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零九章 血战

第九百零九章 血战

天呈山魔骑,以精锐的青鳞魔卒与黑鳞魔狡的组合为主,要是人族兵马在野外,没有足够多、足够强的防御法阵,遭遇大群的精锐魔骑,简直可以说是一场灾难。

黑鳞魔狡作为狡兽的异种,与人族铁甲精骑所装备的黑狡马相比,虽然缺乏些灵性,但更强壮、凶残、嗜血;而精锐的青鳞魔卒,手持铁矛、铁戟,身穿铁甲,也要比通玄境巅峰的人族武修弟子,更强悍。

人族铁甲精骑,常常依赖更精良的玄兵战甲,辅以骑队中的符修、剑修以及防御法阵,才能与相当规模的魔骑打个旗鼓相当。

然而北陵镇第一行营,仅编有一个镇师的轻重甲骑兵,虽然最普通将卒少说都开辟两条灵脉,但真正能称得上灵骑的战骑,仅有七千余匹,甚至能称得上重甲骑精锐的,都不足一半。

倘若以骑兵对骑兵,北陵镇六万精锐这一战都不知道会死上几回。

然而后路被毒血沼泽封堵,面对十一二万魔骑的铁骑,气势汹汹的围杀过来,北陵镇兵第一行营六万余精锐,却没有丝毫的慌乱。

一辆辆重型天机战车往前端聚集;马步兵也快速的下马结阵,手持盾戟,一部分人进入战车列阵的间隙结阵,或在战车阵列之后集结第二、第三道攻击线,四千重甲骑没有动静,仿佛缩在一个令人忽视的角落里,更外围则是六千余轻甲骑,分为两队进行警惕。

两队各五百人规模的剑修营,没有严密的被保护中军阵列之中,他们都至少有辟灵境修为,都掌握御风飞行或驭物御剑的神通,这时候则直接御剑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占据两翼前侧的山崖,以便能在魔骑冲入峡口之际,占据制高点。

魔兵不会放任制高点落在这边的手里,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这边密集的布置重膛弩,将七八里宽的峡谷最后封锁得就只剩不到两千步宽的狭窄缺口供魔骑通过。

两侧的山崖将是这一战的关键,玄雷战舰此时已经落在右翼的断岭之上,丝丝雷光正凝聚起,随时准备劈出第一道雷柱。

而在两千步方圆内,玄雷战舰装裁的十二具六膛重装膛,将是一切低级魔兵的噩梦。

而陈海亲自带着一队扈卫,飞往左翼的山岭,与五百人规模的剑修营会合。

只要这两处制高点不被魔兵夺去,陈海就要般度老魔尝尝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后果。

这时候六组近二十米高的箭塔弩台,用精铁构在中军阵列快速的组装出来,而且稳稳的架在四座覆带式辎重车上,可以缓缓的前后移动。

百余剑修、符修,簇拥着三十余架破魔弩,登上箭塔弩台,以便能越过己方的将卒,直接射杀冲到阵前的魔骑。

破魔弩实是超级重膛弩的改版。

星衡域人族兵马里,高端战力的比例要比燕州高过太多,这使得暴炎冲焰符完全没有必要制成暴炎重锋箭,再借助超级重膛弩远距离发射出去。

即便在北陵镇军中,能将轻松暴炎冲焰符御出十数二十里外再引爆的精英战将,也有五百多人,一场会战,数千枚暴炎冲焰符都不够这些精英战将消耗了,超级重膛弩的作用,自然也就没有用武之地。

当然,燕州在过去二十多年来,在重膛弩、超级重膛弩的基础上,针对精锐魔兵的特点,开发出多种天机战弩,郭泓判过来后,带着天营城的匠师,在超级重膛弩基础上改出来的破魔弩,准确说是是一种速射破甲弩。

破魔弩射击速度要比重膛弩慢一大截,但也达到恐怖的一息四发的水平,所射破魔箭长约三尺,螺旋箭簇,相比重膛弩,射程不仅提高到五千步外,穿透力、射速都要高出三四倍,能一箭穿着重型天机战车的正面装甲,令魔将级的存在,都不敢轻易承受一箭。

当然破魔弩成本高昂,放在前阵,在两军接战中消耗太快,北陵镇目前还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消耗;而破魔弩的优势是直射杀敌,放到阵中,则需要临时搭建箭楼弩台。

六组四柱诛魔阵也启动起来,在峡谷上的凝聚十二柄诛魔巨剑,仿佛拥有斩天劈地之威;几次恶战过后残剩下来的十三具血魔尸,也狰狞的站起来,守在各自的傀儡师身旁,这些血魔尸比箭楼弩台都要高出一截。

待陈海他们这边结阵完全,卷起蔓天烟尘的魔骑,也已经驰至峡口十数里外,但魔骑没有直接冲上来,而是从后续像潮水般涌来的魔骑中,分出两大股绕到左右两翼的山岭的另一边。

“他们要干什么?”宁婵儿把弄着手里的九yīn邪刃,没想到般度老魔千方百计将他们驱赶到这座山峡里,成功的将他们“困”住,十数万精锐魔骑围逼过来,竟然没有直接杀上来,反而分出大股的魔骑,往两翼绕过去。

魔兵并没有将故弄玄虚太久,很快就给出答案,就见两大股魔骑,也没有直接绕到峡谷的另一侧出口从南北两头夹击北陵镇兵,而是差不多都往北驰行了三四十里,就往山岭中段深处骑来。

那一樽樽狰狞凶恶的魔侯,掣出巨大的战兵,朝那一座七八百米高的石岭猛劈怒斩,看着崖石崩裂、大地震颤,陈海眉头紧皱,陈海他这时候知道魔兵意图是什么了。

也不知道是这里暴露在外的岩层风化得太厉害,还是魔族事前动过手脚,峡谷两侧的山岭岩层,要比他们看上去的脆弱得多。

一樽魔侯级熊魔,双臂也就十数万斤的气力,重锤砸击下,竟然令一座四百多米高、像竹笋般的石峰震颤起来,无数的砂石尘埃崩落飞扬,看情形可能都禁不住这头熊魔再砸十七八下。

就跟当年董良三剑劈开铁壁山一般,魔兵显然也是想开山裂石,直接在两侧的山岭之间,开辟出杀入峡谷的新通道来。

石峰垮塌下来,到处都是乱石堆积,魔骑能勉强杀进来,然而北陵镇所依赖的重型天机战车,所装备的覆带,应付浅矮丘山沟壑可以,但不要指望能在乱石堆上冲锋陷阵。

重型天机战车也还是有缺陷的。

看得出,般度老魔在侵入燕州这些年,吃过不少重型天机战车集群冲锋的亏,再傻也不至于从狭窄的峡口,直接冲击由五六百辆重型天机战车集结的战车阵型。

“他们不杀过来,那我们就杀出去!”陈海挥动逆雷戟,指挥所有的兵马都动起来,依次冲出峡谷,与魔骑野战。

陈海虽然希望能借助峡谷有利的地形,痛杀魔骑,但般度老魔比他想象的还要狡猾,那就只能杀出峡谷,在荒原与大漠交叠的荒凉边缘地带,硬碰硬的厮杀一场,看谁才是最后的得胜勇者。

杀出峡谷,后北陵镇六万精锐,就在往南、往东、往西三个方向结成三座仿佛重锋箭簇般的锥形阵,很快就迎来魔骑像潮水怒卷而来的冲锋。

在西距新雁城三千余里的大漠边缘,人魔两族就这样在魔獐岭之外,又开辟了一个绞肉般的战场。

北陵镇第一行营,虽然才装备六百余辆重型天机战车,出峡谷而战,在利于魔骑冲锋的开阔地形,是没有办法将三面都照顾周全的,而且时间又太短,陈海只能将重型天机战车集中在往南突进的方向上,但不意味着陈海在东西两翼就束手无策了。

两百余辆覆带式辎重车,紧紧抓住坚硬的石滩地,疯狂的咆哮起来,迎着魔骑似怒潮卷来的兵锋怒冲过去。

覆带式辎重车,坚固程度自然是没有跟重型天机战车比媲美的,也谈不上什么装甲,但将补给卸下来,装上压车石,每一辆覆带式辎重车都重逾五六万斤,以不逊于魔骑的速度迎面对撞,冲势之强也足以迎面将十数头魔骑撞得筋残骨断,然而更重要的,则将两翼的魔骑冲击速度直接在重弩膛阵地前压到最低,让它们更彻底、更充分的充受到那如金属风暴般的箭雨洗礼。

一道十丈长的血芒斩来,苗凤山横刀迎去,劲气四溢,苗凤山整个人仿佛弹丸般被打落下来。

苗凤山以道胎移舍,神魂修为没有稍降,甚至比以往还要更精进一筹,毕竟元灵血、真龙涎息丹不是燕州能出的无上灵丹,但肉身还是太弱了,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还不足以令他的肉身修为恢复到巅峰状态。

苗凤山狼狈不堪的从石坑里爬起来,他的肉身修为是比对面那头巨骸魔侯差一截,但他刚才那一斩,乃是五百武道秘形之一的破壁,极瞬间凝聚而来的杀伐兵气,仿佛一件无形的战铠,替他挡住这血杀一斩。

看以重锋长矛阵为主的两翼皆勉强能撑住,左耳、苍遗亲自掌握的殛天玄雷阵,一道道刺目耀眼的雷柱,将般度凝聚的修罗魔爪轻易撕裂,迫使更多的魔侯与般度老魔一起,对抗殛天玄雷阵,陈海则摧动金毛狻猊兽,亲自六百辆战车、三千重甲骑、七千轻甲骑以及一万马步兵混乱的锥形阵,往南猛攻猛打,以便将魔兵的主要攻势都吸引过来。

六百辆战车,仿佛钢铁洪流,最前列的几十辆战车装备着天营城最新铸造的六膛重弩箭,两三千步宽的接触面上,所形成重锋箭雨的密度,要比以往密上四五倍,疯狂的撕裂遮挡在眼前的一切。

魔兵之强,也令众人心惊胆颤,普通魔兵被无情的撕碎,它们身上的普通铁甲提供不了什么保护,但上千翼魔疯狂的冲过剑修营的剑阵,从高空俯冲下来,与率零散魔骑冲入战车阵列的强悍魔将会合一起,令形势一度紧迫到战车阵列随时被打溃的危险边缘。

冲杀进来的魔兵魔将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将北陵镇兵的冲锋阵列搅乱掉,以便后面的魔骑能最快的速度再度组织攻势冲过来。

不得不说般度老魔麾下来的这支魔骑,高端战力的比例,比北陵镇第一行营要高得多,一次就动用七八十头魔将、五六百头魔校以及上千翼魔,顶着金属风暴般的重锋箭雨杀进来混战,陈海都有些措手不及。

马步兵将卒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一个个将卒直接被一斩两断,或被拍成肉酱,唯有重甲骑还能勉强在战车缝隙间穿插冲刺,但是伤亡也极其惨重,还并不能将这么多的魔将魔校限制住——陈海只能勒令所有的战车往剑修营这边收缩集结,以迎接下一波魔骑更猛烈的冲击,而所有的剑修、符修,全部集中起来重点解决混杀进来的魔物。

这些魔将、魔校也是血战不退,甚至还有三樽魔侯,像弹丸似的冲跃过来,千方百计的想着将六百多辆重型天机战车都摧毁掉,陈海与宁婵儿顶上去,接住三樽魔侯的攻势,而放任那些魔将、魔校去攻击天机战车。

很快这些魔将、魔校就发现,他们在其他战场所积累的经验,在这一刻失灵了。

天营城此时批量提供给魔獐岭防线的重型天机战车,还是传统款,魔将级的存在,持续攻击,还是能很快将战车打散架或严重变形,但问题在于北陵镇第一行营这大半年来,即便是在外围扰袭作战,战车损毁也极其严重,六百辆重型天机战都已经轮换过一回了,而郭泓判主持天营城之后、为北陵镇所新打造的重型天机战车,内壁是用渗炼入精玄金的玄阳精铁整体进行铸造的球形结构,抗击冲力能力倍增——这也是天机学宫这些年的研究成果,看似仅是简单的改变,效果却强得惊人。

在这些魔将与重型天机战车纠缠之际,剑修营所聚集的千余灵剑,仿佛剑之洪流,与上万英勇血战的将卒一起,飞快的收割着一头头魔将的性命。

待这批魔将、魔校以及上千翼魔,被清理了七七八八,剩余不多仓皇后撤之时,六百辆重型天机战车,才被摧毁不到六十辆。

虽然重膛弩被摧毁极多,但除了六膛重装弩数量有缺外,每辆重型天机战车内,还额外携带两具配用的重膛弩。

将震死的将卒尸骸移出去,对摧毁的重膛弩进行快速的撤换,金属风暴似的重锋箭雨,再度摧残集群冲锋而来的魔骑。

魔族的高端战力再多,也不敢像第一次那么消耗,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般度老魔丢下近三万具魔骑的尸骸,率领残部仓皇往东撤出……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九章 血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