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二章烽火连三月

第二十二章烽火连三月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落在众人眼里,显得极其漠然。

  “不错!”

  昆仑长老愤怒说道:“当日在朝南城,三都派弟子心急同门伤势竞药,只是这等小事起了些争执,何至于死?”

  听着这话,很多人望向赵腊月的视线多了几分忌惮,即便你是青山宗九峰之主,出手怎能如此狠辣?再想着先前赵腊月一言不发杀死竹介的画面,人们越发觉得这位传闻里的天才少女心性实在是可怕。

  “只是小事?”林英良走向前来,看着那位昆仑长老冷笑说道:“当日果成寺二位高僧想用那药救治被鬼目鲮慑魂的朝南城民众,宝树居里的修行同道与富商都放弃竞买,愿意襄助这等善事,结果三都派弟子就因为那位少主中了些花毒、有些发痒便从中做梗,仗着昆仑豪富,一路加价,赵师叔哪里看得下去这等行径,用一颗玄草丹拍得冰片,事后想要赠予果成寺二位高僧,却被三都派弟子拦住去路想要抢药,他们不知我师叔身份,还想杀人,这种人当然该死!”

  前些日子在海州仙居里,他与师兄幺松杉已经得知此事,与清天司的案卷一对照,便推算出当时情形,此时被他说来,竟与真实情况相差无几,顿时引来大殿里的议论纷纷。

  那位果成寺的老僧宣了一声禅号,对众人说道:“贫僧当时正在宝树居,还有很多同道也能证明。”

  听着这话,殿里的人们自然信了九成,果成寺在世间的名声无暇无尘,谁都相信老僧不会撒谎。

  昆仑长老想说赵腊月在巷中杀人的时候无人看见,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着殿内气氛知道说也无用,不由气结。

  “那其余人呢?”

  施丰臣再次向前走出数步,离赵腊月又近了些。

  他盯着赵腊月的眼睛说道:“商州城死在你剑下的是四位路人!天京城外被你断首的是位神卫军!豫州城里被你斩成碎块的更是位老妇!本官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得罪了峰主?他们又如何能得罪峰主!”

  赵腊月挑眉准备说话。

  井九看了她一眼。

  青山峰主居然被一名朝廷官员说的哑口无言?

  没有人相信。

  在很多人想来,赵腊月不肯出言辩解,是因为与这个朝廷官员争执有失身份,却不知道只是因为井九觉得麻烦。

  “那些人没有得罪师叔,但肯定得罪了青山的剑。”

  幺松杉看着施丰臣寒声说道:“剑遇不平则鸣,那些人因何死在师叔剑下,我想你比谁都要更清楚。”

  施丰臣冷笑说道:“两年来,峰主云游四野,七十余条性命,难道就不需要给个交待?

  幺松杉看着这位朝廷官员,就像看着一块石头。

  “我青山剑宗杀几个贼人,还要交待?谁有资格要我们交待?”

  ……

  ……

  好霸气的话。

  好锋利的剑。

  殿内一片死寂。

  青山宗都已经说出这样的话来,谁还敢正面当其锋芒?

  “师兄此言不妥,即便遇不平而拨剑,事涉性命,总还是应该慎重些。”

  说话的人是向晚书。

  莫惜也摇了摇头,说道:“这也未免太滥杀了。”

  殿内的气氛生出微妙的变化。

  中州派与水月庵的弟子同时出声,这便有些意思了。

  当今世间诸大修行宗派里,一茅斋低调、果成寺不争,风刀教与西海剑派底蕴稍有不足,便以中州派与青山宗为正道之首,而由于中州派地近朝歌城,数十年来天才弟子层出不穷,声势甚至已经隐隐压过青山一线。水月庵弟子数量不多,但有庵主与数位破海境长老坐镇,听闻某位传说中的人物更是通天境有望,亦是不可轻视。

  幺松杉有些不悦。

  他的不悦更多是针对莫惜。

  中州派发话,他大可以直接骂回去,但水月庵与青山宗向来交好,他不知应该骂到什么程度,不免觉得有些麻烦。

  这个时候,井九终于说话了。

  这是殿内众人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平很淡,就像是清水流过剑身,分不清楚是水还是剑。

  “连三月是你师叔?”

  听着这话,场间有些哗然,莫惜更是柳眉倒竖,非常生气。

  连三月是水月庵主的师妹,以境界论却是水月庵毫无争议的第一人,传闻里有望通天的那位指的便是她。

  无论辈份还是资历,她都是修行界里最高的数人之一,听说她与青山掌门相见也只执平礼。

  从景阳真人的师承论,井九确实与对方同辈,但修行界谁不知道他是跟着赵腊月混上了神末峰?而且就算同辈,你居然直呼这样一位修行大前辈的姓名,何其无礼?

  莫惜看着井九,眼神极为不善,似要把他的笠帽看穿,看看他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你可知道你师叔为何叫连三月?”

  井九似无所觉,继续说道:“当年雪国南下,皇朝正统中断,世间大乱,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更有匪兵当道,以难民为军粮,你师叔刚好下山,三个月内连杀四万人,烧了十七家匪寨,世称烽火连三月,然后她才有了这个名字。”

  听着这段往事,大殿里鸦雀无声,人们震惊想着……这是真的吗?

  这些往事已经过去了太多了,早就已经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比如莫惜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下意识里反驳道:“你瞎说什么?我师叔性情温和,怎会行事如此……如此……”

  她忽然发现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故事里的师叔。解救万民于倒悬,这自然是传奇,但三个月时间便杀了四万匪兵,那些匪兵里只怕还有很多是被裹胁的难民甚至是妇孺,这又该怎么评价呢?

  年轻的修道者们不知道这些往事,并不代表着老一辈的修道者也不知道。

  昆仑长老沉默不语,根本不想回忆那个混乱的年代。

  西海剑派长老想着当年的那片血海,不禁微微sè变。

  果成寺老僧无奈摇头,示意莫惜这些事情都是真的,莫要再说了。

  莫惜急了,说道:“反正我师叔杀的都是恶人!”

  幺松杉冷笑说道:“难道我师叔杀的都是好人?”

  ……

  ……

  青山杀人,就是除恶。

  这是很多修道者与绝大部分普通百姓的天然认知。

  这就是正道大派的底气或者说底蕴,只有无数年的功德积累才能营造出这等不容撼动的形象。

  施丰臣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捉拿对方归案。

  就算他想冒天下之大韪,调动神卫军与朝廷强者来办案,也没有任何把握。

  西海剑派一定会保持中立,果成寺、大泽这些宗派肯定会站在青山宗一方。

  中州派与水月庵不要看曾经发声,但真遇着朝廷与青山宗相争,也绝对不会站在朝廷这边。

  更何况他这样层级的官员又有什么资格代表朝廷呢?

  “这件事情我会报知皇宫。”

  他看着赵腊月说道:“我一定会向你要一个交待,哪怕是一声道歉。”

  ——哪怕要付出生命为代价。

  他默默想着。

  赵腊月并不清楚这位朝廷官员的心理活动以及那种风萧萧兮的悲壮感,也不在意。

  “人看到了?”她对井九问道。

  井九点了点头。

  赵腊月说道:“那就走吧。”

  向晚书忽然说道:“希望能够在梅会上见面。”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看着井九。

  梅会上同样有琴棋书画。

  明年,井九应该会做为青山宗的年轻弟子代表参加梅宴。

  他既然能在四海宴上拿到棋道第一,想必也会继续参加棋道之争。

  赵腊月说道:“我说过,你不行,让你师兄来。”

  向晚书神情微凛,没有说话。

  在孤山楼阁外,赵腊月便说过这句话。

  当时他以为她只是个被宠坏了的、行事荒唐的小姑娘,所以没有在意。

  但她是赵腊月,那么这句话便与荒唐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她真这么认为。

  殿内一片哗然。

  在中州派,向晚书有很多师兄,但如果不加任何姓名,说了便知道的师兄,自然就是……童颜。

  赵腊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代表井九向童颜邀战?

  青山宗与中州派终于要正面对上了吗?

  想到这点,众人不由生出无限期待。

  相信当这句话传出云台,整个大陆都会震动起来。

  明年的梅会上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

  (对于朝天大陆的修行者来说,现在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要想办法拿到梅会的请柬去朝歌城,这样的梅会怎能不看?做为读者要比他们幸福很多,您只需要订阅便一定能够看到梅会上发生的故事……不远,应该就在十二月,反正大约是冬季。)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二章烽火连三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