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捷报

第八百九十五章 捷报

源出元阳山、往西绵延七八万里,从望海城南端汇入坠星海的怒川江,是西北域的第三大水系,鱼龙津一带的江面宽逾百里,波涛恶怒。

虽然地方郡府提前集结了上万艘船舶,然而南撤的征魔大军前锋战力,即便将辎重车辆以及诸多战车都统统移交给后部,连人带马也超过百万之数,前锋战力要通过这个渡口,也需要三四天的时间。

而从怒川江往南,有漓水、秋束河、万涛河等一系列东西走向、没有桥梁、普通兵马需要借助舟船才能通过的大江大河,最终不知道要拖延多久,才能率部返回中州大平原,而要避开这些大江大河以及地形崎岖的雄山大岳,则需要多绕三四倍的路途,站在赤云神舟上,看到渡河兵马行动迟缓的烈王秦冉,此刻的心情恶劣到极点。

东北域柱国将军府,终究是没有能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仓促组织的两场会战皆是大败,残剩兵马龟缩到两翼千机宗、首阳宗经营数千年的山门之中,据险顽守,令东北域的形势勉强没有彻底的糜烂。

而绵延十数万里、高逾万丈的古兰山,原是人族抵挡玄yīn谷魔族南侵的天赐长城,但没有人族精锐的驻守,终年覆盖冰雪之下的古兰山,就像是向魔族打开的大门。

过去两个月,差不多已经五百万精锐魔以及数量更是在此数倍之上的杂魔,越过古兰山,进入东北域境内,正快速的往雍京运动。

虽然雍京乃大崇之都,有近百天位真君坐镇,但没有大规模的精锐战兵,还是没有能力在魔兵进入中州大平原之前,进行有效的拦截。

毕竟魔族除了四五百万精锐魔兵以及像瘟疫往四面八方扩散、吞噬人族及亿万生灵的杂魔之外,魔君级的存在也必然不会少。

然而从古兰山防线被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内,诸域柱国将军府都应诏出援,但在东北域进入中州大平原的大燕山防线,到这时候才聚集七十万兵马。

其中距离最近的东廷柱国将军府仅派出二十万勤王军。

相比较之下,姜寅代表三宗利用两个月时间,已经在漓水南岸集结七八十万兵马,准备随时与征魔大军主力一起南下勤王,都要算是极积极主动的了,何况三宗在魔獐岭一线,还是面临着极大的防御压力。

虽然三十一年前,父帝最终将皇位传给太孙秦蟠,烈王秦冉满心愤闷,但此时的他心里清楚,覆巢之下,没有完卵,雍京一旦失陷,将重创整个皇族及玄元上殿的根基。

秦冉正翻阅西北域这几天来的粮草调度公函,房门突然从外门打开,一个平日里颇为受宠的女侍,没有通禀一声,就径直闯了进来。

“没有规矩!”秦冉冷冷一哼,紧接着信手挥去,暴虐而狂躁的罡风就将这不知轻重的女侍灭杀于无形之中,如雪般洁白的地毯之上,甚至连灰尘都不曾留下。

平时他能容忍身边这些近侍不拘小节的放纵,但魔族南侵之际,皇族及玄元上殿的威严已经受到严峻的挑战,秦冉就绝不会再手下留情,冷冷盯着过道里那几名没有阻拦的守值侍卫,冷哼道:“你们自己赶去大燕山防线,十年后要能不死,赫免你们的死罪!”

“是,殿下!”守值侍卫不敢为自己辩解一句,当即便领命退了下去,换另外的侍卫过来当值。

片晌后,嵇元烹通禀走了进来,对刚才发生的小插曲视而不见,将一封金剑符诏松了上来,不掩欣喜的说道:“陈海与吴澄思飞传过来的奏报。”

“他终于舍得撤回魔獐岭了,没有将自己的性命丢掉?”秦冉冷冷一哼问道。

秦冉亲任西北域柱国将军,统兵征魔,三宗绝大多数人物,都跟他保持距离,仅有吴澄思、吴之洞、陈海极有数的人,追随到他的麾下,听从他的号令行事。

而陈海虽然修为都没有登入天位,但主持北镇匠工司,尽心尽力,数年间为北镇铸造兵甲战械数以十万计,营造十数座坚不可摧的大型城塞,极大提升北镇兵马的战力,可以说是北镇大军轻松攻陷黑岩城的首功之臣。

而秦冉决意南撤驰援雍京之时,三宗那么多的天位真君默然无语,唯有陈海忠心耿耿,毅然站出来要统领百万乌合之众的营城兵断后,吸引天罗谷魔兵的注意力,令南撤大军不受纠缠扰袭。

对这样的肱股之臣,秦冉怎么可能不重视?

秦冉也是三番数次,暗示陈海随时可以适可而止,就算是千金买马骨,激励更多的西北域子弟为皇族效忠,他也会重用陈海。

而随着魔獐岭以北形势越来越危险,他都连发数道金剑符诏勒令陈海放弃新雁城、放弃已成弃卒的营城兵马,立即率嫡系南撤,但陈海将他的令旨置之不理,也是令秦冉心里窝足了火。

这会儿听嵇元烹说有吴澄思与陈海的奏报飞传过来,秦冉以为陈海终于放弃新雁城,撤回到魔獐岭了,他也是又爱又恨,心里想着将陈海召到身边,要用什么办法,既让陈海受到“惩罚”,又能叫他麾下的天营城能继续为他铸造战械。

“新雁城守住了!”嵇元烹说道。

“怎么可能?”秦冉他都难以想象这一幕,抢也似的将奏报从嵇元烹手里夺过去,如饥似渴的看过来,拍着大腿,与嵇元烹笑道,“这大概是两个月,唯一能让本王稍安心慰的消息了,没想到北陵镇百万匠工,与厉牙镇残兵联手,竟然能迫退百万罗刹魔族。好一个天地山河剑意,好一个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我还担心姜晋这些酒囊饭袋不堪重用,北面有可能被魔族打漏,如今有一个陈海,倒是让我安心不少啊!”

秦冉也不知道此番率部南援,能不能及时将魔族驱逐出去,但倘若中州形势在此之前已经糜烂不堪,他所率四五百万精锐兵马,就只能依赖西北域提供粮草补给,这时候魔獐岭防线,再被天罗谷以及天呈山一线聚集的魔兵打漏掉,那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甚至令他们都没有喘息的机会。

秦冉没有想到陈海与吴澄思竟然守住了新雁城,甚至不仅守住了新雁城,还斩杀近四十万魔族,将魔兵驱赶到黑岩城不敢再出。

这大概是这两个月来,唯一令他心情畅快的消息了,只要西北域能稳住,他率部南下,完全可以与姜寅所部一起沿着万涛河往东寻找战机,而不虞后路会出什么漏子。

“陈海还真是殿下的福将,殿下令陈海出掌北陵镇守将军府、守新雁城,真是一步谁都想不到的妙棋。”嵇元烹也是难得轻松的讨好秦冉道。

“少拍马屁,”秦冉哈哈笑道,“我哪里能未卜先知?我让他出掌北陵镇守将军府,也只是看他忠心耿耿,比姜晋、姬江野这些老成精的狐狸令人舒心而已,我哪里能知道他竟然能守住新雁城?元烹,你说本王应该怎么赏他,你说以他之功,出任都护将军如何?”

“虽然极可能在血云荒地出了什么变故,令天罗谷魔族的魔兵不能尽出,但一战斩杀魔君级的存在,与厉牙镇兵共斩杀四十万精锐魔兵,也绝对是奇功一件,殿下此时,怎么赏他都不过分,”嵇元烹说道,“只是殿下赏拔太过,叫陈海骤然间成为众矢之的,却未必好。”

“哦,你说。”秦冉皱起来眉头,让嵇元烹说下去。

“从陈海给姜氏子弟充当门客算起,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屡立奇功,又在东都山北麓建造天营山,可见他无法是天地山河剑得姜寅传授,兵术军政也深得姜寅的精髓,此时他更是坐拥六十万精锐兵马,假以时日,必成气候——而殿下也应该是想到雍京倘若不幸陷落,在西北域要有可用之人,也确实没有比陈海、吴澄思、吴之洞等更值得殿下信任的人选,但问题在陈海根基太浅了,殿下赏拔太过,叫三宗起了戒心,就未必是好事。”

“……”秦冉点点头,陈海用险计诱杀魔君及大量的精英魔将,以百余万兵马守城池,最终伤亡还那么惨重,弊端出在那里,秦冉他也是一目了然,这也是他们最初认定陈海绝无可能守住新雁城的关键。

他也知道嵇元烹所说的顾忌在那里,他这时候将陈海直接提拔到都护将军的位子上,令陈海单独掌握一处防线,陈海会因此缺乏足够多的精英武将,实际导致从镇守将军到都尉、校尉等大量的高级将职,都叫三宗弟子窃居,陈海最终也会被架空成三宗的傀儡。

秦冉也明白嵇元烹的建议是什么,与其给虚名,不如给实利,让吴族及北陵镇兵成为能为他所用、扎在西北域腹地的两根钉子,一方面能更好的督促西北域三宗援救雍京,而倘若雍京不守,他率部掩护皇族及玄元上殿的残余力量撤到西北域,也不至于事事都被三宗牵着鼻子走……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五章 捷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