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六章 试探

第八百九十六章 试探

在烈王秦冉和嵇元烹在商量给陈海什么赏赐的时候,燕台关之中,姜晋、元周二人高高坐在大殿之上,正审视着坐在下方的陈海。

新雁城的战事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了,眼见着魔兵残部退回到黑岩城,一心加固城塞,暂进没有再举兵南攻的意图,这让所有人都暂时松了口气。

这么短的时间内,虽然还不足以让苦战的新雁城和厉山镇将伤痛抚平,虽然烈王新的令旨没有下来,没有最终决定北陵镇兵、厉山镇兵新的去留,但厉山镇兵已经打点好行装,只要黑岩城的魔兵稍有异动,他们不会管有无新的令旨,都会挥师回撤。

吴澄思与陈海同为镇守将军,互不统属,所以两镇谁都管不了谁。

厉山镇兵的南撤已经成为定局,北陵镇兵的去留,就成为摆在陈海眼前即刻要解决的问题。

仔细算算时间,燕州的先锋兵马应该已经发动对黑山魔渊的强烈攻势了,而面对燕州数十万精锐骑兵的直接进攻以及上千万人族兵马的集结、逼近,罗刹魔族即便这时候迫于形势,能痛下决心放弃掉在燕州的桥头堡黑山魔渊,将兵马都撤回到血云荒地,但也绝不敢对后路掉以轻心。

毕竟陈海要求燕州做好组织二百万道衙兵精锐随时进攻血云荒地的准备,这将令此时以般度、丹图、泰官等孽境殿诸魔为首的这部魔兵如芒刺在背,短时间内不敢再大肆组织兵马进攻新雁城。

然而天呈山不灭邪域,除孽境殿之外,还有三大魔殿势力,即便有相当一部分精锐,与玄yīn谷、轮回殿的魔族精锐会合,从东线古兰山突破杀入崇国境界,但留在天呈山的四大魔殿留守兵力,也绝不容小窥。

不过,天呈山到天罗谷有四万里之遥,上百万甚至更为庞大的魔兵增援到天罗谷来,怎么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陈海不用担心新雁城安危的问题了。

局势暂时稳固下来,陈海就让苍遗、苗凤山、谢觉源、黄歧玮、乐毅、郭泓叛等人登上万幽玄雷战舰赶往碧海胜境,在那里,左耳自然有办法让他们将所有体内的魔息去除掉,变成为真正的人身,到时候就能真正站出来助他统领大军。

秦川的元胎被他们镇压住,暂时留着他的小命,从他体内取几滴仙胎灵血助苍遗他们修炼,他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见——一滴仙胎灵血,也就损失一二百年的寿元而已。

然而,宁婵儿则决定以魅魔之身留在陈海的身边,并不愿去修什么化形诀。

宁婵儿在燕州修炼的是万魅幻灭真法,乃一种介于玄法与魔功之间的真诀,原本就是流阳宫的前辈真君,根据魅魔一族的种族天赋所创,宁婵儿以魅魔之身修行,也不会有丝毫的妨碍。

宁婵儿从来都不会在意旁人的目光,见她执意如此,陈海也就随她。

陈海此战受创极其严重,三天才稍稍稳固住伤势,玄皇殿掌教真人元周、姜晋就传令过来,召他与吴澄思去燕台关商议军机之事。

秦冉率部南下,就委任元周、姜晋出掌北镇都护府、分任北镇左右都护,执掌握魔獐岭防线,厉牙镇、北陵镇也都归入北镇都护府辖下。

虽说厉牙镇、北陵镇困守新雁城之时,魔獐岭未曾派出一个援兵,但厉牙镇、北陵镇何去何从,以将来的军需补给,还都得通过北镇都护府执行,陈海与吴澄思这时候也只能捏着鼻子,在各自扈骑的簇拥下,赶往燕台关面见元周、姜晋。

陈海腰脊挺拔,定定地坐在那里。

宁婵儿身穿一袭火红sè的战甲侍立在陈海的身边。

魅魔原本就是媚艳绝sè著称,高门宗阀、王公贵戚也喜欢捕捉魅魔伺候床寝,宁婵儿站在陈海身后,看上去有些突兀,同时又令在场的将吏满心羡慕。

能令魔丹境巅峰的魅魔对自己忠心耿耿,这即便是对姜晋他们这一级的人物来说,也不是简单的事情——魅魔最擅蛊惑人心,没有足够强悍的坚固道心,姜晋这一级数的强者,都很难说不被其影响到修行。

没想到陈海竟然能控制这么一头魅魔,还在关键时刻助他成功诱杀魔君。

姜晋也觉得打量陈海、宁婵儿的时间有些太久了,轻咳了一声道:

“新雁城大捷,令人闻之鼓舞,殿下得信后,随后便应有奖赏过来,但今日请你与吴大人过来,便是商议厉牙镇、北陵镇的后续部署,不知道你们心里有什么想法?”

“两镇能守住新雁城,实属侥丧,而两镇后续怎么部署,自然是听从柱国将军及两位都护将军的安排,哪里有我置喙的地方?”陈海看着手中的玉盏,又朝吴澄思淡然看了一眼,问道,“吴大人,你说是不是?”

吴氏原本是万仙山一脉,因盗胎案而退守族地蒙城山,他们在万仙山的利益,也早就被其他六姓大族瓜分一空,吴澄思也知道他们想重回万仙山拿回原本属于吴氏的一切也没有可能,只希望连番大战,能叫烈王看在眼下,给他们吴氏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

不过,吴澄思也担心雍京即便守住了,最终受魔族摧残太厉害,使得皇族及玄元上殿的力量受到重创,以后再无力约束八域宗门势力,无力约束西北域三宗,到时候他们即便抱住烈王的大腿,在西北域也难有立足的机会。

所以,在形势彻底明朗之前,吴澄思也只会模棱两可,而相必元周、姜晋、姬江野等在这时候也不可能逼迫他吴氏太甚,而陈海身为万仙山真传弟子,这时候却将话说得模棱两可,说是会听从元周、姜晋的调派,但事事又将烈王秦冉抬出来,实际上是对姜晋的试探以明确的拒绝。

吴澄思yīn柔的看了陈海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陈大人所言甚是,我等既然出镇郡边,自然是要听从两位都护大人及殿下的调派。”

玄皇殿掌教真人元周,出任北镇左都护,实为北镇主将,虽说新雁城一战令三宗再度对陈海这人刮目相看,但陈海毕竟是万仙山玉皇峰一脉的弟子,该说什么话,该做怎样的试探,自然是由姜晋出面。

姜晋知道陈海是个刺头,但也没有想到他毫不犹豫的就将烈王秦王抬出来,他一口气堵在胸口,愣是没有办法吐出来!

陈海所说的每一个字眼,有哪点是他此时能说不是的?

然而北陵镇兵虽然有着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巨大缺陷,缺少高端战力及精英武将,使得北陵镇兵人数虽众,却难以跟厉牙镇这样的真正精锐相提并论,陈海最终也只能利用险计,极其侥幸的重挫魔兵,但在风雨飘摇、雍京能不能守住还晦昏莫明的当世,却又不得不承认,北陵镇兵在西北域也不能算一无是处。

而具体到姜氏一族,北陵镇兵即便仅有三四个道胎境强者、麾下道胎境武将还主要都是从九郡国借用过来,但新雁城一战过后,陈海手里毕竟有近七十万能征敢战的悍卒,还拥有天营城数万匠工,倘若能真正并入姜族,对姜族一族的势力提升,则是显而异见的。

姜晋原以为陈海会考虑雍京此时所面临的恶劣局面,会去考虑雍京一旦失守,大崇帝国的形势演变,会考虑烈王秦冉实不足依赖,而稍稍改变一下他乖戾的性子,没想到他都还没有说什么呢,这孙子就一口堵得他气息都乱了。

没得谈,自然就不谈,大家便都等烈王的令旨定度一切,接下来就说一些尴尬之极、毫无营养的话,连庆功宴都没有安排,军议就匆匆散了。

陈海伤势犹重,新雁城那边没有什么异样,他就与宁婵儿留在他在燕台关的府邸过夜。

这边的府邸还是赵大成在照看,赵大成理论上来说,是姜雨薇的家臣,姜雨薇被陈海“赶出”天营城,他就应该从陈海身边离开,但他才辟灵境巅峰修为,还断了一条胳膊,陈海将他留下来照看这边的府邸,也没有人关心什么。

回到院子里,陈海弹出一道玄光,将房间屏蔽起来,宁婵儿慵懒的将灵甲解下来,坐在书案上,托着陈海的下巴,笑问道:“想姜晋乃一族之主,一脉掌宗,找你示意,是狠下了一番决心的,你连一点敷衍的意思都没有,就不怕姜晋一巴掌把你拍成肉渣子?”

“我现在没有两头押注的资格,就算雍京形势实在堪忧,我重回三宗的怀抱,他们对我就没有戒心了?而且姜晋这老狐狸不是轻易能敷衍得了的,我今天要给他一点颜sè了,他多半立马会要求将嫡系弟子派入北陵镇,逼我进一步的表态。到时候,我是拒绝好,还是不拒绝好?咱们现在不能让烈王殿下对我们有一点的失望啊!”陈海也将灵甲解下来,跟宁婵儿说道,“你来助我疗伤……”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六章 试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