。

  猿猴们欢快的叫声顿时消失。

  虽然看不到,但也能想到那些猿猴们是多么畏惧不安。

  山峰重新变得一片死寂。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

  井九又说道:“声音小点就行。”

  猿猴们高兴地叫了起来,似乎是在做出回答,只是声音低了很多。

  神末峰再次变得生动起来。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山崖间又变得一片嘈乱。

  到处可以听到猿猴们愤怒的尖叫声、树枝折断的声音以及重物坠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赵腊月问道。

  “适越峰的猴子过来抢地盘,那些家伙个头不大,但数量太多。”

  井九提着铁剑准备下山。

  赵腊月微怔,问道:“你要做什么?”

  “帮猴子打架。”

  井九的语气非常自然,仿佛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赵腊月吃惊说道:“帮猴子打架?”

  “这可是我们的猴子。”

  井九化作一道青烟,直接跳进了崖下的山林里。

  赵腊月愣了半天才醒过神来,想着井九最后的那句话,好生羞恼。

  ……

  ……

  (关于,我们不一样那几句,实在是手滑,包括前几章里面的我怕来不及,我想抱着你,这些都是不对的,但实在是滑的太天然,写的时候,直接跟着唱了出来,没舍得删……惭愧,先放几天再说。另外就在昨天,大朝道天第一届抓鬏鬏大赛圆满结束了,获奖的朋友请记得去微信公众号看,感兴趣的同学也可以去看看,为了以防还有读者不知道我的微信公众号,在这里说一下:maoni1118)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谁才是猴子搬来的救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