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一十章 偷渡

第九百一十章 偷渡

北陵镇兵,兵锋极盛,看到魔骑仓皇往东撤去,陈海集结四百余辆重型天机战车,在数万骑兵、马步兵的簇拥,依旧毫不停歇的冲着魔兵混乱的尾部横冲直撞。

魔兵没有停下来缠战的勇气,只能一气往东撤离,与北陵镇兵拉开距离……

半年以来,陈海率部在外围机动,以扰袭为主,绝不会轻易去撞魔兵的主力,也是令天呈山诸魔很是头疼。也正因为如此,四大魔君的大魔君,才一再督促般度尽可能想办法,解决掉这个麻烦。

般度魔君却没有想到,陈海竟然如此悍勇,以六万精锐对他所统率的十二万罗刹魔骑,竟然能丝毫不落下风,还杀得他们狼狈而逃,他同时还感受到那艘殛天玄雷舰极其的强大,甚至表现出超乎其极限的战斗力来。

般度魔君都怀疑陈海在殛天玄雷舰里藏有大量的精英玄修,才能将这艘战舰发挥出如此超极水准的战斗力来,令他们伤亡极其惨重。

大股魔骑往新雁城方向撤去,陈海下令兵马收缩回来,就在峡谷的北口就在安营休整,缓解一场激烈战斗之后的疲乏。

陈海登上了殛天玄雷战舰,纵使光线昏暗,他依然能看到近十万罗刹魔兵垂头丧气地向新雁城撤退的情形。

一道光华飞掠过去,朱明巍登上殛天玄雷舰,走到陈海身旁,沉声道:“大人,伤亡已经统计了出来,这次一共损失重型天机战车二百辆,覆带式辎重车四百余辆,重膛弩八百八十余具,而人员伤亡也超过一万人……”

燕台关一线背靠雄山大岳,又有三座万仙诛魔大阵防护,但在数百万魔兵精锐的进攻下,双方保持着相当的战损比例;相比起来,北陵兵能以一敌三,最终以一万伤亡斩杀近三万魔兵是最精锐的魔骑,战果已经可以称得上辉煌了。

只是,对于家底远没有三宗那么雄厚的北陵镇,损失一万精锐,已经是叫人心痛无比,这样的遭遇战,陈海甚至都没有资格多打上几次。

而损失的天机战械,差不多将天城营这三个多月对北陵镇兵的补给,损耗一空。

说到底,北陵镇的底子还是太薄了,此时还没有资格跟魔族拼消耗。

陈海叹了一口气,吩咐朱明巍道:“牺牲的将卒就地火化,受损战车、辎重车,将能拆御下来的部件都拆御下来,休整一夜再启程……”

北陵镇目前能集中起来的资源,包括大部分灵丹灵药,都主要供应第一行营,这也使得只要能在战事撑住不死的将卒,在战后都能得到救治,但是经历此战,第一行营人马也缩减到五万人,需要回到天营城才能得到补充。

不过第一行营在峡谷南口休整了一夜,又继续北上,两天后绕过天罗谷的西翼,掩袭一座正在修建中的魔寨。

这座魔寨看上去稀疏平常,上万魔兵驻守,同时监管从燕州掳掠来的数千人族匠工在这里造城,刚过去小半年魔寨才有些规模。魔族希望这座魔寨建成后,能成为它们彻底控制天罗谷西口的要塞,但在建成前,也没有派出多少兵马驻防,没想到会成为北陵镇第一行营袭击的目标。

留守魔兵没能坚守多久,就被打溃,残兵狼狈不堪的驱赶着数千从燕州掳掠来的人族匠工,想要逃入天罗谷中,但北陵镇兵精锐从中截断。

魔兵残部彻底逃往天罗谷之前,手起刀落,还是有两千多人族奴工丧命在它们的刀兵之下,第一行营也只来得及救下三千余人。

天呈山四大魔殿在魔獐岭以北的荒原上,有大的城寨筑造需求,这使得它们从燕州或其他地方掳掠来的人族俘虏,不再一味的当成血食吞噬掉,而会留下熟悉匠师、匠工,奴役来修建城池、打造战械,甚至更进一步,奴役这些人族替它们豢养杂魔、牲畜。

这次被解救的三千多人族被俘匠工,看上去稀疏平常得很,毕竟四大魔殿此时在魔獐岭以北控制着数十万人族俘虏,被北陵镇一次解救三四千人,又能算得了什么。

对于北陵镇普通将卒而言,也只当成一次普通的袭击战。

因为攻破的魔寨距离天罗谷太近,打完这一战,数万将卒也没有机会停下来歇口气,五天五夜不停息往西撤出七千余里,进入坠星海东北岸边的一座无名海湾里。

没有魔兵纠缠上来,而杨隐率十数艘铁甲巨舰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将接送苗凤山率第一行营及扈卫营精锐贴着海岸线南下,取道曲岩谷,护送解救出来的三千多人族奴工撤往天营城,而他与谢觉源、左耳、苍遗、墨翟、宁婵儿,率殛天玄雷战舰以及主持玄雷战舰的三百多精英玄修留在原地休整。

与此同时,这次解救的人族奴工里,有一百多人被留下来。

这一百多人族奴工,修为大多数辟灵境,被保留一定的修为,也只是为了更好的奴役他们,但都被魔族强者施下神魂禁制令他们不敢挣扎逃脱——仓皇逃跑的魔将姚老根没有机会发动禁制,将这百余人的神魂摧毁,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就算摧毁一部分人的神魂,也没有什么,毕竟他们只是借姚老根之手,从燕州偷渡来的肉身而已。

即便有姚老根暗中相助,陈海要瞒过那么多的魔族高手,将一大批道丹、道胎境高端战力,从燕州穿过血云荒地偷渡过来,也绝非易事,最终采取的是身魂分开来进行偷渡的办法。

姚文瑾、陈隽、葛玄乔、冉虎、吴蒙、韩文当、齐寒江等人的道胎、元神,作为虚灵体,从燕州偷渡过来很容易,毕竟陈海手里有两枚蛇镯,一枚留在燕州,一枚也经姚老根偷着带到星衡域送到他的手里,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轻易完成神魂的偷渡。

问题在于神卫傀儡分身,陈海仅有六具,也都给苍遗、苗凤山他们作为身外分身修炼了,普通的魔躯分身,别人想要修炼到灵肉合一,不要说可能性极低,就算侥幸能成,也绝非三五年之功。

所以姚文瑾、陈隽他们在神魂偷渡过来之前,都分出极弱的第二元神留在本尊肉身之中,然后故意的让本尊肉身被俘虏,交到姚老根手里,再由姚老根混杂在其他奴工之中,安排到魔族控制的边缘区域修城筑塞,以便陈海出兵掩袭夺取。

最大的问题,就是道丹境精英战力的肉身、元神能过来,道丹却无法瞒天过海的偷运过来——那样的话太冒险——他们只能到星衡域之后重新结丹,短时间最多只能恢复明窍境满境界;而道胎境强者,则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全盛修为。

加上这一次,不仅姚文瑾、葛玄乔、陈隽等六大道胎强者,从燕州偷渡过来跟陈海会合,冉虎、吴蒙、韩文当、齐寒江、赵如晦、薛存等近五百名、稍加修炼便能恢复明窍境圆满修为的精英战力过来;只是冉虎、吴蒙、韩文当、齐寒江、赵如晦、薛存等人原本已经修成道丹的人,到星衡域后需要重新结丹。

很可惜魔族这时候已经放弃黑山魔渊,姚老根也没有理由再能从燕州俘虏奴工,这种偷渡的办法,暂时也就行不通了。

看到苗凤山、杨隐乘船南下,陈海他们在海湾深处休整了数日,便乘坐殛天玄雷舰,一头扎入坠星海的深处,往九郡国方向极速掠去。

再次进入扶桑海域,陈海于第一次狼狈而逃的心情已经截然不同。

天空中的罡风烈雷虽然依旧肆虐着,但是对有左耳、苍遗主持着的殛天玄雷战舰影响极小。

巨舰闪着湛蓝sè的光辉,只有了七天的时间,就赶到了九郡国王城北面的漱玉宫。

九郡国国主周斌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带着知悉上古群仙门秘密的有限数人,在漱玉宫中等候。

看到陈海如期率领五百精英战力乘玄雷战舰赶来会合,周斌满脸喜sè的迎上来,一把握住陈海的手,大力摇晃着道:“陈宗主,许久不见;老祖稍后就会出关来见……”

十多年过去,萧氏的叛乱早已经被扫荡一空,其所余根基也被周氏完全吞并。经此一战之后,周氏的实力比战前非但不弱,还由于大规模普及天机战械,还提升许多。

陈海稍稍一探,就知道周斌当初在北津城所受的伤早已经痊愈,而且因为意念通达,对于道之真意的参悟更加高了一层。

周斌此时也决定等在攻陷雷阳宗之后,就闭关冲击天位境……

事实上,在消灭萧氏叛逆之后,九郡国一直密谋进攻雷阳宗,除了报当年的血仇,更重要的积蓄未来能抵抗玄元上殿的力量——不过,九郡国这些年来,虽然水师以及普通将卒的实力得到极大的提升,但在萧氏叛乱期间,周族所损失的高端战力,却非短短十数年就能弥补过来的,陈海年前答应要率一批精英战力过来助阵,这时候不顾魔獐岭那边战事甚烈,如期率一名天位境真君、十数道胎境强者以及五百余修为明窍境圆满的精英战力过来,周斌如何不喜出望外?

有这批战力,将彻底弥补九郡国进攻雷阳宗的短板!

而这批战力,周晚晴、周斌也将对外宣布是漱玉宫这些年秘密培养的秘宗力量!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章 偷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