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守城(四)

第八百九十三章 守城(四)

束越魔君从未曾想过,他会被比自己整整低一个境界的人,暴起一击刺破道器级的紫煞魔衫、刺破防御力绝不在道器级紫煞魔衫之下的护身罡元与魔身,所以陈海逆雷戟看似慢了一瞬,与九yīn邪刃锋刃错过时,他都没有觉得逆雷戟实体比他所持的九yīn邪刃足足长出三尺有什么不对劲的。

然而在逆雷戟首凝聚出一点金sè剑芒,以及将三四百里范围内的所有天地气机,皆在一瞬之间纳入这一点剑芒之中,束越魔君感受到这一点剑芒所透漏的剑意是那么的庞大,仿佛巍峨雄岳朝他碾压过来。

这一瞬间,束越魔君的神魂都要颤抖起来,然而束越魔君的修为境界毕竟要比陈海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天地山河剑意再强悍,也没有办法将束越魔君的神魂震慑住。

只是束越魔君没有想到,他在暴起身退之时,深得他信任、原以为要联手将北陵镇兵统帅陈海杀死的弟子夏寒,竟然在这一刻封堵住他的退路。

宁婵儿虽然都已经道丹境圆满,但潜伏在魔族之中,一直都没有机会冲击道胎,所以在束越魔君这样的天魔境强者面前,实力还是太低。

一对戮仙刺贯注宁婵儿毕生修炼的灵元抵上束越魔君的后背,就寸寸碎裂,而只要陈海的动作再慢一瞬,宁婵儿双臂、魔身都会随之被震断、粉碎,甚至连元神都没有脱窍而逃的机会,但就是宁婵儿这一挡,将束越魔君迟滞了近几分之一瞬的短时,纳天地气机而铸剑意、又差不多将陈海体内逾半数灵元汲取一空而成就的天地山河剑便倏然成形……

这一刻,束越魔君明白过来,踏入天魔第五境的鸣裕大魔君,为何会亡于比他整整低两个境界的姜寅剑下了。

这便是西北域三宗千百年来,唯一能与大破灭魔意媲美的天地山河剑意!

只是束越魔君没有想到,陈海与姜寅师徒二人,竟然都参悟出天地山河剑意!

怎么可能,能与大破灭魔意媲美的天地山河剑意,什么时候成了能师徒相传的大陆货了?

他更没有想到在他身边追随十数年的魅魔夏寒,竟然是早就受人族控制的奸细!

而这一刻的惊变,也同时令在百余步方圆、有如绞肉机一般的战场上进行惨烈厮杀的人魔两族将卒目瞪口舌。

谁能想陈海最初的遇刺,竟然是诱杀束越魔君的计谋?谁能想象陈海与修为都没有达到魔胎的魅魔,竟然会在惨烈乱杀的万军战场之上,以这样匪夷所思的计策,诱杀束越魔君这等存在的强者?

然而人魔两族的将卒,此刻的反应则是截然相反的。

魔兵魔将这一刻难抑内心的惊惶失措,而人族将卒则是大喜若狂,这一刻似乎有无尽的力量从体内狂涌而出,在狭窄的战场上,双方士气、气势陡然逆转过来,顿时间就有上百魔兵魔将被斩杀剑戟之下。

不过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为斩杀陈海,为了抓住北陵镇军迄今为此出现的最大“破绽”,差不多有八樽魔侯级强者、上百魔将级巨魔与束越魔君一起杀往最前阵,实际上诸魔也就比束越魔君慢上半拍,就能与人族将卒短兵相接;而除此之外,还有两千余翼魔也正张开锋利的爪牙,从两翼往陈海“身陷处”猛扑过来。

低级魔兵会出现慌乱、会不知反措,但对魔将级以上的存在,它们不会轻易的溃败。

何况这一刻在陈海身周百余步方圆内的狭小战场上,魔族投入的高端战力之密集,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即便发生一点点的小意外,它们为什么要慌乱?

而束越魔君拥有着天魔第一境的巅峰修为,生命力强大到惊人,又岂是陈海一剑所能斩杀的?

陈海一剑虽然未能斩杀束越老魔,令他身魂俱灭,但就像当年姜寅与鸣裕大魔君一战过后,剑意能残留在断崖之上数年不消化一样,陈海一剑刺穿束越老魔的胸膛,虽然没有能令束越老魔一剑毙命,但残留的剑意也是直接将束越老魔的念识封印在识海之中。

道胎境强者的真意,竟然能封印住天位境强者的念识,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瞪目结舌的事情,但魔族中那些魔侯级的存在,无不是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老魔头,即便眼前的一切令他们匪夷所思,但他们也知道天地山河剑意是何等强悍的存在,束越魔君猝不及防间受到重创,进而被暂时封印住念识,也并非是完全不可能。

这一刻,双方的形势彻底的逆转过来。

之前,人族将卒奋不顾身的要将主帅从魔兵魔将的戟矛爪牙救下来,而这一刻则变成魔兵魔将,疯狂的要将它们遇袭受到重创的主将,从人族的剑戟之下抢回去。

一杆魔戟怒刺过来,宁婵儿娇小的魔躯,抵住束越老魔念识被封印的身体,往陈海这边暴退数丈。

八樽魔侯、上百魔将,这一刻只要能够得着,都手持战戟魔兵从四周八方朝陈海怒攻过来,攻势比狂风暴雨还要密集,打得崖山崩裂,绝不让陈海有一丝机会出手,再给束越魔君补上致命一击。

陈海之前让宁婵儿将魔鞭刺穿他的身体诈伤,看似伤势极其严重,鲜血喷射,但实际不仅避开筋骨,还避开百骸灵脉诸窍。

以陈海此时强悍的肉身,只要不伤及窍脉、筋骨,伤势可以说是轻微之极,但此时即便有墨翟、沙天河他们在外围牵制,他与刚才受宁越魔君震伤的宁婵儿,以及已经冲到他身边魏汉等数十明窍境以上的悍将,外加六头由道丹境傀儡师控御的血魔尸,要接下如此暴烈的攻势,也是极度勉强,战局也随时有可能会被魔族再度翻盘过去。

很显然那些魔侯级的魔族强者,也都意识到这点,才能在数瞬的惊愕过后,不退反进,将最暴烈的攻势往陈海、宁婵儿身上倾泄过来。

而在如此狭窄的战场,集结这么多的强者,明窍境以下的普通将卒,不要说插手参战了,胆敢跻身进来,身体就会被疯狂震荡的气劲撕成粉碎。

北陵镇兵的精英武将还是太少,短时间死伤上百名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武将,也就显露出青黄不接的难堪跟疲态来,普通将卒无法接近,只能将手里的战戟、战矛学魔族一样,投掷过来,希望能对最激烈、最惨烈的厮杀之地发挥些作用。

两千多翼魔像乌云一样覆盖过来,随时能够将陈海与人族本阵的那点微弱联系切断——北陵镇兵此时只能凭借已经不多的灵剑、法宝配合着咆哮的重膛弩,勉强将这些翼魔阻挡在外围,要不然,即便束越魔君不幸被诱杀身亡,它们只要将新雁城守军的主帅成功斩杀,最终的胜利,还将是属于它们的。

在围攻新雁城的战场上,有四樽魔君坐镇,还有孽境殿少君泰官督战,即便束越魔君不幸丧命,还不至于让百万魔兵因群龙无首而溃败。

“朱炎,该你来替我们挡一挡了!”陈海手中逆雷戟斩出一道孤月般的戟芒,硬生生扛住两杆血魔戟的重斩,腰间乾坤宝袋幽光一闪,将憋了半天的玄金傀儡扔了出去,硬生生扛住十数支魔戟的怒斩。

受陈海赐名朱炎的炎魔首领,虽然一直都在关注战事上的变化,但没有想到陈海扛不住十数魔戟的怒斩,竟然将它直接扔了出去。

玄金傀儡虽然坚不可摧,但也是要看情况的,四樽魔侯带着十数魔将暴斩过来的魔戟,朱炎的玄金之躯虽然号称坚不可摧,但也一下子被斩出数十道蛛网状的裂痕,而一道道延伸到玄金之身内部的冲击力,更是要将朱炎的元神撕裂开;在朱炎神魂震荡还没有稳住之时,又是十数魔戟怒攻过来,顿时就将他的玄金之躯打翻在地。

朱炎委屈得都要哭出来,这些年他好不容易将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元神,都修炼到无法再突破的极限,自以为将玄金之躯掌控到能与魔侯级巅峰存在厮杀的地步,但没想到这一战刚被陈海抛出来,就要迎战四樽魔侯、十数魔将,还顿时间被打翻在地,也只替陈海挡住数瞬攻势。

然而陈海只需要争出数瞬的先机,在朱炎的玄金之躯被打翻在地,七十二枚暴炎重锋箭已经从乾坤宝袋射出,同一时间引爆,流焰烈炎狂卷着火舌,瞬时间将陈海身前以朱炎玄金之躯为核心、十数步方圆化成焚焰之海。

每一支暴炎重锋箭仅相当于一枚地阶的冲击烈焰符,但陈海神识分为七十二道,在绝对同步的同一时间内,引爆七十二枚暴炎重锋箭,所诱发的共震效应,绝对要比逐一引爆七十二枚暴炎重锋箭的威力要强得多、恐怖得多。

魔将级的魔族强者,魔躯之强即便不如地阶法宝,也相差不远了,寻常烈焰在短时间内根本就难伤及他们的魔躯,但七十二枚暴炎重锋箭同时破裂、七十二道流焰在十步方圆内席卷、融合,威力之强,绝不在天位境火法强者的出手之下,瞬时间就被三四头魔将被烈焰卷入,嗷嗷直叫往后狂退,就数瞬的短时,这三四头魔将身上坚厚的鳞皮大片的剥落下来,而魔侯级的存在面对这样的烈焰,也不得不错身闪避,不敢直闯。

而朱炎虽然身处焰海的中心,但他作为从血炼场地底焰湖蕴生的先天精怪,御火是他的天赋神通,之前只因战场上天地元煞混乱一片,朱炎的天赋神通也受到压制,这一刻,他翻手刺出玄金战戟,带着流焰烈炎仿佛火龙翻腾着,往当前一头蛛魔斩出,硬生生将那头魔侯级的蛛魔斩出十数丈之外,还顺带着将数头狂扑过来的翼魔焚为灰烬!

陈海再掷出七十二暴炎重锋箭,以朱炎为中心同时引爆,这时候终于腾出手来,抓住还刺在束越魔君体内的逆雷戟,下一刻就见九道仿佛三寸蛟龙般的雷光,从逆雷戟的戟刃处凝聚出来,随后又一同钻入束越魔君的体内。

一代巨魔到最后念识还是没能冲开天地山河剑意的封印,就这样的悄无声息的被灭了……

陈海抽回逆雷戟,大叫道:“借我雷霆!”就见一道雷光从此时正位于主城东南战场上空的玄雷战舰底部脱离而出,下一刻在逆雷戟的戟刃聚集,凝聚成一头雷光之蛟,融入那勇悍无比的戟势之中,往当空扑杀来的那头六爪翼魔斩去,将那头六爪翼魔的半侧巨翼轰为灰烬!

陈海、朱炎与墨翟会合后渐渐稳住阵脚,他们距离城墙毕竟不远,很快就有越来越多的北陵镇兵精锐会合过来,而乐毅擂动战鼓,北城聚集的三十万北陵镇兵,从城墙与壕沟间的豁口,像潮水般往城外反卷杀出!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三章 守城(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