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章两年后的青山

第十章两年后的青山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两年。

  世间还是那个模样,没来得及发生太多改变。

  冥界很安静,在阳光下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魂火的踪迹。

  雪国也很沉默,看来连番大战之后,即便是以残暴嗜血著称的冰雪怪物也需要喘息一下。

  北郡军民与那位孤刀镇风雪的男子,也终于迎来了一个完整的没有战事的年份。

  海外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听闻蓬莱岛的一艘神船在探查三大漩涡之一的鸣泉秘境时,忽然遇到了罡风下沉,虽然最后侥幸地挣脱了大漩涡的吞噬,却与一座冰山相撞。

  如果不是异大陆上的某位英雄跨过大海前去救援,只怕那艘神船便会沉入冰冷的海底。

  这个故事传到朝天大陆来后,被很多人斥为荒谬的假话,因为除了破海境以上的那些修道强者,没有人能够理解这个故事里的很多细节,比如那位英雄跨过大海是什么意思,一个人又如何能够救得起来重如山川的神船?

  这也是寻常事,人们往往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直到现在为止,依然有些凡人坚持认为世间并没有修道者的存在,便是相同的道理。

  不管人们相信或者不相信,有些事情终究会发生。

  比如海州城,即将迎来西王孙举办的又一届四海盛宴。

  同时,在城里的某个隐秘衙门里有一场会议正在召开。

  今年的冬天已经到了尾声,朝歌城里都不再落雪,海州就在西海之畔,气候温暖,更是如春天般令人陶醉。

  看着那些修道者漠然的脸庞,施丰臣忽然很想醉一场,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只是调任后他已经两年时间没有喝酒了。

  他清楚,如果不是海州城要举办四海宴,只凭清天司与他的面子根本请不动这么多修行者,更不要说那些大宗派的弟子。

  “我升官已经两年。”

  施丰臣看着一众修道者说道,脸上却殊无喜sè。

  除了有两个不知内情的小派修道者说了两声恭喜,别的修道者也没有反应。

  修道者尊敬皇室,眼里却没有什么朝廷官员,哪怕施丰臣并不是普通的官员。

  更何况施丰臣从朝南城主管升任清天司副巡查,看似升官,但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这个副巡查,查的就是这个案子,如果这次还抓不住那两个魔头,我就完了。”

  施丰臣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说道:“我对诸位的宗派确实没有什么影响力,但如果确定自己会完蛋,说不得也要用最后的力气,去影响一下朝廷的配额发放。”

  听到这话,如大泽等宗派的修道者神情不变,那些小宗派的修道者却有些着急。

  无论是晶石还是别的修道资源,都是由朝廷与中州派、青山宗、大泽、西海等大宗派联合决定分配份额。

  那些大宗派自然不担心朝廷会少了自己的供奉,但他们这些小宗派怎么办?

  施丰臣真要在下台之前发一次狠,哪怕只是减少一成晶石供应,也会给那些小宗派带去极大的影响。

  有位小宗派的修道者苦着脸说道:“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就直接说,何必如此。”

  施丰臣说道:“我的意思非常清楚,朝廷的强者或者在朝歌城镇守中枢,或者在镇北军里与雪国强者对抗,如今的清天司只剩下一个空壳,实在是拿那两个魔头没有办法,只好厚颜请诸位出手相助。”

  那位修道者吃惊问道:“那两个魔头究竟是何来历?”

  “没有人知道。”

  施丰臣挥了挥手,一道清光落在墙上,仿佛一张白纸,上面出现十余行密密麻麻的字迹。

  “最早是在商州,那两个魔头杀死了四人,事后调查,他们与那四人连面都没有见过,应该是随意行凶,其后便是朝南城,他们杀死了四名三都派弟子,也留下了一些线索。”

  施丰臣继续说道:“其后两年里,这两个魔头又陆续作案,共计杀害七十余人,其中有无辜的普通民众,也有修行者,大部分行凶都毫无来由,就像第一次行凶那般,似是随意所为,由此可见其心性之残暴。”

  很多人注意到了朝南城那个案子,下意识里望向坐在正中间的一位老者。

  那位老者白发苍苍,气息深厚,正是昆仑派长老何之冲。

  从未参加过四海宴的昆仑派,居然来了一位长老,想来应该与朝南城里那个案子有关。

  何之冲没有说话。三都派乃是昆仑派的附庸,如果只是几名低阶弟子被杀,他根本不会出面。只是那位三都派的少主因为此事颇是吃了些苦头,事后记恨在心,说动三都派掌门向昆仑求援,他才不得不走这一遭。

  有人问道:“那两名魔头是何境界?”

  施丰臣说道:“去年初秋,黑龙寺主持竹贵大师被魔头隔着一座青山斩死,只怕对方已经是无彰中境。”

  听着这话,众人神情各异。

  黑龙寺主持竹贵的名声极臭,不知骗得多少富商倾家荡产,连贫苦百姓的治病银钱也不放过,更有传闻说他私下***女,无恶不作,只不过这位大师与宫里某位贵妃娘娘有旧,各宗派不便多事,一直没有管过。

  此时听着施丰臣的话,才知道这位竹贵大师去年暴毙原来是这个原因。

  施丰臣知道众人在想什么,微微皱眉,不再继续谈论此事,说道:“那两名魔头下手从无活口,所以并无太多线索,只知道他们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以灰布蒙脸,用的是飞剑,不知诸位有什么想法?”

  只是这些线索,能有什么想法?

  一片安静。

  “总之与我们没关系。”

  说话的中年人肤sè黝黑,乃是来自大泽的一位修道者,道号左雨使。

  众人心想真是废话,大泽修的是风雨道法,当然与你们没关系。

  左雨使继续说道:“既然用剑,还耍的这么好,不外乎就是不老林、无恩门,西海这几家了。”

  施丰臣摇头说道:“不老林的刺客虽然yīn险毒辣,但行事不会如此放肆,至于无恩门……”

  他没有把话说完,众人却明白他的意思。

  最近这几年无恩门被西海打压的非常辛苦,哪有心情在世间搅风搅雨。

  按道理来说,无恩门与西海剑派的实力本来相差无几,无恩门的底蕴更是远胜西海,怎奈何西海有位剑神,这便没办法了。至于西海……场间虽然没有西海的剑修,但这里是海州,西海势大,谁敢轻易指责?

  有人忽然说道:“为什么没人怀疑青山宗?凶案最早发生在商州,其后是朝南城,正是青山宗的领域。”

  众人很吃惊,心想此人好生有种,居然敢怀疑青山宗。

  待看清那人是谁,众人才明白原因。

  那人叫做竹介,正是那位被杀死的黑龙寺主持竹贵的俗家弟弟,也是中州出名的散修,听闻与西海剑派交好。

  想着这些事情,众人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那里坐着两个年轻人。

  二人身穿青sè剑袍,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很是低调。

  神情沉稳的那位叫做幺松杉,乃是青山宗两忘峰排行十一的弟子。

  更年轻的那名弟子叫做林英良,如今在适越峰学剑,这次被幺松杉带着出来历练。

  幺松杉望向那边,没有说话,眼神却无比锋利,仿佛真剑。

  林英良却没有忍住,盯着竹介说道:“你想死吗?”

  ……

  ……

  (青山应无恙,还是那么嚣张。)

看网友对 第十章两年后的青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