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七章 疗伤

第八百九十七章 疗伤

宁婵儿与陈海一样,皆是燕州千年以来,除魏子牙之外,极少数在三十岁前修成道丹的妖孽之一。她舍弃肉身、道丹,踏入异域寄舍魔躯,这二十多年来无时不挣扎在杀戮与生死的边缘,重新修炼媚魔大丹,乃至修炼到魔丹巅峰,道基之根深,在星衡域年轻一代里,也可堪青鸾榜中的人物相提并论了。

这一刻,宁婵儿盘膝坐在陈海的身前,元神从颅顶跃出,宁婵儿的元神本相,也彻底转化为魅魔形态,这实是宁婵儿将魅幻真意参悟到第三种境界,修炼本命神通,踏入道丹境圆满的标志。

要不是先要替陈海疗伤,宁婵儿此时已经可以直接冲击道胎了。

宁婵儿潜伏天罗谷十数年,陈海都没有发觉,他还以为神魂深处的魅魔魂种早已经破碎湮灭,但宁婵儿元神脱窍这一刻,陈海便觉心湖深处有一道隐秘的心弦轻轻拔动了一下,看宁婵儿元神本相的眼瞳微微颤粟,也是同时有所感应。

“你要敢将我的元神拘在你的体内轻慢,我就将你的道胎给打爆掉!”宁婵儿威胁的瞪了陈海一眼,将元神直接投入陈海的体内,这样她才能直接将自身的灵元法力接引过来,替陈海修补百骸窍脉的伤势。

心魂感应,陈海也难免有荡漾之感,只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思儿女之情,北陵镇兵七十万人马在新雁城看似人多势众,实际上危如累卵,他需要在天呈山魔族增援天罗谷之前,确定好北陵镇兵的出路,时间极为紧迫,要不是他不需争分夺秒,让宁婵儿直接帮他疗伤了。

精锐魔兵以魔躯强悍著称,又以人族及亿万生灵为血食,不受弥补拖累,往雍京推进的速度,要远远快过烈王秦冉率部回援。

而就算有上百天位强者坐镇的雍京最后勉强守住了,但让数以百万计的精锐魔兵、数以千万计的杂魔涌进来,崇国也会被打得一踏糊涂。

在这种情形下,北陵镇兵无论是作怎么的选择,都不会是好选择,最终连生存都成问题,那更不要奢望能控制天罗谷,在天罗谷周边建立与燕州一脉相承的人族国度了。

魔劫,这一切实际成为倒悬在崇、越、天南等国头顶上一柄利刃,扛不过这一次魔劫,一切皆休,可笑三宗还与烈王秦冉还要在他身上相互算计。

而他此时选择抱烈王的大腿,却也不是因为烈王是贤王明君,实际上是他唯有这样选择,才能最少的受人牵制。

这也可能说是一种远交近攻的策略,陈海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些站在芸芸众生之上,视众生为蝼义的人物,有谁是真正可靠。

他想着到时候即便崇国形势一片糜烂,他也要率领真正愿意为守土而战的人族精锐,战到最后一刻!宁婵儿的雄浑真气正在陈海的四肢百骸之中缓缓流淌,修复着他肉体的伤势,陈海这一刻胸臆间突生一股豪气,竟令陈海有些萎靡的道胎金剑之相,生出感应,瞬时间在他体内绽放亿万金芒……

宁婵儿元神冷不防被金sè浪涛般的密稠光波推出陈海的身体。

宁婵怕被剑芒伤及元神,急忙将元神收回体内,直觉这一刻天地都震鸣起来,天地气机有再度纳入陈海眉间的样子,睁眼看见陈海眉前金sè毫芒绽放,仿佛黑洞一般,将方圆百余里内的天地灵气都疯狂的吸噬过来。

到了极处,以陈海为圆心,天空中竟然形成了一个上接天苍的灵气漏斗云。

姜晋和元周正在议事殿内商议事情,突然感知城内灵气的变化,神识往陈海府邸探去,发现陈海闭关之处的气机之强,竟然不比他们二人弱上多少。

元周看着姜晋yīn晴不定的脸,拱手笑道:“恭喜姜真君,看来最迟十年,或许就在当下,玉皇峰就又要添一位天位真君了。以一脉坐拥四位天位真君,就是万仙山掌教一脉姬氏,几千年来也都不曾有过如此的荣光啊。”

看着元周一本正经恭喜的样子,姜晋心中暗骂连连。

玄皇殿在西北域三宗位列最后,但山门也有六位真君级存在,不比元阳宗稍差,但元周借口玄皇殿山门位为元阳宗、万仙山之南,已经抽调太多的子弟随姜寅及烈王驰援雍京了,就不愿意再往魔獐岭增援兵马,故而他虽为主将,在燕台关却不怎么管事,这可非必叫姜晋心里舒坦。

而他们都已经认识几千年了,姜晋就不相信元周不知道陈海在姜族就是谁都捋不平的刺头,这个时候在这里却说风凉话,着实可恶。

只是陈海毕竟是姜寅的弟子,又是属玉皇峰一脉,元周半真半假地向自己道喜,姜晋也只能敛着内心的不爽,淡淡地道:“好说好说!”

话题岔开了,二人都没有心思再继续谈下去,就这么相对默默而坐。

此时莫说是姜晋、元周等人,就连普通将卒都能看到陈海私邸上空的异象,忍不住羡慕的看过来、议论纷纷。

而作为当事人的陈海,在那里闭目垂眉,将心思整个都收敛了起来,凭籍着本心,任天地山河剑意疯狂地吸纳天地灵气。

三天之后,随着一声古朴而晦涩的鸣动声,陈海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此时天sè已晚,室内本来一片昏暗,可是在陈海睁开眼帘的那一刻,一道有若实质的金光瞬间将室内照得亮如白昼。

听到动静的宁婵儿站起身来,瞅了陈海半天,说道:“要是亲眼看到你在我身前,我都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我自己的修为,已经不能将你的气机与天地气机区别开来了,看来你已经距离天位不远了……”

陈海眨了眨眼,将那团金光敛去,将融入天地的自身气机收回来,点了点头道:“一时之间有所顿悟,其实天位的门槛,我早十几年前就已经一脚踏入了,只是那个时候底蕴实在太差,度不过天劫罢了。这次若非为了董宁她们,舍却了几颗火鸦精魄,现在触发大道雷劫应当没有问题。”

宁婵儿很好奇一脚踏入天位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成道之路千千万万,适合陈海的未必适合自己,不是自己的道路,知道太多反倒会迷惑自己的道心,宁婵儿最后闭嘴没问。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陈海才算将气息尽皆收敛了起来,他伸出手掌,心随念动,一枚古拙的、带着磅礴苍茫气息的金sè灵剑,似虚还实、非虚非实的在掌心中浮动。

陈海见自己能自如的凝聚天地山河剑意,而战后惨烈的肉身伤势在这一刻也是痊愈了,没想到对天地山河剑意参悟到更圆融浑然的境界,自身气机完全融入天地之间,竟然还有修补肉身生机之奇效,他也是极为满意,散去剑意后笑道:“若是这个时候再次面对束越,应该比那日要轻松许多。”

“我也要加快修炼,要不然就要让你落下太多了,”宁婵儿感慨道,“对了,今日白天,姜晋派人前来,说让你出关后去见他。”

陈海起身整了整仪容,笑着说:“应该是烈王的令旨到了,难为他没有提前要我出关。”

说话间,院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赵大成和来人说话,陈海带着宁婵儿走出房间,示意赵大成先行下去休息。

来人恭敬地行礼道:“大人,真君察觉到你此时已经出关,特地令卑职前来相请。”

此人算不得姜晋的嫡系随扈,但也是万仙山玉皇峰下的弟子,现在是明窍境圆、将要冲击道丹的修为。

这些天来,他明里暗里也听到了不少陈海即将突破的消息。

对于同为寒门弟子出身的陈海,他自然是多了许多的仰望。

余苍真君成就天位之后,尽最大的努力照顾玉皇峰一脉的寒门弟子,而陈海当初为了朱明巍、魏汉等人,不惜以微薄之力对抗姜涵,早就在万仙山的寒门弟子中流传为佳话。

若非宗门自有律令,怕是他都想要直接去陈海麾下做事了。

他在前面小心地为陈海引路,最终还是忍不住满腹的话,传念问道:“将军大人此次立下军功,想来烈王殿下赏赐不会少,若是将军真能独自开府了,到时候可需要亲扈?”

“不需要!”听陈海这么回答,那人一脸失望的神sè,但是陈海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眼中绽放出神采来,“我只需要能率领将卒、冲锋陷阵、建立军功的战将!”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七章 疗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