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六章一声叹息

第五十六章一声叹息

  顾寒也在峰下等着他。

  “短时间里上德峰应该不会再找你问话,不然白师叔会生气的。我也不会问那天夜里你究竟去了哪里。”

  他对柳十岁说道:“因为我们知道,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柳十岁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井九杀人的事情,也没有说过那天夜里他去找过井九。

  但顾寒与马华自然能猜到他那天是去找井九了,却误解了他不肯说的原因。

  顾寒说道:“过段时间,还会有事,到时候你会受些委屈,你做好心理准备。”

  “明白。”

  柳十岁只是不知道那段时间会是多长,一年还是两年三年?

  “青山九峰里的师长与同门们,可以不理世事,可以断情绝性,把所有的时间与精力都放在自家的修行上,但是不要忘记,保证他们能够安静的修道,是因为我们两忘峰在青山外与敌人们连年征战厮杀,用尽手段。”

  顾寒看着他说道:“那些同门的受了重伤,修道之路就此停止,有的甚至惨死,与他们相比,我们受些委屈又算什么?”

  他很骄傲,对待弟子们非常严厉,甚至近乎严苛,但对柳十岁是真的非常不错。

  因为他和过南山对柳十岁都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

  柳十岁说道:“我懂,我愿意为了青山做任何事。”

  顾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在天光峰跟着白师叔好好学,过些日子两忘峰见。”

  这句话明显有深意,不知道过些日子,究竟是要过多久。

  ……

  ……

  “上德峰在查柳十岁,听说那天夜里,他离开了自己的洞府,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赵腊月看着井九,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诸如担心之类的情绪。

  井九心想这个小姑娘在九峰里果然有帮手,只是不知道是哪座峰上的人。

  他说道:“那天夜里他去找我了。”

  赵腊月说道:“你不担心?”

  井九说道:“我对他说了,那个人是我杀的。”

  赵腊月盯着他的脸,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什么。

  “你不担心?”

  相同的两个问题,字都一模一样,她想表达的意思并不完全相同。

  井九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说道:“白如镜护短,两忘峰更护短,他和你一样是天生道种,掌门不会让上德峰乱来。”

  赵腊月说道:“上德峰的目标就是两忘峰,甚至掌门,就算不能查出什么,能落些颜面也是好的。”

  井九没有接话,明显没有讨论这件事情的兴趣。

  赵腊月说道:“你对这些事情是真的不感兴趣,还是智珠在握?”

  井九有些无奈,说道:“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来到神末峰后,你的话越来越多?”

  “因为我的心里有太多问题。”

  赵腊月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说道:“比如,我一直以为你会问我那个问题,但你始终没有。”

  元骑鲸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鬼。

  井九不知道赵腊月的心里有没有鬼,但知道她的身上确实有很多问题。

  比如:碧湖峰的左某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在查一件事情。

  为什么她一定要上神末峰?

  因为她在查一件事情。

  “好吧。”

  井九看着她认真问道:“你为什么认为景阳真人没有飞升成功?”

  ……

  ……

  不知道是雾气深重如云,还是云薄如雾。

  白sè的湍流从群峰之间流淌而出,顺着地势来到镇子里,云集于此。

  对此美景,镇上的人们与游客有着不一样的感慨,酒楼上的火锅边,依然人声鼎沸。

  没有人能够看到,在云雾的高处,有一道剑光高速掠过。

  云集镇有片野林,树木并不如何密集,但生的极好,在深春时节里,青叶如串串铜钱,摇的满眼都是。

  风拂青树,烟尘微作,红光骤敛。

  赵腊月把弗思剑收入袖中,松开手,对井九说道:“就是这里。”

  他们这时候在一棵大树前,地面积满了前几年的落叶,看着很是寻常,没有任何异样。

  “那个冥部弟子的境界很低微,那时候还留在云集镇上不走,本就有些奇怪。”

  赵腊月看着那片地面说道:“虽说当时已经颁下三千里禁,但孟师问都不问便一剑杀了他,这事也有些奇怪。但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提着他的尸体往这里来,然后就在师叔祖飞升的那一刻,忽然发生了一件事情。”

  井九问道:“什么事情?”

  赵腊月抬头望向云雾里的群峰,说道:“我听到了一声叹息。”

  井九挑眉说道:“叹息?”

  “是的,那声叹息里充满了怅然的意味,似乎对世间有无穷留恋,也可能是遗憾,但是……又有一种无比满足的感觉。”

  赵腊月说道:“我很确定那个冥部弟子已经死了,四周无人,那么这声叹息从何而来?”

  井九说道:“你确认是听到?”

  赵腊月说道:“那声叹息是直接在我脑海里响起的。”

  井九沉默。

  “当时我正看着那里。”

  赵腊月看着远方说道。

  云雾极重,无法看清群峰模样,但井九知道她说的是神末峰。

  他背着双手,静静看着那里。

  “我有时候在想,那声叹息会不会是师叔祖发出的。”

  赵腊月说道:“最初我根本不敢相信,但现在越来越确定,既然我是师叔祖选定的承剑弟子,既然他把弗思剑一直放在我的身边,那么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会不会就像把剑谱留给你一样,也留给我某些信息?”

  “我觉得你想多了。”

  井九说道:“我想看看那个冥部弟子。”

  血一般的剑光,照亮整片密林,无比锋锐的弗思剑,很快便把地面挖出一个大挖,露出了那位冥部弟子的尸体。

  数年时间过去,不知为何这具尸体却没有腐烂,还是保持着原初的模样,只是有些萎缩,看着就像是脱水了的树叶。

  井九解下铁剑,拨了拨那具尸体,问道:“为什么没有用剑火烧掉?”

  青山弟子进入知通境界,便可以点燃剑火。

  赵腊月当时是外门弟子,但以她的天赋应该能够做到。

  孟师让她处理这具尸体,便是基于这个考虑。

  “因为我当时觉得有问题,所以把这具尸体留了下来,还放了些镇魂石进去。”

  井九用铁剑把尸体旁边的那些黑玉般的石块扒开,看着那张已经变形、如同腊化了的脸,沉默了很长时间。

  这张脸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他用剑识把这名冥部弟子的尸体,毫无遗漏地查看了数遍。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名冥部弟子的眉心深处有一个空洞。

  那个空洞很小,也不是冥部中人收贮魂火的所在,那么这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井九注意到,那个洞很光滑,而且从形状上来看,就像是一个人参果。

  看来,有人在里面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

  ……

  (开书前在微信公众号里就提过,大道朝天会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无论是人物、架构还是气质,因为简单,所以难写,现在看来,完成的还算不错,整个情节的推进,比我预想中,或者说比我以前,刚好快了一倍,真的没那么复杂,大家开开心心、高高兴兴地看就好,以后万一有翻转,到时候大家再乐呵就好,握手,周一了,麻烦大家投一下推荐票噢。)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六章一声叹息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拈花微笑 : 2017年11月13日 回复

    一直在追,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