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一章 效力(二)

第九百零一章 效力(二)

姜明传看着朱天和、姜赫等人风尘仆仆御骑而来,也没有在燕台关停留的意思,就要直接北上去投北陵城,心里觉得朱天和、卢少商一些人,跟在二祖姜寅身边,是越发迂腐了。

说什么浩然长存、以天下苍生为念,但也要有命为念才行。

厉牙镇兵都老老实实退到蒙城山休养生息去了,烈王的令函之中,也给陈海专擅之权,北镇都护将军府只负责其他基本的军需补给,不得干涉北陵镇兵的调动驻拔,但陈海率北陵镇兵非但不退回到魔獐岭以南休整,却偏偏还像一支尖锐的长矛,从魔獐岭深刺出去,姜明传就不理解了。

陈海现在也可以说是功成名就了,身为诸镇主将之一,在西北域的地位之高,不在普通真君之下,已经不是他们这些都尉、司丞一级的将吏能比了,姜明传就不明白,陈海为什么还要顶在魔獐岭之外?

难不成以为天罗谷内的魔族受到重挫,魔獐岭以北就安稳了,就不会再有大股魔族南下进犯了?

此时是有数百精锐魔兵,从古兰山脉突入东北域,又兵锋直指雍京而去,令雍京的形势异常危急,但要是以为兵锋直指雍京的这几百万魔兵就是北境魔族的全部,那就大错特错了。

虽然这一次不灭邪域、轮回殿、玄yīn谷三大魔族势力联手设下调虎离山之策,一方面在西线吸引雍京重兵,另一方面在东线集结精锐魔兵,一举突破古兰山防线,直捣防御空虚的雍京,这很令姜明传震惊不已,但他心里清楚三大魔族势力真要倾巢而动,所能集结的兵力绝对不会只有四五百万精锐魔兵。

而事实上,烈王秦冉此次北征,对天罗谷用兵,对天呈山、九玄岭等地的魔族动向都有监视,也正是确认九玄岭的魔兵魔将都有往天呈山聚集的迹象,才彻底放松对东线的警惕,以为魔族真要有心展开决战,必然会选择在西线天罗谷作为最终的战场,始终都没有意识到魔族会声西击东。

哪怕魔族是为迷惑这边,天呈山周围此时还有聚集有大量的魔兵魔将,它们接下来也不可能按兵不动。

它们这次只要进入崇国想分一杯羹,是会绕上六七十万里的崎岖魔域,从古兰山脉穿过,进入已经被前部魔族横扫一空的东北域,还是直接从天呈山南下,来撞魔獐岭防线?

不是北陵镇、厉牙镇在新雁城意外斩杀四十万魔兵,魔獐岭防线就彻底安全的,事实上魔獐岭防线,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凶险,姜明传此时也不难想象到,玄yīn谷魔族从东线突破古兰山防线的消息传出去,将令纵深无垠的北境魔域是何等的沸腾。

在流阳帝国覆灭后,一百多万里纵深的广袤疆土,分为大崇、大越、天南三个国度,而哪怕就算是在大崇立国上万年间,被大股精锐魔族突破防线也不是公有现在这一次。

虽然上一次北廷柱国都护府的大金山防线被彻底撕烂,已经是四千年前的旧事了,姜明传当时他人都还不知道在哪里传世轮回着呢,但读史书不难知道那一次魔劫是何等的惨烈。

四千年前的那次魔劫,最初是三百万精锐魔兵将大金山防线彻底撕烂,进入北廷诸郡掀起血腥杀戮,而到七八年后,都还有大股的魔兵,从一两百万里之外的殒神渊聚集过来。

这一次,陈海在新雁城仅仅斩杀四十万魔兵,就以为魔族不会对魔獐岭出手,也实在是太乐观了。

流寇马匪投北陵镇守将军府谋出身,还能够理解,而就算如此,这些流寇马匪都还想着保持独立,并不愿意接受北陵镇的整编呢,朱天和这些人去投陈海,就算下一次北陵镇还能侥幸守住,但朱天和及他身后这些人能有几个活下来?

要知道新雁城一战,北陵镇兵的阵亡比例超过三成,此外还有二十多万的伤残要淘汰下去。

这实际意味着北陵镇兵只要打了三场这样的大战,手里下的将卒就得都死绝上一回,后续再补新兵进去。

陈海率北陵镇兵顶在前面,不要说姜晋、元周他们了,姜明传也是乐意的,毕竟魔族大举杀来,有陈海率北陵镇兵在前面顶着、先消耗一部分魔兵,魔獐岭这边不仅不至于太手忙脚乱,最终所面临的压力也会轻很多。

只是,姜明传就是想不明白,这些天怎么还就不断有人从燕台关取道,投奔北陵镇而去?

“你们也可以留在魔獐岭效力,去北陵城还是太多凶险了……”姜晋劝说道。

姜寅诸多真传弟子里,姜赫名声还不显,朱天和、卢少商、姜沛三人实际上是最出sè的,后续三宗还要继续调集兵马过来,姜晋手下也缺有用之人,陈海此子桀骜不驯,难以驯服,姜晋还是希望能将朱天和、姜赫留在燕台关为他所用。

“魔劫当前,总是需要一些慷慨向死之人,要是谁都避险趋安,到最后茫茫尘世,哪里会有人族栖存之地?”朱天和朝姜晋行了一礼,坚定不移的表明他北上去投北陵镇的态度。

“……”姜晋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脸sèyīn沉的看着朱天和、姜赫率千余人马北上,前往北陵城。

********************

溯风回雪,零落残冬。

作为心狠手辣,审时度势的枭雄之辈,韩三元在十几年的时间内,又重新拉起拥有两个道丹、二三十明窍的人马,在马贼窝里可以说是一股不弱的势力,但投入北陵镇能得多少重用,陈海、沙天河会不会记过往之仇,以及谋得出身之后,又怎么在魔族大举攻来之前脱身,这都是韩三元内部纠结无比的问题。

只是魔劫当前,三宗的诸多真君纷纷走出山门,出世问政治军,令西北域境内流寇马贼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

继续当马贼已经没有前途,韩三元想来想去,此时也只有陈海那里肥瘦不挑,而且还允许投靠的兵马,保持独立的编制,虽然凶险,却是他此时谋出身最好的途径。

哪天实在不行,大不了一走了之,往后不再陈海面前出现就是。

韩三元所部马贼,差不多与朱天和、姜赫一行人同时出现在北陵城的外围。

师尊姜寅门下,陈海以往就见过大师兄姜沛、三师兄卢少商以姜赫,还没有跟四师兄朱天和以及其他师兄弟见过面,他没有想到朱天和、姜赫这次会过来,不仅他们两人过来了,还带来上千人马,差不多有四分之一拥有明窍、道丹境的修为,真是叫陈海喜出望外。

新雁城一战,为了诱杀束越魔君,将大量的精英魔将吸引到北门前,虽然最终他们斩获大捷,但北陵镇兵的精英战将损伤也极其惨重。

实际上北陵镇修为在明窍境以上的精英将吏,已经不足二百人,现在朱天和、姜赫受师尊姜寅之命,一下子给他带来两百多精英将吏,叫他如何不高兴?

他虽然将姚老根这根钉子埋下去,但想要人不知鬼不知的,从燕州偷偷摸摸的护送二百多精英将吏,不知道要费多大的曲折。

陈海对韩三元并不抱太大的期待,但对于韩三元来投,也是欢迎的,甚至还迎接韩三元、朱天和他们进城时,就许诺授韩三元骧骑行营都尉之职。

陈海没有资格挑三捡四,但知道投靠过来的马贼三心二意不足以用来冲锋陷阵,原来想着观察一段时间,就将他们调到东都山去充当地方守备兵马,但韩三元的来投,令陈海改变主意。

韩三元在马贼之中还是颇有声望的,陈海就想着以韩三元为首,将所有投靠过来的马贼,编一支独立驻守在北陵城外围城寨的骑营编制,先进行初步的整编,想来不会受到多大的抵触,将那些心思滑脱的马贼都吓跑掉。

烈王南撤时,并没有留什么战骑给北陵镇,以致陈海身边除了扈卫营外,还没有一支精锐骑兵。而姜晋那边指望北陵镇能顶在魔獐岭之外,基本的军需补给不会克扣,但陈海也绝不指望三宗能将数万头的凶猛战骑拔给他用,心想韩三元能将那七八支马贼都整编起来,七八千人规模的精锐骑兵,战力倒也不会太差。

而只要在整编骑营的过程中,韩三元能令其他马贼言听计从,陈海最后只需要将韩三元收拾服帖就可以了。

韩三元并不知道陈海心里的打算,见自己刚过来就得授都尉一职,心里也是十分的激动,说了一些感恩戴德、矢志不逾的效忠之言,但天黑之后又坚决告辞,要求先带着人马赶往诸贼咸集的西寨驻扎过去,他本人连在北陵城滞留一夜都觉得有可能会被算计。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一章 效力(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