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五章 西行大漠

第九百零五章 西行大漠

罗刹魔族的斥候体系虽然不如人族这边精细,但相距不足千里的北陵城,一举一动还是在它们的严密监视之下。

沙天河、朱天和、杨隐、姜赫统领第二、第三行营十三四万大军,往云门塞撤退时,就有十数万前哨魔兵,直接从北面的荒原往北陵城这边进逼过来。

三四千翼魔张开巨翼,仿佛乌云一般在北陵城外围的罡风云宵盘旋不去,除了紧盯着北陵城的一举一动,也令北陵镇的斥侯没有办法往北渗透,去侦察此时已经成为魔族南下大本营的黑岩城、新雁城内的动静。

而魔族在黑岩城、新雁城的聚集数量、规模过于庞大,到处都是杀戮魔煞气息,以及黑岩城中的魔君也不是一两樽,左耳的神识也受到极大的干扰,目前只能大体的掌握魔兵主力的动向。

苍遗此时站在城头上看着两翼那如乌云一般的翼魔,冷哼道:“真是令嫌厌的小虫子……”

苍遗的本尊肉身,带着上古夔龙的血脉,要比翼魔不知道强悍多少,在他眼里,这些爪牙锋利的翼魔,跟小虫子真是没有什么区别,而即便是魔侯级的六爪翼魔,苍遗也有信心以一敌几。

只是为了方便潜入星衡域,他将本尊肉身扔在燕州,道胎寄舍于神卫傀儡魔躯之中。

虽然这次去碧海胜境,苍遗跟苗凤山、谢学源他们都得了一滴秦川的仙元灵血,将神卫傀儡魔躯彻底的化为人身,而这几个月也差不多将真龙涎息丹的药力完全炼化,这具人身不是不能修炼到跟他本尊肉身媲美的程度,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苍遗以往习惯近身博杀,现在却只能主要以术法或法宝御敌,那股别扭劲,一时半会还扭转不过来。

陈海最担心还是天呈山魔族有可能将燕州作为这一次的进攻重心,这时候看到魔兵主力有往南运动的迹象,他就松了一口气。

当然,天呈山魔族将魔獐岭视为主攻方向,一方面不会继续在燕州纠缠,有可能暂时放弃黑山魔渊,都退回到血云荒地,那就能调出一部分魔兵,加强对魔獐岭的攻势,而另一方面,此时在天呈山以北,还源源不断有魔兵往南聚集,三宗想要守住魔獐岭的压力,还大到难以想象。

陈海实在担心姜晋、元周他们有与魔族一决生死的英勇。

不过,陈海现在也顾及不了太多,拍了拍苍遗的肩膀道:“第二、第三大营已经拉开距离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宁婵儿、左耳、苍遗等人登上玄雷战舰,陈海、苗凤山、谢觉源、魏汉、朱明巍等人,作为身边这支血勇之师的指挥官,自然是骑着金毛狻猊等灵兽,与将卒同行。

映衬着夕阳的余晖,北陵城的西城六城重重地打开,第一行营以及扈卫营六万精锐,披坚执锐,骑着灵骑或普通的驼马,从西城大营鱼贯而出,簇拥着六百辆重型天机战车以及一千余辆运矿车改造的辎重车,装上必要的补给,离开北陵城,往西而行。

****************************

燕台关都护将军府内,姜晋正批阅堆积如山的公函。

虽然魔獐岭有三座天地法阵级别的万仙诛魔大阵,待厉牙镇以及北陵镇精锐,都进入魔獐岭,有一百六十万精锐守护,但黑岩城、新雁城聚集的魔兵越来越多,从天呈山方向还源源不断有魔兵、杂魔像潮水一样的涌过来,姜晋心头的压力并不轻。

魔獐岭东西四千里,三座万仙诛魔大阵还能首尾呼应,要是魔獐岭不能守,退到西接东都山、东接擎天岭、东西绵延三万余里的屏山防线,哪怕再多一倍的兵力,也不可能守得水泄不通。

而屏马山防线之后,就三宗栖息繁衍的腹地,要是那里被魔族渗透进去肆意践踏蹂躏,直接将伤及三宗的根基。

姜晋处理完手里的案牍,看到姜涵、姜明传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北陵镇兵撤到哪里了?”

“北陵镇沙天河、杨隐、朱天和他们所统领的十四万兵马,距离云门塞已经不足千里,明日入夜前应该就能全部撤入云门塞,但陈海率六万兵马,并没有直接南下,在撤出北陵城后,就直接往西而去……”姜涵将他才得到的最新情况,跟他老子姜晋说道。

“哦?”烈王秦冉将北陵镇、厉牙镇视为他在西北域培养的嫡系,给太大的权力,北镇都护府想要用北陵镇的兵马加强魔獐岭的防线,也要跟陈海商议办。

陈海这人虽然令人厌恶,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的崛起,令宗阀子弟黯然失sè,令万仙山寒庶出身的弟子都心生妄想,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姜晋捏着鼻子也得承认,陈海从组建私兵黑风军起,打的几场仗实在是漂亮。

魔族大军随时都会碾压过来,姜晋心里再厌恶陈海,也不可能这时候不欢迎他率北陵镇兵进驻云门塞,峙守魔獐岭的西翼防线。

姜涵说北陵镇三分之二的兵力都照既定的计划南撤了,唯有陈海亲率的六万精锐,离开北陵城后往西运动,姜晋有些奇怪,不知道陈海打什么主意,猜测可能是西边有大股前哨魔兵想穿插过来,陈海要率精锐过去阻挡一下。

姜晋从怀里聚了一枚古拙铜镜,张嘴吐出一团白雾般的灵元,喷到镜面上。

古镜背面雕刻一只闭着的魔眼,而镜面黑黢黢一片,仿佛锈蚀千百年一般,但姜晋喷出一口灵元,镜面仿佛湖面荡漾开,而背面的魔眼猛然狰狞的睁开,射出一道幽光,仿佛在长案前直接穿过空间壁垒,射入无尽的混沌虚空之中。

下一瞬,北陵城的画面,就呈现在铜镜之上,很快就搜索到陈海所率第一行营的踪迹,毕竟六万人的目标太大了,此时正在两三千头翼魔的追踪下,已经越过燕归城,毫不迟疑,径直往西运动。

姜晋又用铜镜搜索燕归城外围的动静,然而三四百里范围内,并没有大股前哨魔兵的出现,他心里就有些疑惑,有些摸不清陈海到底想做什么。

姜明传、姜涵他们也早知道陈海将拥有二十万精锐的北陵镇兵分编三大行营,也知道前两天他从韩三元这边马贼那边敲诈走四千多余灵骑,也知道陈海这几年在天营城囤积了七八百辆天机战车,这段时间也陆续编入北陵镇兵之中。

很显然,陈海是尽可能将核心资源往第一行营倾斜了,最终差不多有仅六百辆天机战车编入第一行营,而这六百辆天机战车里有三分之一是用诛魔战车改造,能凑出六组四柱诛魔阵来;陈海同时也将好不容易凑到手里的万余灵骑都编入第一行营。

这些情报,姜明传是清楚的,但此时通过幽冥镜,直接看到北陵镇第一行营作为绝对主力全部走出北陵城的场面,还是极为震惊。

第一行营,下辖骑兵镇师,编一万兵马,其中三千精骑为重甲骑兵,七千精锐为轻甲骑兵。

此时轻甲骑兵阵列拉散开来,仿佛两只巨翼,掩护着北陵镇第一行营行进阵列的侧翼,卷起漫天烟尘。

而重甲骑兵则与陈海的扈卫营混编,行走在阵列的最前端。

第一行营所拥有的六百辆天机战车,有四百辆都编入重型战车镇师,此时仿佛钢铁长龙,往西而行。

还有两个马步兵镇师,共编三万兵马,但编入马步兵镇师的天机战车相对有限,但编入一大批运矿车改造的辎重车,队伍也显得极为壮观。

除了卷刃采矿车外,为方便矿石的运营,陈海让黄沾在天营城造了一批适应东都山北麓丘陵地形的履带式运矿车。

由于陈海在东都山北麓大规模开采矿石,也是为了铸制天机战械,而陈海统领北陵镇,要从多方面加强北陵镇的实力,将采矿车改造成重型天机战车、将履带式运矿车当成辎重车,一辆辆的运入北陵城,也再正常不过。

而这时候,陈海能将第一行营六万精锐全副武装起来,也可以说是天营城的实力体现,只是陈海这时候率部离开北陵城后没有直接南下,而是往西而行,实在叫人奇怪。

“他们要进入黑毛大漠?”姜明传陡然闪过一念,惊呼出来。

“……”姜晋盯着幽冥镜,要是陈海一直不掉转方向,以这六万兵马的速度,再有三四个时辰,就能抵达黑毛大漠的边缘。

姜晋又往幽冥镜打入一道玄光,就见画面拉得更近,姜明传他们都能看清楚辎重车的细节。

从雁归城往西就再也没有现成的道路,虽然丘陵区没有高山的阻拦,但漫漫荒原深处,人走过去还深一脚浅一脚呢,唯有骑兵能较快通行。

传统的辎重车,差不多需要五六倍的畜力,才能在这些地区艰难通过,速度也必然快不到哪里去,但天营车所造的新式辎重车,四截覆带又宽又长,不要说普通坑坑洼洼的沟壑了,三四米深的溪河以及一些倾斜角不大的小土坡,竟然都能毫无障碍的通过……

而这种辎重车,恰恰不是也适合在黑毛大漠深处通过?

只是陈海他们要怎么对付那随时随地会出现的雷霆风暴吗?

不管姜晋他们怎么疑惑,陈海率领六万精锐,还是坚定不移的进入魔獐岭以西的黑毛大漠,但陈海也没有深入大漠太深,而是停在大漠的边缘地区观望形势……

*************************

北陵镇兵撤离之后,大股前哨魔兵就陆续进入北陵城。

看着北陵城高耸的城墙,泰官骑乘在一头十多米高的血蹄巨兽之上,血红sè的瞳孔闪烁不已。

就在二十年前,这里还不过是一座几百米方圆的小城寨,还被他曾经攻陷过,不曾想二十年过后,已经成了数十里巍峨巨城。

虽然北陵镇兵撤时,已经尽可能将城墙摧毁,但由于时间太有限,不多的撼地符在后续战事还有巨大的用处,不能随便消耗,所以还是留了一座相对完整的残城给魔族。

天呈山四大魔殿,孽境殿在容纳血云荒地的魔兵之后,最擅长筑城、守城以及铸造简单的战械,因此泰官率领八十万魔兵,第一时间进驻北陵城、燕归城,负责修复这些城塞,并扫清主力进逼魔獐的障碍以及铸制简单的战械,并不需要直接杀到魔獐岭之下——这是另三大魔殿要承担的任务。

泰官进城后找了一座石殿简单收拾了一下,作为他的行辕所在。

这些石殿是以人族的体形所造,般度、丹图、屠乌等魔君自然也是收了魔躯,变化成一个个人类的模样,进入大帐商议。

坐定之后,很快就有鲜美的血肉酒水流水般送了上来,一个化为人身,还青面獠牙的老魔,一口将手中的人族手掌咬掉一般,鲜血淋漓地道:“泰官小子,你将我们喊过来,做什么?”

他话音一落,般度便呵斥道:“屠乌,我等既然奉泰官为孽境殿之主,你是不是要放尊重一点?”

屠乌魔君白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只管继续享受鲜美的肉食。

见般度还要训斥屠乌,泰官瓮声道:“叔父大人,屠乌魔君上万年的修行,叫我一声小子,也是应该,就不要计较太多了。”

般度瞪了屠乌一眼,也就没有再吭声。

看着帐内咀嚼声一片,泰官心中的也是五味杂陈。

他父亲受诛于姜寅的天地山河剑之后,孽境殿几大魔君都不认可他这个少主,二十年前他几乎可以说是被放逐到天罗谷来。

不过,待天罗谷与血云荒地的天域通道进一步打通,般度、丹图也回到星衡域重新踏入天魔境、成为魔君,孽境殿内部的形势就又发生微妙的改变。

孽境殿几大魔君势力里,束越魔君已死,不需再提;甘昌魔君修为最高,已经踏入天魔中三境,当年是能与鸣裕大魔君并肩争锋的狠角sè,但在早年与姜寅所率边军精锐的诸多战事里,所部折损最为惨重,前期被派入天罗谷,吸引崇国人族兵马的主力,嫡系兵马极少,主要还是借用般度、丹图这些年在血云荒地以及进攻燕州所经营出来的精锐。

而在新雁城一战之前,魔族为保证东线拥有绝对强的高端战力,能与崇国聚集雍京城的上百位天位真君抗衡,甘昌以及另两位魔君以及一批魔侯都被调到东线去了——这也是陈海年前能守下新雁城的关键,要不然仅甘昌老魔天魔中三境的修为,就够陈海他们吃一大壶的——而孽境殿的旧有魔君里,就剩屠乌、青牙、yīn厉三大魔君留了下来。

屠乌他们肯定不希望般度掌握大权,他们的修为也是要强过刚刚重新修成天魔境的般度,但他们手里的魔兵魔将,已经远远不如般度、丹图,最终妥协下来,还是将泰官推上孽境殿大魔君的宝座。

只是泰官这个孽境殿之主,实力还是太让人瞧不上眼,也完全得不到屠乌等三魔的重视,而他也相信他的叔父般度也未必真心扶持他,不过经过这几十年的磨砺,泰官早已经学会了隐忍,不会在这种场合,跟屠乌起冲突,也不会让叔父般度动不动就找屠乌发难——怎么看,叔父般度的用意只是想着将屠乌他们赶走而已。

而一旦屠乌他们投入其他魔殿,没有牵制,泰官知道他就会彻底成为他叔父般度的傀儡。

泰官心中天翻地覆地想着,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他瓮声道:“陈海此厮这些年,给我们制造大量的麻烦,他这时候又yīn魂不散的进入黑毛大漠的边缘,诸位魔君,你们以为他想干什么?”

虽然孽境殿在之前的战事,承受了太大的伤亡,虽然还有六大魔君,但魔侯、魔等高端战力的规模锐减,同时还要戒备燕州人族杀入血云荒地,所以这次不需要承担主攻魔獐岭的重任。

不过他们留在北陵城、燕归城,即便不提这些年来的深仇大恨,yīn魂不散、率六万人族精锐就胆敢觊觎这边的陈海,也是他们应该负责解决的,以免主力的侧翼受到扰袭!

屠乌将那大腿骨整个塞入口中,就听见一阵令人牙酸的骨碎声音,不多时猛地一吞咽,露出满足的神情,过了好一会,他端起用一名人族道胎境强者头颅制成的杯子,将猩红的酒液送入腹中,肚子里冒出一阵闷雷般的声响,接着他梗了梗脖子,打了个酒嗝,这才笑着道:“这还不简单。六万人族蝼蚁而已,束越老魔死在他的手里简直就是我神族的耻辱,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保管杀他们一个寸草不生。”

在此前吴之洞率精锐战力攻陷黑岩城一战中,屠乌受到重创,因此他没有参与接下来的新雁城一战,他对束越之死没有感同身受的痛,只是觉得束越死得太蠢。

屠乌刚才对自己如此无礼,泰官巴不得他去送死,不过,孽境殿虽然还掌握二百多万精锐魔兵,甚至比其他三大魔殿此时加起来的魔兵规模都要比,但高端战力一损再损,目前就剩几大魔君撑场面,魔侯、魔将等高端战力,仅有其他魔殿的几分之一,所以他现在还不能看着屠乌这蠢货去送死!

“不管陈海有什么打算,我想请叔父大人您亲自率一部精锐,盯着这六七万人族兵马,只要不叫他们有机会骚扰我们的侧翼就行,等其他三大魔殿的兵马拿下魔獐岭,到时候有机会进攻他们的老巢天营城,就不怕他还能折腾多少花样出来了!”泰官跟般度说道。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五章 西行大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