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三章承天不是剑

第二十三章承天不是剑

  赵腊月伸出右手。

  井九伸出左手。

  握住。

  风起。

  飞剑破空。

  云雾间出现一道空洞,然后渐渐合拢。

  一道若有若无的红线留在空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二人没有与众人道别,甚至没有与西王孙说句话,显得有些无礼。只是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人们心里的震撼未消,根本想不到这里去,偶尔想到的人,甚至觉得似乎只有如此作派,才符合那个神末峰少女给人留下的印象。

  看着渐渐消失在海风里的那道红线,向晚书喃喃说道:“难道这就是真人留下来的弗思剑?”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些感慨,干净的脸上带着仰慕与向往的神情。

  中州派的天才弟子数量更多,他只是其中之一,更知道世间天才数量难以尽数。

  怎样的人物才能称得上真正的天才?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无数曾经的天才人物,因为在被个修行关口被阻便泯然众人,直至消声匿迹,这样的事情在修行界发生的太多了。

  数百年来,真正的绝世天才是谁?当然就是走的最远的那一位。

  千年来,朝天大陆只有一位飞升者,那就是景阳。

  越是向晚书这样的天才,越知道景阳真人是多么的了不起。

  每每提起赵腊月继承了景阳真人的传承,不要说是他,便是他的师兄童颜也有几分羡慕。

  这个时候,果成寺那位年轻僧人来到老僧身旁,指着自己的嘴,呜呜喊了两声,显得有些着急。

  有些人觉得奇怪,心想这位难道是位哑巴,与果成寺相熟的修道者则已经猜到年轻僧人是在修闭口禅。

  年轻僧人在问:那两位青山道友已经走了,我还要修闭口禅吗?

  老僧说道:“可以了。”

  年轻僧人如释重负,望着天空里那道快要消失的红线,大声说了一句话。

  他的声音非常洪亮,如同古寺晚钟,响彻云台。

  “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果然仙家风范……”

  ……

  ……

  “仙家风范?只怕是魔道手段,大陆又要迎来一个祸害了……”

  站在海州城里,看着向着天空四处散去的剑光与法宝带出的清光,施丰臣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话。

  下属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心想今日缉拿凶徒居然抓到了青山宗的大人物,清天司真是丢了大脸,大人你就算说再多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意思,难道这就能让世间黎民认为青山仙师是魔头?

  施丰臣没有解释。他说这句话是因为在他看来,赵腊月很像多年前修行界的某位大物。

  那个大物也曾游历世间,崇尚以杀止恶,死在他剑下的人只怕要比连三月杀的人还要多。

  但最终,那位大物堕入魔道,成了修行界最大的一个祸害。

  这件事情是个真正的秘密,修行界里基本上无人知晓,就连青山宗内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不多。

  他却是机缘巧合从清天司前任总管处知道了这个秘密。

  他已经下定决心,回到朝歌城后把前半生所有的人脉与资源都动用起来,争取得到进宫面圣的机会。

  如果能够得见天颜,他一定要想办法让陛下把赵腊月与当年那个祸害联系起来。

  ……

  ……

  青山九峰,上德峰最冷,云行峰最险,神末峰最孤,天光峰最高。

  初春时节,万物复苏,天光峰上的树木早已郁郁葱葱,往四周望去,一片喜人的绿意,很是养眼。

  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崖畔,看着这样的风景,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有些凛冽。

  “他居然真的还活着,还找过你?”

  他说话的对象不是人,而是一只长毛白猫。

  四大镇守之一的白鬼,今日不知因何离开碧湖峰,来到了这里。

  天光峰顶有座碑,由一座石龟驮着。

  石龟很大,有十丈方圆。

  白鬼蹲在石龟的头顶,相形之下看着有些渺小。

  它没有理会那人的话,不停地舔着毛,然后洗脸,非常认真。

  ——要传的话已经带到了,至于你们叔侄二人为何故意装作不认识,不关我事。

  白鬼对很多事情都有极强的好奇心,青山有句谚语说的便是此事。

  问题是另外一句谚语,它记得更清楚——好奇心杀死猫。

  “这件事情不是我安排的,但我知情,并且支持。青山修剑,那就要出剑,两忘峰便是因此而存在。年轻一代的热血不能因为我们而被冷却。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但我相信一代总比一代强,师父与他做不到的事情,不见得现在的孩子也做不到。”

  白鬼没有停下洗脸的动作,视线却穿过闪电般挥动的前爪落在那道身影上。

  看着对方的背影,它生出一种强烈的冲动,要不要试着偷袭一下?

  就像两年前在碧湖峰的那个夜晚,这种诱惑实在是太强烈了。

  最后白鬼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它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

  这让白鬼有些恼火,不再洗脸,伸爪挠向石龟的头顶。

  作为青山镇守,它的实力何其恐怖,锋利的爪尖要比绝大部分飞剑都要强大无数倍。

  当初在碧湖峰顶,它挠了一爪,直接把井九击飞到数百丈外的湖里,让他养了半年伤。

  它这一挠明显没有留力,石龟岂不是会直接碎成粉末?

  这样的画面没有发生。

  石龟没有碎,也没有裂开,没有痕迹,甚至连一道白印都没有。

  一道古老而悠悠的气息在崖顶出现。

  石龟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茫然,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它竟然是个活物。

  那人转过身来,身形高大,眼神清静平和,气息深不可测,正是青山掌门。

  “元龟又哪里得罪你了?明明睡得好好的,你非要把它弄醒。”

  白鬼一爪能够开山断湖,让神末峰听井咳半年,此时却只能让那只石龟醒过来。

  但它并不尴尬。

  作为在青山一道生活了数千年的同伴,白鬼当然知道对方皮糙肉厚,根本不会受伤。

  因为对方也是青山镇守——元龟。

  “你不尴尬,但我这个青山掌门连一把剑都没有,是不是有些尴尬?”

  掌门望向石龟驮着的那座石碑,说道:“反正他要回来了,如果真想阻止此事,就拿一来换吧。”

  那座石碑很宽很直很大,如同一座小山被人斩开,表面光滑无比,没有任何文字。

  石碑的最高处插着一把剑,就像少女的头顶扎着一个小鬏鬏。

  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承天剑?

  但如果仔细望去,便能发现,那把剑……没有剑柄,而且中间是空的。

  承天剑居然不是一把剑,而是剑鞘!

  一道剑鞘居然名为承天,那它里面曾经承放着怎样的一把剑?

  ……

  ……

  (明天就上架了,我在思考要不要写上架感言,好吧,还是会写一点,很简单的几句话,十二点上架的时候准时发出来,但是VIP的第一章,还是明天下午两点发,大家夜里不用等,摊手,现在真的变成老油条了,好在对写书这种事情还是有很强的新鲜感和欲望,尤其是大道朝天,啊,我对它的欲望很清新脱俗啊……)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承天不是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