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七章 令旨

第九百零七章 令旨

数十道金剑符诏从承天宫冲天而起,化化一道道金sè的流芒,向整个崇国的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金剑符诏掠空飞行的速度奇快,普通人甚至不能捕捉到它的影迹。

在凤雍山东麓以东的八九千里处,一座正被熊熊烈焰吞没的城池里,还数千头身形巨大的罗刹魔在城中逡巡,不时从地窖、秘室或倒塌的屋舍角落里,抓到三五躲起来的人族,便能美餐一顿,那凄厉的嘶嚎声往往只能爆发一瞬间,就被熊熊火焰烧得噼哩啪啦的声响掩盖住。

在城池东侧的魔族营地旁,一个高鬓束发的中年人站在一座高崖之上,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前方城池里的人间惨剧,一脸陶醉的神情,仿佛城中正演奏着华美的乐章。

忽而,他凝眉向天空上望去,也不见如何作势,身躯极具涨大起来,转眼间就变成一个八臂罗刹魔神,张开了血盆大口,将一团黑sè气息喷出,向天空中疾行而过的金sè流芒席卷而去。

那黑sè气息在半空中极瞬间就化成一个巨大的魔爪,一把将一枚三寸大小的金剑抓住。下一刻,一团剧烈的光芒陡然爆发开来,金剑在魔爪的抓握之下爆了一个粉碎。

八臂魔神又恢复了人族的模样,陷入沉思之中。

一阵风声响起,一个邪异少年鬼魅似的出现在他的身旁,淡淡地笑着道:“黎霍大人这么好的兴致,截雍京城发出来的金剑符诏作甚?让它们往四面八方传去,最好能叫崇国诸域的人族都知道雍京城危在旦夕,叫他们的人心都动摇起来!”

黎霍摇了摇头道:“你方才修成天位四重,自然察觉不出来,那枚金剑附有秦世民的气息,我才出手想看看这老怪物还想着垂死挣扎什么,没想到他倒是机敏,我都截取不到金剑所附的信息。”

邪异少年楞了一下,转而笑道:“秦老儿终于出关了?秦老儿出关好啊,最好能将崇国各地的兵马都调动起来,这些年杀的都是郡府杂兵,道胎境强者都没有几个,可炼不出多精纯的血丹来?”

见那邪异少年说的轻松,黎霍蹙着眉头,说道:“金剑所附的气息极强,秦世民即便天年不长,也没有你想象那么不堪,再说了,他要一点手,当年如何能颠覆掉流阳帝国?你切莫大意,下令让儿郎都收拢回来,准备好打硬仗吧!”

*************************

两天之后,一枚金剑传到烈王秦冉的手中。

之前新帝假借太上所传的符诏,气息隐晦,烈王秦冉初时上过当,但率兵抵达万涛河之后,就感觉不对劲,之后他看到进入中州大平原的魔族兵锋甚锐,也不管雍京连续发来的令旨,他则率部与姜寅所部会合,一南一北、夹着万涛河往东挺进,去断魔族的后路,同时也确保魔族主力,不敢从雍京与他所统领的征魔大军空隙间,往西侵袭。

然而这一次,金剑所附的气息是那么霸道无比,所附带的措辞也极严厉,勒令他即刻率部南下,与雍京守军会合,不得再擅权行动,同时也勒令姜寅率西北域勤王兵继续东进,与北廷援军、东北域残兵会合后,寻机截断魔族的退路,防止有更多的魔兵从古兰山脉涌进来。

烈王秦冉虽然不认为他这时候亲征魔大军主力南下是上策,但还是传令,召集军中所有的天君来他大帐中议事。

姜寅、秦虎山和吴之洞三人联袂而行,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嵇元烹、符思远等人在已经在大帐中侍立了。

见人到齐了,秦冉脸sèyīn沉着道:“雍京来报,太上天尊已经出关,他老人家着令,我率领四百万征魔大军精锐,即刻往雍京而回,而即刻起,由姜寅真君统领西北域勤王军继续东进,会同北廷援军以及东北域柱国将军府残部,进入大燕山东北方向,寻机截断魔族的内外联络。”

此话一出,大帐之中众人脸sè骤变,纷纷交换眼sè。

嵇元烹等征魔大军的核心将领,他们不仅仅是玄元上殿修行的弟子,他们的亲族子弟也绝大多数都在雍京城里,在其他各柱国将军府所派出来的精锐援兵裹足不前或被魔族杀得七零八落的情况下,他们更担心雍京的安危。

而姜寅、秦虎山和吴之洞、余苍等人心里则更清楚,他们现在最紧迫的是必须要封堵住东北域的缺口,依赖雄山大川的灵脉,建立起稳固的防线,不能再让更多的魔族涌进来了。

北境魔族的疆域太广阔了,四千年那场魔劫,在进行十四五年之后,还源源不断有大量的魔族精锐杀进来。

不管烈王有什么想法,他们都是想着劝烈王率征魔大军的主力,跟他们一起东进的,然而太上天尊要将烈王所率的四百万精锐即刻南下,勒令西北域勤王军孤自继续东进,去堵缺口,这个难度就太大了。

虽然太上天尊勒令北廷也出兵与他们会合,勒令东北域残兵听从他们的指挥,但西北域四千年前近乎被魔族灭绝,之后残剩宗阀在雍京的扶持下缓慢的恢复元气,四千年过去,以奚氏为首的北廷柱国将军府所拥有的天位境真君等高端战力,数量都不到西北域的三分之一。

虽然魔族没有将北廷所守的漠河防线视为主攻方向,但这时候还是有不计其数的杂魔、大小魔族部族试图从漠河防线,进入北廷柱国将军府所辖的腹地,令北廷也承受着极大的防御压力,这使得北廷能抽调出来的兵力十分有限,目前仅勉强凑出有八十万精锐兵马在北面三千里外的赤峰城聚集。

东北域虽然有一些城池还没有失守,但最终能从东北域聚拢多少残兵,姜寅、秦虎山、吴之洞实在没有太大的信心,即便最乐观的估算,他们最终能凑足三百万兵马,挺进大燕山东麓,也是凶多吉少。

秦虎山、吴之洞都看向烈王,他们希望烈王能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雍京城巍峨雄壮,背依云州天域,有太上天尊率四五十真君坐镇,魔族即便在中州大平原聚集近千万魔兵,也不要想能在短时间内将雍京及凤雍山攻下来,烈王率领他们,会同北廷援兵、东北域残兵,聚集七八百万精锐挺进到大燕山东麓,就有十足的把握将魔族内外联络切断。

在他们恢复古兰山脉防线之后,那进入中州大平原的魔族,就将成为瓮中之鳖!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中州大平原要承受难以想象的损失跟伤亡,但这是最稳妥之策。

“我大崇遭此大劫,越国、天南绝不会坐视不理——大崇被魔族吞噬,对他们绝无好处——或许太上天尊已经派国使遣往越国、天南,我们挥师进入雍京,令魔族顿足于雍京以东不敢西进,或能保住中州大平原大半的根基不被魔族摧毁!”嵇元烹之前就反对六七百万兵马东进,这时候自然更是力申他的主张。

烈王秦冉看麾下诸将,玄元上殿出身的将领,绝大多数都主张回援雍京,以往新帝秦蟠假诏传旨,他还能拖延一二,而此时他即便还想一意孤行,只怕就未必所有人还会继续听他的将令。

“姜寅真君,你们孤军东进,兵势甚弱,与北廷、东北域残兵合,也难以在大燕山以东与魔族周转——父帝虽然命令你们东进,但西北域勤王军随我南进雍京,也只会有功无过。”烈王秦冉看向姜寅、秦虎山西北域诸将说道。

秦虎山看向姜寅。

烈王这么说,也是看到他们孤军东进,太过凶险,而在其他几个柱国将军的援兵都逡巡不前之际,他们率西北域勤王军随烈王南下,虽然是违背了太上天尊的直接令旨,但他们完全可以说是卫护雍京心切,太上天尊也断不可能这事责罚他们。

“多谢殿下体谅,但倘若不能进入东北域,封堵住缺口,后续源源不断的魔兵以及更为庞大的杂魔从北境涌来,我大崇的伤亡只会更惨重;而也唯有将缺口堵住,让诸域柱国将军府看到后续再无魔兵涌来,他们才会坚决的派出援兵,助殿下以及太上天尊御魔——这一次魔劫,注定要有无数人为此牺牲性命,希望姜寅乃是其中之一,”姜寅朝烈王秦冉作揖,淡然说道,“唯希望殿下代姜寅向天尊请一道令旨,不御魔者,真君皆可斩!”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七章 令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