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八章知错不必改

第五十八章知错不必改

  井九说道:“如果景阳还活着,他会对你说什么?”

  赵腊月当然明白,师叔祖选择自己承剑,自然是希望自己最终能够登上那条通天大道,但是……如果师叔祖真的出了事,她做为承剑弟子,怎能不管不问?

  井九说道:“刚才我随你驭剑而行,俯瞰大地,河流仿佛细枝,滔滔之水在我眼里已然静止,为何会如此?因为我们飞的够高,与大地间的距离够远,修道者要与人世间种种保持距离便在于此。”

  赵腊月说道:“如果无法落到地面,飞得再高又有何意义?”

  井九说道:“修道的目的,不是争强好胜,也不是追求意义,本来就是飞的更高。”

  赵腊月说道:“为何?”

  井九说道:“大道求长生,为的能够看天地的时间更多,飞的更高,是为了看的更远,一切为此,都说修道者无情,此言不差,因为修道者从不看眼前,只看千万里之外,胸中可以无沟壑,因为要放着天地。”

  赵腊月没有对他这番话做出回应,说道:“我知道你飞过。”

  只有曾经在天空自由飞翔过的人,才会在第一次驭剑飞行的时候表现的像井九这般平静,毫不兴奋。

  井九没有说话。他当然飞过,他去过没有人去过的地方,看过没有人看过的风景。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生命应该用在何处,不应该是yīn谋算计、也不应该是复仇——那些只是解决问题的手段,并不是真正的问题。

  不过,这并不是他对赵腊月说这番话的用意,他只是担心她,想劝她放弃。

  如果这个小姑娘真的查到什么,他担心自己护不住她。

  哪怕他是井九。

  ……

  ……

  第二天清晨,猴子叫了几声,井九在竹椅上醒来。

  银碳在炉里燃烧,茶壶里的水刚刚沸腾,汨汨响着,顾清拿着小圆扇,蹲在炉前,动作显得非常熟练。

  “十岁对你说的?”井九问道。

  顾清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是的。”

  井九说道:“你不需要做这些。”

  顾清说道:“在两忘峰的时候,我也经常做这些事情。”

  在证明自己的剑道天赋之前,他只是顾家送到两忘峰去服侍过南山的剑童。

  铺床叠被,烧茶倒水,这种事情他做过很多。

  赵腊月走出洞府,看到这幕画面,直接对他说道:“顾寒会生气。”

  顾清没有说什么,待水烧沸后,倒入茶壶,便告辞离开。

  看着山道上那道身影,赵腊月问道:“你怎么看?”

  井九说道:“天赋不错,虽然不如你和十岁,但心性比你们更稳。”

  赵腊月问道:“他自幼在两忘峰长大,与顾寒是亲兄弟,你为何愿意收留他?”

  有很多事情井九可以不问,但她不能。

  她是峰主,要为这座刚刚重见天日的山峰、峰里的两个人还有……那些猴子负责。

  井九想了想,说道:“反正来都来了。”

  ……

  ……

  顾清回到崖间继续修房子。

  他打小做过很多事情,但哪里修过房子,自然非常笨拙,看情形只怕再过十几天也没希望能修好。

  好在他是一名修道者,虽说还不能餐风饮露而活,但身体康健,露宿山野也不用担心被寒露冻到生病。

  他拿着剑不停地切削着那些树干上的细枝,又从崖间斩来很多根老藤,准备以后把木材捆起来。

  他做着这些事情,不知为何却越来越难过。

  他不是赵腊月与柳十岁那样的天生道种,但天赋也非常出sè,年纪很小便已经进入承意境界,比井九还要高。

  现在井九已经成了神末峰的承剑弟子,每天在峰顶躺着晒太阳,他却在这里砍树枝、修房子。

  几天前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现在又发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他不是抱怨,也没有嫉恨,只是有些伤心。

  他是顾寒的亲弟弟,却并非同母所生,事实上他本来只是顾家很不起眼的一名庶子。

  当初顾家想要讨好过南山,才会把他送进两忘峰做剑童。

  直到某个偶然的机会,过南山发现了他的剑道天赋,他的命运才发生了改变。

  前些天他在承剑大会上输给井九,过南山没有说什么,顾寒还是把他严厉地训斥了一顿。

  然后,便是牺牲。

  他站出来承认自己偷学剑法,如此上德峰便无法通过这件事情攻击两忘峰的师兄们,甚至是天光峰的长辈。只是为什么就一定是自己牺牲呢?他确实不应该在那么多人面前使出六龙剑诀,可是……不是你们要求我必须赢了井九吗?

  他用衣袖擦掉脸上的泪水,握着剑继续砍削树上的细枝。

  时间流逝,九峰沐浴在温热的阳光里,他放下剑,擦掉汗水,准备歇会儿。

  他盘膝坐在那堆树木旁,闭上眼睛,开始吸纳天地元气,脸上残着的泪痕被风渐渐吹干。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道冷漠的声音让他醒了过来。

  “你果然在这里。”

  顾清转身望去。

  顾寒站在山道旁冷冷地看着他。

  顾清很是紧张,赶紧站起,张嘴想要解释几句。

  顾寒的神情非常冷淡,就像是真正的冰霜。

  感受着那道沉重的压力,顾清的嘴唇微微颤动。

  但就在下一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双唇渐渐不再颤动,回复了平静,眼神也变得平静起来。

  他沉默不语,回视着顾寒。

  山崖之前,无比安静。

  在顾清的眼睛里,顾寒没有看到意想之中的惧意,这让他有些意外。

  虽然自从跟随南山师兄学剑以来,这个孽种对他的惧意已经少了很多。

  更令他愤怒的是,在顾清的眼睛里,就连一抹歉意也没有看到。

  “你输急了,用了师兄私传给你的剑诀才会有此下场。”

  顾寒看着他厉声说道:“难道你还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顾清沉默了会儿,说道:“我知道自己错了。”

  顾寒神情微和。

  顾清接着说道:“所以我自己承认偷学剑法,被逐出两忘峰,三年时间不能承剑,这便是代价。”

  顾寒怔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八章知错不必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