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章拍卖会上的意外

第五章拍卖会上的意外

  俗世里,金子自然是最美好、最值钱的东西,但宝树居打交道的多是修道者,自然习惯了修行界的做派。

  修行界最常见的货币不是金银,而是比金银更加珍贵、罕见的晶石。

  井九知道晶石,却没怎么接触过,因为晶石只对无彰境以下的修行者有用,而且从效果而言远不如他平日里吃的丹药。

  至于赵腊月,她从出生便有青山源源不绝供给丹药,也没操心过这种事情,看着井九问道:“你有吗?”

  井九摇摇头。

  那位管事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只是眼神越发的冷淡。

  井九从袖子里取出一颗丹药放到桌子上。

  那颗丹药sè泽暗红,看着不甚出奇,细闻之下,却有一种类似艾草的辛味。

  那位管事在宝树居里做事,自然见多识广,微微一怔,待确认那是自己想的东西,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来不及封盒,他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两个茶杯,把那颗暗红sè的丹药装了进去,又用细绵纸紧紧地包了数遍。

  直到做完这些,他的神情才稍微放松了些。

  赵腊月神情微异,这颗丹药应该是玄草丹,不是青山宗适越峰出产,而是出自中州宣化山。

  那位管事再看赵腊月与井九的神情,变得恭敬了很多。

  不管是哪里来的怪人,不管朝南城是不是在通缉你们,只要你能拿出一颗玄草丹,那便有资格得到宝树居的尊敬。

  管事亲自把他们二人领到七楼的一个雅间外,低声交待了几句拍卖时的注意事项,便悄然离开。

  这个雅间在宝树居也是极好的房间,那些普通修行宗派如果来的不是长老一级的人物,绝对不会被安排在这里。

  井九与赵腊月不知道这些,推门入室,用剑识轻扫四周,确认没有阵法气息,也无人窥探,才解下灰布。

  雅间里的陈设谈不上奢华,但绝对精致,桌上搁着一壶雀舌茶,兀自冒着热气,想来是他们离开一楼的时候才新泡的,茶壶旁列着几样果碟与小食,冷热毛巾俱全,两块木牌静静搁在两旁。

  从细节来说,宝树居确实不错。

  但井九与赵腊月都不满意,因为这个雅间是玄字乙号房。

  要知道昨夜他们在商州客栈里住的可是天字甲号房。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井九问道。

  赵腊月当然不是为了避开朝南城守军的追踪才躲进这里来。

  她说道:“宝树居现在的主事人,是雷破云的侄孙。”

  原来这里的后台是碧湖峰。

  井九说道:“然后?”

  赵腊月心想你这是明知故问?

  “碧湖峰少了两根雷魂木,雷破云走火入魔而死,这些肯定与师叔祖飞升有关。”

  她说道:“人死了,一样会有线索留下来,雷破云一个人肯定不敢对师叔祖起歹心,必然是被青山外的那些大魔头引诱,宝树居是青山与外界交流的渠道之一,主事人又是他的侄孙,我觉得这里应该有问题。”

  井九心想魔头不见得是魔头,山外也许是山内。

  又问道:“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找主事人?”

  赵腊月说道:“因为他不会说,甚至见着我们便会自杀,所以我们只能观察,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井九觉得好生麻烦。

  他真觉得此事没什么好查的。

  在山村里他推演计算了整整一年时间,很多事情都已经想明白了,只是没有证据而已。

  而这种事情没有什么证据,只有人。

  雷破云只是境界停滞不前,想要靠那把剑重获力量,从而被那个人说动。

  既然要问,不如直接问那个人。就像那个夏夜,他去碧湖峰问白鬼。

  问题是怎样才能找到那个人?总不能真的吃遍天下所有的火锅店。

  但井九相信,只要对方发现自己还活着,那么就一定会来找自己。

  到时候,他就可以直接问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何时到来。

  明天,还是要再过无数年?

  ……

  ……

  修行者一般要在夜间冥想,所以宝树居的拍卖会都在白天举行,只是这里的外墙没有窗子,看着如同夜里一般。主持拍卖的管事站在一楼,声音通过传音阵法准确地传到每个房间,拍卖的物品画面也会通过虚镜同时呈现在每个房间里。

  第一次来到宝树居的客人难免有些吃惊,井九和赵腊月却提不起任何兴趣,不过他们没有参加过拍卖会,对会出现什么有些好奇,当他们发现拍卖的物品只是一些很普通的山精、丹药之后,更是觉得百无聊赖。

  愿意花重金购买这些的,应该都是些普通富商或者官员,对修道者来说平常无奇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则是延年益寿的仙药。

  拍卖进行第七轮,宝树居里终于变得热闹起来,井九与赵腊月依然毫无关心。

  这一轮拍卖的物品是一匣子定神冰片。

  定神冰片产自北郡,数量不多,而且大部分都被与风刀教敌对的镇北军控制,能够流入修行界的数量很少。

  就在客人们准备开始竞价的时候,一道苍老而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诸位同道,我们是来自墨丘的医僧,今日冒昧相求一事……”

  没人想到居然会在这样一场平淡无奇的拍卖会上看到果成寺的高僧。

  楼内纷纷响起开窗的声音,然后传来无数请安问好的声音。

  赵腊月有些意外,走到窗前往下看去,只见楼下站着一老一少两位僧人,僧衣很旧,洗的干干净净,不似很多修道者那般自然流露出尘之意,却给人一种极其安稳、值得信任的感觉。

  片刻后,参加拍卖会的人们才知道,这两位果成寺的医僧是受青山宗的邀请,前来对付浊水里的那头大妖,如今大妖已然伏诛,青山仙师也自归去,但那些被鬼目鲮惊慑魂魄的民众还没有完全医好。

  定神冰片正是治疗那些民众需要的一味珍药。

  果成寺僧人开口求助也是不得已之举,因为举世皆知,他们……很穷。

  很多道声音争先恐后地响了起来。

  “高僧请放心,我玄天宗绝不参与此物的竞价。”

  “不错,紫昊门亦响应此议。”

  拍卖行的那位管事,举起双手,示意客人们稍安勿躁,然后望向那位老僧,神情郑重说道:“高僧大德,我宝树居怎能袖手旁观,物主与东家刚刚传话,这份定神冰片便由我宝树居赠予果成寺。”

  听得此话,楼内响起一片叫好声。

  忽然有一道与此时气氛截然相反的yīn冷声音响了起来。

  “既然是拍卖行,就要讲规矩,我都还没有出价,你就送了出去,宝树居还要不要自己的招牌了?”

看网友对 第五章拍卖会上的意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