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又是隐脉

第八百八十八章 又是隐脉

陈海当初是借口到九郡国搬援兵,才找机会离开新雁城秘密潜往燕州,但刚过去八九天,陈海就赶了回来,很多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九郡国距离这边有十数万里,陈海即便不畏风暴雷霆,御剑而往,一来一去至少也得要大半个月的时间。

此时能跻身在议事殿中之人,沙天河、黄沾、杨隐、朱明巍、魏汉、沈复、孙岱、魏廷、墨翟等,皆是陈海的心腹,看到陈海回来,还以为陈海是半道知道什么消息,并没有赶到九郡国,就提前折返回来。

众人簇拥着陈海走进大殿,看到浑身包裹在灰sè罩袍、身材巨大的苍遗、苗凤山等也跟着走进大殿,众人心里虽然疑惑万分,但陈海之前就将赤源、赤军二人收在身边任事,这次出去又带回六头魔物回来,就算陈海不急于解释,他们也没有特别的惊讶。

陈海先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确实是雍京形势日益危急,令烈王秦冉不得不加快南撤驰援的速度。

而就在陈海赶回来之前,烈王秦冉刚刚遣信使过来传诏,诏令此时就放在陈海的案头,拆开来就见烈王要求陈海择机南撤,避免被魔兵包围在新雁城难以逃身——在烈王的眼中,能够在几年的时间内,统领匠工司,为百万将卒铸造兵甲及天机战械的陈海,价值自然远比已经被视为弃子的营城兵能及的。

陈海将那信笺收了起来,双手按在长案前,跟众人说道:“漱玉仙子得知这边大战将启,也有心助我,我还没有赶到九郡国,她就从漱玉宫隐脉调了苍真人、苗真人等师兄过来助我一臂之力,我们正好在半道上遇到,我便提前折返回来。漱玉宫隐脉秘不外宣,即便是漱玉宫内部,也仅历代宫主知悉此事。也是这次九郡国差点覆灭,漱玉仙子才不得不动用漱玉宫隐脉一系的力量跟资源,但除非得已,漱玉宫隐脉的诸位真人暂时还是以身外分身出世,还请大家不要谅解、大惊小怪……”

苍遗心里嘿然而笑,就知道陈海又拿隐脉这种谎言唬弄人。

九郡国在濒临覆灭的边缘,突然间反败为胜,现在联合空海城,将雷阳宗打得跟狗一样,要说仅仅是借助陈海的力量,一直都在陈海身边的沙天河、杨隐都不相信。

而这些年来,黄沾负责掌握天营城的日常运营,他心里也极清楚,这些年九郡国对天营城的资源输入,实际上是极恐怖的,差不多相当于九郡国将三分之一的国力——照理来说,陈海对九郡国、对周氏的恩情再重,该还的也早就还的,周斌等周氏大族绝不会坐视周晚晴如何倒贴天营城的,更不要说周晚晴更是送来大批的精英弟子,弥补这边基层将官的不足。

种种疑点,加上黑翟这头来历神秘的大妖,以及陈海自身来历的神秘,陈海此时说漱玉宫还存在传承更神秘的隐脉一系,也由不得沙天河他们不信了。

即便是之前受周晚晴指派过来的一些九郡国宗阀强者,这一刻也是将信将疑,心里对漱玉仙子更是敬畏。

陈海跟沙天河、杨隐、朱明巍、魏汉等人说道:“乐、苗真人,于治军用兵极有心得,往后兵马操训以及城池防御诸事,我都会请毅、苗两位真人参谋其事,你们统帅兵马之下,也要多听听乐、苗二位真人的意见……”

乐毅、苗凤山他们此时还是魔身,为避免普通将卒疑虑,还不宜直接领兵,同时也要尽可能避免魔族将新雁城跟燕州确定联系起来,他们也暂时不能以真名示人,但陈海这番话,则是明确乐毅、苗凤山在新雁城参谋军事的身份。

沙天河等在长案后,朝乐毅、苗凤山拱手道:“还请乐、苗真人多多指教。”

乐毅虽然最初师承练兵实录,但他入黑燕军很快就形成自己的统兵风格,迅速成长为黑燕军独挡一面的重要将领,战绩实要比黄双、阎渊等人都要辉煌,而在陈海组建龙骧军之后,乐毅一直都是龙骧军最为重要的将领之一。

而苗氏天狼军,与董氏所治河西军并尊,苗凤山自然也是统领兵马的良才将帅。

沙天河、黄沾虽然都修成道胎,杨隐、朱明巍、魏汉等人也深得陈海的信任,但他们之前协助陈海统领黑风军规模最盛之时,也就两万人马而已,这时候突然间将上百万营城兵一下子都编入黑风军,普通的操练没有什么问题,但战事全面暴发,百万人马级的战场变化千变万端,他们连过度期都没有,怎么可能应付得过来?

相比较之下,乐毅、苗凤山才是陈海信任、有能力统率百万规模以上兵马冲锋陷阵的真正助手。

烈王秦冉率部南撤,之前由卢少商所协助负责的匠工司,也先一步撤入燕台关,置入姜晋的管辖之下,但匠工司最为核心的十数名天机匠师,没有隶入军籍,也不是万仙山的弟子,都是陈海的私人随扈,自然也早早随陈海进入新雁城。

之前十数日,陈海不仅将大量的物资,从天营城运入新雁城,还从新雁城抽调一批匠师过来,由黄沾负责在新雁城组建新的匠工司,陈海此时也指定郭泓判担任黄沾的助手,他现在手里人手极缺,这时候甚至都顾及不上天营城的防务,只能赌魔族会第一个盯上新雁城与吴澄思所部,之后才会考虑去偷袭天营城。

陈海安排郭泓判等人事务,沙天河坐在陈海下手处,眯着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新来的六人。

他是见过陈海的魔身,比谁都更清楚陈海的底细。

苍遗、苗凤山等藏在宽大罩袍下的魔身,看起来比之陈海当初要小一号,形状却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对他们的人族身份,沙天河是不做怀疑的,除了魔身之外,他此时也确认苍遗、苗凤山他们体内所透漏的气息都至纯至正,修炼的是玄门正法,却绝非嗜血魔功,而陈海之前的身份是得到姜寅确认的,即便有什么问题,也绝不可能在烈王秦冉、符思远和嵇元烹这些中三境的天君级人物面前瞒混过去。

令沙天河隐隐吃惊的是,还是苍遗、苗凤山等人,仅身外分身的气息之深厚,竟然都不在他之下,暗暗猜测他们的本尊,怎么都该有天位初境以上的修为,他实在不知道漱玉宫隐脉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陈海跟漱玉宫隐脉一系,又到底有什么牵涉?

也不怪沙天河会错判,毕竟谁能想到苍遗、苗凤山他们为了过来助陈海一臂之力,会放弃本尊肉身呢?

而在星衡域修炼身外分身也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奇事,但通常来说,本尊的修为境界比身外分身要强,不才是正常的吗?

正在沙天河惊讶这些事的时候,忽而听到陈海在唤他的名字,连忙答了一声。

陈海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皱着眉问道:“依照目前的势态来看,最多再有十天的时间,整个魔獐岭以北就只剩下我们和吴氏的二十万残卒,我们应该早些做谋算了,不知道沙真人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见陈海问起这件事情,沙天河松了口气。

在陈海离去的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如何分批撤退,该舍弃掉多少棋子,甚至怎么算计吴氏,祸水东引,这些事情他都找黄沾、杨隐反复推算过。

听陈海这么一问,沙天河侃侃而谈,足足说了半柱香的时间。

见沙天河这么条理清晰,苗凤山、黄岐玮和乐毅等人也都连连点头。

要是没有燕州派出强大的兵力,从黑山魔渊方向牵制这一部魔族的主力,或许沙天河的建议,是陈海此时最好的选择。

当然,沙天河所说的建议,还是尽可能保存一部分实力,经魔獐岭,撤到天营城去——实际上在沙天河、黄沾他们看来,陈海这次倘若能成功将十万人马撤到天营城,又有烈王实封的镇守将军之位,他们在东都山北麓就算是初步的站稳脚了。

“沙真人,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有守住新雁城的可能?”陈海将手放在长案上,问沙天河。

“怎么守?”沙天河惊疑的问道。

陈海此前说过想守新雁城,还特意赶往扶桑海请援兵,倘若陈海真能将九郡国目前在编、机动速度最快的剑修营及符修营精锐借过来,他觉得或许还有守住新雁城的可能,但陈海七八天就匆匆而回,身后就六名连真实身份都不能对外公布的援手,难不成他们发挥的作用,能比六名天位中三境的天君级存在还要大?

何况在这种级别的战事之中,一旦上百万精锐魔兵像潮水一样涌上来,就算新雁城里多出六名天位中三境的天君级强者,也未必能够守住。

不要说沙天河、黄沾、杨隐了,朱明巍、沈复他们也是信心动摇。

一百万营城兵,虽然要比乌合之众好许多,但毕竟跟当初黑风军的精锐程度差之太远了。

“谁能想周氏据九郡岛一隅之地最后能反败为胜?谁能想黑风军数千孤卒深入魔域,能重挫数倍于己的精锐魔兵?谁又能想到新雁城第一战,我们能打赢?”陈海淡然而笑,将以往他所经历的胜利缓缓道出,增强众人的信心,说道,“所以大家这时候都不要妄自菲薄,这新雁城不仅能守,而且我也确实有十足的把握能守住。当然,接下来要守新雁城,必然要面临血与火的严峻考验,伤亡惨重是一定的,但你们是愿意最终拼剩下一半兵马,守住新雁城呢,还是现在就放弃新雁城,最终带着十几万残卒逃回天营城?”

只要有守住新雁城的可能,沙天河、黄沾、杨隐他们无疑是愿意守新雁城的,守住新雁城就意味着从魔獐岭往北到新雁城三四千里纵深的地域都在陈海的管辖之下,何况最终还能得到经历血与火考验的五六十万精锐兵马以及已经迁到魔獐岭以北安置的四五百万民众。

他们仓促退回到天营城,就算多十万残座,但天营城局限于东都山北麓一隅,地不过三五百里方圆,而之后又必将受姜晋一系人马的压制,能发展的空间,连北陵城周围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且他们真要能守住新雁城,在魔劫当头的危机时刻,成为西北域抵御魔族南下的铁壁金城,那陈海在西北域乃至在崇国的地位,就将再也不容姜晋之流忽视!

而陈海之前多次创造别人事先难以想象的奇迹,谁又能说这一次就不能再创造奇迹?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八章 又是隐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