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六章 太上天尊

第九百零六章 太上天尊

源源不断的魔物,从北方的寒原涌来,魔獐岭北面的荒原,罗刹魔兵越聚集越多,仿佛潮水一般铺天盖地。

北镇都护府的兵马始终没有敢杀出魔獐岭与魔兵野战。

虽然魔獐岭内部有纵横交错的峡道,可供兵马通行,将三镇的城防体系联系在一起,形成坚密的整体,但魔獐岭以北,在进入六月之后,就被一座座粗犷而坚固的魔寨、壕沟封死,丧失了从正面反击魔兵的可能。

在燕州,魔族此时已经放弃黑山魔渊,全部撤回到血云荒地之中,百万魔众在神殿谷簇拥往生骨塔,封堵住从黑山魔渊进入血去荒地的百余里长的口子,燕州即便兵势不弱,短时间内却没有办法,从这么狭窄的口子冒险强攻血云荒地。

这使得魔族又得以从血云荒地调出大量精锐魔兵,加上北境魔域源源不断有魔族部族南下,这使得天呈山魔族,除了孽境殿在北陵城、雁归城等地部署一百四五十万魔兵之外,其他三大魔殿挟三百多万的魔兵在魔獐岭以北铺陈开来。

魔族兵锋太甚,陈海率六万精锐孤悬在外,也难有什么作为。

当然,三宗在魔獐岭防线也经营有三十年,也预料到眼前这种状况,也清楚魔獐岭防线对西北域的意义,源源不断的兵员从西北域征调过来,北镇都护府所辖的兵马,到六月底也已经达到了两百五十万之多。

不过,新增加的兵员,都为新卒,绝大多数都没有经受过战火的锤炼。

而在去年冬天将尽之时,元周、姜晋也分批将魔獐岭到屏马山防线之中的军民都撤了出去。

没有军队的辅助,二十多年来迁到屏马山以北荒原栖息的成千上万的村寨,要在短时间内撤到七八千里之外屏马山以南地区去,是何等的艰难,但元周、姜晋不会在乎凡民的死活,他们坚壁清野,只是不想这些凡人成为罗刹魔兵的口粮。

魔族也知道魔獐岭三关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在持续增兵的同时,并没有贸然展开进攻,但时间也绝不会拖太久。

魔族将兵力主要集中在西翼,毕竟魔獐岭西麓地形较缓,西麓往西虽然是风暴炙热的大漠,但从魔獐岭西北麓出发,想要穿过黑毛大漠,绕到魔獐岭南面去,也就两千余里而已。

相比较之外,魔獐岭以东同样是绵延不绝的黑毛大漠不说,在黑毛大漠的南部边缘还是绵延的山脉,魔兵进入其中,行动便会极大的拖慢下来,从而给人族精锐战力聚集围击的机会。

因而对魔族而言,即便攻不下燕台关,也要将人族守军封堵在燕台关之中,以便他们的兵马能从西翼绕过魔獐岭,往南迂回渗透。

燕台关防线东西绵延八百里,北陵镇兵所驻守的云门塞位于西翼,自然也承受着最大的压力。

元周、姜晋也预料到这种情况,差不多将北镇都护府近六成的兵力,都聚集到西翼来。

眼见着魔族还在不断的往西翼增兵,姜晋要求陈海将天营城驻防的北陵镇兵,也抽调一部分过来协防云门塞。

虽然三宗这时候也不计成本的组织生产天机战械,但天营城还是承担着整个西北域逾一半天机战械的铸制,征魔大军天机战械输出,而且天营城就直接位于黑毛大漠的边缘,谁也不敢保证魔族不会派小股精锐强袭天营城,陈海怎么敢再从天营城抽调兵马去加强云门塞的防务?

而天营城安置下云的老卒虽然很多,但天下兵马贵精不贵多,整个北陵镇的高端战力就这样一点,无限制增加驻守云门塞的兵额,还不如多造几辆重型天机战车、多造几具重膛弩送入云门塞。

几番信函交涉,姜晋最终同时从燕台关抽调六万精锐,加强云门塞的防守,但天营城之后每个月需平价向三宗供应给三十辆重型天机战车、三百具重膛弩,而陈海率六万精锐,也需要策应袭扰西翼的魔兵。

在魔獐岭人魔两族才开始进行频繁的试探性接触战时,整个崇国的中心中州大平原近半区域已经糜烂不堪。

八大柱国将军府都陆续派出不少勤王兵马,但在过去半年的时间里,一方面不断有后续魔兵从古兰山脉绕到崇国腹地,一方面跟涌进来的两三千万杂魔大吃特吃,迅速兑变进阶,被收编到魔族主力之中,都使得这次的南侵魔族主力,实力不断得到增强。

过去半年时间里,雍京东北方向上的郡府,所组织的防御,无不被魔兵无情而惨烈的撕裂开,数以百万计的地方卫戍兵马以及一部分勤王兵马,都葬身魔腹之中。

兴台、沐阳、燕丹、东升等十数郡,化为一片血海,建兴三十二年六月下旬,魔族主力的兵锋直拽凤雍山东麓,令雍京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身在雍京城里,几乎都能隐隐闻到风中那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

当然,这更多还是心理因素作怪,雍京作为千郡之都,位于凤雍山东麓的盆地之中,四周受两三万里绵延的凤雍山环抱。

巍峨的雍京城且不说,凤雍山作为玄元上殿的祖庭,作为大崇帝国的祖脉,分布大大小小四五百座灵脉,乃是雍元上殿天位真君及真传弟子的结庐潜修之所,其他且不说,魔族上千万大军围过来,这大大小小四五百座灵天洞府,就是卫护雍京城的四五百座坚固堡垒。

而魔族大军不想翻越万丈崇岭,从东部只能从涵谷关杀入雍京城外围。

而在涵谷关所部署的璇玑锁龙大阵,作为目前崇国境界最顶级的天地防护大阵,核心阵器乃是由七件上三品的道器组成,即便不派一兵一卒,庇护数千里方圆的土地,放在那里任千万魔兵打上三天三夜,都未必能将璇玑锁龙大阵攻破。

相比起边疆,雍京人的平静生活太久了,有太上天尊秦世民坐镇,有数十位天位真君坐镇,在绝大多数雍京平民的心里,就算是中州大平原乃至整个崇国都被打烂了,他们也不认为雍京最终会沦陷。

因为在他们眼中,被凤雍山环抱的雍京,有两百万精锐战兵固守,数十位天位真君坐镇,道胎境强者更是多得跟狗似的,那简直可以是不落之城池。

罗刹魔族,对于大多数没有离开过中州大平原的雍京普通人家来说,恍如传说中的事物,只有偶尔在游方艺人的巨大铁笼中,才能得以看到,这些魔物长相虽然凶恶狰狞,但是在大铁笼子里却颇为有趣。

只是随着时间一步步的推迟,从东部传来的消息都是噩耗,大量的落难流民涌入雍京,也带来不安的气息在雍京城弥漫。

当然,此前游历雍京的天位真君、宗阀子弟以及大小散修,都纷纷离开雍京,甚至那些在雍京出仕、但宗阀、宗门不在中州大平原以来的官员,也都纷纷告病离去。一时间就令雍京聚集的天位真君、道胎境强者,少了三分之一。

好在凤雍山控制通往云州天域的通道,云州已经彻底沦为大崇的附庸地,秦氏皇族有好几个王藩,封邑都在云州,牢牢统治着云州大地及十数亿人族,即便中州大平原糜烂一片,雍京倒不愁粮食等基本物资的补给。

承天宫位于雍京的最南边,依靠着凤雍山而建,是崇国皇室的皇城,承天宫南北不过十里左右,但却是整个崇国真正地中枢。

古拙的祈天殿乃是崇国皇帝秦蟠日常上朝的地方,此时在祈天殿内,秦蟠身穿一身紫龙袍服,一脸yīn沉,手中把玩着一方玉佩,端坐在正上方的龙椅之上。那玉佩不过是凡品,但是水润之sè满盈盈的,几乎要溢了出来,边角处圆润,看来颇为得秦蟠喜欢。

在下方,百余位身着各sè华服的官员站立其中,一个威猛的须髯老者站在最前方,正向他一一禀报情况。

当听到各路勤王兵马规模可怜,又被打得节节败逃,唯有姜寅与烈王所部在万涛河南岸,打了几场硬仗,但烈王与姜寅却无意直接驰援雍京,这时候竟然派使者过来请旨,他们二人想要率五百多万精锐绕到大燕山的东麓云,以便能截断魔族继续源源不断涌入崇国腹地的缺口,秦蟠这时候再也掩盖自己的愤怒,咔嚓一声,将那方心爱的玉佩捏成的齑粉。

大殿之中更是鸦雀无声,一片静寂,气氛之压抑,让在旁边适逢的小内监几乎要晕过去了。

不过秦蟠能执掌皇位三十多年,还是有一些养气功夫,他很快调匀了气息,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问站在众臣左列第一位的太尉姬嘉年:“八个柱国将军府坐镇八方,归太尉府管束,可是自从古兰山脉被破之后,大多数柱国将军府的懈怠之意,诸位应该都有体会。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烈王叔与西北域勤王军抵达万涛河畔,不日就能增援到雍京,但他们偏偏舍近求近,竟然想绕到大燕山东麓去,姬太尉,你说我王叔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希望看到雍京被魔族攻陷了,他好出面来收拾残局?”

姬嘉年天位四重的修为,乃是太上天尊秦世民的真传弟子,执掌太尉府已经百余年的时间,也算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但是局势崩溃的还是太快,姬嘉年也是无力返天,也只是尽其所能地将雍京的防务给梳理的井井有条,再没有其他的办法。

烈王秦冉与姜寅前后派使者来请旨要率部去大燕山东麓,理由在奏文里也有写明,就是魔劫乍起,照以往魔劫的经验,一旦人族防线被打漏,差不多四到五年之后,涌入境内的魔兵、杂魔数量才会达到最巅峰,如果现在不将东北域的缺口堵上,建立起新的防线,最终崇国境内的魔族将会越打越多。

姬嘉年也认可秦冉与姜寅的理由,但问题在于,雍京守不住,即便最后将魔族打回去,对今天在祈天殿里的诸王公大臣们,又有何意?

又或者姜寅给出的理由是真,烈王却有可能包藏祸心。

太上天尊当年立嫡孙秦蟠为帝,而不是立烈王,姬嘉年知道烈王心里对此有疙瘩,而新帝对烈王也心存忌惮,也一直担心哪一天太上天尊不能长延天年,烈王会有一个风吹草动。

所以,秦蟠的这番问话,姬嘉年还难以回答,只能顾左右而言其他:“老臣虽然跟随太上数千年的时间,但是执掌太尉府也不过是近百年的事情。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圣上的旨意也下了几十道,那几个柱国将军府看魔劫甚烈,就派些杂毛小兵敷衍了事,老臣急得肝火直窜,也是毫无办法……至于烈王殿下与姜寅那里,老臣再写一封书信,去劝他们尽早率兵马到雍京来,到时候我们合兵八百余万精锐,在凤雍山前给魔族重挫,其他几个柱国将军府,可能就会老实一点,会真正派援兵过来了。”

几大柱国将军府都快差不多各成藩国了,秦蟠心里也非常清楚,要是当时南方的柱国将军府愿意调兵听从烈王的调遣,而不是只能从太上天尊大弟子赵阳天君所掌握的东北域柱国将军府抽调二百万精锐战力,也不至古兰山脉防线会这么轻易就被魔族打漏。

众臣也是面面相觑,心想太上天尊秦世民春秋鼎盛之时,任凭哪个柱国将军府都不敢违逆半分,只是太上天尊秦世民活了六万余岁,即便是对于天位第八境的天尊级人物而言,也实在是太苍老了。

在将皇位传给皇孙秦蟠,又安排好征伐血云、燕州异域的事情之后,太上天尊秦世民就闭关潜修,这实际也给诸宗传递了太上天尊已经虚弱不堪的一个明确信号,而新帝秦蟠与烈王秦冉关系又不睦,之后三十多年,各柱国将军府、诸大宗阀、宗门,对雍京的权威就越来越蔑视了。

大殿之内鸦雀无声,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弥漫着,忽然噗通一声,一个侍奉的内监承受不住,居然晕倒在地。正在秦蟠想要发作的当上,一股磅礴的气息自南方冲天而出,那气息古朴晦涩,带着岁月腐朽的味道。

所有人都喜形于sè,崇国第一人、太上皇秦世民,终于出关了。

此时的凤雍山上,一个高大威严的老者正凌空漂浮在空中,以他那恐怖的修为,自然能察觉雍京东北方向,十数万里的地域,竟然都惨遭魔族血洗!

秦世民仰天怒啸一声,凤雍山中一片风云涌动,一条百余丈长的赤鳞巨龙带着炽热的炎意向其飞去。

赤鳞巨龙是真正的龙族,飞入云霄,令诸灵臣服。

在赤鳞巨龙如此庞大的身躯面前,秦世民身躯小得宛如蝼蚁一般。

然而那赤鳞巨龙飞临秦世民的下方,盘旋了两圈,恭敬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任由秦世民踩踏在其上,仿佛赤鳞巨龙那狰狞的龙首,才是秦世民的无上王座。

一阵罡风呼啸,秦世民很快来到了祈天殿前。

此时秦蟠早已经率领文武百官在大殿之前迎接,见着秦世民落下,一个个都拜服倒地,躬身称颂。

不单单是承天宫内,整个雍京都察觉到了凤雍山的异象,不用谁去强制,所有的平民都拜服在地,口颂秦世民之名,祝愿其仙福永享。

秦世民也不理跪倒在地之人,大踏步向祈天殿内走去,在秦蟠的龙椅之上坐了下来。而秦蟠则跟随在其后,站在一侧侍奉。

待到文武百官都站定了之后,秦世民哼了一声道:“我闭关不过几十年的时间,谁能告诉我,我大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有上千万魔兵在我大崇境界肆意屠戮,是黑炎大魔尊出山了吗?”

下面无一人回应,秦蟠咬了咬牙,又退到台阶之下,拱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讲了一遍。

“蠢货,古兰山被突破,你们要是能第一时间将所有游宦雍京的宗阀子弟及那些天位真君都扣留下来,诸域也不至于就派这点援兵!”太上天尊秦世民,狠狠瞪了姬嘉年一眼,心知他决定姬嘉年辅佐王孙,主要是看他为人忠直宽佑,却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却成为要命的缺陷……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六章 太上天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