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八章 黑风暴

第九百零八章 黑风暴

从卢少商、姜雨薇的信函里,陈海知道师尊姜寅与吴之洞、秦虎山、余苍等人决意率西北域勤王军沿万涛河,挺进大燕山东麓的凌河、建昌等郡,以孤师去截断魔族源源不断涌入崇国腹地的缺口。

古兰山脉已经被无数魔兵魔将占据,玄yīn谷魔族利用人族遗弃在那里的城塞,建立了坚固的据点;而大燕山作为中州大平原东线最为主要的天然屏障,魔族在拿下大燕山之后,同时是部署重兵。

西北域勤王军会同北廷柱国将军府的援兵,总计二百余万人,看上去兵力不少,但还没有能力反攻拿下古兰山脉及大燕山,但从古兰山脉往南一直到大燕山,夹于雄岳崇岭之间的松辽大平原,是一条呈东北往西南方向、延伸五六万里、但最狭窄处仅有千余里的狭长平原。

松辽大平原原来是东北域人族栖息繁衍最密集的地区,此时则成为北境魔族源源不断进入崇国腹地的大通道。

为防止魔族斥侯拦截,卢少商与姜雨薇的信函里不会说得太详细,但陈海完全能预料到师尊姜寅应该会从赤峰城穿过松辽大平原西翼的室韦山脉,进入松辽大平原,切断魔族的联络。

东北域虽然已经糜烂,但这么短的时间里,魔族主要血洗的地方还是位于松辽大平原上的人族城塞,而位于室韦山脉深处的人族城池,地形艰险,不利大股魔兵|运动,此时大多数还在坚守着;而魔族乌压压南侵,松辽大平原还是有大量的人族就近逃入东侧的七江大沼泽里。

西北域勤王军孤军插入松辽大平原,要承受腹背夹击,形势将非常严峻,但只要能坚守住,吸纳东北域柱国将军府的残部补充有生力量,并非没有一线胜机。

而东北域以南的东廷柱国将军府,哪怕是为了自身的安危,也会尽可能挤出兵力去增援西北域勤王军,情势也就未必一定悲观。

不过,陈海也无暇顾及太多,建兴三十二年六月,天呈山魔兵在魔獐岭北部荒原集结完全,就正式展开对魔獐岭的攻势。

对于天呈山四大魔殿而言,低层次魔兵仅仅是他们手里的消耗品而已,损耗掉,后续还有更多的魔兵魔将从天呈山北面的魔域深处源源不断的涌来,加入到冲击魔獐岭人族防线的阵列之中。

因此,打一开始,魔族就没有打算收着,魔獐岭北翼四千里的防线之上,攻势铺开盖地的铺陈开来,战事就没有一天或息。

血与肉、铁与火的厮杀交量,魔幡道宝、灵剑魔兵,不要说外部的一座座堡垒了,就是魔獐岭北面那些上千米高的石峰,都打得一座崩裂垮塌。

三镇兵马,在人数不占优势,普通将卒体形比精锐魔兵也孱弱得多,但依赖三座万仙诛魔大阵,依赖比魔族血炼魔阵更密集、更丰富的诸多防御法阵、封禁法阵,依赖数量更多的剑修、玄修,虽然承受着巨大的伤亡,但还是稳稳的守住防线。

元周、姜晋曾多次传令陈海,让他率兵进驻城塞,但陈海都没有答应。

即便最多时,有四十万魔兵堵在云门塞之前,陈海也没有进驻云门塞,而是在外围牵制扰袭魔兵,减轻沙天河、朱天河他们所承受的压力。

魔族疏于防范,又或者说在侧翼部署的兵力不足,陈海就猛勇进击,否则就游离在黑毛大漠与荒原的边缘,像秃鹫一般盯着鲜美的肉食。

有时候魔族围剿而来的兵力过于庞大,陈海则坚定的往黑毛大漠深处进军,拉开与魔兵主力的距离,或者将魔兵主力也一起拖进黑毛大漠那恶劣的环境之中。

覆带式辎重车,使得北陵镇六万精锐进入茫茫沙漠之后的速度,并不会比荒原丘陵带之间跋涉慢多少。

而陈海选择第一行营及扈卫营的精锐战卒,少说都开辟出两条灵脉,也就具体修炼焚炎诀第一层功诀的基础,籍此克服黑毛大漠炙热干躁的极端气候,而不需要时时依赖于清热减火的灵药——

六万精锐动不动就进入黑毛大漠深处躲避魔兵,要是都是依赖于丹药克服普通将卒对极端恶劣气候的不适,差不多要吃掉魔獐岭北镇都护府一半的丹药补给才够。

当然,威胁最为严重的,也是骤起骤灭的黑风暴。

虽然魔族早年也吃过黑毛大漠的亏,追击常常止步于黑毛大漠的边缘,令陈海也不用率部避入黑毛大漠太深,但有一次魔族实在是被陈海骚扰够了,十万魔兵、上万翼魔死咬住陈海他们,一直往大漠深处追击,第三天,在陈海他们撤退到距离天营城不足四千里地,一场席卷数百里方圆的黑风暴夹着无数雷霆,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

黑风暴能轻易将十数万斤的重型天机战车卷上天、撕裂,除非纯辟灵境以上的精锐战力,或者纯翼魔、战禽这样的精锐飞行战力,行动速度比黑风暴席卷还要快,或者直接飞到黑风暴覆盖不到的两三万丈高的高空,不然任何一支军队,正面遭遇黑风暴就是一场灾难。

那一次,陈海跟魔兵没有交手,四万多匹驼马、三千多匹低级灵骑,以及三分之一的重型天机战车以及覆带式辎重车都被摧毁,仅有六万精锐在短时间内收缩到二百步见方、殛天玄雷大阵所布的殛天雷网之中,进入黑风暴的风眼,才逃过黑风暴惨烈的打击。

左耳才恢复天位二境的实力,还远没有能力驱散黑风暴。

黑风暴的骤起骤灭,与天地气机变化关系极大,因此大量精锐兵力进入黑毛大漠,引起天地气机变化,极易诱发黑风暴;而且一旦诱发,黑风暴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逃都没有办法逃。

陈海这些年一直都在研究黑毛大漠、研究黑风暴,甚至不止一次的孤身进入黑毛大漠,去撞入那神秘莫测的黑风暴,无论是韩三元、沙天河他们长年在黑毛大漠边缘生存所积累下来的经验,还是陈海实际的研究以及他对天地气机变化远超常人的感知,也早就确认以最快的速度准确无比的进入黑风暴的风眼区域,可以说是避免灭顶之灾的唯一办法。

风眼除了四周一圈凶烈到极点的雷瀑外,实是黑风暴内部最平静的区域。

只是黑毛大漠所掀起的黑风暴,风眼的大小通常在三四百步到一两千步方圆之内,因此真要不幸遇到黑风暴,陈海也只能先保人,丢在外围的辎重、座骑乃至战械的损失惨重也是在所难免。

而那一次魔兵的损失更为惨烈,即便十万魔骑拼尽全力后撤,但最后还是损失近四成的兵马。

之后几次,魔族就变得极其老实,顶多将陈海所部封锁在黑毛大漠之中,不让他们进入荒原。

秋去冬来,魔獐岭南北覆盖皑皑白雪,烈王率四百万征魔大军精锐,越过万涛河南下,意图进入雍京,与太上天尊会合,但浪沧江之衅,遇到魔兵主力坚决的拦截。

征魔大军拼尽全力,损兵折将百余万,还没有能渡过百余里宽阔的浪沧江,被迫撤回到万涛河南岸的祈玉山休整。

而之前南线诸郡府所聚集起来的两百万援兵,在震旦泽东翼,被魔族主力击败,残部退到震旦泽以南的武夷山观望形势。

此时虽然来自西部诸郡的百万援军,成功进入雍京城,但整个崇国的形势并没能好转。

姜寅在松辽大平原中部的塔山试图重新建立防线,会聚兵马超过三百万,但塔山并非什么一等一的天地灵脉,难以部署天地防护大阵,在魔族的不断骚扰下,也难以修筑坚固,事实上只能以一颗坚决不移的赤子雄心,与魔族拼消耗。

陈海坐在金毛狻猊兽柔软的后背上,展开姜雨薇托灵禽捎回来的一封书函,字里行间都描述此时在松辽大平原上的战事惨烈,北廷、东廷两个柱国将军府增援还算坚决,但调派过来的兵马却不怎么堪打,而战事虽然在东北域的地域内暴发,但东北域柱国将军府的残部,却最为懈怠,有不少宗阀实际上没有遭受多惨重的打击,但都龟缩到室韦山西麓,就怕手里所剩最后一百多万精锐拼光掉,之后崇国再也没有他们立足之地。

而虽然姜雨薇他们在塔山之前,斩杀近两百万的魔兵,但此时聚集塔山之前的魔兵已经超过三百万,后续都不知道还有多少魔兵会聚集过来,也不知道这一场魔劫,何时是头。

陈海轻轻一叹,半年多时间,他身后的将卒也都轮换了两茬,累积伤亡也有两万余众,天营城这段时间所造的天机战械,也仅仅是弥补消耗而已,他将姜雨薇的信函收入怀里,此时在他们的身后七八十里外,还有十余万精锐魔骑分成四队,包抄而来。

魏汉恶狠狠地咒骂道:“罗刹魔真是邪了门,难道上次吃亏还不够,这次又要跟着我们进黑毛大漠?要不,我们回头将他娘的一路魔骑干掉吧?”

上次虽然逃过一劫,但魏汉此时还心有余悸,他现在绝不想再跟着陈海,带着五六万精锐进入黑毛大漠深处了,他担心他们上一次是纯粹碰命运。

陈海摇了摇头道:“魔族又非蠢货,他们仗着兵力比我们强出一倍,速度也不比我们慢上多少,搞分进合击之策只是为速度更快,除非我们停下来跟他们决战,不然你凭什么吃掉他们一路?”

赤军敛翼飞过来,凑热闹的说道:“要不主子爷下令,让苍老大劈他们两道雷显显威风?”

十余万魔骑,乃陈海的老相识般度老魔统领——般度原本就是孽境殿的魔君,百余年以魔胎渡入血云荒地重新魔躯,虽然近年才重新修成真魔之躯,踏入天魔境,实力却要比普通的初境魔君强出一大截。

再说了,隔着七八十里,殛天玄雷战舰,是能劈一道雷柱过云,又有什么意义?

陈海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进入黑毛大漠的深处,黑风暴因人而起,他们不乱动,风眼不会偏离他们太远,撑过外围的一圈雷暴,就能避入风眼之中,但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的灭顶之灾——陈海看到般度老魔率十数万骑逼迫甚急,则率部往北而行。

又是两天过去,陈海来到了一处峡谷之中,这峡谷南北有两三百里长,十余里宽,两侧是两三千米高的悬崖急坡,虽然有小股的魔兵在峡谷里滞留,这一刻也是一哄而散。

“般度老魔,将我们逼到这峡谷里,你说是它们想做什么?”陈海抬头看向侧骑在金毛狻猊兽后背的宁婵儿,传念问道。

“我怎么知道?左师也没有发现峡谷里有什么异常,我们总要进入峡谷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宁婵儿轻描淡写的说道。

陈海将战车镇师安排在后方,令马步兵镇师先进峡谷,

数万匹灵骑、驼马的铁蹄踩踏,将那峡谷都震得碎石簇簇而下。

魏汉都感受到有一丝不安,凑到陈海身边,说道:“大人,我怎么感觉有些邪乎啊?”

陈海跳下座骑,双足立足,神识延伸出去,气息与天地气机浑为一体,冥冥之中,隐隐能听到咒语梵唱之音,朝左前方指去:“在那里!山腹之中!”

天空中的万幽玄雷战舰已经开始凝聚丝丝雷光,三四息短时过后,一团精纯至极的雷球一闪,就向峡谷前端的一面山崖轰击过去。

轰隆一声,碎石迸散,一个巨大的山腹出现在陈海十余里之前。

三四百头身形枯瘦的巫魔在山腹中结成秘阵无音的梵唱着,周身蒙覆着一层诡异的血光,要不是陈海参悟天地山河剑意,能随时与天地气机相融,还真感受不到山腹中的动静呢!

诸多巫魔根本不受那一道雷霆劈开山崖的影响,还是梵唱不休。

待天空中的万幽玄雷战舰再次凝聚雷光,而剑修营这边五六百把灵剑、法宝冲天而起,去阻止这些巫魔施展那诡异的魔功秘法,就见数百巫魔随手抄起骨刃,向心脏内插去。一团无比邪恶的气息凭空生成,数百巫魔转瞬间融化为了一滩滩恶臭的毒血,顺着山崖流淌下来。

看着毒血流淌,崖石被腐蚀得滋滋作响,而且毒血多得恐怖,难以想象数百头体形比人族大不了多少的巫魔,以身化毒,最终能在山崖下形成一座两三千步宽的毒血沼泽,将峡谷封堵住。

很显然后方衔追不去的魔骑,也没有指望两三千步宽的毒血沼泽能拖住陈海他们多少时间,这时候四股魔骑,分从四个方向,朝峡谷南侧入口,飞快的围逼过来……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八章 黑风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