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圣墟 > 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

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

金鳞道子真的被惊到了,他听到了什么,这不是道族呼吸法演绎到极致后可出现的真言古术吗?

吴轮回也懂?哪怕冷静如金鳞道子,也一刹那的心神震动。

因为,就是他也只是略有涉猎,无法彻底掌握!

道族的九字真言,来头大到惊天,族老曾说过,应该是传在自阳间的法,他们在yīn间很难修成,因为道族呼吸法不全,且缺少足够多的阳气。

这片宇宙一些强大的呼吸法,按照道族的老祖所言,都源自阳间。

在漫长的岁月中,各族不断积淀,进行补全,威力比残法强多了,但是也失去阳间呼吸法的某些特殊的灵性。

金鳞知道,就是道族的古祖也只是研究了斗、临、者三字真言,这是禁忌神技,没有阳间的道族呼吸法,想要彻底掌握太艰难。

其他人也被镇住,因为都知道,这是道族传说中的禁忌神技,似乎只有传说,而没有在世间怎么显现。

“嗯?!”

众人忌惮与惊疑时,发现吴轮回发出的妙术没那么可怕。

砰!

楚风跟人对决,将一名天才轰的倒飞,大口“咳血”,那是精神力所化,比真正的鲜血汩汩而涌更严重。

虽然杀伤力不凡,但是跟道族传说中神挡杀神佛当弑佛的禁忌神技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杀!”楚风大吼,然后舒展双臂,划出的轨迹繁奥,让众人凛然,以为真正的大杀招就要出现,结果……他果断跑路。

并且,他在冲欧冶大喊:“风紧,扯呼!”

所有人都想掐死他,这可真是雷声大雨点小,跟上回一样又一次调戏众人吗?

一而再再而三,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就走了?我还想捅死这个黄毛秃子呢!”欧阳风在远处喊道。

此时,释宏没动手,因为佛族的护法金刚能动弹后,发狂了,强烈要求自己去杀欧冶,不然他受不了。

此时,释武听到欧阳风猥琐的故意提及捅这个字,且用金sè魂刀对他比划时,当即暴跳如雷,疯狂杀了过去。

“快逃,我们等的进化者大军没有来,只能跑路!”楚风大喊。

众人听到后,顿时一肚子火气,果然是在虚张声势,敢这么放肆的拨弄他们的心弦,当诛!

嗖嗖嗖……

一群人扑杀,除却佛族的两人,几乎全都冲向楚风,一百多名进化者怒了,全力以赴,魂光交织,将前方的大地轰碎。

远处,秦珞音轻叹,果然如她所料,楚风不是要逃遁,就是要放大招,现在看来是前者。

“吴轮回你这是找死!”尸族的阎洛带着冰寒的杀机,在后方低吼,他被重创,现在发誓要绝杀对方。

嗡!

道族的金鳞更是直接动用杀手锏,张嘴间,吐出一缕气,接着,此气一分为三,这是道族的恐怖神技,取的是“道生一,三生万物”之真意。

一刹那,三缕气发光,化成刺目的光剑,接着再次爆发,化成成百上千道,精神光剑恐怖绝伦,密密麻麻,向着楚风那里飞射而去。

这是神技!

楚风极速移动身体,动用天涯咫尺这种神术,如同幻影,不断改变方位,可是魂钟依旧被光剑刺的当当轰鸣。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魂钟防御,他肯定会被这种神技伤到。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敌手太多,一百多位进化者同时出手,猎杀他一人,简直是不可阻挡的精神能量洪流。

楚风身体像是在焚烧,阳气滚滚,不断改变位置,在荒原上奔行,让他所过之地不断大爆炸,荒原沉陷,乱石崩天。

“黔驴技穷,你再耍贱啊,你再逃啊?”阎洛大笑,在后追杀。

这么多人出手,导致楚风负伤,嘴角淌血,数次身体踉跄,多次险些被众人交织过来的斑斓魂光彻底轰杀。

许多人眼热,盯着楚风的魂钟,这可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精神武器,实在太惊人,他们确信如果没有这口钟护体,吴轮回早被击杀了。

楚风一路洒血,身受重创。

轰!

映谪仙杀来,拳印发光,明明是一个婀娜挺秀的女子,飘逸若仙,可是现在出手却这么霸道绝伦,威能无匹。

她的拳光,压盖的周围的人都暗淡了,精神能量根本无法与之媲美。

楚风脸sè变了,迅速避开,然后那处地面轰的一声炸开,出现一个深渊,地下腾起大片的黑sè煞气,一个葬坑出现。

“镇!”金鳞道子轻叱,掌指间发光,动用道族秘技轰杀楚风。

嗖的一声,楚风再次避开,但是其他人的攻击如雨点般拍击而来,他的魂钟当当响个不停,楚风被震的大口咳血,那是精神力在流逝,整个人横飞。

“原来你真的在虚张声势,那就死吧,所谓的吴轮回就在今天除名!”大衍战体嘴角露出一缕残酷的笑容。

阎洛更是大笑,觉得畅快无比,道:“哈哈,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你真能逆天呢,你以为自己是谁,敢挑衅我们这些顶级道统的传人!”

“吴轮回你以为能跟楚风对决,就能如他一般兴风作浪?”紫霞金身也在奚落,脸上挂着冷淡的笑,道:“楚风魔头只是因为在地球上占据绝对的地利,他真敢进入星空中,早晚会吃个暴亏,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楚风一语不发,在拼命的逃,从一地到另一地,让这片荒原满目疮痍。

“我说,老吴你行不行?”欧阳风大喊,有些焦急,已经杀了过来,怕楚风死在这里。

“快走,按照我指点你的路径,速退!”楚风这一次是在暗中传音,无比的严肃,招呼他立刻付诸行动。

这时,不仅释武追杀下来,要跟欧阳风死磕到底,就是那释宏也来了。

楚风见状,冲着他们吼道:“唵、嘛、呢、叭、咪、吽!”

释宏哪怕哪怕一副宝相庄严之态,现在面皮也忍不住抽搐,这个吴轮回糟蹋完道族的九字真言,又对佛族的六字真言下黑手了?

他直接付诸行动,参与围剿楚风。

佛族特有的金光普照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尊普度人间的贤者,可现在他却冷漠与坚决,佛族大手印轰爆此地,音爆震耳欲聋。

楚风的压力暴涨,几乎随时会身死道消!

但是,此时他的双目却在焕发惊人的光彩,低语道:“这次可以了,如你等所愿,血洗!”

倏地,他从原地消失。

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然后,发现他刚才立身之地符文闪烁,构建有一片奇异的图案,那是……场域!

“盛宴开始!”远处,楚风大喝。

轰的一声,随着他眉心不断发光,轰在地面上,这片地带蓦然间璀璨起来,大地在动,隆隆作响,地面密密麻麻都是绚烂的图痕,一时间照亮起来,如同焚烧。

“退!”

羽化神体惊悚,快速冲天而起。

事实上,金鳞、释宏、映谪仙一个比一个反应快,全都横空,极速逃遁,他们预感到大事不妙。

地面上那些痕迹,都是他们曾经路过的地带,都曾是战场,被不断轰击,而今竟出现各种符文图痕,形成场域?

他们隐约间觉得,刚才吴轮回在利用他们的精神能量,在这片地带进行恐怖的“雕琢”与“灌溉”!

事实上,的确如此,楚风冒险一而再的拨弄众人的心弦,惹的他们追杀,按照他的节奏来,就是为了趁乱借助他们的能量,在这片地带刻下与激活场域。

“逃!”许多人都在大吼!

然而,真正的危险不是地面,哪怕他们腾上高空,反应迅速,也有些晚了。

喀嚓!

远方,那几座血sè的山峰发光,飞出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血sè闪电,向着这边劈来,那种电光太可怕。

啪的一声,当即就有数人在赤红的闪电下炸开,直接化成神性粒子,在这片世界死的不能再死。

血sè山峰上飞下的电光,连那头金身大圆满的银sè暴龙都受不了,被劈成重伤,就更不要说他们这些人。

“相距这么远,怎么能劈到此地来?”有些人懵了,亡命飞逃的同时也很不解。

因为,他们的战场距离血sè山峰足够远,早已经过验证,不会惹来那里的血sè闪电,可是现在却遭受大劫。

“哧啦!”

又一片赤红sè的电光飞来,如同晚霞般灿烂,结果六人一齐惨叫,而后炸开,成为神性粒子。

“如何,是否如你们所愿?!”楚风大喝。

他与欧阳风借助特殊的场域转移出战场,那是一种“搬运”场域,比不上传送场域,但是很适合将他们从战场中转移。

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时,楚风早已催动眉心的精神光束,让这片大地翻腾起来,改变场域走向。

“他怎么懂得场域!?”

哪怕冲上天空,想要横渡而去的金鳞道子等人也都遇到生死危机,被飞来的血sè电光纠缠住。

哧!

关键时刻,他们动用各种逃生手段,催动魂器,使用灵魂中的替死神符等,手段尽出!

然而,这些人依旧很惨,有人被击穿,刹那化成光雨。

这片地带距离血sè山峰很远,原本很安全,不会招致闪电攻击,但是楚风是场域大师,早已将此地研究透彻,他借助众人的力量,在此搬运地脉,布置成雷道场域,可接引雷电!

因此一旦发动,远处的血sè山峰上,那些雷霆直接就被吸引过来,狂轰滥炸!

“走!”

楚风喝道,示意欧阳风,冲上天穹,那里有一个漩涡,正在接引光雨,要将死去的人送回原本的宇宙。

当!

魂钟一响,楚风头上的黑sè大钟发出乌光,将六团光雨拘禁过来,被大钟覆盖,而后他全力催动异术。

片刻后,他走出大钟时,周身溢出很多神性粒子,接着又化成飞灰,不过体内终究留下很多,跟他融合。

六位宇宙天才的神性粒子各自被他熔炼部分,一刹那,楚风的伤就痊愈了,周身舒泰,暖洋洋。

“这盛宴,滋味太美妙!”楚风大笑。

此时,欧阳风也激动无比,用异术与魂钟炼化掉几团光雨。

“啊……”下方,许多人惨叫,这么片刻间,别说其他人,就是金鳞的替死符都炸开一次,他艰难避过死劫。

同时,释宏、羽化神体、映谪仙也狼狈不堪,早已被重创,这还是大的雷霆炸开后,细微电弧击中他们的结果!

如果直接被粗大的血sè闪电覆盖,必死无疑。

而且,他们的危局没有彻底解除,几座血sè山峰爆发,雷霆一道又一道,将这片地带都快彻底覆盖了。

“啊……”很短的时间内,又有十几位天才解体,惨死在此地,接着大片的光雨腾起。

楚风的精神能量在增长,他就守在漩涡不远处,丝毫不浪费,用魂钟接引光雨,跟欧阳风一起催动异术,炼化神性粒子。

尸族的传人阎洛比较幸运,艰难从那片地带逃出,他身上的替死符粉碎,且此时只剩下半截躯体,惨不忍睹,但能活着逃出来就算有大气运。

可是,等待他的是却是当空一口黑sè大钟,轰的一声,一道钟波催动下来,将他轰的再次炸开部分躯体,光雨飞舞。

“不!”大叫着。

然而,魂钟发光,将他拘禁,带到高天上,楚风微笑,对他催动异术!

“我说过,要血洗你等,怎能让你们失望!”楚风的声音在高天上响起。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