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八章中州派的天才少年

第十八章中州派的天才少年

  海风继续吹,杯里的清茶又换了杯新的,井九又连续胜了两局。

  这个时候,他终于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因为他的笠帽在楼阁里着实有些显眼,也因为他连赢了好几局。

  最令人吃惊的是他的速度,虽然四海宴有限时规定,但他落子实在是太快了。

  尤其是最近的这一局棋,他的对手是海州著名的棋家,并非修道中人,因为一心向道,才会受西海剑派的邀请来参加四海宴,谁曾想还是输了……而且输的还是那样莫名其妙。

  那位西海剑派的执事是个懂棋的人,也是场间唯一从头到尾观看了井九所有对局的人,更是暗自称奇。

  最开始的时候,井九行棋生涩,比初学者都不如,随着对局的进行,却很快变得熟练起来,有些时候下出的棋竟然称得上精彩,似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棋力便增长了很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算力。”

  众人看过前几局的棋谱后,终于有人看出了一些门道,倒吸一口冷气,说道:“这个家伙的算力太强了。”

  明明那人是个新手,最开始的时候有些落子甚至有些荒唐,最后却总是能赢,为什么?

  因为他的推演计算能力太强,只要开局的时候不犯下致命性的错误,从中盘便开始搏杀,从那些细微处的战斗里不断获得好处,直至最后完全扳回开始时的劣势,再不给对手任何机会。

  但就算是修行者,各方面能力远胜常人,可人力终究有时尽,谁能完全算清楚棋盘上如此复杂的局面?

  只凭算力便能赢棋,这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

  没有人相信井九能够一直赢下去,而且如此下棋,就算能赢几盘,又有什么意思?

  ……

  ……

  琴棋书画,无论四海宴的限时如何严格,棋,总是最慢的。

  琴只需要弹一曲,书只需要写几个字,画或者稍微麻烦些,但也就是一场的事儿。

  除了棋之外的三项,很快便得出了结果。

  水月庵的莫惜,琴技最佳。

  她是庵主的弟子,来参加四海宴,已经是极给西海剑派面子,亲自奏了一曲佳音,更是把面子给的极足。

  如果她还拿不到琴艺第一,那才是有问题。

  当然,她的琴声确实很美,孤山楼阁里所有听到那一曲的人都可以证明。

  中州派被很多修行者认为是当世第一大派,这一次前来参加四海宴的弟子叫做向晚书。

  向晚书是位很出名的天才少年,据说一身道法乃是他的师兄童颜亲自传授。

  中州派给西海剑派的面子算是给足了,西海剑派自然知道应该怎样做。

  “这是真正的书画双绝啊。”

  修道者们站在楼前,看着那幅中堂和旁边的那幅工笔花鸟,赞叹不已。

  向晚书从楼里走了出来。

  人们纷纷上前表达自己的仰慕。

  向晚书神情平静,微笑回应,春风一般,风度极佳。

  现在就只剩下那边还没有分出结果。

  远处的楼阁传来很多议论声,甚至还有争吵声。

  在修行界的聚会里,这般热闹实在是很少见的情形。

  向晚书有些好奇,在众人的簇拥下向着那边走去。

  来到楼阁前,早有人报知他的身份,人群如潮水一般分开,让他走到最前方。

  一幅放大的棋盘,挂在楼间,上面已经落着很多棋子,局面看着有些胶着。

  向晚书看着那幅棋盘,微微挑眉,然后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理解。

  “晚书仙师因何摇头?”有人凑趣问道。

  向晚书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中州派弟子,讲究中正平和,怎会轻易出声议论他人。

  他在心里想着,海州终究还是偏远小郡,四海宴声势虽大,却没有什么真正出sè的人物。比如先前,他随意画了幅花鸟,写了几个字,便得了这多赞美,若让这些人看到前些年一茅斋的书生在梅会上的书法与画作,那该做何想法?

  再比如此时,棋道之争已至最后一局,楼内对弈的二人应该是四海宴里棋力最强者,行棋落子却这般糟糕,甚至可以说得上粗陋,若是在梅会上只怕第一轮便被淘汰,莫说师兄或者自己,就算是小师弟来了也是稳赢。

  他正想着这些事情,楼内传来声音,最后一局棋已经分出了胜负。

  ……

  ……

  井九站起身来,向屏风后走去,准备洗手。

  楼内的西海剑派执事,还有别的一些人,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众人的心情有些怪异,无论怎么看,此人接触棋道的时间都很短,最后怎么却赢了呢?

  因为这种情绪,场间的气氛有些古怪,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什么恭喜之声,一时间竟有些冷场。

  楼外的人群里忽然传出一道声音。

  “晚书仙师觉得此人棋艺如何?”

  向晚书目光微动,已经找到说话的那人。

  那是一个瘦高老者,不知为何,脸上写满了不甘与恼怒的神情。

  向晚书说道:“我的棋艺很普通,如何有资格点评这位道兄。”

  那位瘦高老者正是输给井九的那位海州棋家,直到这时候,他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输了。

  瘦高老者并非修行中人,但因为某些事情对中州派却有些了解。

  或者是因为真的想不明白以致于太过恼火,又或者是存着某种恶意,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也没有遮掩的意思,挤开人群,来到向晚书身前说道:“仙师何必自谦?听闻就连童颜公子与你对弈也只让三子。”

  听着这话,人群一片哗然。

  若要说修行界这些年最著名的天才是谁,最先想到的三个人里,便肯定有童颜这个名字。

  就连青山宗掌门的关门弟子卓如岁,在某些方面都及不上他。

  童颜的修道天赋冠绝中州,直到现在依然是无数人的偶像。

  除此之外,童颜还有件非常出名的事情,那就是他的棋道。

  前些年,他曾经在梅会上连拿三次魁首,就连一茅斋的那些书生对此都极为服气。

  更有一种说法,童颜这些年一直在尝试以棋道感悟天道。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童颜都是毫无争议的天下棋道第一人。

  他与向晚书对弈,居然只让三子?

  人们望向向晚书的眼神里有了更多的敬畏。

  他说自己棋艺普通,这也太谦逊了些。

  有人捧场说道:“晚书仙师今日若参加棋争,那就不是书画双绝,而是棋书画三绝了。”

  向晚书苦笑说道:“我的棋道与师兄相比有若烛火于明珠,书画之道亦是如此,如此赞誉,实在不敢当。”

  那位瘦高老者却是不肯罢休,坚持说道:“但您绝对有资格点评一下今日的棋局,您就说说……这局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下的这么难看,怎么就能赢了呢?”

  对于爱棋的人来说,棋形确实是极重要的事情,胜负之外也要讲究一个美感。

  井九行棋全无章法,自然更无美感。

  向晚书对此也有些别扭,但还是不肯口出恶语,说道:“这位道友算力颇为惊人,只是……略有些不好看。”

  “是吧?我就说难看极了!像切草挑粪一样,哪有这么下棋的呢!”

  那位高瘦老者顿时来了精神,高声喊道:“这样下棋,就算能赢一时,难道还能一直赢下去?”

  因为受到童颜的影响,中州派弟子对棋道非常尊重,这也正是为何向晚书今日愿意行书作画,却不肯参加棋争的原因。

  在他看来,四海宴这等布置实在是对棋之一字有些不敬。

  向晚书觉得高瘦老者的话太过激烈,但也有些认同。

  他笑着说道:“若我这般下棋,肯定是要被师兄打的。”

  场间响起一阵迎合的笑声。

  人群外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中州派果然如传闻里一样,客套虚伪,令人生厌。”

  听着这话,众人很是震惊,心想究竟是谁,居然敢当着中州派天才弟子的面说这样的话?

  放眼朝天大陆,一茅斋低调,果成寺不争,西海剑派今日在主场肯定不会惹事,难道是风刀教的人又或是青山宗来客?

  人们转身望去,只见崖畔站着一个人,笠帽遮脸,青sè布衫,看身形应该是位少女。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中州派的天才少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