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三章 借债将还

第九百零三章 借债将还

建兴三十二年初春,冰雪逐渐消融,但魔獐岭还是天寒地冰,屋檐上挂了尖锐仿佛刺尖似的冰棱,太阳照射过去,泛起一片片耀眼的颜sè。

屋檐上融化的雪水,顺着冰棱而下,滴在地上,很快就融入了泥土之中,就像是此时北陵镇的斥候一样,悄无声息的隐藏在荒原丘山野林的深处,盯着魔族的一举一动。

相比较十数日前,天气到底是回暖了许多,不要说那些寒暑不侵的玄修强者了,对于普通弟子,此时则是难得烹茶煮酒的好天气,但燕台关的将卒却没有办法享受这么有写意的日子。

通过多种方式渗透到魔域深处监视魔族,燕台关这边始终将魔族在天呈山附近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这个冬季,北境魔域的寒煞来得特别的凶烈,使得天呈山附近的魔兵聚集速度放缓,加上从天呈山往南到天罗谷,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不利大群魔兵快速通过,天呈山聚集的魔兵,并没有在新雁城一战过后,就立即增援过来。

这也为北陵城赢来难得的两三个月喘息时间,但天呈山方向的魔兵,到底还是出动了,进入建兴三十二年,魔兵魔将就一股股、一群群,像黑sè潮水般往南涌过来。

而往天呈山更北部渗透的斥侯,还看到北境魔域的更深处,一些不灭邪域外围的大小魔族势力,也在不断的往南聚集……

大家心里很清楚,玄yīn谷魔族撕开古兰山防线、兵逼雍京之后,将玄yīn谷、不灭邪域以北、北境魔域更深处的魔族都刺激得魔血沸腾,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最后究竟会有多少魔兵魔将,涌入大崇的疆土。

而此时从天呈山往南运动的魔兵,就已经有一百好几十万,谁都知道魔獐岭很快就会暴发惨烈的血战。

这个时候多用上一把子力气,将来活下来的希望或许就会更大吧,将卒在营城官的督促下,也顾不上春寒料峭,照新的防御方案,在城外那些还没有消融的坚硬冰土挖掘一道道深阔的壕沟。

普通将卒挥汗如雨,姜晋、元周两人也谈不上轻松,他们在都护将军府的大殿,听着身下的参军将从各地汇聚过来的情况,额前的愁眉越聚越深。

姜晋叹息道:“都半年多的时间过去,烈王前部兵马才抵达万涛河北岸,而魔族已经攻陷大燕山防线,大量的魔兵涌入,已经将真定、沧州两个郡完全摧毁,也不知道雍京到底有没有机会守住?”

大燕山是东北域与中州大平原的界山,从东南往西北斜伸,长约十二万里,东南延伸入东廷柱国将军府治内,往西北延到北廷柱国将军府内。

而大崇帝国北部境内最为波澜壮阔的水系万涛河,就是发源于大燕山的西北麓,然而一路蜿蜒曲折西进,流入坠星海。

真定、沧州是越过大燕山、位于中州大平原边缘的两个郡。

这两个郡被摧毁,则意味着魔劫已经正式蔓延到大崇帝国最为核心的中部地区。

而烈王率部从西北往东南方向驰援,大半年时间已经奔行近十万里,速度已经可以说是绝快,但他们此时距离雍京还有七万里余,而魔族的主力距离雍京,则剩不到三万里。

当然,雍京作为大崇帝国的帝都,得凤雍山环抱,而凤雍山作为大崇首宗玄元上殿的祖庭,早在流阳帝国时期就大规模经营,十数万年累积来的根基,仅护山大阵就要比万仙山的护山大阵高出两个层次,加上留守雍京的两百万精锐以及上百万真君所统领数以千计、万计的高端战将、玄修,再加凤雍山拥有一座通往人族栖息繁衍的小千天域的稳定通道,上百魔君所统率的四五百万精锐魔兵,短时间内想要攻下雍京,无疑是不现实。

但问题在于,魔族避实就虚,不去强攻像乌龟壳的雍京,而是先将雍京外围的郡府屠戮一尽,太上天尊以及烈王他们又该如何应对?

从行程速度上,烈王并不能赶在魔族雪洗雍京外围郡府之前,与雍京的精锐守军会合,而为了避免跟魔族主力在雍京外围的大平原上野战,甚至都不敢接近雍京。

姜晋猜测烈王极可能率部逆着万涛河东进,寻找合适的地方进驻,限制住魔族的活动方向,然后在汇聚足够庞大的援兵之后,再进入中州大平原,与魔兵主力会战。

当然,姜晋更担心的是其他诸路勤王兵马都按兵不动,姜寅却不知体恤三宗弟子,一味求战,那样的话,即将最终将魔族驱赶出去,三宗却有式微之忧。

元周则是平静的说道:“我们已经顾及不上雍京那边的局势,还不如好好想想眼前的事情该如何解决。一旦魔族在天罗谷聚集足够的兵马,对魔獐岭用兵,我们可能就不能指望北陵城还发挥多少作用了!也不知道陈海打的什么主意,竟然将北陵城的驻军缩减到了二十万。”

对陈海在北陵城缩编兵马之事,姜晋冷哼道:“他前次主动断后,捞取了足够多的封赏,这次自然不会再‘视死如归’。他将北陵城的兵马缩减到二十万,无非是想赶在魔兵杀来之前,方便撤退而已。”

姜晋原来指望魔族攻过来时,北陵镇能顶在前面多消耗一些魔兵魔将。

他不以为陈海真就能持续不断的创造奇迹,不过以北陵镇在新雁城所暴发出来的战斗力,即便北陵城最终不守,能消耗掉四五十万精锐魔兵,也能极大减轻魔獐岭三镇防线所面临的压力。

只是看到陈海这两三个月来,一方面将北陵城的驻守兵马缩编到二十万,另一方面将多余的兵马以及北陵城附近的流囚,统统迁到东都山附近进行安置,一副要将东都山彻底从东都姜氏手里争抢过去的意思,甚至还将早初北镇匠工司南撤时留在北陵城没有拆运走的一些笨重设备,都用新造的风焰飞艇运往天营城,以及陈海在北陵城所额外储备的补给,也就供一个月的消耗,姜晋自然就认定自己之前的期待,这一次不会实现了。

陈海将北陵镇的驻兵缩减到二十万,完全有可能在魔族汹涌而来之际,迅速南撤。

当然,姜晋没有道理要求陈海孤军守在魔獐岭之外,但心里也打定主意,陈海真要是率部撤回来,那他与元周就应该行使北镇左右都护将军的职权,勒令陈海去守燕台关西北一百里外的的云门塞,尽可能让北陵镇兵多承受些魔族的兵锋压力……

****************

姜晋、元周在燕台关猜测陈海动向的同时,殛天玄雷舰萦绕着丝丝雷光,破开低垂的云层,出现在北陵城的上空。

陈海、沙天河、朱天和等人专为殛天玄雷舰降落的校场上负手而立,等殛天玄雷舰降落下来。

殛天玄雷舰在陈海手里十数年,虽然内部的阵法禁制,陈海短时间内无法改造,但外形上,已经从传统的宝船灵舟外形,已经彻底变形成一百二十米狭长、舰体宽仅二十余米的扁平气动型布局。

要不是殛天玄雷舰需要进入激烈厮杀的战场,陈海甚至都想将机翼给装上。

不过,就仅仅是这样的改造,殛天玄雷舰的速度就已经比以往提高了五成,只是在朱天和他们看来,殛天玄雷舰跟传统的浮空战舟相比,实在是太不伦不类了。

当先迈出万幽玄雷战舰的乃是一个青袍老者,却是苍遗在燕州变化人身的模样,紧接着,苗凤山、谢觉源和黄岐玮、乐毅、郭泓判等人依次而下,看得朱天和疑惑不已。

朱天和修成道胎也有百年之久,踏入道胎境巅峰不说,在姜寅身边这些年,又游历天下这些年,眼力自然不弱,乐毅、郭泓判以及苗风山、谢觉源、黄岐玮倒也罢了,三宗是不会缺道胎、道丹境精英武将,缺也只是北陵镇缺,但苍遗气机与天地浑成一体,显然是已经触碰到大道本源、随时能够冲击天位境的人物。

陈海笑着跟朱天和介绍道:“这几位师兄,乃是九郡国漱玉宫秘宗的长老,我与漱玉宫主有旧,特地请他们过来助我一臂之力。”

朱天和是将信将疑,但从天营城垄断与九郡国的海贸以及之前从九郡国廉价买入大批的战俘,以及九郡国曾派出相当一批高端战力,以弥补天营的严重不足,都足以说明陈海与周晚晴的交情非同一般了。

乐毅指使人马,将一箱箱从扶海桑运回来的军需物资从殛天玄雷舰上搬下来,交由仓丞沈复清点入库。

看到六甲秘盾、千剑符、雷击符等从低级到高的防御道符装满一百余箱、计有十二万枚;看到包含两千多枚伐脉丹在内的灵丹,计有上万瓶,此外还有玄阶以上的灵甲玄兵两千件外加六座盘龙铁壁阵,朱天和疑惑的看向陈海,问道:“这也是跟周宫主借的?”

“是的,不过也是答应很多的额外条件,过了这段时间就要还的……”陈海含糊的说道,暂时也不说会以怎么的形式,去还这次名义上欠漱玉宫的巨债。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三章 借债将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