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守城(三)

第八百九十二章 守城(三)

战场上的厮杀并没有停止,但所有关切着陈海动向的人,心脏几乎都停止跳动了,谁都知道陈海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对仓促成军、勉强才扛住魔族进攻的北陵镇兵将是何等的灭顶之灾。

而这一幕,对战场之上的魔兵魔将而言,却像是被注入一针强心剂。

狭窄的厮杀战场上,即便心智低下的普通魔兵,也都清楚将眼前这个身穿青sè战甲的男人成功斩杀,意味着接下来就是痛饮城中百万精纯血食的盛宴开始;在这一刻,陈海身周的诸多魔兵魔将,几乎同时将最暴烈的攻势往他身上集中过去。

陈海遇刺之时,为斩杀一头魔将,孤身深入魔兵阵中有十数米深。

以陈海的修为,没有遭遇魔侯级数的魔族强者,与本阵脱离十数二十米的距离,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冒险,但这一刻,他却要独自承受从四面八方同时攒刺过来的三四十支骨矛的重刺,同时还有两只血sè魔戟破空怒斩过来,令他双膝再次一软,竟然都没能站起来,更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飞身盾回与本阵会合到一起。

两头在前阵督战的紫鳞魔侯,这一刻飞马流星般的大踏步往前阵跨来,同时将各自的血sè魔戟当成法器祭御,不断往陈海头顶暴击而来,联手将陈海镇压住,令陈海一时间无法脱离前阵魔兵的纠缠,遁飞回本阵。

看着魔族刺客的那支黑sè骨鞭,从背后将陈海的左胸血淋淋的刺穿,此时还挂在陈海的身上,魏汉等人是肝胆欲裂,大吼一声,将体内的道丹以近乎崩溃的速度摧动起来,也不顾磅礴的灵元将严重摧残百骸窍脉,战戟爆发道道青sè光芒,与周遭最快反应来的数十精锐,奋不顾身的撕开魔兵前阵,一步步的往陈海靠近。

眼见着形势危急如此,新雁城头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声,下一刻,一道黑sè身影从城头掠出,身形在半空不断的涨大、将衣袍战甲撑得崩裂、洒落,墨翟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半空将人身快速的变回墨蛟真身……

沙天河这一刻回过神来,祭出血灵刀的同时,朝城内大吼道:“救陈大人!”

北陵镇兵在北城集结三十万兵马,虽然军中辟灵境以上的骨干,远远少过厉牙镇兵精锐,但这三十万兵马里面,辟灵境以上的弟子也有三千多人。

虽然很多人都在城下备战,第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不知道城外发生了什么,但城墙上盯着城外战场一举一动的辟灵境以上的武将,也有千余人,看到陈海遇袭受到重创,同时被魔族强者镇压在魔兵阵列之中无法脱身撤回,这时候也都第一时间将灵剑、法宝祭出,往陈海身陷处汇聚过去。

瞬眼里千余灵剑、法宝以及种种道符所激发的冲天光华,仿佛光之长河,彻底点亮了夜空。

魔族以肉身强悍著称,擅长近身搏杀,而不擅长御器,但这一刻看到千余灵剑、法宝以及无法道符所化的光芒,朝陈海这边汇聚过来,除了巫魔全力出手外,在战场上所有能出手的魔族强者,也是纷纷的将手中的战矛、战戟疯狂的掷出,去拦截这将近千计的灵剑、法宝对陈海的增援。

在东北角战场两翼集结的两千余头翼魔,到现在一直都还没有加入战场的直接厮杀,这一刻也是闻令而动,振动巨翼,卷起来的风浪吹得大地砂飞石走,像夺命的乌云,往最中心的战场汇聚而去。

从开战之初,束越魔君一直都在城外二十里外的一座山崖上督战,久攻不下,令他分外的暴躁,这一刻,他的血sè魔瞳深处也是血芒大涨,没想到一直潜伏在战场上没有出手的夏寒,不出手则矣,一出手竟然真就能重创了新雁城守将的主帅。

束越魔君张嘴咆哮起来,吐出似乎毫无意义的刺耳魔音,却令此时集结于新雁城西北方向十数万魔兵像潮水一般涌动起来,往新雁城扑打过去。

与此同时,束越魔君与守在身侧的五樽魔侯,也化作一前五后六道黑芒,以极快的速度往前阵掠去。

既然都到了一举攻陷新雁城的关键一刻,甚至有机会亲自斩杀陈海这只令他无比生厌的人族小虫子,束越魔君灵魂深处都在颤抖着对人族血肉的渴望,怎么可能甘心缩在后方督战?

束越魔君在半空中张开嘴,吐出九yīn邪刃,也是毫不掩饰的,带着尖锐的破空呼啸,直接朝陈海身陷处斩杀过去。

要是能提前一刻,将陈海斩杀,这一战的结局也就注定不会再改写了。

一声清越的鸣啸声从东边传来,一道夺目的青玄sè光横跨长空,从侧面往九yīn邪刃狠狠地击打过来,在半空中猛烈的撞在一起,几乎要将空间都打裂开来。

在厉山镇兵所守的副城之上,吴澄思死死盯着此时出手阻拦束越老魔的吴云湖,脸sèyīn沉得都能凝出水来;吴云湖不理会吴澄思的反应,他全力祭御灵山印,将束越老魔的九yīn邪刃镇压住。

吴云湖为什么会出手,吴澄思心里当然清楚,陈海一旦身死、新雁城被攻破,他们在副城就剩十数万兵马,根本就可能挡住六七倍精锐魔兵的狂打滥攻,但想到吴氏沦落到今日之境界,全是拜陈海所赐,这叫他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心结,出手去救陈海这狗贼?

吴澄思不甘心,但也强忍住没有阻拦吴云湖出手,他就冷着脸站在城墙之上,盯着陈海身陷处,看到那里这时候就像是绞肉机一般,将无数人族精锐以及魔兵魔将绞杀成断肢残骸。

陈海身受重创,只能勉强的抵挡住从四面八方杀过来的攻势,两只血sè魔戟已经贴到他身侧,死死将他缠住,令他都差点无法站起来,更不要说往后撤退,他的身子稍稍往后一退,就会有无数魔兵魔将冲上来,令他无法转身。

北陵镇兵杀出城的精锐,奋不顾身的往陈海那边靠拢,要将主帅救回去,而无数魔兵魔将也是疯狂的往前涌。

以陈海为中心,二三十米纵深的狭窄战场,在四五息时间内就互相交换了三个回合,数百人族精锐以及魔兵魔将丧身于此,瞬时间所暴发出来的战况之激烈、惨烈,乃是吴澄思此生所未见。

虽有上千灵剑、法宝在前,但墨翟的墨蛟真身已经变回到七八丈大小,在半空中作为目标来说,太过巨大了,四五息时间内,还是让十数把骨矛深深地刺入了他庞大的蛟躯之中,猩红的龙血四下洒射。

墨翟毫无收敛闪避的意思,飞到前阵,就从半空猛的扎下来,妖躯在承受数十、上百魔兵魔将暴击的同时,也还在不断的变大,直接在魔兵阵列中翻滚碾压,将魔兵前阵的阵形冲散开,以便己方将卒更深入的切进魔阵,能以更快的速度接缓陈海。

魔阵与法阵所凝聚的灵盾、巨盾冲撞在一起,大量的灵剑、法宝,被魔族强者掷出的战刃击飞、甚至击落,但也有上百灵剑、法宝及时飞到陈海身边,疯狂的怒斩狂攻,只是这时候五樽魔侯、二十余头魔将也已经杀到前阵,双方的攻守之势在以陈海为核心、仅十数步宽的狭窄战场内暴发开来。

陈海还是没有能脱身的机会,人魔两族精锐以更快的速度在他周围消耗着,互相绞杀着!

吴云湖虽然出手极力镇压束越魔君的九yīn邪刃,但他隔空出手,却阻拦不住束越魔君与五樽魔侯级侍魔亲自赶赴战场,加入此刻已经激烈到极点、就像是绞肉机似的战团之中。

为了压制更多的人族强者去救援陈海,主城西南以及副城北面、西翼的魔兵也都全面展开决战的势态,魔君、魔侯级的魔族存在,都亲自进入战场。

看到束越魔君的身形有如鬼魅般进入魔兵前阵,将九yīn邪刀拿回到手里,近到都能伸手斩杀到陈海的肉身,吴云湖这一刻都要绝望的闭上眼睛。

他心里清楚,陈海身亡的一刻,就代表北陵镇兵的崩溃,代表着新雁城的失陷,也代表厉牙镇兵所剩十数万精锐,在四樽魔君所统率的七八十万精锐魔兵的包围之后,将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升天。

只是吴云湖不甘心,即将灭亡就在眼前,他也要睁着眼睛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也要睁着眼睛看着束越老魔,将九yīn邪刃刺入陈海的胸膛,他见陈海吃力的举起逆雷戟,往九yīn邪刃挡去,只是陈海看上去太垂死挣扎了。

就在吴云湖认定逆雷戟会被九yīn邪刃直接斩碎之时,就见逆雷戟与九yīn邪刃相接的瞬时,一点金芒在极瞬间壮成耀眼炙目的烈日,下一刻又化为一道剑芒,刺往束越老魔的胸膛……

在此之前,那名曾成功重创陈海的魔族刺客,在束越魔君身后再次掠起灰sè的身影,任谁都以为她下一刻会绕过束越魔君,将诡异无比的杀招,再次送入陈海的体内,但这道灰影这一刻却是硬生生封堵住束越老魔的退路,令束越老魔暴起后退的身形在这一刻停了一瞬,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金sè剑芒,刺破他所穿的紫sè道衣,刺入自己的胸膛!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二章 守城(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