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章 守城(一)

第八百九十章 守城(一)

时间已经来到了秋末,即使是正午时分,眼光也称不上刺眼,魔兵还在不断的从新雁城的两翼往南运动。

陈海与沙天河等人站在新雁城头,观望形势,同时也是让吴澄思知道,他还没有走。

苍遗、苗凤山等人也身穿巨大的战甲,站在陈海的身后。

短短十数天的时间,除了乐毅和郭泓判之外,苍遗、苗凤山、谢觉源、黄歧玮他们四人都在十二灵脉的基础之上,开辟了灵海秘宫,这让他们的道胎在肉身炉鼎之内,就便能运用自身的磅礴灵元施法御器。

这时候他们除了所寄舍的这副肉身炉鼎孱弱了一些外,实际上已经跟道胎境巅峰强者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而陈海也没有用他们与魔侯、魔君级存在肉身搏杀的计划,这些天他安排谢觉源、黄歧玮进玄雷战舰,掌管玄雷战舰的浮空法阵跟玄雷法阵。

而苍遗在数千年的悠长生命里,对夔龙一族的天赋神雷大雷霆术的参悟,已经达到证道、触及大道本源的境界,只是在燕州受天地法则的压制,始终不敢走出最后一步。而他这次过来,重新修炼身外分身,需要将新的肉身炉鼎修炼到能抵挡大道天劫的层次,才能尝试去冲击天位,但祭炼道器殛天塔,与玄雷战舰组成完整的殛天玄雷阵,已经不成什么问题。

苍遗、黄歧玮、谢觉源负责掌握殛天塔与玄雷战舰,苗凤山、乐毅负责协助指挥守城兵马的调动,郭泓判负责协助匠工司及辎重营的运作,这样就将北陵镇兵最大的短柄,尽可能的弥补过来了。

这样,陈海就能完全腾出手来,率领扩编到三万人规模的扈卫营精锐,随时填补在魔兵强攻下有可能产生的漏洞、缺口。

北陵镇兵这些天迟迟不动,厉牙镇兵也被拖延下来,而罗刹魔兵在征魔大军主力悉数撤到魔獐岭以南之后,除了大肆修建黑岩城外,也加快兵马往南运动的进程,从左右两翼,死死的将新雁城钳制住。

加上近十万精锐罗刹魔骑,也都绕到新雁城以南的涑水、秋川河一带集结,吴澄思这时候即便是识穿陈海的算计,想率二十万厉牙镇兵精锐南撤,也迟了。

他们唯一要等的机会,就是陈海孤身脱逃时百万北陵镇兵不战而溃将帮他们吸引住魔族主力,然而这样的机会,却永远都不会到来。

魔族在实际已经完成对新雁城的包围后,于建兴三十一年秋季的最后一天,正式将上百万魔兵魔将往新雁城收拢过来,烈王秦冉这时候还传来两道金剑符诏,勒令陈海、吴澄思不得再有丝毫的拖延,需要在接令之时立即组织兵马突围。

陈海将金剑符诏收入袖中,相隔二十余里,朝站在城墙之上正怨毒盯过来的吴澄思、吴云湖扬声说道:“二吴大人,殿下有诏在此,我们舍弃所有人马南下,有功无过,但你们真能狠得下,舍弃吴氏一族、对你们忠心耿耿的子弟,孤身突围吗?对了,你们就算能狠得下心来,舍弃对你们忠心耿耿的吴族子弟,想脱身也难了,你们看看南面涑水沿岸,有两樽魔君坐镇,已经堵死我们孤身而逃的去路了。我陈海这辈子不是没有逃过,但从来都没有舍弃他人而逃过,我要留下来与新雁城共存亡,二吴大人,要是想逃,好走不送啊!”

相隔二十里,陈海都能看到吴澄思和吴云湖等人脸上都快yīn出水来了,但他只是哈哈一笑?

当太阳稍稍往西偏的时候,一百万罗刹魔兵差不多在新雁城五十里外,彻底的合龙起来,由于吴澄思这部精锐在,魔兵也没有想过能一蹴的拿下新雁城,而是因地制宜的,修筑魔寨、挖掘壕沟,要将一百二三十万的人族兵马,彻底的围杀在新雁城中,不放一兵一卒逃出去。

七八千的翼魔在六头六爪翼魔的率领下,黑压压地如死亡yīn云一般,在天空中盘旋,准备截杀见势不妙准备逃走的人族高手。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随着巨大魔骨之槌敲响万千魔蛟腹皮包裹的战鼓,一支支千余规模的魔兵战队,像是体内的魔血被带着邪异力量的战鼓魔音所点燃,推着一辆辆巨大而坚固的战车,背着掷矛跟重盾,从简陋的魔寨后杀出来,往前新雁城下推进过来。

人魔两族双方虽然兵力相当,但魔兵那庞大的魔躯,天然就要占据绝大的优势,而且在吴澄思他们的心里,北陵镇兵虽有百万之从,却是一个空架子,令他们这一刻如何能轻松下来?

再看到魔兵针对新雁主城以及他们所驻副城的进攻势态,兵力差不多平均分布,也可见魔族也早就看穿了新雁城的虚实,吴澄思心想即便魔兵数量不再增加,他们还要承受住近五十万魔兵的狂攻滥打,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只是又确如陈海所说,这时候就算是他与云湖两人孤身突围逃走,希望也极渺茫了,陈海这孙子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终于将他们都拖入这万劫不复的魔劫之中了。

当然,吴澄思、吴云湖能登天位,也是心志坚毅卓绝,此生也不知道经历多少生死难关,看到将卒都士气低迷,便下令剑修营立即出动御魔,只见数千道剑光冲天而起,向罗刹魔兵前锋阵中席卷过去。

厉山镇的二十万人兵虽然都是百战精兵,但是他们所面的压力实在是比新雁城要大上许多,毕竟他们面对的是数倍于自己的敌人。

吴澄思无奈之下,下令剑修营先出手向罗刹魔阵中斩杀过去,以图扰乱魔兵的前锋阵形,多斩杀一些魔兵,提升这边的士气。

吴氏一族所培养的剑修弟子,虽然凌厉无比,但此时魔兵前锋战阵还在二十里之外,辟灵境剑修弟子不能及,而明窍境剑修弟子御剑到二十多里外的杀伤力,也是相当有限,此时出手杀不了多少魔兵,更主要作用,也是向全军传达死战守城的决心。

看到效果不是很明显,吴澄思脸sèyīn沉,下令将所剩余的几十套诛魔大阵也都启动起来,凝聚成一柄柄数十丈长的诛魔巨刃向前方斩杀了过去。

这么远的距离,虽然杀伤力极其有限,平白浪费了不少战斗力,但这个时候若是丢了士气,一旦等魔兵推到城下开始血战,将会更加的艰难。

眼见着如此,罗刹魔阵中的巫魔也不甘示弱,一个个挥舞着骨杖,从杂魔以及捕捉过来的人族俘虏体内汲取血肉精气,在空中凝聚出数十个巨大的血sè盾牌迎了上去。剑盾相夹,巨量的天地元气震荡开来,不时有剑盾炸成一团团巨大的光屑,消失在空中。

两军还未交战,就已经有如此大的阵仗,这让燕州过来苍遗、苗凤山等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在燕州,除了灵脉所在的灵天洞府之外,天地间灵气极弱微弱,除了大量储备道符外,剑修、玄修弟子在战阵之前很少这么早就大开大阖的进行厮杀——而由于天地元气混乱一片,明窍境以上的强者想借用天地元气施法,也会受到严重的压制,所以在燕州几乎没有可能看到这样的场面。

而在星衡域,虽然在激战之中,想借用天地元气施法很难,但天地灵气充裕,又有大量能直接补充灵元法力的丹药存在,剑修、玄修弟子在大规模战事里,持续作战的能力,实要比燕州高出十数倍、甚至数十倍。

这也使得星衡域的作战势态,跟燕州有极大的区别,天机战械的作用也远没有燕州那么突出。

而在燕州,魔族里的巫魔即便能能汲取人族及其他生灵的血肉施法,但他们体内的魔元也难支撑太多的时间。

乐毅、苗凤山他们对此是有心理准备,但亲眼看来,内心还是极为震撼。

厉山镇兵所进驻的副城,两军没有接触就已经杀得天崩地裂,新雁主城这边暂时还按兵不动,等着魔兵继续接近过来。

而这一刻,陈海神识延伸出去,他能感知百万北陵镇兵,大多数人头还是慌乱、紧张的,只是此时逃无可逃,令他们不得不坚守在各自的位置上。

陈海没有什么担忧,等真正接战,等黑潮般的魔兵将噬血凶残狂暴彻底的释放出来,等他们扛过最艰难的时刻,形势就会慢慢扭转过来。

罗刹魔兵推进的脚步再慢,最终也有到达尽头的那一刻,日头升到最中央的正午时分,像黑sè洪潮般的魔兵已经从西面、西北面接近新雁城五里处,随着魔音战鼓节奏的加快,他们的速度再次提升,很多魔兵甚至直接狂化,往这边扑杀过来……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章 守城(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