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五章不同道路的开端

第五十五章不同道路的开端

  顾清转头望向他,有些不解,说道:“那边?”

  柳十岁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神末峰。”

  顾清怔住了,说道:“我不是承剑弟子,没有资格。”

  柳十岁说道:“你以前也不是承剑弟子,为什么就能在两忘峰里呆着?”

  顾清说道:“我那时候是剑童,属于执事杂役一流。”

  “那你也可以去神末峰做执事。”

  柳十岁说道:“给那个家伙做事,其实很简单,每天就是烧水煮茶,铺床叠被,打扫庭院,然后就没了。”

  顾清说道:“听着倒确实事情很少。”

  柳十岁想着便有些恼火,说道:“那个家伙懒的出奇,整天闭着眼睛养神,能有什么事?”

  顾清说道:“我听过一些关于井九的传闻,他真这么懒啊?”

  柳十岁看着他语重心长说道:“不管你怎么想,他都比你想的还要懒。”

  顾清有些纳闷,更多的是沮丧,心想这么懒的人,怎么就能轻松地击败自己呢?

  他又有些心动。

  他现在的境界比井九高,但那天的承剑大会已经表明井九有足够的资格指点他。

  现在的神末峰,只有赵腊月与井九两个人,如果他以执事的身份加入进去,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得到某些帮助。

  只是井九会愿意吗?

  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他不记恨寒哥儿,也没道理帮我。”

  柳十岁想着井九与顾寒之间的关系,也叹了口气。

  “不管如何,我还是觉得你不应该走,虽然你现在还没有承剑,可以转去别的宗派,但是……”

  他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有些事情很快就会轮到我了,两忘峰弟子时刻都要做好为青山牺牲的准备,不是吗?”

  ……

  ……

  顾清一夜未睡,终于决定听从柳十岁的劝说,暂时不离开青山宗,同时也想试试那条路是否能行。

  第二天清晨,溪畔人声初起,他便离开了洞府,去往了神末峰。

  站在峰下,听着密林里不时响起的猿啼,他有些紧张。

  因为担心被认为无礼,他没有直接驭剑而上,而是老老实实地走了上去,好在一路上,那些猿猴只是颇感兴趣地打量着这个神末峰开禁以来的第一位客人,并没有拦住他的去路,想要从他身上搜刮些什么。

  来到峰顶的时候,朝阳已经跃出群峰,红红的光线笼罩着山崖,显得很是温暖。

  竹椅上的露水已经消失,井九睁开眼睛,看到是他,有些意外,伸手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头,向身后弹去。

  那块石头破空而飞,准确地穿过小楼前厅,仿佛有眼睛一般,绕过廊柱,击中铜镜,发出当的一声清响。

  赵腊月走了出来,问道:“什么事?”

  井九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顾清,说道:“好像有客人。”

  顾清对赵腊月行礼说道:“见过师姐……不……师叔。”

  迎客台上井九说的那番话早已在九峰年轻弟子之间传开。

  他比赵腊月还大一岁,虽然把师叔这两个字喊了出来,还是难免觉得有些尴尬。

  赵腊月也没有习惯被称作师叔,愣了愣才醒过神来,问道:“什么事?”

  顾清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他神情,赵腊月便猜到了,说道:“你不是承剑弟子,所以我们不能收你。”

  顾清说道:“神末峰现在需不需要执事?”

  “这里不是两忘峰,我们不打算要执事。”

  赵腊月看着他认真说道:“你也不应该做端茶倒水那些事情,青山宗多一个执事没有意义。”

  顾清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有失望,因为他也只是想来试试。

  赵腊月的这番话里隐着的看重让他的心情平静了很多,不过就是再多等三年,又算得了什么?

  顾清再次行礼,转身准备下峰。

  忽然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这座山很大。”

  顾清停下脚步,望了过去,有些不明白。

  井九躺在竹椅上,没有回头,自顾自说道:“就那些猴子住在这里,太空了。”

  顾清忽然明白过来。

  就算不能承剑,他在这座山峰里修个房子住,青山宗的门规也没说不允许啊。

  ……

  ……

  这是柳十岁第一次来到上德峰,也是他第一次接受上德峰的问话。

  他的脸sè微微发白,落在身边的两只手有些微微颤抖。

  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寒冷。

  崖洞里的布置很普通,看不出来与牢房之类的存在有什么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柳十岁总觉得这里的石壁与地面,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寒气,剑元默转也无法带来太多温暖。

  当然,也有可能寒冷的原因是对面这位上德峰的仙师。

  那位上德峰仙师的脸sè非常yīn冷,就像是快要结冰的井水一般。

  这位仙师叫做段莲田,据说手段最是强硬。

  他看着柳十岁稚气十足的小脸,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笑容:“那天夜里,你不在自己的房间,那你去哪里了?”

  听着这个问题,柳十岁沉默了很长时间。

  那天夜里,碧湖峰的左师叔被人杀死,曝尸某条山溪之旁。

  那天夜里,柳十岁离开崖洞,偷偷去找井九,结果发现井九不在。

  第二天,他就知道了,杀死那位左师叔的人就是井九,因为这是井九自己说的。

  “因为练剑不是很顺,心情有些不好,所以我出去走了走。”

  柳十岁看着青石砖之间的冰霜说道。

  段莲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有没有人证?”

  柳十岁抬起头来,说道:“不知道,应该有人看到过我。”

  段莲田微微眯眼,说道:“你去了哪里?”

  柳十岁说道:“随便走走,没有方向。”

  段莲田说道:“你可知道,这样无法洗脱嫌疑?”

  柳十岁倔强说道:“本来就与我无关,我为何要洗脱嫌疑?”

  “不要以为你是天光峰的亲传弟子,我便不敢对你用刑。”

  段莲田冷笑一声,说道:“你的境界虽然低微,无法杀死左师弟,但是通风报信这种事情不需要境界。”

  柳十岁没有再说话。

  “过些天,我会再问你一次。”

  段莲田示意他出去,最后说道:“希望到时候,你能有一个稍微像样些的回答。”

  走出崖洞,柳十岁抬头望去,只见烈日当空,稍微觉得暖和了些。

  马华在等着他。

  在洗剑溪的时候,柳十岁与甲课同窗们住在处,由马华负责管理照看。

  那天夜里,发现柳十岁偷偷离开的人,应该便是他。

  柳十岁从他身边走过,没有停留,也没有说话。

  马华准备拍他肩膀的手停在了空中,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五章不同道路的开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