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一十一章 牵联

第九百一十一章 牵联

周斌早就将无关人等遣开,仅留丰逸臣、周云山两人陪他留在漱玉宫的主殿之前,等候着陈海他们过来。

殛天玄雷舰降落在主殿前的广场上,寒酸数句,周斌就将陈海、左师、苍遗等人迎进主殿之中。

漱玉宫的主殿,有百步纵深,每遇重大祭典,都能容纳下二三千弟子听从老祖周晚晴的教诲,陈隽、葛玄乔等五百余人,随陈海走进主殿,由着陈海跟周斌、周云山、丰逸臣等人沟通魔獐岭以北的形势,他们则都坐到主殿的角落里,抓住每一分每一秒潜心修炼。

神魂分离偷渡到星衡域,多少还是有些副作用的,他们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尽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就是他们在燕州惯使的玄兵战甲、法宝灵剑,都不能带入星衡域,他们需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去熟炼、祭炼、温养陈海在星衡域给他们准备的法宝灵剑。

陈海与周晚晴一直都严密的保守着诸多机密,一直到崇国魔劫暴发,周晚晴才将周氏及漱玉宫跟群仙门的渊源以及群仙门与玄元上殿上万年前所结的死仇,将流阳宫当年灭亡的秘密以及曾助九郡国复国、后又拜入万仙山姜寅门下的陈海实际上是流阳宫传人等机密,告诉武灵王周斌、丰逸臣、周云山等周族最为核心的数人……

即便当时崇国魔劫已经暴发,数以百万计的魔兵撕开古兰山脉防线进入崇国境界,周斌、周云山、丰逸臣三人在知道这诸多机密后,也是昼夜惊惧、寝食难安。

玄元上殿太强大了,不说秦氏皇族能在崇国召集多少精锐兵马,仅玄元上殿就拥有五十余天位境绝世强者。

这一次的魔劫,要是令秦氏皇族以及玄元上殿全部覆灭,但魔劫必然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扶桑海三岛也不可能不受波及,而倘若玄元上殿率领崇国的大小宗门,最终抵挡住魔劫,哪怕被魔族杀得一踏糊涂,其残余力量,在周斌、周云山、丰逸臣他们看来,也绝非仅有一位天位境老祖坐镇的周族能够抵挡。

当然,此时知道这么多的机密,给周斌、周云山、丰逸臣三人的压力,总是要比在魔劫爆发之前知道好得多,但是也令他们异常的矛盾,不全力襄助抵御魔劫,一旦崇国被魔族彻底吞没,不要说燕州了,九郡国最终也难独善其身,而全力襄助崇国抵挡住魔劫,令玄元上殿及崇国皇族保住元气,又岂是他们所希望看到?

陈海却没有周斌他们犹豫纠结,不管怎么说,魔族已经是崇国人族、燕州人族所共同面对的灭顶大劫,全力以赴抵御魔劫,是他们想逃都无法去逃的责任。

然而抵御魔劫,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送死,在抵御魔劫之时,更好的发展自身的实力,以战养战,才应对未来所有可能的最佳策略。因为谁都不知道未来一定会怎样发展,一味的保存实力,对陈海他们来说,压根没有意义,因为他们此时的实力,无论是对魔族,还是对玄元上殿都太弱小。

如何以战养战,在抵御魔劫之时更好的发展自身实力,才是陈海要解决的问题,也是陈海决意推动周氏在魔劫汹汹之际,对雷阳宗发动攻势的关键原因。

第一个,陈隽、葛玄乔、姚文瑾、冉虎、齐寒江等这么多的精英战力,编入北陵镇兵,不想姜晋等三宗的天位境强者以及烈王秦冉他们怀疑陈海跟燕州有勾结,只能继续借漱玉宫掩人耳目,这时候没有周斌、丰逸臣、周云山等漱玉宫核心人物的配合,仅凭借周晚晴一手遮天,在漱玉宫及九郡国内部也会引起广泛的质疑,所以有些事这时候得彻底的挑明,并借进攻雷阳宗将双方更彻底的捆绑到一起。

第二个,陈隽、葛玄乔等五百精英战力,即便天衣无缝的融入北陵城,北陵镇最终的实力,也只会比吴氏一族略强一些。

吴氏一族仅是万仙山七姓大族之一,一定要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仅仅占到西北域军事实力的二十分之一,而在大崇帝国,吴族这样的势力,大约有一百五六十家,都视秦世民为太上天尊,都视秦氏为大崇的皇族。

北陵镇的实力即便比吴氏略强一线,在当前的汹汹魔劫之中,以及魔劫之后的局势,犹难发挥多大的作用。

所以,陈海说服周晚晴、周斌、丰逸臣、周云山在此时进攻雷阳宗,是要整合四鹿岛的力量。

雷阳宗虽然也是群仙门的余脉,但陈海与周晚晴并不觉得此时去找雷阳子,心平气和的将诸多机密告诉他们,雷阳子就会倾尽全力,将资源整合到北陵镇。

非常之时,则用非常手段,攻下雷阳宗,强行整合四鹿岛的资源,才是陈海此时所必须要行的雷霆手段。

北陵镇此时在东都山拥有百余万基础兵员,实际上经不起什么消耗,但攻下雷阳宗,控制住四鹿岛之后,整个四鹿岛拥有辟灵境修为底子的青壮,足有三四百万之多,都将成为北陵镇可以强征上御魔战场的兵员,更不要说雷阳宗这些年所积累的玄兵战甲以及法宝灵丹了,更不要说拥有上亿人丁的四鹿岛每年所能生产的物资了。

陈海这些年周旋于烈王与万仙山之间,左右逢迎,现在趁着形势危厄,好不容易将东都府控制在手里,但东都府无论是人口、面积还是资源,都仅有雷阳宗所控制的四鹿岛的二三十分之一。

此时魔獐岭一线以及崇国腹地魔劫汹汹,但还没有彻底失控,陈海才会抓住最后的时间窗口,渡海过来联合周族强攻雷阳宗。

陈海与武灵王周斌坐下饮茶不久,一道沛然气息从主殿地下的地宫深处传来。

“老祖出关了。”周斌欠着身子,准备迎周晚晴出关。周晚晴虽然还是少女模样,但对周族子弟而言,却是整个九郡岛活得最久之人,周斌、周云山都是她的侄孙,而丰逸臣则是她的真传弟子,她是漱玉宫以及整个周氏一族的老祖。

“陈侯、左师,你们终于来了,晚晴等你们许久了。”周晚晴瞥了一眼站在陈海身后的宁婵儿,神sè清淡的问候道。

魔獐岭以及燕州所发生的事情,陈海都会用密语写成书信,派专人送到周晚明的手里,以便周晚晴能随时掌握北陵镇的动向,让周晚晴这边好根据北陵镇的需求,支援一些必需的资源。

所以周晚晴也知道宁婵儿为陈海不惜自毁肉身、化身为魔之事,即便周斌他们不在,她不想将她心里对陈海的亲近之情表露出来,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与陈海私下里以师姐弟相称。

周晚晴也没有刻意多寒酸什么,陈海他们这时候既然已经到了,当下就请陈隽、葛玄乔等五百精英战力,进入灵气最充裕的地宫潜修,而九郡国这边则进行最后的军事动员。

陈隽、葛玄乔他们刚进入地宫,左耳与周晚晴便同时往东南方向望去,陈海很快也感知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直接从东南方向,往九郡国的王城飞来。

空海城主刘正华?

“左师,你们也先去地宫避一避,我与周宫主会一会刘正华。”陈海跟左耳说道。

事不密则败。

九郡国正进行军事集结,上百万兵马的调动,是瞒不过空海城、雷阳宗,甚至殛天玄雷舰飞入九郡国的境内,也不可能瞒过雷阳宗的眼线,但左耳、苍遗等五百高端战力,是任雷阳子、刘正华绞尽脑汁都想不到的存在。

不管刘正华此来什么意图,陈海都不可能让刘正华提前觉察到左耳他们的存在。

此时正往漱玉宫御剑飞来的刘正华,心情极度复杂。

海阳郡的落霞港,数百艘战舰、上百万精锐战兵的集结,任谁都知道九郡国要对雷阳宗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了。

虽然刘正华并不以为彻底平灭叛乱的周族已经恢复元气,并不以为周族有攻下雷阳宗的可能,而照以往,九郡岛与雷阳宗拼个两败俱伤,空海城是乐见其成的,但魔劫当头,谁也不知道大崇帝国能不能扛住,一旦大崇帝国扛不住,扶桑三岛也必然会受波及,刘正华实在不愿意看到九郡岛与雷阳宗这时候拼个两败俱伤。

离开铁翼巨阙舰,刘正华孤身一人飞入九郡国境内,顶着凛冽的罡风,往九郡国王城方向飞去,他这时候能看到有几头翼魔闯入九郡岛的上空。

虽然这几头闯进来的翼魔,很快就被九郡岛的守军乘御战禽围歼,但也令刘正华感受到一丝寒意:三岛虽然孤悬海外,但陆上人族每暴发大的魔劫,三岛也常常难以独善其身!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一章 牵联 的精彩评论