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圣墟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兽血浇灌

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兽血浇灌

使者小心翼翼,投掷出玄磁旗,有些绝对是迷惑人的手法,故意弄的无比复杂。

接着,这名老妪掷出几杆云雾翻腾的玄磁旗,让这片地带腾起雾霭,环绕血sè山峰。

“使者很谨慎,生怕有人窥探这里的场域路径,用玄磁雾来遮掩,隔绝人的视线。”一位金身级中年骑士小声道,他带领上千人负责守护在这块区域。

楚风起初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很快他看出端倪,那老妪与普林彼此间对视,都露出淡淡的笑意。

楚风动用火眼金睛后,灵魂中金sè符号闪烁,那磁雾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依旧可以看的很清楚。

“这两人有古怪,难道要监守自盗?”楚风严重怀疑。

跟着两人上山的几人都是亲信,普林对他们很放心,但是老妪却严厉注视着普林,最终普林只带了一个亲信上去,负责提着玉桶。

“在盗取神兽血!”

这一次,楚风看的透彻,尽管山峰上已经被磁雾覆盖,彻底朦胧起来,可是他依旧看的真切。

老妪迅速动作着,取出一个玉罐,将封印神血的大桶揭开一丝封印,引出一些鲜红而璀璨的神兽血,注入玉罐中。

瞬间,她便完成,收起玉罐。

而此时他们已经来到山顶,这里有五株药草,弥漫沁人心脾的芬芳,晶莹而灿烂,蕴含着天地精华。

接下来,老妪彻底揭开封印,一刹那,血光冲霄,哪怕山顶上有雾霭笼罩,也遮掩不住这种光芒。

成年的神兽,其血液果然惊世骇俗。

显然,血液是经过炼制的,去掉了当中的煞气,不然的话这种血液绝非准金身身层次普林小侯爷所能接触的。

如果还蕴含着神兽的煞气,近距离内的生物都要被冲击的炸开,即便是金身大圆满的人在此也受不了。

“吼!”

此时,血sè山峰附近,近万头坐骑一起嘶吼,无比的慌乱,全都在敬畏,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无论是凶兽还是蛮禽,在这种威压下皆噗通噗通直接软倒在地上,如同士兵在面对君王。

它们身上的那些骑士,脸sè也略微苍白,都跳下坐骑。

神兽血中的煞气的确被炼化干净,可是,其独有的无上兽王气息等依旧让所有的飞禽走兽颤栗,忍不住要膜拜。

所以,此地的坐骑都在哀鸣,哆嗦着,颤栗着,战战兢兢。

欧阳风也浑身绷紧,感觉头皮发麻,他也是神兽,可是在这种阳气滚滚沸腾的成年神兽的血液面前,居然有惊悚感。

他有些紧张,越发明白,他只是yīn间的神兽,算是鬼兽,跟这种真正的阳气十足的神兽比起来,相差太远。

在猛兽的低吼中,在凶禽的颤栗哀鸣间,各种坐骑密密麻麻,跪伏在地上一大片,这像是在朝圣!

最终,山顶上,普林小侯爷脸sè苍白,亲自动手,在那里将神兽血倒出一部分,浇灌五株都只有一尺多高的药草。

这些药草经过神兽血滋润后,一下子爆发出惊人的光团,异常的璀璨,绽放出不同的sè彩。

山顶上一片斑斓,光芒绚烂,有的药草通体金黄,有的药草化成更深的赤红sè,有的药草银白雪亮……

五种药草,被神兽血滋养后,sè彩都发生变化,浓郁的神性气息弥漫而出。

“武神!”

这一刻,血sè山峰周围,上万骑士大吼,震动山河。

他们在咆哮,赞颂武神之威,知道这种神兽血是怎么来的。

最近几日,数头成年的神兽来报仇,结果险些都被屠掉,其中功参造化的武神只手遮天,近乎彻底屠掉最强大的那只神兽,从它身上剥夺出很多血液。

“武神!”

大吼声震动山河。

“我艹!”欧阳风忍住骂出脏话,因为,伴随这种吼声,他差点炸开!

那些骑士热血激荡,情绪高昂,大声呼喊武神,那是近乎疯狂的崇拜,此时他们的血气与阳气冲出体外。

一刹那,这片天空都被众人的血气充斥,滔天而上,让欧阳风、楚风他们都难以忍受,极速倒退出去。

再这样被吼上几声,他们估摸着都得炸开!

即便如此,映晓晓也脸sè苍白,灵魂上出现裂痕,她差点被吼死!

然后,楚风站在足够远处盯着山顶,他透过雾霭看到普林小侯爷在偷盗神血,在浇灌五株药草时,用一个玉罐取了部分血液。

“中饱私囊。”

楚风眼神火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以看到,山顶上璀璨赤霞冲天,那神兽血的药效毋庸置疑,绝对很惊人。

他越发渴望得到,这种东西多半真的能彻底洗净他们身上纠缠着的yīn气,从而让灵魂蜕变,出现浓郁的阳气。

血sè山峰不止一座,各自的山顶都有几株稀世宝药在生长,平分一桶神兽血。

接下来,无论是那使者还是普林都不敢再偷盗神兽血,怕出事,开始本分起来,认真浇灌其余几座山峰的药草。

每一次登山,这位使者都要布置一番,开辟出安全的路径。

楚风皱眉,因为几座血sè山峰的场域布置不一样,这让他压力增加,若是布置一样的话,他就可以多次观摩,从而彻底参悟通透。

“琢磨透了吗?”欧阳风暗中传音,很期待。

“难度很大,我估计一般的场域宗师来了都很难破解,那个使者并非自己造诣高深,而是应该看过场域图的详解。”

最终,使者走了,心满意足。

莫林也满脸是笑,这次他与老妪合作的很愉快,每人得到一罐神兽血,这实在太珍贵了。

此时,几座血sè山峰山顶上都有光,鲜红晶莹,熠熠生辉,那是神兽血润进土壤中后还在发光。

“时间不等人,那神兽血渗进土壤中了,再这样下去就要干涸了,我们只能干瞪眼。”欧阳风很着急。

这时,小侯爷普林走来,春风得意,道:“阎洛,我为你创造条件,暂时退兵,离开这片区域,你抓住机会去招安那些yīn灵,我静候佳音!”

毫无疑问,他这么急着离开,主要是因为得到神兽血,想要去尝试下效果。

楚风与欧阳风很纠结,真想干掉这个小侯爷,抢走他那灌神兽血,可是此人身边的骑兵太多,血气滚滚,无法靠近。

映谪仙应付的很得体,告知普林,数天后必有让他满意的结果,可以等待好消息。

“很好!”普林哈哈大笑,率领人马离去。

楚风露出笑意,这些人远去,他便要准备出手了,试一试能否登上其中一座血sè山峰。

然而,他的笑意很快收敛,三名骑兵去而复返,普林留下这几名心腹,说是协助楚风与映谪仙,帮他们克服各种困难。

事实上,普林还是不太放心,怕楚风几人跑掉。

“阎洛,何时动身去收服那些yīn灵。”一名骑士坐在蛮兽上居高临下,询问楚风,眼中有野性光辉。

他看完楚风,更是肆无忌惮的盯着映谪仙,眼神有些火热。

他觉得如果找到一具合适的肉身给映谪仙,她会重塑为一代尤物。

“不急。”楚风回应他,现在怎么可能离开,他很赶时间,还准备去盗取圣药,汲取神兽血呢。

这名准金身层次的骑士呵斥道:“你什么意思?小侯爷离开,为你创造条件,你居然这么怠工,还不速速前去招安!”

楚风无语,他已经看出,这名骑士看映谪仙的眼神时不对,从而牵连到他身上,现在急着将他逼走。

“红颜祸水。”他暗中对映谪仙说道。

“简单,击杀他就是。”映谪仙倒也果断,因为,在这里采摘完圣药后,他们就会离开,现在不怕撕破脸皮。

“还不快去,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这名准金身层次的骑士沉下脸。

楚风回应:“什么时候去,我心中有数,另外小侯爷让你留下来配合我们,不是让你在这里扬武扬威,乱发号施令。”

他没有立刻动手,怕惊动刚离开的骑兵,最起码也得等他们那滔天的血气彻底从地平线尽头消失。

“你还真将自己当成一盘菜了,即便投靠我们,也只是鬼仆而已。”这名准金身层次的骑士斥责。

另外两名骑士也笑了,露出轻慢之sè。

其中一人也开口,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你这样的yīn灵始终无法跟我们平起平坐,说话注意点口气,你只是小侯爷的鬼奴而已。”

“可以出手了!”映谪仙暗中对楚风传音,示意她已经准备好。

另一边,欧阳风眼底深处也露出凶光,早就忍不住想动手了,暗中告知楚风,他也准备好了。

就是映晓晓也气鼓鼓,非常不满意。

“杀!”

楚风眼神森寒,突然袭杀,直接震出魂钟,噗的一声,黑sè钟体飞出去后,将那准金身层次的骑士的头颅撞碎。

“你……”准金身层次的骑士震怒,他的精神体冲了出来,看着自己破烂的肉身,他惊怒无比。

他的身体居然毁掉了,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灵魂也会被轰杀掉。

噗!

噗!

欧阳风与映谪仙也分别出击,但是没有能在第一时间得手,他们的魂光轰进那两名骑士的肉身后,发出哧哧声,被那灼热的血气与阳气所伤!

“你们敢!”那两人震怒。

“糟糕,有肉身保护,他们的血气天生克制我们!”欧阳风怪叫。

“轰!”

一刹那,楚风也动用魂光,轰向其中一人的头颅,结果遭遇同样的后果,哧啦一声,他的魂力被血肉之躯灼伤。

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怪映谪仙的五sè神光会失效,连他这么强大的魂光都吃亏了,被血气焚伤。

楚风立时知道症结所在,喝道:“你们都退后!”

他催动魂钟,跟那两人激战,事实上,那两人早已暴跳如雷,冲杀过来,若非有肉身保护,他们刚才就被干掉了。

同时,他们也很吃惊,他们平日在军中一直用特别的方法熬炼血肉之躯,专门克制yīn灵等,现在居然遇险。

当……

最后,魂钟轰鸣,这两个骑士如遭雷击,被震伤魂魄。

关键是,楚风的黑sè钟体不单纯是魂器,也有实体,是阳间种所化,对他们的肉身与灵魂都有伤害。

噗噗!

这两人被格杀!

同时,早先那个准金身层次的灵魂见状,转身就逃,他感觉大事不妙,结果魂钟震动,激荡出一片恐怖的钟波,将他绞杀。

虽然顺利毙掉三名骑士,但是楚风、映谪仙、欧阳风都神sè严肃,遇上军队中的人居然这么棘手。

“他们来自军中,身上有血煞,还有最浓郁的阳气,专门克制我们这样带着yīn气的灵体!”

“下次不能用魂光攻击,再遇上军中人,直接用魂器进攻比较稳妥。”

分析出原因后,他们越发坚定,想尽早洗礼掉身上的yīn气,那样的话就不会这样被克制了。

楚风就地取材,从附近的大地挖出一些磁石等,开始布置,不断接近一座血sè山峰,开辟安全路径。

他们准备登山,去获取神兽血,采摘圣药!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兽血浇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