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八十七章 返回

第八百八十七章 返回

一片氤氲灵雾之中,陈海和苏绫并排而坐,看着莲台上的闭目无声息的董宁。

两天之中,陈海一直小心翼翼用神魂本源力量滋养董宁的元神,只是董宁走火入魔后拖延这么久,伤势太重,要是三五天内就令董宁强行苏醒过来,恐怕会直接有损道基。

这时候,陈海也只能强抑住让董宁苏醒过来相见的冲动,安静的跟苏绫坐在静室里,他暗暗估算六枚火鸦精魄所蕴含的神魂本源力量,要被董宁完全吸收,少说也要五六年的时间。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绫感知到是苍遗、董良他们的气息,叹了口气,站起来扶着陈海的肩膀,说道:“董姐姐吉人自有天相,夫君不用太过挂怀,你走后,我就留在这里潜修,一直等到她苏醒过来。”

陈海现在一身承担着整个天域的生死,纵使千般不舍、万般不愿,此时也不能让自己太过感情用事,听了苏绫的话,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门悄无声息地打开,苍遗、董良、赵如晦三人走进来,出现在陈海的眼前。

看到此时犹不宜将董宁唤醒跟陈海仓促见上一面,董良内心中也是一阵长叹,心想当年若是没有这么多的偏见和门阀隔阂,董宁与陈海也没有必要煎熬那么多的辛苦。

只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后悔,董良相信形势再危恶,董宁也会与陈海有再见的机会,略微有些低沉地说道:“出兵之事,我和屠缺他们已经商谈妥当,和罗刹魔族斗了这么多年,相互间已经知根知底,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燕州这边的事,你不用挂怀。你们此去,从此之后就隔绝了两个天域,想再互通音讯也非常的困难,但不管怎么说,燕州在接下来几年间会全力做好一切准备,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攻入血云荒地。”

陈海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就和他们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他回身看了看,见苏绫还坐在原地,强撑着泪眸看着自己。

他知道苏绫的心意,顿了顿脚步,还是直接跟着苍遗他们而去。

来到寻天殿地下的地宫之中,陈海看到苗凤山、黄岐玮、谢觉源、郭泓判和乐毅五人的肉身并成一排坐在那里。

他们的元神、道胎已经去了血云荒地,若非陈海通过蛇镯对血云荒保持感应,这几具肉身留在这里,跟尸骸毫无区别。

陈海和苍遗也各自找了一只蒲团并排坐好,石门悄然落下,在还没有彻底关闭之时,董良、赵如晦二人在外面长揖而礼,为他们送行。

等石室从外面彻底封闭起来,陈海则催动蛇镯,下一刻睁开双眼,已经回到了血云荒地的洞窟之中。

谢觉源等人虽然在闭目熟悉着新的躯壳,但还是很快就察觉到陈海的到来,睁开了血红sè的瞳孔。

陈海关切地问道:“如何,你们对各自的魔躯肉身可还适应,是否有朝一日想过自己会成为真正的‘魔族’?”

神卫傀儡分身乃是流阳宫上古大能猎得罗刹魔族内跟人族脉窍结构最相似的青鳞魔种之后用秘法炼制而得,最初是为天位真君级人物准备的肉身炉鼎,珍异不在寻常道器。

黄岐玮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之前我还怕寿元将尽,没时间突破,如今看来,只要尽快与这肉身修炼灵肉合一的境界,再多支撑上三四百年不是没有问题;能多三四百年的寿元,对证道也更添加了三五分把握——燕州道胎境强者不少,要是能多几具这样的肉身炉鼎,就更好了。”

听黄岐玮这么说,陈海撇了撇嘴。

流阳宫十数万年传承,在坠星海东岸建立起来东西南北纵横数百万里的庞大帝国,最后能剩下了这六具肉身炉鼎,已经是相当了解了。

如此珍贵的肉身炉鼎,要是跟大白菜一样,哪整个星衡域的天位真君,还不得满天飞了?

在座的人,资质无不惊才绝艳。

虽然两天的时间有些短,还难以彻底融合魔躯,但冒充普通的魔卒已经没有什么问题,陈海就直接带着他们往天域通道处赶去。

宁婵儿没有得到束越魔君的命令,不能随便离开天罗谷,但也随时关注天域通道这边的动静,也是第一时间将陈海接出来,送回到天罗谷边缘的洞窟之中。

陈海离开不到十天,魔獐岭以北的形势已经发生极大的变化,宁婵儿也顾不上跟苍遗他们相认,语气凝重的跟陈海说道:“你去燕州没有两日,烈王秦冉催促大军快速南下,可能雍京那边的形势又危急了许多,目前北镇两百万已经撤到燕台关附近,南镇兵马也放北陵城南下。而天罗谷这边也派出十数万精锐魔兵绕到新雁城南面,若我所料不差,应该是要去堵截你与吴澄思所部的后路……”

陈海略微点了点头,当前的形势变化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雍京乃玄元上殿以及秦氏皇族的根基所在,雍京局势告急,太上天尊秦世民虎威尚在,催促烈王秦冉不计损失地驰兵支援,烈王秦冉不会拖延。

而没有烈王秦冉的牵制,天罗谷中的罗刹魔兵进攻新雁城,将毫无顾忌。

不过眼前,陈海暂时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他回血云荒地之时,燕州就已经派出八十万车骑精锐出铁流岭作为前锋,往黑山魔渊挺进;后续六百万精锐也都以最快的速度动员起来,此时往铁流岭以西进行集结,而整个燕州又再次动员起来,做出要一举攻入血云荒地的势态。

虽然流阳宫的遗宝不在燕州,但燕州亿万人族跟生灵的血肉,对天呈山魔族而已,价值绝对远在驻守新雁城一百多万营城兵之上,甚至都不在龙鼎及玉虚神殿之下——侵入燕州这些年,虽然魔族在铁流岭防线前被打得跟狗似的,但也令魔族在血云荒地的精锐,从不足百万提升到三四百万——而只要魔族不想失去黑山魔渊这个它们在燕州的立足之地,那他们能抽出来进攻新雁城的兵力就很有限。

陈海将他燕州之行跟宁婵儿说了一遍,宁婵儿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苍遗、乐毅、郭泓判的气息,宁婵儿是熟悉,但谢觉源、黄歧玮以及苗风山三,她都不甚熟悉,疑惑的问道:“还没有请教这三位前辈的高姓大名呢?”

“不敢当,苗凤山、谢觉源、黄歧玮,以后还要托宁仙子照顾。”苗凤山、谢觉源、黄岐玮此时已经知道宁婵儿为寻陈海,不惜以身化魔,踏入这凶险异常的孤途,心里对她也是极为推崇,客气的施礼道。

陈海如何安排这几人,宁婵儿丝毫没有担心,与苍遗笑道:“当初在尧山别宫之中,我和苍遗师兄讨要蛇镯,师兄不但不给,还给人家神魂加了禁止,到最后那蛇镯不还是落到我手中了。”

苍遗哈哈一笑。

陈海想到一件事情,皱着眉头问宁婵儿:“这次我去燕州,我的肉身没有真阳生机的滋养,百骸窍脉近乎崩溃,你将肉身藏在何处?我得想办法传信息回去,让董侯他们小心照料”

“现在才想起问我这些?”宁婵儿的语气多少有些寥落,说道,“我此前渡入异域,就未曾想过要回去,已经将肉身一把火给烧成灰烬,省得落到哪个肮脏之徒手里被作贱了。”

没想到宁婵儿行事绝决如斯,众人皆是感慨。

陈海心里犹觉得亏欠宁婵儿最多,说道:“既然燕州那边已经有了安排,而且时机如此巧合,魔族受挫后,多半会怀疑内部出了问题,一旦魔族追查起来,你很难不露破绽,继续天罗谷太过凶险,这次我就随我们一同回新雁城吧……”

宁婵儿不说随陈海去新雁城的事情,问道:“你可想借这个机会除掉束越这老魔头?”

此前天呈山实际并没有往天罗谷派出多少精锐魔兵,在天罗谷魔君级的存在虽然一度高达二十多位,但主要也是统御血云荒地里的魔兵,将雍京的兵马吸引过来。

目前西北域柱国将军府在魔獐岭、屏马山的防线完整,实力没有损失,魔族仓促间不可能在这边再开辟一条主攻的方向来,陈海相信此时应该有不少魔君已经悄悄离开天罗谷,去跟进攻雍京的魔兵主力会合去了,那他们这时候要能有机会斩杀束越,对天罗谷魔族的士气打击,对新雁城守军士气的提升,都将难以估量!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七章 返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