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守城(五)

第八百九十四章 守城(五)

陈海不仅成功诱杀束越魔君,还将以束越魔君为首、魔族部署在新雁城主城西北方向的二十多万兵马都成功的调动起来,像潮水似的往新雁城下涌来,同时又将这二十多万魔兵里的大量精英魔将以及两千精锐翼魔,都诱到北门两千步处的狭小战场之上,实际上已经最大限度的将这一部魔兵的指挥体系搅乱掉。

随着越来越多的精锐战力赶过来会合,陈海与朱炎、墨翟、沙天河最终在北城两千步处稳住阵脚,不计伤亡的抵挡住数以百计的精英魔将以及两千翼魔的疯狂冲动。

在三十万北陵镇兵杀出城之前,这时候依旧是最疯狂、最惨烈的绞杀场,即便乐毅不断的将重膛弩、重型天机战车往这边集结,尽可能安排剑修、符修策应这边,尽可能将不多的诛魔战阵所凝聚的灵盾、巨刃,往这边聚集过来,但还是每时每刻都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而且倒下来的人,都拥有明窍境以上修为的精英武将,毕竟在这个狭小的战场,辟灵境以下的将卒,连立足的机会都没有。

大约持续了一盏茶的工夫,等三十万北陵镇兵从十数处豁口簇拥着上百辆重型天机战车杀出城,与像潮水一般魔兵疯狂而惨烈的撞到一起,那些魔侯级的魔族强者以及在其他三个方向战场上督战的魔君,才意识到不对劲。

精英魔将已经最大限度的被陈海吸引过去,近二十万魔兵漫山遍野的铺开,之前就比人族精锐战力脆弱的指挥体系,在与三十万北陵镇兵撞到一起后,就彻底崩裂掉。

虽然在接触面上数千的前阵魔兵,魔躯还是要比人族将卒强悍得多,但面对攒刺过来的枪林戟林、面对攒射过来的金属风暴般的箭雨、面对碾压过来重型天机战力,没有能支撑多久,就打散往后溃败。

前阵魔兵往后退,后阵魔兵缺少指挥调度,不知道前阵发生了什么事,还一骨脑往前冲,使得中间的魔兵阵形越来越拥挤、也越来越混乱。

这时候虽然不断有精英魔将,退回去想要维持秩序,但混乱之势一经形成,要逆转过来,又岂是易与?

陈海又岂轻易会给魔族这个机会,在左右两翼有数千兵马簇拥二十多辆重型天机战车会合过来,他也不顾自己杀得筋酥手软,毫不犹豫率领身边所剩不多的精英战力,继续往魔兵纵深穿插,将东北方向的魔兵彻底的搅散架后予以坚决的歼灭……

****************************

当晨光洒下来的时候,新雁城周围的战事才算是彻底平息下来。

此时的新雁城前,特别是西北方向,方圆十数里之内尽是血肉狼藉,尸骸堆积如山,橘黄sè的阳光洒了下来,悲壮而残忍。

这时候其他三个方向的魔兵,也逐步与人族杀出城的精锐战力拉开距离,徐徐往黑岩城撤去,此战历时一天一黑,北陵镇兵、厉牙镇兵也都精疲力竭。

虽然魔族受挫北撤,暂时没有攻城的实力,但北陵镇兵、厉牙镇兵也是伤亡惨重,没有远战追杀魔兵的实力。

从新雁主城北城杀出去的三十万兵马,此时也退到北城门附近休整,但就算到最后将魔兵杀得崩溃,严重缺乏精英武将支撑的北陵镇兵在荒野围杀那些强悍魔兵,也付出难以想象的惨重伤亡,此时仅有十六七万人撤回来休整。

虽说将魔兵的第一波攻势击退了,但北陵镇兵却足足有三十万人战死在沙场之上,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因此新雁城即便守住了,对所有将卒而言,此刻心里所充塞的也仅是暂时劫后余生的复杂情绪,难言狂喜,毕竟还不知道后续有怎样的惨烈战事等着他们。

北陵镇兵所守的副城,这一刻也恢复平复,一队队兵马散出去收敛己方战死将卒的尸骸,绝大多数战死将卒的尸骸残破不破,甚至连骨带皮在战场上被魔兵吞噬入腹。

陈海站在墙头,将残破不堪、就剩一些零碎的战甲解下来,身上也没有一处完整的,骨骼经脉不知道断了多少,此时还能站在这里,是道胎损伤不重,强用灵元撑住残缺的窍脉,令肉身不倒,也是以此激励将卒士气,令魔族生畏。

陈海看到吴澄思、吴云湖站在二十里外的城墙上,这时候正默不作声的朝他们这边看过来,不知道吴族二祖这一刻心里在想着什么。

沙天河通过神念,跟陈海感慨道:“厉牙镇兵二十万看似残卒,但战力还是比我们强啊!”

陈海点点头,魔族攻城之时,是将厉牙镇兵视为他们最难啃的硬骨头,在厉牙镇兵所守的副城、西北、东北、东南三个方向上,安排了逾五十万的精锐兵马,在昨日一夜,厉牙镇兵所面临的生死压力,实际上比他们还要重,但最终的损失却要比他们少得多,前后总计有六万左右的将卒战死。

不过,这对吴氏一族而言,伤亡也是惨烈,从吴澄思投靠烈王算起,近十年来,差不多超过半数的吴族精锐子弟,战死在沙场上了吧?

陈海心里也苦叹,他麾下北陵镇兵战前看似拥有百万兵马,也有一定的战阵编练基础,但精英武官、战将太少了。

战前厉牙镇二十万残兵,道胎境强者就有近四十人,而道丹境强者更是高达近五百人;而在苍遗、苗凤山他们过来之前,北陵镇兵道胎境强者,就他、沙天河、黄沾、墨翟四个而已,道丹境强者在漱玉宫的支援下,也仅勉强有五十多人而已,明窍境的精英武将精量,也只是有厉牙镇兵的十分之一。

以单位兵马而言,北陵镇兵的精英武将配比,仅有厉牙镇兵的四十分之一。

这就是底蕴。

这就是吴氏身为万仙山七姓之一、积累上万年的底蕴,还远非北陵镇兵能比。

要是北陵镇兵的精英武将配比,能跟厉牙镇兵相提并论,这一战不要说绝不可能出现如此惨重的伤亡,反攻拿下黑岩城都未必没有可能。

而陈海也恰恰知道北陵镇兵的弱点太明显,与魔兵长时间拼消耗,北陵镇兵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才不得不行险计,以身为饵云诱杀束越魔君,将魔兵的精英魔将尽可能抽离出来,要不然他们可能需要多一倍伤亡,才能将魔兵的攻势击退,只是已经生路的将卒还能不能撑到那一刻,陈海也完全看不到。

吴澄思和吴云湖沉默的看着主城西北方向漫山遍野的尸骸,到这一刻,他们都难以想象,厉牙镇兵与北陵镇兵联手,竟然将百万精锐魔兵击退了,还斩杀了近四十万的精锐魔兵!

虽然到这时,吴澄思与吴云湖已经能够将陈海所用险计完完整整的推演出来,却还是难抑心湖磅礴,觉得太难以想象,难以想象陈海战前竟然敢用这样的险计。

他们也同时难以想象陈海竟然也参悟出天地山河剑意,难怪虽然万仙山那么多人质疑陈海的散修身份及不明来历,姜寅还要执意将他收入门下。

万仙山玉皇峰一脉,千年间竟然有两人掌握第一品的真意,竟然还同是天地山河剑意,这是昭示的玉皇峰一脉亦或姜氏一族要彻底的崛起吗?

吴氏一族将何去何从?

罗刹魔族虽然选择退回黑岩城,但不意味新雁城所面临的覆灭危机就已经解除了。

昨晚血战,罗刹魔族除了折损一员魔君、十樽魔侯外,在新雁城损失魔兵也将近四十万,如此大的损失,即便罗刹魔族也需要好好舔舐一段时间伤口,才有可能恢复过来,只能说新雁城所面临的覆灭危机暂时解除了,获得一定时间的喘息之机。

只是,这个时间长短,谁也说不好。

虽然说他们也只是推测,推测极可能是血云荒地的另一端发生什么大的变故,将魔族相当一部分兵力牵制过去,使得魔族这一次对新雁城的进攻,最终只能投入一百万左右的兵力,但谁知道魔族何时会将兵马重新调回来。

而除了天罗谷有可能再聚集二三百万的精锐魔兵之外,十数万里纵横的天呈山,作为不灭邪域的老巢,还能征调大量的魔兵悍然南下……

吴族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是退到魔獐岭,与姜晋所统率的三镇主力共守魔獐岭,还是直接退到蒙城山休养生息?

总而言之,守新雁城或北陵城,不可能在他们的选择之内;而且他们与北陵镇兵经历这一次联手御魔血战,暂时算是有几分香火之情,但最终他们能信任陈海,还是陈海会信任他们?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四章 守城(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