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一章 守城(二)

第八百九十一章 守城(二)

入夜后、激战正酣!

在黑风军精锐老卒的率领下,这支成立不久的军队,在充满血腥跟嚎叫的夜sè里,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

新雁城的造法有别于传法,没有高耸入云的城墙,没有坚固不可能摧毁的城门,一段段、一重重夯土筑成的厚重城墙,与一道道壕沟犬牙交差,将一波波杀进来的魔兵进攻阵形撕裂开来,在错综复杂、仿佛巷道似的多重城墙及壕沟|缝隙里,人族将卒以看似孱弱的血肉之躯,与肉身强悍数倍的精锐魔兵,展开对每一寸土地的血腥争夺。

苍遗等人依靠着强悍的道胎修为,掌控着万幽玄雷战舰,与有限十几座诛魔法阵,抵御罗刹血魔那诡异的血练秘法,然而北陵镇兵还是太年轻了。

虽然大量编入北陵镇兵的战俘,都是九郡国战场上曾经的老卒,流囚也多为有修为底子的江洋大盗,但仓促成军,即便充当营城兵时会进行基本的操训,但彼此间的磨合,没有经过如此残酷血战的考验,更不要说车骑、步骑、步车协同作战了,一旦让魔兵魔将杀进来,更多是依赖于个人的武勇,或者在督战队血腥巨斧及重膛弩的威胁,被迫顶在血腥的战场,拼却所有的气力,与魔族拼命。

战场到处都是混乱一片,魔族战阵被撕裂开,人族的将卒情况也不见得能好多少,伤亡比魔族要惨重数倍,但也亏得这五六年间,天营城储备大量的防御道符等资源,加上重膛弩、轻重型天机战车,前期也只是勉强维持住防线没有崩溃。

北陵镇兵高端战力还是太少,算上苍遗、苗风山他们以及陈海他自己,北陵镇道胎境的高端战力仅有七人,其中四人还都无法亲率兵马冲锋陷阵。

而魔族在针对新雁城主城的进攻方向上,除了有两樽魔君级的存在坐镇外,还多达二十四五樽的魔侯级高端战力。

在道丹、魔将一级的战力对比上,北陵镇兵所处的劣势则是更大。

要不是北陵镇兵编有二十六具坚不可摧的血魔尸,陈海他自己都难以想象仅凭借不多的天机战械能支撑下来——天营城运来的天机战械是不少,但相比较一百万兵马就太少了——同时,陈海也是亲率扈卫营精锐,在城内外来回奔波,每看到防线有崩溃之虞,就必需不顾一切的去堵,也是逸强维持住防线的关键。

好不容易又杀退了一大股魔兵、稳住防线,陈海站上城头浓重地呼出带有血雾的气息,神识将上百里长的城墙防线扫视了一圈,发现整个战线上虽然处处胶着,但一时半会儿之间还不至于崩溃掉。

经过最初几个小时的混乱之后,情形没有往更坏的方向恶化,几乎所有将卒都轮替上过阵,都见过血,都品尝过死亡的滋味,说彻底认识到无路可退也好,说麻木也好,大家心底都没有所谓的慌乱了,进退也就变得更为有序。

陈海回头看了一眼,他在战前临时扩编到三万精锐的扈卫营,刚才一战又有好几百人永远的倒下来了。浴血奋战的精锐将卒,这时候还不能松懈一口气,抓紧时间休息,好应付下一次的险情。

四处都是喊杀声,东边忽而传来一阵浓重的腥风,陈海放眼望去,只见魔族在厉山镇兵所守的副城北侧,所布血炼魔阵,这时候凝聚出一道三四百米长的血之巨刃携着腥风,往副城劈了过去。

厉山镇兵也浴血奋战了三四个时辰,他们斩杀的魔兵,甚至比北陵镇兵还要比,他们毕竟是吴氏最后的精锐所在,有两个真君级强者坐镇,道胎境强者更是多达四十人,然而血炼魔族,不仅能汲取杂魔的气血精气,但战场厮杀了三四个时辰,双方都有数万将卒战死,血流成河之时,整个战场之上所弥漫的血腥,都能为血炼魔阵借用。

这使得血炼魔阵甚至要比人族的防御法阵,有可更持续的战斗力。

这一刻,厉山镇兵所守的副城之上,十数座诛魔战阵所凝聚的防御灵罩光芒暗弱下来了,显然是吴氏的阵法师们坚守到现在,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魔兵还在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之时,他们也没有办法将十数面防御灵罩叠加起来,去抵挡住血sè巨刃的暴烈一击。

副城北城,这时候飞出数十口灵剑和十数道由防御道符所化变出来的剑芒、焰柱、雷霆,往血sè巨刃狂劈而去。

只是这些手段,相比起那血之巨刃,还是显得太弱了一些,在阵前就被血sè巨刃搅得破碎。

站在城墙之上的吴云湖展开巨大的袍袖,飞往一道幽光往血sè巨刃飞去,就见一枚巴掌大的古印极瞬间变成数丈巨大,往血sè巨刃撞去。

血sè巨刃破碎,天地间都红彤一片,冲击波往四周八方扩散,护住城墙的十数面防御灵罩被撕裂、撕碎,与魔族厮杀正惨烈的二百多厉牙镇兵位于冲击波的正下方,除了极少数人及时祭出防御道符,绝大多数人直接被震死、冲压致死。

这也是在星衡域非要拥有通玄境中后期修为底子的将卒才能进战场的关键,要不然刚才那一下冲击,两三里方圆内的普通人都得被直接震死。

果真是天位真君、道器手段,陈海摇头赞叹了一声,不再关注厉山镇兵那边守城战。

这时候又是五个罗刹魔的万人队从西北、西南两个方向,往新雁主城赶来,这也是魔族对北陵镇兵的两个主攻方向,看得出魔族虽然伤亡也不轻,却想着在这两个方向上,将北陵镇兵耗死。

魏汉坐在陈海的身后,看着如潮水般而来的魔兵,恶狠狠地骂道:“这他娘的罗刹魔看样子是不想让我们活过天亮……”

陈海一边缓缓恢复着自己的体力灵元,一边静静地等待着时机。

苍遗他们控御玄雷战舰,主要照顾西南方向,陈海站在城头等到一盏茶的时间,看到西北方向的城下,罗刹魔兵越聚越多,密密麻麻跟黑sè潮水一般,数面血炼魔阵所凝聚的巨盾在魔兵阵列的上空飞速旋转,这么近的距离,限制了暴炎重锋箭的攒射,一头头无比笨重的熊魔们,扛起的巨盾,就像一只只十数米直接的巨大圆盖子,也将重膛弩在城前咆哮的威力限制住。

这些熊魔动作虽然迟缓一些,但气力实在是太大了,上万斤重的巨盾扛在它们的肩头,就跟玩具似的,三五十头熊魔,就将撑起一道重锋箭射不开的屏障。

看到这一幕,魏汉随陈海站起来,他知道这又是他们必须顶上的硬战。

不多时,新雁城的一处城墙剧烈地颤动了起来,十几辆重型天机战车从一处缺口轰鸣杀出。

一支支巨矛,在魔兵的利爪抓握住狠狠的攒击过来,将天机战车刺得火花四射,然而厚度达一尺的装甲根本无惧任何长矛和骨矛的攒刺。

这是天营城为陈海亲兵扈卫营所特造的重型战车,每一辆重型战车的装甲,主要还是用玄阳精铁所铸,但是用渗透之法炼入上百斤的精玄金,同等的厚度,防穿刺、冲击的能力却足足提了一倍。

在重型天机战车加上一百具重膛弩的共同努力,非但没有让魔兵能冲进来,还将进攻的魔兵撕开一个缺口。

陈海这时候也亲率数千精锐,簇拥着十数头威猛无比的血魔尸傀儡,穿过坍塌不堪的城墙废墟堆,对残破城墙前的魔兵展开反击,想要将天机战车撕裂的缺口继续撕大,想要打溃城下的这部魔兵,为己方的士气杀出一个小高潮出来。

这一战已经持续四个多时辰了,夜sè被无数燃烧起来的火光映得通红,魔族也杀红了眼,推着数十几辆砂铜所铸的车盾,从四周八方围过来,想要将天机战车抵住,手起重锤、巨矛的魔兵又像潮水似的围上去,狠狠地向天机战车砸去、刺去……

陈海在魏汉等人的簇拥下,直接冲到阵前去,逆雷戟斩出一道雷光隐隐的戟芒,往那些巨大的砂铜车盾斩去,顶住最大的压力,方便后面的将卒源源不断的填补上来。

魏汉也是杀得性起,忍不住一只巨锤猛砸过来,劲风几乎要将他的脸皮吹裂,他手里的战戟,还嵌在一头熊魔的胸膛里抽不出来,刚抡起拳头,凝聚拳印要跟那只有万钧之势的巨锤对轰,逆雷戟仿佛一道细小的雷光游龙,比魏汉拳印更快一线的刺中巨锤,举重若轻的替魏汉接下他所不能承受的一击重砸。

苍遗等人掌控万幽玄雷战舰,虽然重点照顾东南向的防线,但也始终关注陈海的动向,看他亲自率部冲锋陷阵,苗凤山摇了摇头感慨道:“之前只以为陈海智谋无双,没想在战阵之上也是如此的勇猛……”

“陈大人是不是太突前了?”一名九郡岛派过来的道丹境阵法师,身在玄雷战舰之上,看到北城外的战场情形,蹙起眉头说道。

虽然陈海亲自率队打的这波反击,气势相当凌厉,但左右两翼的魔兵没有被杀退,还直接抵到城墙下,而陈海率数千人猛打猛冲,长驱直入杀进魔阵两千步的深处,特别陈海还身为主帅,此时的位置确实是稍稍突前了一些。

然而此人话音未落多久,就见陈海身边被杀得到处都是残肢断腿的尸骸堆来,一道灰影倏然掠起,就见下一刻那道灰影伸手一抖,一截黑鞭便在极瞬时化为长矛,趁着陈海毫无防备之际,破开护身罡元,刺入陈海的后背!

“贼子胆敢!”陈海回头一拳,光芒大作,凝聚金芒灿灿的拳印,直接将那道灰影轰得斜飞起来,落在魔兵之中,而这一刻,陈海忍不住张嘴狂喷一口鲜血,单膝猛然跪地,伤势重得几乎都不站起来。

看到这一幕,新雁城头无数将卒,睚眦欲裂,没想到寄托他们所有生存希望的主帅陈海,竟然在这一刻、在阵前被魔族刺客成功刺杀!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一章 守城(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