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九章白痴及鬼

第五十九章白痴及鬼

  崖间的安静持续了片刻。

  “不要太过气馁,只要你好好修行,三年后自然还有机会。”

  顾寒以兄长的口吻说了几句温和的话,然而看着顾清站在那些断树旁,他的心情又变得糟糕起来。

  “有人说你来了神末峰,我还不信,没想到竟是真的。”

  他看着顾清冷声说道:“稍后随我下山,准备接受惩戒。”

  顾清平静说道:“我不是两忘峰弟子,现在也不在甲课,你没有权力惩戒我。”

  顾寒大怒,神情更加yīn冷,喝道:“峰规不行,我就用家法代父亲好好教育你!”

  顾清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停对十岁说,一入山门,俗世种种皆斩,就是要断掉他与井九之间的来往,怎么到我这里却不同了?哪里有什么家?青山便是吾家,那么家规又是什么东西……顾师兄?”

  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他加重了语气。

  顾寒冷冷看了他一眼,忽然转身就走,再没有说什么。

  来到峰顶,他看到了那张竹椅,剑眉微挑,有些嘲弄的意味。

  井九知道有人来了,没有睁眼。

  “这件事情是你挑拨的吗?”

  顾寒看着井九说道:“就算诸峰有些师长欣赏你,但你确定能够承受与我顾家、两忘峰为敌的结果?”

  井九依然没有睁眼,也没有理他,只是抬起了右手。

  一只猿猴从树林里跳了出来,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便往洞府里扔了过去。

  啪的一声轻响,很快,赵腊月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她,顾寒的心情有些复杂,勉强行礼,说道:“见过峰主。”

  赵腊月一夜未睡,满心想着的都是那本剑谱,也没有太多虚套,直接说道:“免礼,何事?”

  因为她的语气,顾寒怔住了片刻,然后才说道:“我要带顾清走。”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

  井九还是不说话。

  赵腊月转身望向顾寒,说道:“顾清已经不是两忘峰的弟子。”

  “但他也不是神末峰的人。”顾寒肃容说道:“依照门规,他不能在九峰里停留。”

  赵腊月说道:“他只是在这里暂住,就像当初在两忘峰里一样。”

  顾寒沉默片刻,没有再说什么,行礼离开。

  来到山道上,想着先前赵腊月回答自己问题之前先看了井九一眼,他有些不悦,忍不住回头望向峰顶,正好看到一幕画面,赵腊月走到竹椅旁,低头在与井九说些什么,两个人离的极近……

  顾寒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心神激荡之下,剑意离体而出。

  嗤啦一声裂响,道旁一棵大树落下无数片断叶,一道裂痕深入树体深处,只需要再轻轻一推,便会断作两截。

  树林里的猿猴们被惊着了,怪叫着凑了过来,看了看那棵将断未断的树,又望向顾寒,眼神诧异,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顾寒隐怒,想要教训这些畜生一番,但想着青山宗的铁律,只得冷哼一声作罢。

  他的身影消失在山道上。

  猿猴们把那棵树轻而易举地推倒,向断崖抬去,准备给那个不会修房子的白痴,一路呜呜乱叫,很是热闹。

  ……

  ……

  赵腊月说道:“听说顾清是顾寒的庶弟,在家里的时候颇受欺压。”

  井九睁开眼睛,说道:“我不知道。”

  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我不关心。

  对于这种常见的家族剧情赵腊月也不关心,她更关心另外一件事情。

  “有没有可能顾清是两忘峰派过来的奸细?”

  “你又想多了。”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觉得自己很擅长yīn谋。”

  “你还是想多了。”

  井九说道:“青山九峰,如果诸峰之间还要警惕这些,何不干脆分家?”

  九峰分家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青山宗可能已经出了问题。

  在云行峰顶,碧湖峰左易想要杀赵腊月灭口,就是知道她在查这些问题。

  比如碧湖峰主走火入魔的原因,比如当年孟师为什么一定要杀死yīn三。

  这些问题已经被证明确实存在,只看什么时候会真正的爆发出来。

  ……

  ……

  到了盛夏,神末峰里的生命越来越丰富,声音也越来越多,蝉鸣取代了猿啸,成了这里的主旋律。

  某夜,忽有暴雨倾盆而至,无数雷电自黑云里生出,向着地面斩落。

  无论雷电还是暴雨,自然都无法穿过青山大阵的屏障,只能落在群峰四周。

  闪电暂歇的时刻,重临黑暗的天空,忽然被数十道剑光照亮。

  诸峰弟子驭剑而出,向着大阵外飞去。

  对于无彰境甚至游野境的强者而言,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借雷暴洗剑。

  无论飞剑还是他们的剑丸,都需要这种最精纯的能量来淬洗。

  对于承意境界的弟子来说,则是需要借助这场雷暴,尽可能快地适应新的天地。

  ——彼意自然,故承而用之,则夫万物各全其我。

  进入承意境界,弟子们能够感知到的天地更加广阔,也更加细微。

  即便是数十丈外的昆虫鸣叫,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不能适应这种情形,弟子们很容易被折磨的无法入睡,甚至走火入魔。

  这场挟天地之威而至的暴雨,自然是最好的修行环境。

  没有人知道井九也已经进入承意境界,就在前几天。

  他没有去青山大阵外,自然不是因为不能驭剑的原因。

  他静静站在崖畔,听着远方的雷鸣。

  他拥有罕见的剑目,听力也是远超常人,加上承意境界的提升,即便隔着这么远,都有可能被雷声直接震昏过去。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竟能不受雷雨的影响。

  青山大阵外远方,一道闪电劈中某座无名山峰上的一棵大树。

  咔嚓一声,那棵大树从中间劈开,生起熊熊火焰,然后又被暴雨渐渐浇熄。

  看着这幕画面,他很自然地想起了雷魂木,望向某座山峰。

  那里的夜空仿佛破开了一道口子,闪电不停地落下,暴雨如注,形成一道白练,仿佛是无根的瀑布,很是美丽。

  那是碧湖峰。

  赵腊月查到,碧湖峰少了两根雷魂木,那么还有一根是被谁用了?

  在小山村里他想了一年时间,提前推算到会遇到几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便是其中一个。

  雷破云参与了这件事情,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最后竟然是发疯了,于是被灭了口。

  井九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去碧湖峰看看。

  哪怕已经猜到很多,但没有得到确定的答案,他还是无法确定下一步的动作。

  无人可问,就去问鬼。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白痴及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