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章你们想死吗?

第六章你们想死吗?

  那位管事抬头望向声音起处,发现是八楼的某个房间,稍一回想,便知道是哪个宗派。

  按照宝树居的规矩,他不能把对方身份点明,微笑说道:“朋友何出此言?”

  那道yīn冷的声音说道:“莫要多言,定神冰片,我们是一定要拿的,赶紧开始拍卖吧。”

  那位管事闻言微怒,强自平静心情,温和说道:“都是同道中人,何必如此相逼?”

  那人冷笑一声,说道:“按规矩行事,有何问题?”

  那位管事微微眯眼,心想难道是来闹事的,神情微冷说道:“阁下应该知道,这里是朝南城。”

  “我当然知道是朝南城。”

  八楼房间里那人嘲弄说道:“你怎么不干脆把青山宗的大名说出来?”

  那位管事寒声说道:“说了又如何?难道你还敢对青山不敬!”

  “当然不敢,只是你觉得现在青山宗会管你们?我很想知道,你们宝树居现在还这般嚣张,究竟哪里来的底气!”

  那人冷笑说道。

  管事闻言sè变,终于知道对方为何敢如此嚣张。

  两年前,青山碧湖峰变天……宝树居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只是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说到嚣张,哪里比得过你们三都派,来到我们南河州,居然也敢与果成寺抢东西。”

  管事再也顾不得所谓规矩,冷笑一声把对方的来历点明。

  如果三都派的人仍然执意要那份定神冰片,就让他们去与果成寺对上好了。

  听着三都派的名字,楼里响起一阵议论声。

  三都派是一个西方剑派,名声并不如何响亮,但因为是昆仑派的附庸,也没有什么人愿意招惹。

  那个房间的窗户被推开,一个神情yīn冷的中年人站到窗前,看着楼下的管事冷笑一声,然后望向那位果成寺的老僧说道:“禀告大师,并非本派想与贵寺作对,只是我派小主身患重病,需要定神冰片救治,实在无法相让。”

  这位中年人对着宝树居毫不客气,对果成寺却是颇为恭敬。

  听着这话,很多人有些不解。定神冰片并非真正的罕见神药,只是刚好最近朝南城出了鬼目鲮,民众被慑魂生病,果成寺才会亲自出面。三都派是昆仑派的附庸,昆仑派又与镇北神军关系密切,如果三都派的掌门公子重病,怎么可能拿不到这药?

  中年人知道众人在想什么,说道:“小主来南河州游玩,不幸在应城……中了花毒。”

  喧哗之声再起,看来众人都知道那个花毒是什么来历。

  如果真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修所为,这位三都派的小主也确实可怜。

  花毒不会让人身死,却会让人奇痒难耐,极为难受,不过如果真有毅力,苦熬十日便能自行好转。

  问题在于,三都派的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小主禁受如此非人的折磨?

  “定神冰片,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至于朝南城里那些凡人……只能算他们运气不好。”

  那位中年人说道。

  听着这话,楼里居然没有太多反对的声音。仁爱之心应有,但在修行者的眼里,凡人的性命着实算不得什么,尤其是当做比较的对象是他们自己的时候。

  那位果成寺老僧自然不赞同这个说法,却有些不擅言辞,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七楼房间里,赵腊月有些不理解,问道:“这种小宗派,怎么就不怕果成寺?”

  井九说道:“和尚脾气好。”

  这说的是果成寺的行事风格,或者说无数年来在修行界里形成的口碑。

  当然这也就是在朝南城、王朝内陆,放在北地,谁敢对果成寺稍有不敬?三都派如果敢和果成寺抢药,只怕当场就被暴怒的民众撕成了碎片,风刀教更是不可能擅罢甘休,说不得会直接找上昆仑去。

  虽说楼里的修行者们默认了三都派中年人的说法,但这里毕竟是朝南城,果成寺高僧需要药物救治病人,他们哪里肯眼睁睁看着西方来的剑修轻易把药拿走,竞拍一开始便有很多出价,很快定神冰片便超过了本应有的价值。

  三都派毫不示弱,无论开出什么价,他们都会继续加价。

  昆仑山有很多晶矿,三都派虽然不像昆仑派那般富裕,但晶石也不会少。

  随着时间的流逝,定神冰片的价格被抬的越来越高,那些宗派不得已渐渐退了出去。

  就算他们想用定神冰片来结好果成寺,也得考虑一下现在这个价格。

  眼看着定神冰片就要归三都派所有,忽然那位管事满脸堆笑,说了一句话。

  “玄字乙号房,出一颗玄草丹。”

  听着这话,楼内先是一静,然后一片哗然。

  玄草丹乃是中州宣化山的名物,据说必须要由小天地铜炉亲自熬炼才能制成。

  无论是功效还是价值,玄草丹都要比定神冰片珍贵百倍不止。

  为何那间房的人愿意出一颗玄草丹来买定神冰片?难道他们也是想着结好果成寺的高僧?但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

  三都派众人也很是震惊,对视无语,不知该如何办。

  那位中年人冷笑一声,示意不要再加价,坐了回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奇峰陡转,谁也没想到,定神冰片会这样定了归属。

  出乎意料的是,七楼那间房子的窗户始终没有打开,那人似乎没有与果成寺僧人见面的意思。

  ……

  ……

  主持拍卖的管事亲自把定神冰片送到了玄字乙号房,而且非常小心谨慎地低着头,没有向井九与赵腊月看一眼。

  井九与赵腊月起身准备离开。

  那位管事恭敬无比地双手递上一个小木盒。

  井九接过木盒打开。

  赵腊月看了眼,发现是那颗玄草丹,稍一思忖便明白了宝树居的意思,比较满意。

  那位管事又低声提醒了几句,建议他们可以再坐会,等东家来见个面再说。

  井九与赵腊月知道他的意思,但没有理会,这场拍卖会实在有些无趣,明显查不到什么线索,那还留在这里做甚。

  看着向楼道下方走去的两道身影,那位管事心想不知是哪里来的怪人,得赶紧通知东家一声。

  今天本来就是宝树居安排的一场戏,当他们知道果成寺医僧需要定神冰片时,这场戏的大致内容便定了下来,他们本想通过此事为宝树居谋些好名声,也好对过些天青山来的仙师交待,结果哪里想到三都派忽然跳了出来,险些演成别的戏码。

  管事又想到,那两人没通过自己把冰片转交给果成寺医僧,难道是打算私下去找对方?

  ……

  ……

  离开宝树居不远,井九与赵腊月便被三都派的人拦了下来。

  井九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了,赵腊月更是只在书上看到过这样的故事,觉得毫无新意,很是无趣。

  她看着他们认真问道:“你们想死吗?”

  三都派的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威胁对方,结果便听到了这样的问题,不由怔住了。

看网友对 第六章你们想死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