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章青山蒙羞的第一天

第一章青山蒙羞的第一天

  题记

  老相邀,山作伴。千里西来,始识庐山面。爱酒杨雄浑不管。天与邻翁,来慰穷愁眼。

  似惊鸿,吹又散。画舸横江,望断江南岸。地角天涯无近远。一阕清歌,且放梨花满。

  (苏幕遮。宋:周紫芝)

  ……

  ……

  清晨时分,井九与赵腊月离开神末峰。

  他们一口气走了八百里路,出了南松亭,到云集镇上吃了一顿火锅。

  赵腊月吃了七盘酥肉,喝了三罐果酒,井九就烫了几片青菜,还用的是白汤。

  午后,他们接着出发,又走了数百里路,来到了商州的州城外。

  商州城不算特别大,但有五条官道在这里交汇,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所以朝廷管治极严。

  城门外有卫兵把守,虽说也会收些铜板,快些放行,但是对行人的检查并不会放松。

  井九和赵腊月站在城外的离亭下,看着城门方向看了很长时间。

  他们有一个很麻烦的问题无法解决。

  怎么进城?

  井九再次回想当年看过的那些游记与皇朝相关条例,发现还是没有别的办法。

  “直接驭剑而入,城里应该有专门接待修行者的仙居。”他对赵腊月说道。

  赵腊月有些恼火。

  开始的时候,她就说应该驭剑而行,偏偏井九不同意,说既然是要游历,何必那般匆忙,而且不要显露身份为好。

  井九说道:“要不然就必须有官府发的路引。”

  赵腊月看着他问道:“你有吗?”

  井九说道:“我们离开的时候,可以去昔来峰要几份。”

  赵腊月说道:“那就是现在没有?”

  井九望向官道上的那些马车,自言自语说道:“也不知道路引上面有没有画像。”

  赵腊月木然说道:“青山蒙羞。”

  是的,井九与赵腊月是两个全无生活常识的人。

  在青山里,他们看不出任何异样,但当他们来到真正的人世间,这个问题便会展露无遗。

  他们一心向道,所有的时间与精力都放在修行、感悟天地之类的艰深问题上,根本没有在意过生活里的那些琐事。

  当初在小山村,井九用九天时间学会了农活、家务与劳作,别的依然没有学会,比如与人打交道。

  无论是在柳家,在南松亭与洗剑溪、在神末峰,他都是一个人呆着,也不需要和人打交道。

  赵腊月比他的情况稍好些,但也有限。她还没有出生,便是青山宗重点看护的未来,来到人世之后,她便一直在准备修道,学习各种艰深的知识,就在府里呆着,从来不见外客,直至来到青山,大部分时间也是独处,比如剑峰。

  在修道世界里,他们是天赋惊人的人才,在正常的世界里,他们则会显得很笨拙。

  没有别的办法,那就只能选择最直接的办法。

  当然,那个办法并不是井九曾经考虑过的抢路引。

  暮sè渐深,视线模糊,他与赵腊月绕到商州城最偏僻的一段城墙前,剑光偶闪,便从原地消失。

  飞剑落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

  赵腊月问道:“去哪里?”

  井九说道:“我没住过仙居,听说不错。”

  赵腊月说道:“既然是游历,就像果成寺蹈红尘,还是住客栈为好。”

  井九想着书里写的那些,有些忧虑,说道:“听说客栈比较脏,而且脚臭味很重。”

  赵腊月心想真是没见识,找个好些的客栈便是,凡人难道就不洗脚了?

  井九还想说什么,赵腊月直接说道:“我是师姐,听我的。”

  “好吧。”

  二人离开小巷,向着外面那条满是灯火的大街走去。

  赵腊月忽然停下脚步,说道:“你等我会儿。”

  片刻后,她从巷外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两个笠帽。

  井九接过笠帽,问道:“为何?”

  赵腊月没有说话,用手在自己的脸上比划了一下。

  这已经变成青山九峰里的常见动作,只要看见这个动作,便知道是在说井九。

  井九自己倒没见过这个动作,但不妨碍他很快便理解了赵腊月的意思。

  他把笠帽戴上,低声问道:“还能看到吗?”

  巷外透来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笠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哪怕只是露出来的部分也太过惊艳。

  赵腊月伸手把他的笠帽向下用力地压了压,打量一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

  ……

  谪仙居是商州最好的酒楼,以及客栈。

  这是赵腊月勇敢地询问几名路人后得出的结果。

  客栈里灯火通明,窗明几净,虽有些嘈杂,看着还不错。

  赵腊月比较满意,井九看着匾上那三个字,比较不满意。

  走进客栈,来到掌柜身前,赵腊月忽然沉默了。

  井九有些不解,然后想到,她应该是忘了带钱。

  这种事情他不会忘,他一直记得,钱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在小山村里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就源自于此。

  他取了一片金叶子递给掌柜,认真说道:“要最好的房间。”

  没有谁会戴着笠帽进客栈要房间,也没有谁会用金叶子付房费,但……那毕竟是金叶子。

  管你们是什么怪人,只要有钱就好。

  “天字甲号房!瞧这名字,就是为您二位备着的。”

  掌柜脸上堆起真诚的笑容,唤来小二,嘱咐他带客人上去。

  来到房间门口,看着木牌上果然写着天字甲号房,井九与赵腊月都觉得比较满意。

  入得房来,赵腊月看了看四周的陈设,发现确实不错,与朝歌城家里相比,也差不到哪里去。

  井九想着一件事情,问道:“你没钱怎么买的笠帽?”

  赵腊月怔了怔,没回答这个问题,找了块干净的地板盘膝坐了上去,闭着眼睛开始调息休养。

  “青山蒙羞啊。”

  井九摇摇头,笑着说道。

  赵腊月还是不理他。

  一道白雾从她的头顶生起,笔直如线,亦如剑。

  井九解下身后的铁剑,心意微转,黝黑的剑身上生起一道幽蓝的火焰。

  他伸手抓了把火焰放到脸上,搓了两把,千里旅程染上的灰尘尽数消失不见,露出干净如玉的皮肤。

  片刻时间,赵腊月调息结束,睁开眼睛,黑白分明,很是好看。

  她看了井九一眼,想了想,伸手到空中用道法凝了水,把脸洗干净。

  敲门声响起,小二端着盆热水走了进来,肘间搭着两条雪白的毛巾。

  “客官您……”

  小二看着赵腊月的脸,愣住了。

  他把水盆放到地上,望向井九,说道:“要不您……”

  声音再次戛然而止。

  他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

  ……

  (在武汉忙,最近更新可能稍乱,今天就一章。)

看网友对 第一章青山蒙羞的第一天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拈花微笑 : 2017年11月20日 回复

    开始第二部了吗?目录里应该提示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