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八十九章 谁熬得过谁

第八百八十九章 谁熬得过谁

在整个营城兵系统之中,陈海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营城兵,要么是流囚发配,要么陈海从九郡国赎买过来的战俘,就从属而言,他们与陈海的私兵无异。

而在陈海麾下,平时除了法令军纪极为苛刻之外,日常补给,一应照正常的军卒供给,也严令禁制将官有暴虐之举,甚至还从流囚战俘中提拔大量的基层武官统管诸多事,这使得上百万营城兵,心里对陈立除了存有敬畏之外,还心存一份感激。

陈海决意死守新雁城,绝大多数营城兵心里也没有什么怨言,他们大多数有一定修为底子,毕竟不是山村野夫,也自然更清楚,对绝大多数人,守城比弃城南撤,实要多出几分生机。

魔兵还在源源不断的往黑石城聚集,重新修造在此前战事中被摧毁的黑石城。

很显然魔族即便没有将困守新雁城的百余万人马当作一回事,但也并没有指望能一举攻克魔獐岭防线,而在魔獐岭以北,黑石城才是魔族最佳的立足之地。

在之前的激烈战事,大里的天机战械受损,与那些容易打造却又笨重的、类似抛石弩这样的简易战械,自然都被遗弃在新雁城——郭泓判助黄沾接手新的匠工司之后,则是加快天机战械的修复,以及抢时间铸造更多、更实用的简易战械出来。

为了尽快南下,之前在前阵所囤积的大量会拖慢行军速度的粮草等笨重物资,也都烈王扔在新雁城及附近城寨里。

万幽玄雷战舰这些天没有一刻停歇,配合一队队人马,将散落在外的粮草、玄阳精铁以及残破的战车、残兵断戟等等,都尽量向新雁城内归拢。

及至罗刹魔兵开始准备出黑岩城的时候,新雁城内已经囤积数千万斤玄阳精铁、上千万石粮食以及其他各种物资,至少能让百余万兵马能在新雁城坚守半年,不担心补给会成什么问题。

陈海率领百余兵马,在新雁城积极备战,但就驻扎在新雁城西北翼二十多里的一座城塞里的,厉牙镇兵二十多万残卒,士气却显得有些消沉。

粮食、抛石弩以及普通的铜铁等笨重物资,吴澄思是不会眼馋的,毕竟搜刮回来,也只是累赘,不可能安然而快速的运回到魔獐岭去,但北镇大军在新雁城的库仓里,还是有大量的珍稀物资没有来得及撤走,都丢给陈海接手,吴澄思即便眼馋,这时候却也没有办法去跟陈海抢。

这十数天来,二十多万厉牙镇兵,退回到新雁城附近,更多也只是勉强舔舐伤口而已,物资的匮乏,甚至连休整都算不上。

这一天,吴澄思背负着双手站在城墙上,继续看着新雁城派出一队队人马,差不多将百余里方圆内的残兵断朝都捡回去,眉头紧紧皱起,一时间搞不清楚陈海要做什么。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吴澄思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吴明意走了过来。

“老祖,殿下他们差不多都撤到燕台关了,罗刹魔也蠢蠢欲动起来,不断往南面派出小股精锐,一旦让他们聚集起来,将是一支不弱的战力,我们什么时候走?”吴明意问道。

吴澄思长长地吐了口气,良久才苦涩道:“新雁城不动,我们难走啊!”

吴澄思早就做好南撤的准备,就等着陈海率营城兵从新雁城撤出,他们就以更快的速度往魔獐岭南撤。

到时候有陈海那一百万精纯血食吸引住魔兵的主力,他们才有可能较为轻松的杀出重围,撤到魔獐岭去——现在陈海在新雁城不动,而魔兵在北陵城、雁归城以北又散出数万精锐魔兵,而且在黑岩城又有好几万精锐魔骑聚集,他们这时候贸然南撤,只能将这些魔兵都吸引过去。

吴明意也并非什么蠢货,知道形势的微妙,也知道他们撤退选对时机,就能以最少的伤亡,将更多的子弟兵马安然无恙的带回魔障岭去,他此时看到新雁城那里按兵不动的样子,心情也很焦躁,摸着后脑勺骂道:“也不知道陈海这厮吃错哪门药,他都这么个时候还不走,难道真要等到罗刹魔打到城下再逃跑么?难不成,这贼种想要耗死我们,压根就没有率百万营城兵南撤的意思?”

“……”听吴明意的牢骚话,吴澄思蓦然一惊,背脊汗毛都立了起来,难不成陈海自始至终的意图就是这个?

一瞬间,吴澄思脊背上升起了无穷的寒意。

倘若不是陈海以及百余万营城兵都留在新雁城,吴澄思在南镇兵马从北陵城南撤之时,他就会择机南撤,绝不会拖延到今天。

那时候即便会令烈王心里不悦,但也没有保存吴氏最后这部精锐战力重要。

然而陈海留了下来,吴澄思则一直都以为最后只要有行速缓慢的百万营城兵为饵,吴氏二十万精锐不虞没有南撤的机会,却没有考虑过要是百万营城兵一直都不从新雁城南撤,他们要怎么办?

百万营城兵不离开新雁城南撤,他们要怎么办?

他们这时候撇下营城兵,单独南撤吗?到时候魔族中机动速度最快的精锐魔骑、翼魔,会不会绕过新雁城,先下决心吃掉他们?

要是他们不撤,难道真要等数以百万的精锐魔兵,像黑潮一样涌上来,将新雁城及他们堵得围得水泄不通吗?

到时候不要说二十万将卒了,就剩他自己也未必能逃脱生天!

“怎么办,老祖,我们到底要不要今天就撤?”吴明意问道。

“不,我就不信陈海愿意将他自己的性命都赌上!”吴澄思拳头捏紧起来,心里汹涌着无尽的怨恨,断然说道,“你多找几个人锁住陈海这厮的气息,陈海不出城,我们绝不先撤!”

吴澄思绝不信陈海会赌上自己的性命,拖延到数以十万计的魔兵像潮水一样围上来也不撤走,那样的话,都没有踏入天位境的陈海,在无数魔兵、魔将的包围下,想突围活命的机会只会比他更少。

吴澄思认定陈海此时种种种举措,只是为了迷乱他们的心思,想要迫使他们熬不住先撤,而他们一旦先撤,注定会将魔族的前锋精锐都吸引过去。

那样的话,吴族最后的精锐将注定伤亡惨重,而在魔族前锋精锐将吴氏最后精锐缠住之时,陈海随时都可以抛弃掉百万营城兵,孤身南下。

既然“识破”陈海的算计,吴澄思此时只能熬,只要熬到陈海先扛不住孤身南逃,到时候百万营城兵不战自乱,到时候才是吴族最后二十万精锐南撤的良机。

“还要等?”看到外围一队队魔骑正分散着往南面的荒原穿插,吴明意即便知道老祖吴澄思的打算,也难掩眼瞳里的惊惧。

这时候一道剑芒,从南往北掠去,站在城头观望形势的陈海,看到是吴云湖进入西北面的城塞,跟吴澄思会合,传念笑着跟身边的沙天河说道:“你说吴澄思会不会拖延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想到我们压根就没有想着撤啊?”

看厉牙镇兵早就做好准备,却偏偏熬着不动,沙天河即便心里极希望厉牙镇兵能留下来,共同抵挡百万魔兵的进攻,但还是觉得彻头彻底落入陈海算计的吴澄思实在是有点可怜了。

他们这边压根就没有做什么事情,却硬生生的将吴澄思所部二十万精锐拖了下来。

这时候听到城里传来一声轻啸,陈海与沙天河转头看去,就见这时候从静室走出来的苍遗,虽然头脸还罩在灰sè罩袍里,但浑身透露出来的气势,却要比之前雄浑一起。

“苍真人才几天工夫,身外分身都修炼到辟灵境圆满了,果真快绝。”沙天河感慨道。

沙天河感慨不是没有缘故的。

他迟迟没有修炼身外分身,实在是付出的代价太大,而想将身外分身修炼到灵肉圆融之境,又太难。

要是能像苍遗之般,这么快就轻易修炼到灵肉圆融,成功开辟十二条灵脉,沙天河如何不肯修炼身外分身?

沙天河却不知道苍遗能如此,一是神卫傀儡分身难得,二是真龙涎息丹相助,三是天武秘形功法玄妙,要不然身外分身哪里是那么容易修炼的?

这时候,沙天河也只能认为是漱玉宫隐脉的潜力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陈海让沙天河留在北城监视敌情,他往内城飞去。

苍遗看陈海飞过来,传念感慨道:“果真不愧是左师心念不忘的星衡上域,随便一处地方,天地灵气之充沛都比得上燕州的灵天洞府了……”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九章 谁熬得过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