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魔奸

第八百九十九章 魔奸

在新雁城以北三百里处,一头头罗刹魔挥舞着长鞭,驱策着无数的杂魔正在拼命劳作,而黑岩城也正在一点点的恢复着旧观。

黑岩城的城头之上,几个化身为人族模样的魔君正迎着凛冽的罡风,魔识向南方投去。在哪里,新雁城和厉山镇已经整顿完毕,正在拖着蜿蜒的人流向南方撤退而去。

回到星衡域刚刚踏入天魔境的般度魔君,身穿黑袍,冷哼道:“看着这帮肮脏懦弱的人族就这么轻易南撤,真是心有不甘啊!”

而站在般度侧面、变化成白面中年文士模样的一名魔君,淡淡地道:“不甘心又能如何,血云荒地的对面,龟缩了十几年的燕州人族突然反攻黑山魔渊,兵势之强,不得不慎重对待。而束越那厮踏入天魔境这么多年,居然被人族蝼蚁拖入乱军之中给杀了,谁能又想到?天地山河剑意,还真是我神族一脉的生死大敌啊。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不知道我族之中还有多少受人族控制的魔奸潜伏着。我们原以为有毒瘴魔雾能遮掩一切,却不知道我们一举一动早就由奸细传递给人族知道了。内部没有清理之前,这种时候贸然出兵,一旦再落入圈套,我们如何对大魔君交待?”

“查,给我狠狠的查!”般度魔君听了之后,恶狠狠地道,“此事不解决,终究是大祸患。”

之前害泰官受挫的赤源、赤军以及这次令束越身亡的夏寒,皆出身血云荒地之中,这令般度在天罗谷颇为被动。

虽然近百年前,被轮回大阵送入血云荒地的残魂杂驳不堪,除了他与丹图等魔是魔胎完整的被送入血云荒地外,其他很多魔将、魔校在残魂夺舍重生后都带有前世零碎的记忆,般度怀疑可能是这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般度也不会不支持清查奸细。

白面魔君笑了笑道:“一个个查过去,要查到什么时候,总不能将一个个魔将、魔侯都揪过来搜魂吧?他们脑子本来就有些拎不清楚,搜两下魂,搞得更稀里糊涂,反倒得不尝失了。还是待我布下魔音惑心大阵,让魔崽子们过一下阵法就好了……”

他们在这里随意地聊着,却不想不远正负责督造黑岩城的一员魔将,听了他们的话,魔躯是微微的颤抖。

天sè渐渐暗了下去,新雁城内兵马未歇,照着拟定的计划开始往北陵城方向撤退。依照着陈海的计划,七十万北陵镇兵将分成五个批次撤退,陈海亲自率领最精锐的十五万马步车断后,还要负责尽可能将新雁城摧毁掉,避免为魔族所用。

而厉山镇兵的动静更快,他们的兵马皆是精锐,又有足够多的战骑驼马,下午就已经撤出东北角的副城,他们将绕过北陵城,直接撤回到魔獐岭以南择地休整。

北陵镇兵将撤到北陵城进行休整,也将遵照烈王的旨意,将兵马缩编到五十万,将一部分伤残转移到东都山进行安置。

而北陵城、雁归城一带无险可守,北陵镇兵即便守住城池,但也没有足够的兵力阻止小股魔兵往南面渗透,北陵城以南到魔獐岭的荒原上,流放过来的三四百万罪囚,除了小部分集结到北陵城廓内进行小规模的屯田生产,大部分人还是撤到魔獐岭以南去,甚至最好都能撤到东都山去。

三四百万平民,长达上万里的迁徙,比兵马调动要麻烦得多,陈海正考虑这事要怎么办,突然神识一动,新雁城西北三十里的山岭里,有一头魔物的气息若现若隐。

今日北陵镇兵部署撤退,魔兵没有出动骚扰,这不叫陈海奇怪,但罗刹魔族在这时候派出斥候盯着这边也实属正常。

然而一头魔将逼近新雁城这么近,暴露出气息,就不怕他与沙天河、墨翼,直接出手将他斩杀了?

陈海神识再往那里扫去,隐然觉得那魔将的气息令他颇为熟悉,心里哈哈一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想到这里陈海身形一动,整个人就化作一团光芒飞了出去,而此时沙天河、宁婵儿和墨翟也要跟过去,陈海挥手说道:“夏寒跟我过去就好!”

沙天河眉头一皱道:“会不会是圈套?”

陈海笑了笑说:“无妨,有束越魔君的前车之鉴在,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么近的地方给我下圈套?”

说罢,他就和宁婵儿悄然隐于夜幕之中。

一路上风驰电掣,不多时陈海就来到了一个低矮的小石岭前,走到一座岩洞前,陈海停下了脚步,缓缓道:“出来吧!有什么好躲的?”

山洞之中传来一阵零碎的声响,紧接着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主子爷,是我啊,进来说话!”

陈海和宁婵儿走了进去,就见一樽身高六米多的魔将,身穿黑sè战甲正矮着身子箕坐着那里,不是姚老根是谁?

姚老根看到陈海,一脸的兴奋道:“主子爷,我来投奔你来了!”

多年不见,姚老根也已经修成魔丹,气息及模样较当初有很大的改变。

陈海皱了皱眉,问道:“你进星衡域多久了,怎么这时候才想到过来见我?”

姚老根也不敢撒谎,照实说道:“……我就知道主子爷吉人自有天相,绝对不会有事,只是主子爷你模样、气息变化这么大,要不是夏寒出手刺杀束越魔君,不是燕州兵马时机恰好的猛攻黑山魔渊,我都不敢确认就是主子爷您,哪里敢贸然过来相认?现在好不容易寻着主子爷,主子斧,我自然就要重回主子爷您的麾下效力!”

姚老根说得情真意切,差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陈海身上擤。

陈海参悟天机山河剑意之时,八臂魔神秘相就破碎了,而当初控制姚老根他们神魂的灵魂之火,也早就湮灭,所以陈海也无法直接从姚老根神魂的波动判断他这番话的真假,但他这副模样,倒是跟在宁海城时没有什么两样。

陈海笑道:“你脑子倒也不笨,竟然能想到燕州进攻黑山魔渊乃是我一手策划。你来得正巧,我现在有一个任务给你,待燕州控制住黑山魔渊后,会再送一些人过来,我正愁在血云荒地没有内应呢。你现在修为不弱,想来在般度、丹图等魔手下地位不弱,相信这件事你不难办到。”

听陈海说这话,姚老根的脸顿时就跟便秘似的,扭捏起来,只好吞吞吐吐地将天罗谷将清查奸细之事说了出来,而他最早跟随陈海,学造城炼器以及简单的战械制造之法,早就被般度魔君视为心腹大将,也是很早就派到天罗谷来修筑魔寨,黑岩城他就是督造魔将之一。

这些年过去,他都感应不到神魂有受控制的感觉,便猜测陈海要么嗝屁了,要么就是他被陈海拘去的那缕灵魂之火意外破灭了,还没有伤到他的神魂本体,这些年他在血云荒地也好,在天罗谷也好,颇为享受得魔君级人物器重的感觉,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来找陈海。

只是现在天罗谷内要布魔音问心阵,姚老根就怕露出马脚,落下一个比神魂破灭更惨淡的下场,这才收拾细软,赶过来投奔陈海。

姚老根躬身站着,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边说边偷眼窥探陈海的表情,生怕这位爷一时不快,挥手就将自己灭杀掉了。

想到这里,陈海开口问道:“那魔音问心阵有什么厉害之处,令你如何畏惧?”

姚老根喏喏不言,他哪里知道详细?

宁婵儿说道:“我跟在束越身旁时间不短,听说过这种魔阵,由八面炼入数以万计的怨煞生魂的魔幡结阵,说是挺好听的问心阵,实际上主要能令人魔神魂狂化。要是谁的神魂受制,或者有什么异常,就难免会有马脚露出来。这也是魔族甄别奸细的主要手段。”

“原来这样啊!”

陈海微微一笑,伸手往姚老根的额头按去,就见指尖凝聚出一道黑煞,带着大破灭魔神真意的气息,直接打入姚老根的识海之中,令姚老根神魂撕裂般的剧震中挣扎了许多,才稍稍下来。

陈海笑着道:“我现在解去你的神魂禁制,想来那魔音问心阵对你不会有什么作用。你现在还是老实潜回黑岩城,只要为我好好办事,到时候亏待不了你。”

姚老根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投诚,最后居然得了这么个结果,一时间悲从中来,险些大哭出来。

而此时宁婵儿弹出了一团光幕,就见光幕之中,姚老根正如同犯错的小学生一般在陈海面前交代这些年对陈海的忠心耿耿跟思念之情,娇笑道:“不要以为解开你的神魂禁制,你就能三心二意,要不然,般度老魔很快就会看到这一幕。”

姚老根这一刻很想哭出来……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九章 魔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