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八十三章 相聚(二)

第八百八十三章 相聚(二)

杨巧儿是深深担心陈海此时肉身随时会崩溃的状况,但新雁城危如累卵,陈海也不知道魔兵何时会蜂拥而上,他在燕州多留一天,燕州那边就多一分凶险,哪里还顾得上留在燕州的这具臭皮囊?

陈海站起来,跟董良、屠缺等人拱手说道:“上域魔劫正急,还请几位辛苦立即商议进兵黑山的方策……”

从铁流岭、太微山到黑山魔渊,有一万三四千里,燕州这边必然要将兵锋杀到黑山魔渊,才能令天罗谷的魔兵深切感受到腹背后的威胁,才不敢毫无顾忌的对新雁城伸出狰狞的爪牙。

其他事情可以暂缓商议,但燕州精锐的出动速度一定要快,现在是一天都不能耽搁。

陈海安然无恙归来,陈烈心情之激动,绝不在再杨巧儿之下,但想到现在也是正事要紧,也不叙儿女情长的时候,拉着姚文瑾,一起跟董良、屠缺他们,往太尉府赶去。

调兵遣将以及具体的作战方案的拟定,以及钱粮兵甲战械的调度,诸多令函都是由太尉府草拟发出——此战可能不需要将上千万兵马都调动起来,但两三百万精锐横跨上万里的大漠,强袭黑山魔渊,也是绝对不是非同小可之事,能在三天时间内将一切都考虑周全,然后逐步将诸多人事都调动起来,也绝非易事。

见众人都赶去忙出兵之事,唯独苍遗坐在那里不动,杨巧儿知道他是有话要单独跟陈海说,但她还没有看够陈海,都没有独处一慰这些年的苦情,哪里愿意走?

杨巧儿眼波流转的定定看着陈海,好像怎么看也不够,过了好一会儿直听到苍遗不耐烦的坐在那里咳嗽,才蛾眉轻转的吟音道:“我不碍着你们什么事,但陈侯莫要累亏了自己。”她站起来,身子挡住苍遗的目光,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伸手在陈海的脸颊上摸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待杨巧儿走出潜真殿,苍遗挥手释出一道玄光,将潜真殿屏蔽起来,有些紧迫地问道:“魔劫爆发之前,左师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他老人家可还安好……”

陈海摇了摇头,轻笑着道:“左师可是比你我都要神通广大得多,携我一起逃离血云荒地的同时,他还摆了我一道,让我以役魔的身份在星衡上域折腾了好久。不过也正是他的安排,我才寻找到了龙鼎的存在。现下他老人家藏在一处秘境之中,正借助龙鼎恢复修为呢。”

苍遗对其父龙帝苍禹印象模糊,但他在燕州潜修这些年,都是接受左耳的指导跟照应,左耳于他是亦师亦父的存在。

此时听到左耳安然无恙,甚至龙鼎竟然都回星衡域了,苍遗长长松了口气道:“星衡域人魔两族厮杀数十万年,即便流阳宫最强盛时,也不过是将天呈山拿下,此时适逢大劫,实非你我所能阻止的,而此次星衡域此次魔劫,倘若能让魔族与玄元上殿两败俱伤,却是再好不过。”

虽然星衡域情势复杂,燕州魔劫也绝谈不上消弥,但比起玄元上殿攻下天罗谷、数百万精锐兵马攻入燕州,此时的情势却要比出一分生机。

当然,苍遗说这番话,也不掩饰他对玄元上殿那些叛臣贼子的怨恨。

陈海也不去假设其他,跟苍遗说道:“即便雍京失守,玄元上殿残剩的实力,也不是你我此时所能撼劫,而当年的叛变,越国和天南国背后的上境宗门也有牵连其中,实力之强,并不弱于玄元上殿多少,师兄要是随我去星衡域,这一切事还不能泄漏半分出去……”

苍遗点点头,说道:“这个我自然省得。”

陈海这才放下心来,转而问道:“董宁她现在身存何处,还在天机崖吗?”说到底,陈海最为挂念的,还是那个为了自己孤身在精绝都护府数年的佳人。

苍遗点点头,说道:“董宁她当时走火入魔的情况太过严重,无论是我还是董良真人都束手无策,只是目前勉强封印住她一丝真阳生机不至于断绝,但此时的情况也绝不容乐观……”

看苍遗说得如此小心,陈海心头也是给一块巨石压着。

他这次带了不少真龙涎息丹进入血云荒地,但可惜他没有左耳那里的大神通,蛇镯在他手里,只能够让元神、道胎这样的灵体穿梭天域,却没有办法将丹药、法宝带回来。

陈海说道:“师兄,带我去天机崖!”

他将七十二道火鸦精魄都随本尊道胎带了过来,要是董宁的情势危机,他就用去几道火鸦精魄护住董宁的元神,将董宁的元神带入血云荒地,用真龙涎息丹续命。不过他此时肉身没有崩溃就算不错了,想要快速往来燕然宫和天机崖,还是要借助苍遗的力量。

不多时,一道青气挟裹着陈海从燕然宫冲天而起,远远地向西边飞去。

回到寝宫的杨巧儿痴痴地看着远去的苍遗和陈海,心里有着一起追去天机崖的冲动,但想到她身为太后,真要当众做出追郎的事情,不知道要惹多少代人的耻笑,她恨恨的撅起娇润的嘴唇,跺脚走进大殿里,只等这冤家见过董家女之后再回燕京来再聚。

*

聚泉岭,天机崖。

虽然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风霜,但是天机崖却并没有改变什么模样。

在整个燕州因为血魔大劫空前团结之后,天机学宫在各个郡守兴建学宫,方便寒门弟子求学,不再需要奔波数千里乃至上万里。

陈海走后没有多久,宁婵儿也借助蛇镯而去,这一去,再没有复返的一天。苏绫性子本来就清淡,在失去了两个至亲至爱之后,更是不愿意插手外物,就在这天机崖上结一茅庐,隐居了下来,偶尔去看看走火入魔的董宁。

或许是为情所困的缘故,这些年的修为也丝毫没有寸进。其实她也不想再有什么进境了,与其孤苦一世,倒不如就这么老去算了。

夜sè渐渐深了,苏绫坐在茅庐之中,也不掌灯,就这么借着月sè,一手执笔,在书案上写写画画。书案的一旁散落着厚厚的纸张,上面所有的字无非是“陈海”二字,而所有的画也无非是陈海的面容。

那一双纤手灵巧的动着,转眼间一副陈海的简笔画跃然纸上,苏绫握着笔,痴痴地想着陈海的音容笑貌,却迟迟没有办法把最后的那双眼睛画上。

正在这时,呼啸的风声从南边过来,苏绫隐约察觉到那是苍遗的气息,只是此时的她,根本没有半点心思去和苍遗去打什么招呼。

苍遗的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到了天机崖的上空,看方向,竟然是向自己的茅庐而来。她还有些惊讶,苍遗很少来找自己,今日这时怎么了?

收拾了一下心情,苏绫姗姗向屋外走去,迎接苍遗。

却不料青光落下,却露出了两个人的身形来,而其中一个人,竟然是朝思暮想的陈海。

苏绫一时痴在那里,直以为是幻象,掐着自己的手问苍遗:“苍遗师兄,可是苏绫魔怔了,我怎么会看到陈海?”

陈海将难以相信眼前这一切的苏绫搂入怀中,心中长长叹息,自己的这么多的红颜知己之中,就数苏绫的命运最为凄苦,柔声道:“傻瓜,真的是我回来了。”

凄切之声很快变成了嚎啕痛哭,苏绫使出全身的力气,紧紧地将陈海抱住。仿佛只要一松手,眼前的这个自己一生的依靠就会消失了一般。

陈海一手轻抚着苏绫的秀发,任由她在那里发泄着,倾诉着。

天边恰巧过来了一片云,将弯月遮盖了起来……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三章 相聚(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