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五章我待为谁发新诗

第六十五章我待为谁发新诗

  井九想了想,说道:“也许他们最后真的会成功,但他们不知道那样可能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当年师兄不也是成功了?但他何曾会想到,后来会变成那样?不过……十岁比师兄和我都要强,应该能熬过那一关吧。”

  白猫对那个叫十岁的弟子不感兴趣,但听得出来井九对那个弟子还是有些关心,不禁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心想从前你一心修道,从来不管人和猫的死活,怎么现在变了这么多?

  “我准备出去走走。”井九说道。

  白猫更是震惊,就连尾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心想你居然会愿意出山?

  “眼不见为净。”

  井九翘起食指,放到白猫眼前。

  白猫很自然地向前凑了凑,用脸侧去蹭。

  待舒服地蹭了好几下,它才悚然惊醒,赶紧退回,继续趴在窗台上装死。

  它现在看不出井九的深浅,所以不会出手,但也不会与井九亲近,因为那样有可能会被井九连累。

  青山镇守白鬼,拥有堪比神魔的力量与极其恐怖的境界,辈份也极高。

  无数年来,青山九峰只有两个能让它感到警惕甚至害怕的人。

  它怕井九,但更怕井九的那个对头。

  井九无情,那个人却太多情。

  无情不是冷酷,只是字面意思。

  多情却不见得是好事。

  “阿大,想跟我出去吗?”

  井九问道。

  白猫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井九说道:“你知道的,我不怎么懂人情世故,也没怎么关心过人。”

  白猫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也知道啊?

  井九没有再说什么。

  白猫明白他的意思,伸出软软的猫掌,比划了一下。

  锋利的爪尖从它的趾缝里探出,比最明亮的剑还要令人恐惧。

  “谢谢。”

  井九摸了摸它的脑袋。

  白猫非常不满意地咬了他一口,当然没敢用力。

  ……

  ……

  回到神末峰的时候,夜sè依然深沉。

  看着断崖前那幢小木屋,井九想了想,走了过去,推门而入。

  顾清没有睡觉,借着油灯,还在研习剑谱,看着是他,很是吃惊。

  他来到神末峰已经半年,就没见井九离开过峰顶,更不要说来自己这里。

  “稍后我们会离开。”

  井九说道:“你是准备留在山里,还是去外面?”

  顾清更加吃惊,心想为何忽然要离开?他沉默了会儿,问道:“你们要走多久?”

  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井九知道他最关心的是什么事,说道:“承剑前会回来。”

  顾清想了想,说道:“我就留在这里好了,专心修剑,也顺便看家。”

  井九没有劝他,说道:“万一有事,和猴子说。”

  顾清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心想峰里的猴子确实聪明,但如果真的有事,又能帮什么忙?还是说那些猴子可以去找谁?

  他没有问井九,只是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

  ……

  清晨时分,青山议事。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自从神末峰开禁,赵腊月成为峰主之后,青山议事的规矩便改了很多。

  往常都是各峰主剑齐聚天光峰,峰主以剑传音,现在则是由诸峰代表在昔来峰大殿里面对面议事。

  很多人猜测,峰主们是觉得和赵腊月这位曾经的三代弟子平席议事,实在是有些尴尬。

  这个猜测还有旁证,那就是这次青山议事,依然有意无意忘了通知神末峰。

  今天议事的主要内容,是此次两忘峰弟子在朝南城除妖遇着的问题。

  天光峰的白如镜长老,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怒容,厉声要求尽快派出二代强者前去浊水,如果那头大妖还活着,就赶紧抓回来,如果是死了,也要把尸体拖回来,弄清楚那天夜里,浊水深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着回荡在殿里的怒吼,梅里等人没有说话,他们知道白如镜为何如此愤怒,因为直到现在,柳十岁还没有醒。

  “适越峰的师弟们已经看过,柳十岁体内确实有很多火毒,但是……明显有异样。”

  来自云行峰的时明轩长老yīn阳怪气说道:“我很怀疑他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等他醒来一问便知。”

  殿内众人知道他怀疑的是什么,事实上在适越峰查看之后,这是很多人的猜测。

  白如镜自然要护着自己的徒弟,厉声说道:“真相未明,休要血口喷人!”

  时明轩冷笑说道:“好一句真相未明,那我倒要请问一句,既然真相未明,为何简如云已经被关进了幽室!”

  众所周知,简如云去两忘峰之前便是时明轩的徒弟。

  “简如云护持不力,当然要受罚!”

  “斩妖除魔,本就是凶险之事,难道还要当奶妈?”

  “时明轩,你莫要以为攀着某处,便可以对我天光峰如此无礼!”

  “呦呦呦,不愧是青山第一峰,果然霸气十足,难道我云行峰是你下属不成?”

  一时间,昔来峰殿内只能听到白如镜暴怒的吼声与时明轩yīn阳怪气的声音。

  昔来峰主摇了摇头,准备劝解两句,忽然不知道感应到了什么,微微皱眉,没有开口。

  梅里望向殿外,神情微异,心想出了何事,为何自己的剑心有些不宁?

  很快,一个消息便从南松亭处传到内门,又迅速在九峰之间传遍。

  赵腊月与井九走了。

  走了?就这么走了?

  白如镜神情微异,说道:“赵……她是神末峰主,怎么能随意离开?”

  昔来峰大殿里一片安静,青山二代的强者们对视无语。

  正因为赵腊月是神末峰主,所以她的离开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按照青山门规,她只需要告知昔来峰一声,把剑牌做个登记,便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这便是九峰峰主的特权。

  就算她没有知会昔来峰,也没人能把她怎么办。

  当然,如果掌门不同意,自然另当别论。

  问题在于,掌门专心修道,已经多年没有管过这些事。

  昔来峰主无奈地笑了笑,说道:“稍后我去天光峰与掌门师兄报知此事。”

  梅里看着前来报信的林无知,问道:“他们有没有说要去哪里?何时回来?”

  林无知苦笑说道:“什么都没说。”

  梅里心想不会一走便是很久吧?

  对修道之人来说云游四海数十年是很正常的事情,殿内的人们都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但他们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往往已经修至游野境界,在大道上继续前行变得非常困难,赵腊月与井九还这么年轻,为什么如此着急?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我待为谁发新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